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693
  唯独留下了一些车辙的印记,似乎是一些运输卡车留下的,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这三个人又为什么要蹲在这里,郭啸天来这里的时候可没有看错,这三人就是在旁边一直躲着,仿佛是在监视着什么东西,又仿佛是在观察着什么,难道说这个地方还能出现什么吗?变异怪物亦或者是什么丧尸群郭啸天觉得不可能。这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肯定是在监测别的东西,又或者说他们拥有别的目的。

  “你管我们干什么,我们把这拉屎不成吗?反倒是你,刚才都是你在问我嘛,现在刚我不问你了吧,你又是从哪里来的来这里所谓合适你不会也是来这拉屎的吧。”

  屋根只能三个人听到郭啸天居然在这边又开口问他们,顿时一个个的忍不住笑了一声,郭啸天一听眉头微微的皱起,在他看来这三个人来这里,很显然就是因为这地方之前死过一批人,不然的话他实在想不起这地方还有什么好特殊的,莫非这里山风水很不错,莫非这里还有什么大木不成可以挖一挖搞一些宝贝,还是说这个地方有什么鱼池可以搞一大批鲜嫩肥美的鱼回去,什么都没有,寸草不生的鸟不拉屎之地。

  .“行了,别装了,我和你们一样,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我就是来这里干什么的,不就是为了这地方之前发生的那些事吗。”郭啸天继续摆了摆手,说了,这件事情的背后很有可能会是关于这次事情的真相,顾晓天的内心之中隐隐约约有这样的念头,所以他也准备在这里多问我这三个人对于他来说自然是微不足道的,杀了也就是杀了,可如果说能够从对方的嘴巴得到有用的消息的话,这个意义自然而然就不简单了,所以它不断的在说话,想要从对方嘴巴里能够套取一些有用的消息。

  无根之城的三兄弟对视一眼,很显然都能够从对方眼神深处看到些许的意外,这一幕自然也是让郭啸天敏锐地捕捉到了,他顿时心中就是冷笑,这三个人肯定就是为他们自由之城的事情来的,只是让他感觉到疑惑的是他们现在来这里是干什么,毕竟这地方什么都没,是来这里捡漏的,还是在这里打扫战场的,郭啸天觉得都没这个可能性,这三个人肯定另怀鬼胎,他们还有别的目的。

  “你们知不知道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我听说好像特别的惨烈,也不知道这事后会怎么样,最近一段时间我在外面猎杀怪物,所以没有回去这件事情还是我朋友告诉我的,你们既然是曙光基地的,那么正好大家都是朋友,能不能够和我说一说我也好回去有所准备啊,接下来的举措该如何去应对。”郭啸天接套起了近乎,他并没有直接开口说之前发生在这里的血战,但是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指的这一场血战,毕竟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够发生什么事呢?莫非还有人为了追求刺激来这里进行野战,那除非是对方活久了吃饱了撑着。

  “什么事啊?最近也没什么事发生呀,你到底说了什么。”

  无根之城的三个人顿时从而介绍了他们怎么可能会和郭晓天去聊这种事呢,毕竟这个事情背后可就是他们几个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确切的来说这一件事情就是因他们而起的,若说泄露出去的话岂不是前功尽弃,要知道这一次可事关他们整个无根之城百年计划的大事儿,他们无根之城的老大已经事先和他们在联系沟通,这种许诺过了,只要这一次的事情能够圆满成功,一切都能够按照计划圆满的进行下去的话,那么他们三兄弟就会成为这个无根之产最受民众欢迎的神灵一般的任务,而他们三个人在这无根之城存在的地位也会火箭一般的提升那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和女人这也是他们一辈子最为追求的东西,无论是末世前还是末世后,所有人奋斗上进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些非常俗的东西吗?还能是些什么呢?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最保密的办法自然而然就是直至被踢,我不说这件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么自然而然就不可能存在任何泄漏和说漏嘴的情况,不得不说这也的确是一个最笨的办法,但在有时候却是个最为明智的选择。

  当他们这般的言语看似没有任何的问题,却恰恰的引起了郭啸天内心之中最大的困惑,甚至他已经开始怀疑对方了,原因非常的简单,这三个人的实力郭耀天一眼就看穿了,在曙光基地就算高手如云,这三个人也可以拥有一席之地,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曙光基地的高层都已经知道,可那有些民众被埋在谷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三个人的实力放在曙光基地,那绝非是普通的吃瓜民众,以他们的实力要想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是轻而易举的,如果说他们真的不知道,那么他们三个人又为何要来这里这一切的一切岂不是自相矛盾起来郭啸天顿时就是目光之中突出了一股别样的韵味。

  而他的这一次韵味自然也是立即被那无根之城的三人给敏锐的捕捉到了,大家都不是那种泛泛之辈,对方任何一次身上气息的变化,都可以敏锐的感觉到无根之城的三人顿时满脸的冷笑。

  “怎么这位兄弟是对我们兄弟三人的回答不满意,还是说这位兄弟知道些什么,若是如此的话,看看大家都是曙光基地的份上,不如说出来让大家一起知根知底,有所了解,实不相瞒,我三兄弟刚才也是在外面猎杀一些怪物回来,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外面风餐露宿的,对基地里面发生了什么大事也都一无所知。”

