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23
  ,!

  “兄弟们,正好咱们刚才吃饱喝足了,也全当饭后运动运动强身健体,走陪我去看看到底是哪几只老鼠,这么想不开,想来送死了,说不定还可以看到几个悬赏单上的告诉你们这些老鼠,那可要比寻常的老鼠值钱多了。”何远一阵冷笑,此时此刻整个植物园的大门口,林峰等人被这群变异怪物给拖住,眼下这整个植物园就好像是一片绿色牢笼一样。林峰他们一开始说实话还是有点奇怪的,说说这地方当真就是拥有无根之过的地方,从那家伙口中所说,这无根之过的战略意义和地位已经不言而喻了,若说是他们曙光**知道这么一个地方的话,必定会派出重兵把守,但是他们刚才一路过来并没有看到任何人,这本来让林峰觉得有些奇怪的,但是当时并没有想的太多,可是现如今仔细想想,赫然这就是最简单的道理和原因了,为什么没有人来把手原因非常的简单,这植物园内的其余那些变异植物,他们也是最好的守卫,但凡是有任何的生物或者趋于任何的生存者靠近的话,都会被这些变异植物当做猎物来捕杀。若说在这植物园内拥有着无根之神的人物,那么他们必定已经知道了这边的东西,说不定其实是个正在前来的路上,这一下子林峰就比较的着急了,眼前的这变异植物对于他来说倒也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事,可问题是这无根之城,他们的底细是什么,林峰什么都不清楚,就仿佛当初不知道自由之城的体系一样,内心之中是充满一丝忐忑的,但是自由之城和无根之城又有完全不同的两码的事,当时林毅夫不知道自由之人的时候,自由之臣也并没有展现出太多的进攻欲望,二姑跟之前不一样了,这一次对方明显就已经对于他们曙光**有所染指,甚至说不定他们曙光**内部都已经混进来了,对方的一些惊喜,也就是说想都不用多想,无根之城是绝对和他们曙光**是站在对立面的,这种情况之下,林峰自然会更加的着急,一个不知道对自己有什么想法的神秘人物,一个对自己表明了明确敌对意识的神秘人物怎么看,都明显是第2种会显得更加的危险,所以在这时林峰也直接开始出手,确切的来说在,他就不断的在出手,甚至在帮着其余人对付那些讨厌的触手周遭的变异怪物不计其数。但是胡润包括林峰在内,一切拥有火系异能的人如何疯狂的进攻,也无论其余人如何的用了手中的力气去劈砍,但这些变异之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也不知道什么叫做疼痛,对于这些病例职务来说,他们的恢复能力非常的变态,像这种挠痒痒一般的攻击根本就不可能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创伤,所以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疯狂的反击,但是也并不能够让周遭的变异植物逼退,甚至越来越多变异怪物开始进攻,这样下去所有人心中都开始着急起来,他们也非常的清楚,在这么多的变异植物之中,必定有一个是这里的竹子,只要将那一个变异植物主体给它灭了的话,那么也许周遭所有的变异植物都会,林峰此时此刻一边再用手中的火球去进攻那些密密麻麻的触手,不让他们靠近,同时也不断的去寻找这些变异植物主干的所在之处对付这些病因植物,这种疼痛就在于这个,如果说不攻击对方的主干的话,这些畜牲就算焚烧再多也根本就治标不治本,可要想去找到对方主干的话,这也不是什么很容易的事,毕竟这些病因植物他们也不是很愚蠢,他们也不会把自己的弱点就这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眼下这所有的变异植物就好像是一个张开的,深渊拒罪的绿色怪物,而林峰等人就被这绿色怪物围在其中,眼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他们的竹竿给找出来,然后火风烧掉就可以把这局面给打破,雷封不断的去寻找这一切,可能藏身之处还真别说,就让他给找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这是一个位于看上去像是下水道一样,不过那一片地已经早早的塌陷,一大串的足足有几米,粗的树枝从那地底往外冒,看得出来,这地底下恐怕早就已经成为了森林的王国。

  于是我想到这直接就是抽出了手中的斩波刀,朝那边冲了过去,手中的刀法超前,犹如狂风暴雨让故乡而去,将那些出手全部都给斩断,很快就是来到了这一个碎掉的地面附近,林红看脸里面那些塌陷植树早就已经被这些层腕给冲刺塞满,林峰也不磨叽,直接就是丢出一大堆的燃烧的这个东西林峰一直有所保存,在末世之前这玩意儿可以说是神器,但在现如今这东西已经显得就好像是原始武器一样,渐渐的林峰都已经不怎么去使用它了,但是灵魂一直把它留着,一来是因为自己的储物格非常的丰富,还很有很多二来也是因为这玩意儿总归是可以派上用场的,比如说眼下一大堆的***丢了进去之后,林峰就是疯狂的朝里面丢各种火系异能,这一**的藤蔓刷的一下就是燃烧起了冲天的大火,一阵一阵的黑色浓烟朝天上冲了过去,在场之人看到林冲这样正经,都是目光闪烁了一下,很显然他们也都猜测,很有可能是林峰找到了这变异植物的主干所在之处,也就在这时那原本还猛烈如虎的藤蔓,纷纷都是退缩了,周遭那攀爬在高大建筑楼体外把阳光都给遮挡住的变异植物们纷纷就是如潮水一样后退。

  “漂亮,这些植物他们退缩了,看看刚才的确把他们的主干给找到了。”

