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22
  ,!

  “小心后面还有!”

  “这周围有变异植物都给我注意点另外还要注意一下你们的脚下!”

  每个人都显得非常的警惕,这变异植物看起来像是一个死物呆在原地不能动,似乎威胁性并没有丧失权或者变异怪物来那么大,但实际上对于不少经验非常丰富的生存者来说,这类变异植物恰恰才是犹如梦魇一样最难对付的,道理也非常的简单,主要就是这些植物它的伪装非常的好,混迹在一片森林之中又或者混迹在一片植物之中,很难能够辨认出哪一处才是真正的变异,植物哪一个又是正常的,一旦分辨错误的话,就可能会遭受到暗地里的偷袭,其二就是这些并列植物它们往往体积都非常的庞大,茁壮成长,尤其是一些植物,它的根非常的复杂,在地底之下已经形成了一片的网络,而这些根都可以用来当做他们手中最为锋利的藏宝,所以大部分的变异植物它的攻击都是从地底下破土而出的,这也是生存者们付出鲜血的代价后所得出的一系列的经验,一开始在,毕业于职务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对付,后来一点一点的才知道了,这些便宜不止我他们最常见也是最为寻常的一种攻击办法,也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脑海之中,这个念头刚刚一闪而是大地开裂,那原本,非常平整的马路直接开裂,一根根黑色的犹如地龙,一般的藤蔓从地底下冲了出来,朝所有人的背后猛刺而去,速度之快就仿佛一道黑影一样啊,众人反应力非常的快,再加上早就有所防备,立即纵身闪躲,躲开了这些人的攻击,而所有人立即开始抓住机会反攻,尤其是火系异能者,在这个时候也可谓是发挥了绝对的作用,变异植物,虽然他们非常的麻烦,非常的棘手,但同样也有个非常明显的弱点,大部分的变异植物都惧怕火焰,而且火焰的攻击力落在他们的身上往往都会发生暴击的效果。在场之人纷纷的立即更改战斗方针他们不再主动的去进攻,而是负责掩护帮助那些拥有火焰异能的同伴伙伴们掩护去对付那些旁边侧翼而来的攻击,同时也去寻找这病因植物的主干在什么地方对付变异,植物寻常的蛮力攻击效果会大大的减少,这些变异植物,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所谓的痛觉在这一点上,他们和丧失拥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些丧尸无论他们的脑袋掉了还是脖子掉了,只要不是给予他们致命一击的话,这些丧失就根本不可能死亡就会一直行动,这在变异怪物的身上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些变异怪物如果说身上出现一些很重的伤,剧烈的疼痛感,有时候会让这些变异怪物直接掉头就跑,主动的撤离战场,我很显然眼前这个变异植物和丧失拥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并不会因为一时的疼痛而感觉到任何的恐惧,而且这些变异植物还有一个非常麻烦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皮糙肉厚,有一些变异植物,他们身上的防御非常的精神,寻常的物理攻击根本就不能给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就算造成了一点伤害也根本就无济于事,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找出他们的主干部分,然后用大火一把焚烧,将这变异植物烧成灰烬,才能够彻底地而又干净地将它消灭,于是乎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是一些精锐,作战经验极其丰富,都知道他们该去干些什么,自己该去做些什么,林峰同样也在去寻找这一个职务的主干部分,这些主干部分很有可能会在一些大型的建筑类,若是建筑内不存在的话,那就是在地底下必定临风之前也是对付过不少,这种变异植物,当时莲花还遇到过一些比较奇葩的,比如说当时遇到一个会走路的,当然这个走路并不是说对方真的长出了人的腿,而是用自己的枝条当作腿帮助自己移动,甚至当时林峰遇到的那个变异植物,还非常有意识的让自己浑身上下沾满了水,这是给林峰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简直就好像是一个人一样,懂得自己的弱点是什么,想着会去保护自己,不过很显然那种变异植物毕竟还是少数,林峰遇到的大部分都是些比较笨重的,只会拥有基本,思维林峰开启了他的字迹模糊,去搜索着眼下这个偷袭他们的变异植物的主干,不过很显然周围的变异植物不在少数,这一个变异植物根本就不知道是在从什么地方对他们发动偷袭,而且最要命的是这一个变异怪物的偷袭一下子就惊动了四面八方的,其余原本还在沉睡之中的变异怪物顿时,原本的犹如死物一样的绿色植物一下子就变成了怪物,四面八方不断有各式各样的枝条藤蔓朝他们这边进攻而来,甚至原本还非常明朗的天空也变得暗淡下来,空气里也充斥了一片紫色的云雾,所有人看来这顿时就是心中意念有毒。很显然这是有一些变异植物散发出了有毒的气体充斥在了周遭的空气里,若说这些毒物被他们吸入口中进入肺部的话,很有可能会让他们体内瞬间腐化掉这些变异怪物,他们的毒性非常的恐怖,而且这些毒性是可以无视他们身上的防具,直接进入他们体内进行最为残忍最为致命的攻击,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抗得了这种毒性攻击。

