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675
  “没错呀,这曙光基地还在这里假惺惺的帮我们的人收尸,开什么玩笑,这不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吗?还是说他以为做一些这种事情就可以让我们打消对他的顾虑和猜疑,我们的人在他们曙光基地附近的地盘上出现这种事儿,方圆百里内他们曙光之地难逃其责,除了他们之外我也想不通,还有谁有这个实力,能够对我们的人出手,成就大人这件事情,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找手工基地算账,哪怕就是和他们开战也在所不惜,要知道那3000条先遣军的性命可还就这么血淋淋的,没有过去多久。”

  “就是啊,城主大人我们不能够再一味的退让了,不然的话让这曙光基地以为我们真的害怕他们不成,我们再继续推广,只会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蹬鼻子上脸,说不定,他们现在正在谋划发动对我们自由之城的进攻。”

  郭啸天阴冷的脸还没有开口说话,整个大厅内一重自由之身的高层啊,可谓是勃然大怒,不少人那眼神中都是显而易见的爆发,出了滔天怒火,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一开始那3000条先遣军的姓名他们每个人都记着,只是奈何郭啸天把这件事情暂且压下去,然后也和他们说,这是从大局观来考虑,是为了自由之城未来更为长久的发展,他们也只能够选择沉默,沉默不代表他们忘记,谁知道眼下,这才过去多久,这曙光基地居然又开始对他们的人出手,而且这一次还伪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在那边表示同情,这曙光基地明显就已经是把他们自由之身的人当傻子了,这让他们如何能忍,势必要给自由之城给这些死去的战士们逃回一条公道,他们自由之城创立至今,还没有几次战斗会损失的,像现在这般严重,这死掉的可都是精锐。

  整个大厅内所有人都是一言两语,每个人都无法压制住他们内心之中的愤怒。

  “够了!!”

  直到郭啸天一声压抑的怒吼,所有人瞬间都是闭嘴不语,原本由于菜市场一般嘈杂的大厅内,再一次的变得落枕可闻,每个人都是看着郭啸天,郭晓天从他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和之前的那一副却截然不同,之前的他脸上虽然也看不出任何的表现,但是却是无情无波喜怒无常,但现如今的他脸上是一张冷的铁青之词啊,就放出这一块千年的玄冰一样给人一股心中最最不安之感,郭啸天他非常的愤怒,就是因为这一次车队如果说全军覆没的话,那岂不是叶明也必死无疑?这是他唯一的亲人,这也是他唯一的念想,在这个末世之中,如果没有了亲人的话,那么他郭啸天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行尸走肉一般。

  “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在想什么,而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们,作为你们的群主,作为一个自由之城的开创者,没有人逼你们更为愤怒,这是无光吉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们自由之城的威严,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不是因为我们害怕他们,我们自由之城的战士从来不畏惧死亡,也从来没有害怕这两个字,但是现如今这曙光基地已经触碰到了我们的底线,我必须要向他们宣战,要为我们那些失去的勇士们讨回一个公道血债血偿!!”

  郭啸天怒吼道。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整个大厅内所有人都是在疯狂的怒吼,也有那么几个清醒的人,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曙光基地可并不像之前被他们攻城略地的那些小部落一般不堪一击,甚至很有可能这是攻击力的实力,之强可能不亚于他们自由之城,强强对控自然必定会两败俱伤,就算他们自由支撑,最后能够拿下对方,估计也是产生这种代价,无异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非常的愚蠢,理智告诉他们,现在根本就不适合去攻打曙光基地,但是此时此刻看着周围那一群人眼神中愤怒的怒火,在看着郭啸天同样也是类似的表情,这些人根本就不敢开口说一些反对的话。

  当天整个自由之城所有的人都开始运动起来,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一般各单位各部门,精确到每一个战士,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滔天的怒火,他们拿对方当盟友,但是这曙光基地却拿他们当傻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他们的底线,既然这曙光基地一直在那作死的边缘试探,那么他们就成全他们,所有的人脸上都是写满了愤怒,这就是自由之城的力量,每一个人都随时可以从安逸享受的状态之中变成一个浴血厮杀的战士。

  自由之城的力量在不断的集结。

  郭啸天此时此刻却在私下接见了几个人,这几个人都是长老院的,他们全部都是来劝郭啸天无论如何也要保持冷静,这种时刻却莫要冲动,平时呼叫天自然知道他们说的全部都是对的,全部都非常的有道理,在这种时刻之下肯定不易于,强强相碰,但是郭啸天已经无所谓了,他唯一的亲人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连尸体都在曙光基地那边,那他又何必要瞻前顾后,要想那么多,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要利用这自由之城去把那时光机电灭了,报仇雪恨,仅此而已。

  “城主大人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冲动行事,到目前为止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事实的真相是什么,而且这曙光基地看起来也并没有这么愚蠢,他们又何必冒着可能要承担我们自由之城的怒火而去做这种事呢,仅仅就是为了杀我们100多个自由之城的战士,这明显就不是对等的交易,这个曙光基地,我想他们应该没有如此之冲动,如此之鲁莽行事。”

  长老院的一群人纷纷都是轮流劝阻,他们自然而然不希望开战,依然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实力都不强,二来也是因为他们都是一把老骨头了,经不住战争的动乱,说一旦开战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没有人会去顾他们的死活,像他们这些人往往都只会在和平时期具有一定的权威,可如果说到了动荡时期,屁都不是一个,很显然,长老院的一群长老自然不希望自由之城从和平繁荣身心陷入一片动荡,那样的话他们也会失去现如今的权利,好日子不过何必要去过那种打打杀杀见血的日子呢?

