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690
  一般在那边大吃大喝,一口一个馒头,一口一个鸡腿,吃得满脸的油污,压根看起来就不像是自由之城的群主,旁边的不少人看到他这副模样更加的困惑,这郭啸天这是在故意装出这么一个样子吗?还是说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在他们看来这郭啸天来历不简单啊,这些东西,他自由之城不可能没有。

  “郭城主还真是好胃口啊。怎么样?我曙光基地的饭菜还不错吧,这些鸡鸭鱼肉可都是新鲜的,而不是什么冷冻肉品。”

  林峰笑呵呵的开口说道,就好像是在招待一个从远方而来的亲戚好友一般。

  “嗯,着实不错,这地方的鱼有一股特别的味道,不是我自由之城的鱼能够比的,看来应该是从野生的湖泊里面捞出来的吧,而不是人工养殖的不错不错,在现如今居然还可以找到这种野生湖泊里面的,加鱼倒也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了,另外这厨子的技术也不错,看来之前应该是专门做鱼的。”郭啸天把一碗鱼汤喝的底朝天什么都不剩下之后满意的擦擦嘴巴,这才是看了一眼周遭,发现人都已经离场了。

  “既然郭城主这也吃也吃饱了,那么不如就谈谈正事吧,我想郭城主远道来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我曙光基地的岗哨,混到里面来也不仅仅是为了给我这胖子兄弟庆婚吧,想必应该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不如趁着现在开门见山的说,在座的也都是我的心腹,更是我的好友。”

  林峰开门见山的说道。

  “林峰兄弟果然还是急性子啊,不过既然你开门见山的说,那我也不绕什么弯子了,就是不知道林峰兄弟是想让我说些什么呢。”郭啸天呵呵一笑的说道,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在那边喝了起来,胖子看了一下林峰,林峰眉头微微的皱起,这郭啸天越是装出这么一副超然的姿态,林峰就越觉得对方耿耿于怀。

  “既然郭城主不想说这事的话,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就是前段时间和我并肩作战的那些兄弟在我曙光基地管辖的地界之内,遭遇到了一股不明势力的袭击,全军覆没,死伤惨重,我想这件事情郭城主肯定是知道的,而且此次前来十之八九也是为这件事情想前来刺探一下我曙光基地的动静吧,一切也正如你所见一切,也正如你所想,我曙光基地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同样也是大可恼怒,在这个时刻我想说一些话,可能郭城主也并不会当真,不过我还是想要在这里郑重的在郭城主的面前表态,这件事情真不是我曙光基地所为我之前可能和自由之城有一些误会,那先遣军三条性命我也不会狡辩,那的的确确是我所为,日后若是自由之神想找我麻烦大不了就冲我来,我接着就是但是这一件事情并不是我曙光基地所为,而我曙光基地里面没有道理,在半路忽然对自由之城的人出手,然后再伪装出,便于怪物袭击的下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欺负欺负自由之城,就是为了为了敲打你们还是说就为了你们这百来个精锐?”

  林峰今天就当着对方的面把所有的话都摆在明面上说,大家打开了天窗说亮话,因为这是一次最好的机会,**也不想让对方,真的就在现在来一场全面的战争爆发,正所谓新百姓苦亡百姓苦,现如今整个曙光基地老农口全部都好不容易过上稳定的日子,虽然说长江里的威胁依然还在,但大环境还是趋于稳定,所有人越来越好,如果说要因为这一战那么必定又会生命涂炭,郭啸天呵呵一笑,他依然还在那边喝着开水,很显然他也有些意外,林峰居然会一下子把他说这么多,但正如说这么多也能够表现林峰,他实际上有点慌张了!林峰的确是有点慌张,不过他的慌张并不是寻常人,所以为的害怕而是趋向于担心林峰他个人无论怎么样都觉得是有自保之力的,而且他也能够保证自己身边人在这末世之中可以活得好好的,它的初级之内储存了大量的物资,就算现如今老龙口也好,曙光基地忽然从这个地图上被抹平了,林峰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生存难度。但是林峰也并不想这样,这所谓芸芸众生。若说整个末世之中所有人都死完了,只剩下他们那么这有什么意思呢?林峰在之前看过无数的末世求生电影里面所有的主角一个人在这偌大的钢铁森林里求生下去。最后往往都会选择自杀,因为他们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而林峰虽然说要比这些主角要幸福很多,有苏州老师有胖子,还有其余的一种人,但是他们这依然只是这大环境之中的沧海一粟。

  “一想到黎族兄弟,居然今天一下子我吐露这么多,倒也是让我意外的很,没错,今天我在这里的的确确也证明了所说,就是想要看一看这曙光基地如何,硬面实际上也不瞒你们,在我来之前,我自由之城的所有高层以及长老院的众人纷纷都是颇为的震怒,他们都希望我能够立即率兵来攻打。”郭啸天此话一出,在座的不少人全部都是面色微微一变,胖子也是没头盔的,皱起娘西皮的,在这刚刚结婚大喜之日,就难道要遭受这种生灵涂炭,水生火热之中?

