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694
  因为他们小时候被鬼给吓到过,再加上村子里的老人以及村子里一些怪叔叔,特别喜欢和他们这些小孩子讲这些吓人的鬼怪故事,让他们从小在阴影之中就记住了恶鬼这些东西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消散得了,但是他知道,那些怪叔叔之所以会和他讲这些吓人的鬼怪故事,不是因为这些怪叔叔他们自己看到过,是这些怪叔叔本身就是一个老光棍,闲来无事吃了一点花生米之后就糊弄他们这些小孩,以此来寻找一些乐趣,而那些老人则是迷信的很,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鬼神之说,根本就只是人类的一种精神寄托和信仰罢了,但是眼下这无根之城老大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感觉自己的脚底开始发寒。

  “你们三个人的实力不错,但是要想对我动手还是差了一点,可惜呀。”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背后忽然想起了一道让他们感觉到脊梁柱发寒的声音,他们立即回头去看,果不其然之前还在他们面前的那个家伙,那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此时此刻却出现在了他们的背后。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怎么忽然跑到我们后面去的。”

  几个人纷纷都是面色大变。

  “你们当我是人我就是人,你们当我是鬼我便是鬼,现在我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到底是什么地方的人从何处而来?还有这个地方之前死掉的那一批人,是不是你们在背后推波助澜,又或者说你们就是杀人凶手?”郭啸天此时此刻已经一改往日那一副沉稳的表现,他的眼神之中尽显杀意,他唯一的亲人就是死在了这车队之中,如果说当真就是眼前这三个人所作所为的话,那他郭啸天不会让这三个人死得如此之轻松,面对郭啸天这饱含杀机的灵魂一般的问责无根之城的三个人全部都沉默不语,他们不知道自己该去说些什么。又或者说他们的的确确已经被此时此刻郭啸天所表现出来的气息,还有他那神乎其神,犹如鬼魅一样的手段,可以彻底的震慑到了。

  “一起上和他废话这么多干嘛。”

  咱在那惊讶之后,这无根之诚的老大毕竟也是心理素质非常好,他立即就是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二话不说就是率先出手,他的两个小弟对视眼也纷纷,都是咽了一个唾沫,将自己心中的恐惧给按捺了下去,他们都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估计就是那死掉的那一批人的朋友,又或者是他们的兄弟前来复仇的,这样也能够解释,从为什么这家伙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并不是吃饱了撑着也不是想来玩野战,而是纯粹的想来这里寻找一些线索啊,无根之城的三人纷纷眼神,这种杀机毕露,不管是不是一切当真就如此,他们眼下其中必有一方要死在这里。

  “你让你们找死那么也别怪我,手下无情,不过你们就算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我还要从你们的口中得到许多有用的消息,我知道你们不会轻而易举的告诉我,但是我记得实验室里面有很多药剂,其中就有一种叫做吐真剂的药,可以让那些谎话连篇之人在不知不觉之中也说出他们内心之中埋藏在灵魂深处的黑暗。哪怕就是他们作为恐惧的东西也会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只是这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不是肉体上的痛苦,而是来自于灵魂上的折磨。”

  郭啸天的嘴角微微的扬起,此话让他无根之神的三人纷纷都是面色难堪到了极点,不过眼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不管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也不管他口中所说的,那土人记是真是假,还是故意说出来危言耸听恐吓他们,一切都是无关紧要,只需要把眼前这个人干掉,那么这所有的事情都会当做没有发生一样。

  “光柩!”

  面对无根之神,三个破釜沉舟的一击郭绍天面色不变,直到对方来到自己的境界,他才是忽然眼神之中爆发出了一片金色的璀璨光芒,这一刻,无根之神的三兄弟他们确认自己并没有眼花,他们的的确确是在这个家伙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片犹如骄阳一般的颜色,再然后他们只感觉自己仿佛被一片光芒所笼罩,根本就来不及去闪躲一切的一切,就把他们的意识所剥夺。等到他们再一次苏醒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来到了自由之神的实验室,三个巨大的玻璃容器内,三个人全部都被关在其中,无论他们三个人怎么去挣扎,怎么去叫喊,实验室外的人就等他们不存在,让他们三个人无疑不是面色微微一变,他们这时才冷静下来去打探周遭的情况,这是一个标准的实验室,正犹如那无数电影之中看到的场景一样,在旁边有许多穿着白大褂的,其中有年轻人,也有一些老人他们匆忙的穿插其间,还有人在旁边交谈记录了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他们的容器内灌入了一大堆古怪的液体,这些液体无根支撑的三人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们内心中隐隐约约已经有了不好的念头,等到他们被这液体所冲刺的时候,他们才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在这液体之中呼吸,这让他们感觉到诧异,难道说他们变成了鱼吗?哪哪怕是在这个水中都可以自由的呼吸,不过就在下一刻他们才知道这一切都大错特错了,虽然他们可以在这水中呼吸,但是随之而来带来的就是一个无法言之的巨大痛苦,让他们仿佛自己的皮肉都在那边扭曲。

  “这三个人是城主大人亲自交代的,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们的性命,第一时间清除他们身上的病菌,然后将土生记的注射量灌到最大,这三个人的实力全部都是13阶的,寻常剂量恐怕对他们没用,直接十倍剂量,然后密切注视他们的生命条反应。”

  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短头发中年女性冰冷的说道,手套制成文件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是按照主任交代的事情去做,接下来对于无根之神的三人来说,自然就是一场痛苦的煎熬,哪怕他们的实力非常的强大,但也的确架不住整个实验室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折磨后来,郭啸天自然就是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了一切的真相,也知道了无根之城以及无根之神现在所遭遇的一切,这让郭少天眼神中自然是带着强烈的错落之色。