  “还以为陷入一番苦难呢,不过好在有惊无险啊,这些植物太过于棘手了,说实话,比起对付这些东西,我宁愿和那丑陋的丧尸**战。”

  周遭不少人全部都是暗自松了口气,甚至也就在这儿,可能几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内,也就是额头上出现了一片的汗水,倒不是说他们肾虚,也不是说他们的体力不支,而是在于要和这些植物作战,实在是不能够有一丝一毫的马虎,更不能分身,这些童话虽然看起来绵软无力,但如果说真的让对方碰到自己的话,最轻也是要中毒,甚至很严重的,就是自己会产生一些幻觉晕厥之类的现象,所以和这些植物作战是一个非常打磨精神消耗体力精神力的,每一个人都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所有人都整顿一下,咱们这边搞出这么大的东西这浓烟滚滚的,万一那什么无根之城人在这植物园里还安排了其余的人,想必他们也应该察觉到了,说不定我们现在就正处于那些人的监控之下,每个人都在给我注意警戒,不能够有任何的松懈,到现在为止可还没有看到这无根之果。”林峰提醒了众人一句,众人纷纷都是立即警觉起来,很显然他们也都不是一些寻常之辈,知道林峰说的话都是非常有道理的,而此时此刻在一处何远他们已经就位了,正如林峰所说的,他们无根之神,明明知道这个地方有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只会派他们这一批人在这里看守,虽然说何远他们这些人都是非常强大的,最主要原因就在于这地方,可是植物园有不少的植物变异了,这些植物面前可没有什么敌我差别,只要有人踏上了他们的进攻范围,那么在这些植物眼中这些东西就只是那昆虫。

  而此时此刻,何远他们早就已经是摸到了一边,在何远等人的身上,他们都穿着一件特殊的衣服,这件衣服看上去非常的粗糙,就好像是以前原始人所穿的用几个叶片儿就盖在了身上,但这个衣服却有大大的功效,这些叶子可不是什么寻常的叶片,也不是寻常马路上随便摘来的几个树叶,而是一种特殊的树叶,可以让他们身上的温度气味甚至就是,辐射都会进一步的降低,也算得上是一种隐形,服了此时此刻,何远他们身上全部都穿着这件简陋的衣服,而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林峰的旁边,末世之后,所有人类的警觉比起之前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末世之前,可能是因为人类太过于习惯这个环境,导致人类的警觉性是非常非常低下的,最简单的例子,地震来了之后,这地球上有不少的生物,他们都会提前的感觉到不安,但唯独人类没有任何的感觉,这就是一种警觉性,这也是一种适应力,到了末世之后,所有的人他的第六感也好,还是他的警觉性也罢,比起之前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不注意他们的隐蔽的话,很有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就被暴露,此时此刻,何远他们几个全部都没有说话,全靠眼神的交流。他们担心自己说话之后声音会被林峰等人给听到,哪怕他们此时此刻的距离大概有500米左右,但即使如此后面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他们这植物园儿有着什么样的乾坤手段,他们自己非常的清楚,这些人闹到现在,而且还起了一阵阵的浓烟,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人实力不简单,他们还在这里和动物园呢,大门口的那些变异植物进行了作战,这些植物有多棘手,何远他们都非常的清楚。眼前这批人何远他们一开始还只是一些急着来送人头的,会在大概十秒钟之内就被这些变异怪物当做养分,但是谁知道对方这打的有模有样的,这说明这些人的实力非常的不简单。在这种情况之下自然何远他们这些人要注意一下自己的隐蔽,万一被对方察觉的话,倒是很有可能会产生冲突,虽然说河源他们并不害怕,但毕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一伙实力不简单的人忽然冲到了他们植物园这边,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何远他们虽然不清楚也没有读心术的能力,但是他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绝对是冲着无根之过而来的,不然的话对方又何必要来植物园这里溜达呢,难道说是想来这里学习知识,想来这里看看之前的一些植物,绝对没有这个可能性。然而如果说对方真的就是因为这无根之国而来的话,那么在何远脑子里就有一个疑问,对方是本身就是这西市内的土著生存者,还是一些从其余的地方闻风而来的

  如果说是前者的话,何言觉得对方知道5根之果的事儿也倒不足为奇,毕竟在整个西式内的4个藏身点,最起码河源他仅仅知道这4个,如果说有没有第5个第6个河源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但就这已知的这4个无根之果,植物园的这个地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也就是说对方是直接**黄龙的,朝这边冲过来,为的就是这无根之果,可如果说对方并不是西市内的话,那么何远不敢去想这伙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而来的,而且如果说对方是从其余地方来的话,那整个西市外面的那一大波的丧尸群这些家伙又是怎么解决的,你要知道当初他们为了把那些丧尸吸引到整个城市的外面,可就花费了不少的手脚,要想把那些丧尸全部都灭掉,再进入其中的话,不是不可以做到,但是在他看来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而且这些人又是如何知道这些消息的,这一点就非常的让他感觉诧异,所以何远想来想去,很有可能这些人应该就是那些藏在西市内的**之人所做的,他们估计凝结了一股力量,就朝他们这边进攻,想要把这里的无根之树给他拿走,就算不能够拿走的话,最起码也要破坏掉,正所谓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一想到这的话,何远顿时就是松了一口气,这些**之人,虽然他们的势力也不小,其中也有几个硬骨头,比较的棘手,但是在他看来这些人不过就是秋后的蚂蚱罢了,根本就蹦跶不了多久,无需惧怕。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