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676
  真的存在这样吗?若说真的存在的话,那这家伙的实力又会强大到什么地步,郭晓天忍不住在心中喃喃地说道,可如果说对方真的很强大的话,那么就何必一定要生长出这种座山观虎斗的态度呢,对方施展出这种计谋,那么很显然也无外乎就两种可能,第1个可能就是对方闲来无事想要看他们两个人表演一波,以此来增加一点乐子,除此之外,最后一个可能也就是对方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摧枯拉朽的把他们自由之城和曙光机器一起灭掉,所以对方就想要施展一波反间计,让他们两个人就自相残杀,然后再渔翁之利。

  “如今看来非常的有必要要去着曙光基地仔仔细细的探查。”

  郭啸天心中说完这句话之后,随之就是变成了一道声音消失不见,而与此同时整个曙光基地正式开始,相应的备战期间,陆勇很显然也是知道了这个意外飞来的横祸,他的眉头皱起,甚至自从那一件事情发生之后,他就没有在安稳过啊,总担心下一个这自由之神就会带着重兵前来攻打他们,这让陆游感觉到非常的烦躁,毕竟他曙光基地好不容易安稳下来,难得能够进入一个平稳的发展期,可不能够再经历这种战争的洗礼,尤其还是和人类彼此之间的战斗,这就属于一种内耗,内部斗争是最为愚蠢的斗争,消耗的都是他们自己的力量,反倒会让这些怪物坐收渔翁之利。整个曙光基地内的生存者们,他们也都发现整个曙光基地好像比以前更加的贱一样的,时不时可以看到有一些部队开着车开进开出也时不时的会看到军部的高手火急火燎满脸焦急的模样一副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姿态,让这些曙光基地内的所有人都是被感到莫名的紧张和压抑,甚至各种流言蜚语也不断的开始在民间传遍,其中大部分的留言自然而然也是无关乎曙光,基地马上就要灭亡,人类马上就要死亡,见不到第2天太阳这种悲观的留言。

  而曙光记忆的宪兵大队也开始疯狂地抓这些散布谣言的神棍儿,这些人自称他们都是神灵的使者等等之类,这种看起来非常荒诞的话语,以此来招摇撞骗,来骗别人的钱财或者骗那些女人你自己想着这种芯片的手段看起来非常的愚蠢,但在末世之中却是非常非常有效的,在末世里无论是那些穿衣光鲜亮丽每天吃饱喝足的,还是那些每天吃不饱,喝不足的是他们都如履薄冰,就好像是在悬崖边上行走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一觉醒来就看不到第2天的太阳,所以每个人的内心之中实际上都是非常空虚的,这一点林峰他也有体会过,他不知道未来在何方,这种有一天是一天的日子,让他都感觉到些许的压抑,更不能歧视人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人类就迫切的需要一种可以让他们精神寄养的东西而这次是最好的就是宗教。这些玄之又学,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只存在于每个人的嘴巴之中,却恰恰的能够让人类寻找到寄托感,能够让人类从彷徨之中安定下。不过在曙光基地内早就已经颁布了铁律禁止这类形式的东西出现,更不允许壮大传播,在陆勇看来这些全部都是传播负面消息的东西。

  整个曙光基地搞的可谓是满城风雨,而这一切很显然就是无根之诚的结果,那三个人纷纷都是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不过他们也没有办法在混入基地之内了,之前的曙光基地稍微显得有些太过于松垮,以至于让他们三个人可以靠着自己的实力浑水摸鱼混入曙光基地内打探情报,但是现如今戒严了之后,他们也没有办法再混入其中去看一些什么,但是不需要混到其中,仅仅就是从现如今这曙光基地的戒备就可以看得出来,很显然他们当初的那一招离间计,很明显发挥出了非常卓越的作用,不然的话这曙光基地也不可能会忽然戒备,而这无根之城的三个人顿时也是把这件事情和他们的总部反映了一下总部那边本来还在那边踌躇满志一边担心山谷里的那一只怪物什么时候会破骨而出,把他们所有人都杀了一边,又担心这曙光基地的实力很强,没有办法可以一鼓作气把对方给拿下,但是眼下得到了这一个情报之后,这无根之城的众人无一不是眼神闪亮,他们没想到这派出去的人居然可以想到这种办法。

  “很好。不过就这种程度要让我们派出这么多的人,千里迢迢进攻的话未免也有些太过于儿戏,接下来还需要继续打探,看看事态的走向会如何,若说事态的演变对于我们无根之城来说是有利的,那么这曙光基地我们就决定要把它给拿下。”

  无根之城的总指挥认真的说道。的事情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定下了,自然而然显得比较的儿戏,毕竟这可是涉及到他们所有人身家性命。

  但是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够等待的他们自然而然也想要谋而后动,也想要观察仔细了之后再选择接下来的战略,也想要一步一步的走,但是奈何时间不等人啊。他们无根之诚,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时间。

  山谷里的那一只怪物,似乎最近活动的越来越频繁了,按照这种趋势来说,也许要不了多久,对方就会离开那一片山谷,到那时以他们这些人的实力,估计根本就不可能拦得住对方。他们可不想要没有死在末世动乱之初,反而要死在这一只怪物的爪牙之下,这种死法未免也显得太过于悲惨了一些。