  “你们不是曙光基地的人吧?”郭晓天看着他们三个一眼,开口问道此话一出无根之神,三个人目光都是微微的眯了一下。

  “是不是很意外我怎么看出来的,实际上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毕竟你们三人的实力都不简单,想必也只有曙光基地这种大地方才能够出现这样的高手,以你们这样的实力去那些小型的幸存者部落的话,完全可以当一方首脑,不过演一下你们这三人的穿衣打扮也好看起来,也并不像什么首脑的人物,所以我一开始我也顺理成章的以为你们是从蜀国基地来的,不过,可是刚才我从你们口中居然都没有办法问出这个地方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里发生的事情,我想应该也谈不上什么机密吧,但凡是数控基地有点身份有点地位的,应该都知道这件事情,可是我刚才问你们,你们三个人却是只字不提,我想只有两个可能性第一就是你们知道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你们不想告诉我此事,那么这个可能性就非常的困惑了,这又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又有什么不好透露的,第二那就是你们根本就不是曙光基地的人,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又或者说这里发生的一切实际上就是和你们有关系,你们就是背后的主使者,担心别人了解的越多,对于你们就越危险,所以你们才只字不提,我倒是很好奇,如果说当真就是第2个可能性的话,那么你们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目的你们应该也已经得逞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应该就是你们想要的答案,可是为什么你们还要再来这里,你们在等什么,还是说你们在观察什么,等待着你们想要出现的东西。”郭啸天忽然就是来了一个长篇大论,说了很多话,他的每一句话都让那无根之神的三兄弟面色变得非常的阴的,原本他们三人还在那边嬉皮笑脸,就好像是和郭啸天久别多日从容老有一半,可是现在他们三个人眼神之中除了惊愕之外,更多的就是那浓烈的杀意,他们没有想到以前这个家伙居然猜出来了他们内心之中最为隐秘的东西,这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且先不说对方的实力如何,就是这份心机居然就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怖。

  “我想啊,应该是第2个可能性吧,你们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你们选出来的答案,接下来的第3步,我想你们应该会三个人一起出手把我给杀了,来一个杀人灭口,是这样吗?”郭啸天看着他们淡淡的说道,丝毫没有理会无根之城的三兄弟,一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把他给围在中间了。

  “很聪明,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但是有时候聪明人不一定可以活在最后,虽然我们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你究竟想要知道些什么,但是既然遇到了我们兄弟三人,所有的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无根之诚的三人对视一眼,随后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就一起出手,眼前的这个人让他们感觉到恐惧,无论是对方就如鬼魅一般的出现,还是最后犹如鬼魅一般的消失,亦或者现如今的鬼魅,一般妖孽的心机让他们这三人都觉得眼前这人必杀无疑,他若不死的话,这一次的计谋很有可能就会功亏一篑,但同时他们也内心中更加的困惑,这一次的计划,按道理来说,无人知道是他们背后推不住了眼前这个人又是如何通过蛛丝马迹猜出来的,还是说现场对方看到了亦或者对方拥有,其余可以知道这件事情的能力,比如说拥有读心术可以窥探他们内心中最为隐秘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无所谓了,眼下这个局面对于咱们来说不需要去搞清楚,这个人究竟是如何而得知的,就算对方是通过自己的能力推算出来的,但也无所谓了,因为下一秒对方就会变成死人。

  “小子有时候人太聪明,反而还会招惹杀身之祸,那些愚蠢的或者装作愚蠢的,最起码人家可以活得更加的长久,因下你这个聪明人就要到此为止了,可别怪我们几个心狠。”无门之城的三兄弟眼神之中爆发出了一股冰冷的沙溢,随后三个人就是立即出手,在这一刻他们三个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定是让对方无处可逃的杀戮。他们三个人眼神之中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他们又如何看不出来眼前这个家伙敢孤身一人来到这里,而且面对他们三个人的包围,还胆敢气定神闲的问出那么多的问题,满足自己的求知欲,自然而然必定是有伸手在身的实力,肯定是只强不弱,但是他们三个人还真的就从来没有怕过谁,退1万步来说,就算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单打独斗也许不是对方的对手,可三个人加在一起难道还打不过对方吗?说的难听一点,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更何况他们三个人不是什么臭皮匠而对方也不是什么诸葛亮。

  刷

  也就在他们三人以为对方会在他们的一个回合之中死无葬身之地的郭啸天忽然就是一下子在他们的面前消失了,犹如鬼魅一样看到如此一幕,这三人顿时都是面如错愕之色。。

  “又出现了大哥,又是这一招之前不是我们的错觉,这家伙真的他这是什么玩意儿,难道这家伙真的是鬼不成,怎么好端端的忽然人就没了。”

  不然纷纷都是面色微微一变,那无根之城的老大,他那么一头同样东西眼珠子四处的扫荡着,周遭就好像是一个雷达,一般在探视着周遭的风吹草动,但是在他的感知之中,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变化,甚至就是连空气那细小的流动就没有,如果说对方当真就是移动速度非常的快,在这一瞬之间移动到了别的地方它的人不在,但是说空气肯定会因为它的高速移动而出现些许的流动,那么他就可以感觉得到,可是眼下周遭的空气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周遭的草周遭的树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还是静悄悄的这无关之城的老大额头上不知不觉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是从来不相信鬼邪的虽然他的内心和自己的两个弟弟都害怕鬼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