  “看来郭城主对这些事情依然还是持有怀疑的,又或者说郭城主是有自己的想法,不然的话,郭城主也不可能会独自一人来我曙光基地。”

  林峰开口说道。对方一开口林峰对着他就随风走去,这说明这件事情背后还有转机,说明郭啸天也并非把这件事情真正的发展到没有办法挽救的地步。

  “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情背后的的确确存在着一丝疑惑,你刚才说的理由也的确存在,但是实际上在来之前我也已经决定要攻打曙光基地,而且还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报仇雪恨,但是现如今我来到这里,我又在想,是不是证明如果长老院的一位长老所说,这背后还存在着其余人的影子在背后挑拨离间,想要让我们两个势力之间两虎相斗,然后他来,渔翁之利若当真如此的话,那我自由之城的一世英名岂不是就是笑话不过别人手中的一把刀罢了,这也是我心中依然放不下的最主要的原因。”郭城主开口说道。

  在坐之人听到郭啸天的这一番话,面色都是不断的变化,林峰很显然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和自己说这么多,而且还都是一些所不知道的一些隐秘。

  “若说背后有什么人说是的话,倒也不是说我为了逃避,也不是说我为了找什么替罪羊甩锅而是的的确确在我们曙光基地之前,我们一直遇到过一个自称为第1天团的人,对于我们的骚扰,甚至在一开始我们曙光基地面临的一些巨大的危机,都是来自于这个叫做第1天团的家伙,这是一群疯子,也是一群固执狂,他们就好像是那一个个被洗脑了一半,你知道的,在这种末世之中,这种疯子是最多的。”

  “不过这第1天团的人一定有很长时间没有在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了,有没有被我连根拔起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第1天团已经不在我们这附近了,如果说背后有什么人离间的话,我想也只有可能是他们。”林峰开头说道。

  郭啸天依然是满脸的面无表情在里面听着,这好像是一个马上要睡觉的孩童,在临睡之前跟他妈妈讲故事一样,对方的说话自然也是让林峰忍不住住进了眉头,看他那表情就知道对方肯定不信,毕竟这事说起来也太过于凑巧了,哪怕林峰说的就是事实,但谁能够去相信林峰说的,自己刚刚一说背后很有可能会有第三方林峰这边就立即把这第三方的人选给找了出来,未免也有些太过于刻意了吧。

  “你若是认为我是在讲故事的话,又或者你本身又不信的话,那话就随你,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而且我想我说的话也都是曙光基地想说的话,不是我做的,那就不是我们做的,是我们做的,那就是我们做的,不承认也不违规,只是我希望你能够冷静下来思考,我不想让背后的布局者在旁边冷笑。”林峰说完之后也不再多说该说的话,他也都说了,如果说过一两天依然还是不信,依然还是决定要开战才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么大不了就是舍命陪君子。林峰虽然不想双方全面开战,但如果说对方真的固执要如此的话,那么林峰自然而然也不可能惧怕,大不了就是干,大不了一切从头再来。

  “就是过程中,咱们这是吐露心声,该说的都说了,你要是真的不信的话,那么也无话可说,嘴皮子上的东西已经是磨破了都没用。”

  “大白就是干嘛你们自由之城牛逼我们曙光基地那也不是泥巴捏的,大不了就是彼此之间互相换人来一个杀敌1千自损八百,谁怕谁呀。”

  郭啸天呵呵一笑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这时门打开了,陆勇和周华从外面走了进来。

  “郭城主是吧,我想在这里郑重的表态,刚才林峰兄弟说的话就是我曙光基地军部的态度,我们不想和自由之城开战,甚至觉得没必要开战,因为我们大敌当前,长江里怪物之王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这小矮子究竟还有没有第4只我们也都不知道,双方在这个时候最为正确的还是应该要携手合作,而不是彼此之间大动干戈互相要好,但是如果说郭城主执意不信的话,因为我们这里是在故意找借口,那么我曙光基地也就不惜这一战,更不惧怕这一战。”陆勇斩钉截铁的说道,很显然你的态度就是他的态度,此时此刻他们两个人就是站在一起的,郭啸哈哈一笑从座位上刷了一下站起身来。

  “不错,你们曙光基地都也算得上是不错的,不过如果说我自由之城当真是要对你们开战的话,杀敌这种事情不可能出现,当然了,你们曙光基地肯定会没有,而我自由之城也肯定会受到一些损害,但是这损害我想应该是在我们的接受范围之内,而且干掉了你们,你们这地盘也好,物资也罢,全部都是我们的附属品,用一些人口来换取这些不可再生的资源,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买卖。”

  郭啸天此话一出,在座之人自然而然都是面色微微变了一下林峰呵呵一笑,这是在威胁他?

  “郭城主,不必如此这恼羞成怒,如果说真的撕破脸的话,我曙光基地也是不怕的,只是这样对于自由之城来说,那也是没有太大的利益。”。

  “而且最主要的是人的过程组就像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背后的黑手,躲在暗处笑,看我们两者之间自相残杀,而他坐收渔翁之利吗?郭群主应该比谁都明白,我们两个势力之间开战,就算最后不管谁能够胜出,但也不一定是产生,而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也没有任何的问题,的的确确人员上的损失可以通过一些物资来弥补,而这些物质也非常的珍贵,可是过程中有没有想过,这万一背后真的存在着一个第三者,那么眼下他们看到我们两虎,已经出现1死1伤之后,他怎么可能会把这物资轻而易举的让别人收下,而自己不会有任何的动态呢,到那时剩下来的一方势力又如何能够抵抗得了这背后之人的进攻?”

  陆勇满脸淡淡的笑容,此话一出,原本郭晓天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很显然出现了明显的民众之手。陆勇这话自然而然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之下,郭啸天他实际上是已经吃定了曙光,基地综合实力是步入他们自由之城的。所以他一直把控着整个话语权,而他刚才的想法也的的确确也正如他所说的,那么可并不是他只是为了震慑住林峰,故意这样说出来恐吓他们的,而是他的的确确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切,他自然知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问题是干掉了对方之后,自己纵然收了一点伤又如何,毕竟干掉了对方,那就代表对方以后的地盘就归自己所有,说不定还可以意外的在那老虎窝里面搞到几个老母老虎,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