  “我这边有一个小兄弟,刚才一不小心吸了一口这毒气,现在满脸发紫怎么办?有没有水系异能者过来帮他清理一下身体内的毒素,我来帮你掩护!”

  不过很显然,虽然在座之人全部都是些经验非常丰富的人类精锐,但是这毒气实在是来的贵呀,来的突然来的让所有人都有些没有办法全神贯注的防备。有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直接一不留神吸入了一口,仅仅就是那么一小口瞬间,它的一张脸就是变成了紫色,仿佛呼吸过来一样,这一个人的实力也足足有12个月了,但此时此刻的他满脸的痛苦的表情,跪在地上不断的咳嗽旁边,有一个看起来像是他的同伴,立即朝周遭致人求救,水系异能者是一个非常稀有的异能同时也是自然异能之中作用非常多,甚至可以说是全功能的异能者,他们不仅仅可以用来战斗,还可以用来辅助,甚至还可以用来当医疗兵,算得上是每一个队伍每一个团队都必备的一个角色,非常的吃香。

  不过在场之人并没有一个水系引燃者,有一说一水性能者有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觉醒这个异能的大部分都是些女性,但是在场并没有太多女性跟着,仅有的几个也都是一些,其余方面的并不是水系异能者,这一下子就让许多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甚至有一些人直接就是掏出了一些药丸之类的东西,塞到了那一名中毒的人嘴巴里,但是很显然这些效果根本就没用。眼看着那一个倒在地上,脸上发紫的人已经开始抽搐了,嘴巴里都开始吐起了黑水,眼看就要不行了,这让许多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他们这一路前进过来可并不是顺风顺水的,而是经历了不少的风险,但也全部都只是有惊无险并没有任何人员上的减少,难道说眼下他们都已经来到了这西市内,算是成功抵达目的地了,在这种成功的紧要关头,他们要开始有同伴离开了吗?这让他们内心里都非常不是滋味。

  “我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比较嘶哑的声音响起,随后一直跟随着林峰的毒王来到了那一个倒地之人的旁边,没错,这一次远征林峰也把毒王他们给带在了身边,除了留下了几个人看家之外,其余的一些人柠檬都一波带走,毒王自然也是根在林峰此时此刻的毒王和当初已经有了些许的改变,他的声音变得嘶哑,用毒王的话来说这就是它毒性异能的一个副作用,很显然觉醒了这个异能对于他自己的身体也是有一定损伤的,此时此刻毒王来到了那一个倒地之人的旁边,只是割开了对方手腕上顿时流出了一层层的黑血,然后毒王就是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下一刻,旁边不少人全部都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就仿佛有魔力一样,被毒王全部都吸入了自己的体内,而在所有人肉眼之中,那原本满脸已经从深紫色变成一片黑色的,中毒之人已经开始渐渐的恢复,正常脸色也都开始变得和之前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唯独就是嘴巴稍微泛白了一些。

  “你们所有人不想死的,就给我把你们的嘴巴鼻子管住,这毒气可是剧毒。”毒王说完这话之后也就转身离去了,不少人看到他的眼神之中都出现了些许的忌惮之色,刚才那个中毒的小伙子眼看着就快要不行了,结果谁知道现在居然这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这毒王在他们眼中那就是如瘟神一般。