  “你的意思是说,这背后很有可能会存在第三者?”

  郭啸天愣了一下他顿时想到了什么。

  “没错,既然我们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曙光基地的存在,那么同理,是不是很有可能存在的第三方势力是我们的曙光基地都不知道的,眼下我们不知道对方,但是对方却知道我们就在这私底下想要来一招离间计,想让我们两口相争,先打起来,随后他们再找机会来一波坐收渔翁之利,未尝没有这个可能性啊,毕竟这件事情如此之突然,这曙光基地它也不像是那种鲁莽之人。”长老院的院长看到郭啸天似乎听进去他们说的话,顿时就是面露气色,立即劝阻道,郭啸天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下,随后笑出声,“如果说是体育育人的话,还很有可能背后的确会有一些隐蔽,但这曙光基地之前杀了我们3000个先遣军,有效不过像我们的科研基地,从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对方的狼子野心,胆敢在他们的地盘上就对我们的人动手,别的人做不出来,但是这手工基地我觉得它非常的有这个可能性。”

  长老院的众人纷纷都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本以为可以把城主给劝回来,结果谁知道人家城主压根就没有太把他们说的话放在心里。

  “你们说的有点道理,我自由之城在这片土地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不能被别人当一把刀给试了,那样的话岂不是犹如英明这件事情,看来还必须我得亲自去试探一下,看看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郭啸天很快又是话锋一转如此一幕,反倒是搞得那长老满脸的懵逼,显然他们不知道自己家城主大人,忽然间变来变去究竟是为了什么,然而他们又哪里知道,此时此刻的郭啸天实际上内心里也无比的纠结。

  现在的郭啸天他脑袋里就仿佛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在和他说话,当初他之所以要创立自由之城,自然而然是为了割地称王,为了当一当那末世之中混乱之中什么都他说了算,所有人为他马首是瞻的那种感觉,在末世之前他看了无数的科幻电影,看了无数的电视剧,其中永远就逃过核心主题,那就是权力,所有的末世题材的电影到最后都会变成人心的真实写照。

  但是郭啸天并不想变成这种人,最确切的来说他不想变成这种纯粹的人,这样的生活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单纯,拥有权利那又如何,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畏惧这种感觉,会让他在玩单机游戏,一般如果说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死完了,就只剩下他一个,那么郭耀天觉得也许自己也会自杀,所以他觉得在这世界之中除了要拥有权利,要拥有绝对的敬畏之外,还需要有些别的东西来润色,相辅相成之间才可以让他在末世中过得更好,这就好像是末日之前为什么有很多人,他明明非常有钱,家里几十套房子几十个门面在外面出租每个月收房租都可以十几万吃喝不愁完了不丑但是偏偏要去上班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皇妃上来不让自己脑袋里那根弦彻底的松绑下来,如果说一个人每天吃喝玩乐固然会非常的快乐,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几十年都这样过去了,他肯定是非常麻木的,快乐也是有,但更多的还是一种麻木不仁,所以郭少天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些别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就是亲情,也只有亲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真实最为可贵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虚假,金钱爱情等等,其余的东西都可以假,但是亲情它假不了,就算众叛亲离,但是血脉关系就摆在这里,不管对方如何对方就是自己的亲戚,就是自己的家人。

  所以郭啸天在一开始知道叶梅很有可能死无全尸的时候,她的脑子里轰了一下就犹如火山一样爆发,她想要不顾一切的为夜明去报仇,但是现如今经过这些长老院,这些老不死的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之后,他忽然冷静了下来,就好像被人在寒冬腊月用一盆冷水从头顶浇到了脚底,让他原本胸腔之内的那一腔怒火变得安静下来,他开始仔细的去思考这件事情,曙光基地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对方胃口很大,也知道自己和对方彼此之间迟早会有一战,至于林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也看不透,虽然明面上只是一名乳臭未干,嘴巴上都没长胡子的高中生,但是对方的办事风格还有对方的形式举止都让他这个老江湖有点看不透更不知道对方内心之中最为真实的想法,但是过夏天明白一点,那就是曙光基地,实际上他们也不蠢,他们知道自由之神在想什么,那么很显然郭晓天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那就是眼下双方明显不适合开战,更不适合大动干戈,眼下双方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这些联手把那长江里的怪物,所有的威胁因素彻底的清除干净之后,那么剩下来,他们两个人之间如何去厮杀,如何去分土地,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所以在郭啸天看来对面。也没有这么愚蠢,当然了,曙光基地会不会这么做他也不知道,正所谓反其道而行,这才是最为神秘最为高级的策略。

  “第三者。”郭啸天内心之中喃喃的说道,他直接就是让长老院的众人纷纷都退去,留下他一个人坐在这大殿内沉思,他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有没有第三者他也不知道,但是这长老院的院长这句话正好是说到了他的内心深处,那就是他当初不知道这曙光基金的存在,那么眼下会不会存在着第3个很强大的势力躲藏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暗处而他就和之前那样,也不知道这第三方势力的存在,而这第三方却能够把它和曙光基地的一切动静都把握在手里。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