  “原来这背后真的存在着第三方势力,差一点我就成为了这些家伙手中的那一把刀了。”

  郭啸天现在可以说是非常的庆幸,好在那长老院的院长劝阻了他,不然的话他当天就直接带兵前去攻打,如果说真的他当天这么做了,且先不说现在伤亡如何,最起码这无根之城的三个人肯定就是漏网之鱼,说不定躲在暗处偷笑。

  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强烈的愤怒,虽然背后的主使者他已经知道了,但是死去的那些人依然还是死了,并没有,因为这改变同样也产生任何的改变,也就是说叶明同样离开了他,这让郭耀天内心之中自然而然也是非常的愤怒,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好好的折磨着无根之神甚至他还想要把这无根之神给他抓起来,把里面所有的人全部都进行最为严酷的责罚,让他们体会到这个世界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至于曙光基地,虽然这件事情因为误会,但是它可永远忘记不了那3000个先遣军的性命,那可是血淋淋的生命,也是他自由之城最大的耻辱。

  “曙光基地,无根之城不急,一切慢慢和你们玩儿。到时候你们想怎么玩我都陪着,绝不会缺席。”

  ……

  时间飞快一点一滴的流逝,直到这一天林峰他们也并没有察觉到任何自由之神那边聚集大军的动静,这让林峰和陆勇自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是郭啸天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距离对方上次神出鬼没的混入他们这里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之久,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无论是老农口也好,还是曙光基地也罢,全部都是高度戒严,严查防守,但是也就是在这种全程压抑全民皆兵的氛围之下,这自由之神并没有任何的东西,简直就有种风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林峰自然也是忍不住皱眉头难道说对方是想来一个心理战不成?

  故意拖着让他们松懈又或者是烦躁的时候在忽然大军压境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林峰想了想也并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性。毕竟俗话说得好,两军交战攻心为上,硬碰硬的那自然而然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损耗,可如果说能够在开战之前就瓦解对方,甚至让对方内部自然阵脚,慢慢打起来自然就轻松很多。

  虽然不知道那郭啸天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呀,但是林峰的人也只能够做好被动迎战的准备,本身在明面上他们的实力也不一定强的过自由之城而且最主要的是做防御方的明显是具有优势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就是林峰他们制定好的战略计划而在这段时间林峰自然也没有闲着这几个月了所有空投,人过去拿到的林峰全部都拿了一个都不漏,低级别的自然就是留着合成高级别的,而在这段时间,林峰自然也准备开始冲击一下a级别的空投了,之前那么长的一段时间林峰合成最高级别的也就只有b级空投,要想合成a级空投可以说是非常非常任重而道远的。。

  所需要的空投数量非常的多,不过好在随着现如今林峰实力的提升,每天已经不再是像之前那般只能够掉一些最低级的空头了,现如今林峰基本上每天掉落的空头都是以c级空投为准。

  因为就在所有人回到我们国家一这一种明明知道有危险,但是不知道危险具体什么时候会降临到自学脑袋上来的这一种感觉就仿佛是人飘在空中一样,双脚一直都没有落在地上,这是一种忐忑,让人不安的感觉,在这种情绪之下,自然而然很容易出现一些极端的情绪,这段时间曙光基地内部的一些动荡事件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频发,很显然,其中有很多人都在这种压抑之下显得有些崩溃了,这让林峰也好,鹿茸也罢,自然而然也都是察觉到事态似乎开始变得有些严峻了,搞不好人家自由之城的人还没有大军压境,还没有进攻他们自由之城的内部就要出现一股不小的骚乱毕竟他们曙光基地内部一直都有问题,这倒不是说陆勇他们的能力如何,也不是说他们录用太过于偏袒谁,而是因为实际上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地方,总会有那么一群心怀不满这个,说到底这就是对资源的调配上的不公平,但是没办法,这个世界上又何来公平之说呢?如果说让那些一二阶的平民他们享受的待遇和基地内十一二阶的人一样的话,也许对于平民他们来说,他们感觉到公平了,感觉到了基地的善意,但是对这十一二阶的人来说,他们自然就是非常不爽了,他们突破到现在这个级别,那可谓是身体来死里去付出了多少血与泪,才能够有现在这般地步,凭什么那些一二阶的人甚至是废物都能够和他们享受同等待遇和资源这绝对是他们无法容忍。所以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道理,只是这话很显然那些想要动荡之人他是根本听不进去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这个社会对他们不公平,就是这个基地对于他们有敌意,所以他们就是要搞一些事情出来,要为自己发生,要为自己证明,对于此陆勇自然也是采取了他一贯的铁血手腕,该镇压的镇压,该进大牢的虽然也不客气,甚至也不乏一些当街格杀,以此来杀鸡儆猴,不过这样的效果并没有太过于明显,反而还愈演愈烈,这样陆勇也是头疼的很,林峰对此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在他看来以暴制暴虽然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但眼下这个局面似乎也是唯一的一条路可以走了,好在他老龙口并没有出现这种事,毕竟他老龙口也只有两三千口人,人数少有时候往往也会出现许多的好处,其次来到他老龙口的都是一些实力还不错的,偶尔一些大部分的普通人,他们实际上也是非常感激感知足的,毕竟他们来之前都体会过了,什么叫做生和死眼下能够有这个遮风挡雨的房屋,能够吃得饱穿得暖,还能够和自己家人在这阳光之下打打羽毛球,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非常的知足了。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