  得到了总部的支持和肯定,自然而然这三个人那自然是更加的有干劲了,立即想着谋略,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这自由之城也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如果说我们知道他的老巢之所在的话,倒也可以混到他们那里,然后再可以装成曙光基地的人,再把他们几个人给杀了,进一步的加大他们的摩擦,眼下也不知道这自由之城究竟在何处,也就没有办法再施展。”

  三个人明显就是发现了一个男的曙光基地在什么地方,他们一清二楚,可是这自由之城在什么地方,他们还真的不知道,他们也尝试在附近寻找过,可是却一直找不到对方的踪迹之所在,如此想来当初还真是显得有些太过于疏忽了,不应该那么急着把这自自由之城的人给他灭了,就应该让对方先回到自家门口,再在父亲动手,不过这样做的话很明显也不能够把这锅推给曙光基地啊,还真的就是没有一个两全的办法,这让无根之城的人心中无比的纠结。

  “如果问题来了,大哥,我们就这么确定,这自由之身的人会大举进攻这曙光基地嘛,你要知道这曙光基地城墙这么厚还这么高,兵强马壮的这自由之城究竟是个什么底线,我们也不知道,对方会为这死掉的100多个人去找这曙光基地的麻烦吗?”

  “是啊,大哥动手之前我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这是不是会显得有点疏通啊,100多个人,虽然都是一些高手,但是也犯不着牵一发而动全身吧。”

  几个人分分都是差1万分,然而他们其中的那一个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大哥,却是满脸的淡然笑容,甚至他的嘴角微微的扬起,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废话,如果说我没有把握的话,何必要在那半路上设埋伏呢,而且你们也不动你们的脑子,想想为什么我们就可以埋伏到那一条必经之路,原因非常的简单,那自由之城里面有我们无根之城的人这个消息你们还不知道吧。”

  此话一出,其余人纷纷都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原来如此啊,若如这自由之城里面的人有他们自己人的话,那么这一切都说得通啊。

  “据那个摊子给来的情报,这一批次里面有一个叫做叶明的,乃是那树自由之城陈主郭啸天的侄女算是亲戚了,也是郭啸天唯一的亲人,平时对那叶明可谓是疼爱有加,但同时也要装出一副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的模样,为此这郭啸天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的,想要保护对方的安全,整个自由之城你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没有几个。”

  “原来如此,这么看来的话,这郭啸天十之八九就是会大举进攻啊。”

  几个人纷纷都恍然大悟,这么看来他们无根之诚还真是厉害的很啊,居然都已经有间隙,可以在人家地盘里混的风生水起了,能够知道这么隐蔽的情报,想必也已经是深居高位了。

  “可是大哥,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要想知道这自由之城的地盘儿,具体之所在,那岂不是易如反掌,何必要昨天白跑一天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直接问那个摊子不就行了吗。”

  “对啊,大哥,你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秘密的联系方式的吧,直接问他,让他把自由之城的坐标发过来,我们现在就过去。”

  不过很快新的问题就来了,早知道有这间隙的话,那他们何必喊两条腿跑来跑去的去寻找,这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吗?

  “还用你们说,我早就问过了那一个探子他不想告诉我们。我也无可奈何。”

  “可是问题来了,这探子他眼下这么做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又把这些消息告诉我们,又不想透露这自由之城的地方。”

  无根之城几个人纷纷都是表示了无限的困惑,他们还真的不明白。不过他们也不敢妄加议论,能够混到这自由之城高层的间隙,很显然他的实力还有他的身份都绝配,他们这个级别的人可以弄清楚的,说不定对方就是出于他自己的考虑,不过眼下很显然,他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自由之城对曙光基地发动进攻。

  话说另外一边郭啸天从他的自由之神离开了,他是独自一个人离开的,并没有带任何的护卫,而且以他的实力也不需要这些护卫来保卫,反而人多反倒会抱住他的目标,这一次他是独自一人离开整个自由之城,而且走的还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暗道,这也要按照只有他们陈主才知道,可以避开所有的监控探头,可以说郭啸天这一次的出城简直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哪怕就知道无根之诚在这里安插的奸细,都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动静,郭啸天离开了自由之城,随后就是朝曙光基地赶了过去,作为一名群主,他自然而然已经知道了曙光基地的具体之所在没多久,他就是来到了曙光基地,看到了曙光基地,壮观的城墙后,他的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了些许的诧异之色。。

  “没想到这曙光基地的规模居然如此之惊人,而且这戒备如此森严,这是在害怕我们自由之城会报复他们吗?害怕就对了。”按照这整个曙光基地戒备森严的大门口,郭啸天不仅没有露出任何的担忧之色,反而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曙光基地这般做,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若说此时此刻的曙光,基地依然还是大门敞开,想进就进想出就出,那他过两天反而会感觉到任何的恼怒,因为这说明曙光基地根本就没有把他们自由之城放在眼里,根本不担心他们的怒火。

  郭啸天看了一眼城墙,随后就是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的探头,随后他整个人就仿佛是空气一样钻入了这一片城墙之中,消失不见,在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整个基地的某一个街头巷尾,旁边有几个小孩子正在那边玩着球,他们抬起头傻乎乎的看着忽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这一个男人,郭啸天看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随后就是在他们脸上摸了一摸,这几个小孩子立即晕厥了过去。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