  周遭不少人纷纷都是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敬畏之色,很显然,不露手也就算了,一露手,顿时他们许多人都是觉得毒王简直就好像是一个移动的**一样,对于他们这些强大的人类精锐来说,基本上。只有那些实力遥遥领先的,比如说像郭啸天以及林峰这级别的高手,会让其余的人产生心服口服的想法,但要想让他们对其余一些和他差不多实力水平的。产生类似的心态,那基本上就是难于登天,毕竟大家都是人类精锐,毕竟大家也都是见惯了大场面,经历过风浪之类的,凭什么你就要比我牛逼,而且退1万步来说,就算你比我牛逼我又凭什么要害怕你,毕竟你就算能够打败我,那也只能够胜我半招我也不需要去,害怕你太多,更谈不上敬重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毒王的这一种能力让他们许多人都认知到了什么叫做行走的河段,像他们这些强大的人类精锐,再加上他们身上的一些非常卓越的防具,寻常的武器装备还真的很难上到他们,除非是势力差距实在是太过于悬殊了。但毒这种东西自古以来往往都是非常致命的,虽然说在古时候毒这个玩意儿可能会不少人不吃,认为这是下九流使用的东西,但是现如今早就已经不是之前了,甭管黑猫白猫能够抓到老鼠的,那就是好猫。现在所有人都不会再去讲究品德之类的,他们只会认为这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而拥有这种霸道能力的毒王自然让他们每个人心中都为之忌惮,甚至就是郭啸天他们那边的人也注意到了毒王的能力,这种霸道而又诡异的能力倒也是的确非常的稀少,到目前为止整个曙光**在独属性这方面也依然只有赌王一个人拥有,可以说是独领风骚。毒王帮忙抽取掉了那一个深中剧毒的,人身体内的毒素,周遭所有人倒也算得上是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毕竟没有人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自己绝对不会吸收到这空气里的毒素,万一吸收到的话,那其没有人可以救治的话,岂不是代表他们就会交代在这里,不过现在有毒网站,可以临时的充当一名医治他们的医生,每个人也就彻底的放开了手脚,开始去寻找这便秘植物的主体,同时一部分人也再去对付旁边一些对他们发动攻击的变异植物,此时此刻位于整个植物园最为中心的之前,那几个负责看守无根之国的一个小队,他们正在那边吃着烤肉,喝着酒,忽然听到了这边的意向,纷纷都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里面张望几个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他们的队长那个长满了络腮胡名字叫做何远的中年人身上,何乐他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东西给吃的干干净净,顺带着还舔了一下手上的油脂,随后舒舒服服的喝了一口酒。

  “那还是有朋友来了,最近总部可没有调取任何人过来支援我们这么看来的话,难道是其余的那些小老鼠想要过来?捣捣乱啊,还是另有他人?”何远冷声说道,他口中所说的小老鼠自然就是整个城市内其余的一些幸存者了,没错,事到如今整个西市内实际上还是有不少其余幸存者的,虽然他们无根之城已经彻底的控制了整个西市内绝大部分的物资,超市,药品等等一系列的资源地点,但总有那么一小批人不愿意服从他们无根之神,毕竟他们无根之城当初采用的手段可并不是多么的高明,而是采用铁血手段。虽然铁血手段可以在短时间内以一种非常高的效率达到目的,但同样也会产生一些负面效应,比如说会遇到一些硬骨头这些硬骨头,他们不折不屈,刚正不饿,不断的和他们进行一些游击战,在这个城市的下水道以及一些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注意到的地方呢,犹如老鼠蟑螂一样东躲西藏,然后等到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就会跳出来恶心一下他们,不过无根之诚对于这些人倒也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些人的反抗力量,虽然足够的恶心,有时候也会对他们造成一定的伤亡,但是也不过就是那虾米翻不出多大的浪花,念一下,若说是这群人前来攻打他们这里的话,那还着实让他们觉得有些意外,甚至一个个的嘴角微微的扬起,都露出了一抹冷笑平时,这些老鼠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他们也没有心去找,更没有那个闲工夫,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居然全部都一窝蜂主动进攻,这反倒是省的他们太多的麻烦,当真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虽然说这些老鼠他们的脑袋也值不了几个钱,但最起码也可以换那半个星期的罐头,几个星期的面包,有总比没有好,眼下看到这些人送上门来,何远等人不仅没有任何的害怕担心,反而还露出美笑,这简直就是大过年的给他们送红包。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