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33
  看来这自由之城的实力当真不容小觑啊,果不其然这些家伙之前绝对有所藏着,现如今明显就是要拿出来和我们秀一秀肌肉。”

  这一巴掌可谓是让林峰这边所有的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那画面简直就是犹如神灵降临在这片人世间,一般让所有人心中都是出现了一片大寒之色。不说别的,这一巴掌要是落在他们的身上,再说又有多少人能够硬扛住呢,躲避这一巴掌,唯一的机会就是靠着自己的速度和反应力立即朝旁边闪躲,不然的话,在这一巴掌之下所有东西都会成为碎片,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病例植物他们拥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缺点,那就是惧怕火焰用火焰去烧,这是目前为止最为有效,最为省心,也是最为具有高效率的办法,可是还真的没有人说能够用巴掌去把这些植物给它拍碎,道理也是非常的简单,一片树叶一片树枝,就算是把他给撕碎了,踩碎了又如何,只是它的物理形状发生了一些改变罢了,它的碎片依然还是存活着。

  可是现如今呢,这家伙的一巴掌明显就截然不同,除了力道十分的夸张之外,似乎那一巴掌落下来之后直接加拿大所有攻击范围之内的便捷植物全部都拍成了粉末,如果说这些植物靠着他们强大的生命力变成了碎片,依然还可以从活下去甚至发动攻击,游刃有余,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当他们变成粉末的时候,那么很显然这一切就都不可能了。

  “那是在给我秀肌肉还是在给我视为挑衅?我前脚刚刚召唤出几个13阶的怪物,他这后面就立即来这么一巴掌,这一巴掌的力道也好,速度也罢的的确确不是寻常人可以接得住的,如果说有人想要硬生扛住这一击的话,估计会粉身碎骨,哪怕是我也一样,毕竟我的防御力可并不怎么厉害,而且根据我的目的,我感觉这一巴掌攻击力完全可以威胁到那几个十三阶级的怪不说别的最起码我的大白是根本不可能扛得住的苍龙的话倒是有那么几分可能,不过就算可以扛住,但时候肯定内脏也要破碎,基本上就是成为了一个废物。”林峰自然也是被对方这一招所震惊到了,没想到对方真正的实力还真是足够霸道。不过林峰倒也并没有太过于担心别的,虽然说郭啸天的这一招威力非常的惊人,但是明显也是有一个非常大的缺失。那就是这家伙似乎并不能够把这一招能够连续的使用,也就是说这一招是类似于那种奥秘技一样的,往往都要积蓄一段内力,然后再忽然施展出来,也就是所有人口中所说的大招,大招是什么,那就是压轴的,不是一个人身上最后保命的东西,不能够连续高频率的使用,最起码林峰没有看到这郭啸天把这一招肆意的使用,要是如此的话,林峰内心中倒也没有太过于紧张,而此时此刻最为震惊的自然还是要属远处的何远他们几个了,此时此刻的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林峰他们之前见到过郭啸天使用这招,可是何远他们不一样,何远他们是真正的第1次看到这一招,他们刚才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只是看到一道军工,从那破碎的恒温棚,天花板外面呼啸而来,落在地上,随后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供气管道爆裂了,产生的声音,现如今看来哪里是什么供气管道,完全就是一个不是人的家伙所施展出来的大场面,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人一口唾沫,乖乖这一巴掌下去最起码也干掉了其中的1/5的怪物吧,这样下去的话,这恒温棚内的变异植物虽然厉害数量不少,但也架不住对方这霸道的攻击,一巴掌一大片。

  “队长,我操,对面的人实力这么厉害,这恒温棚内的这些变异植物我看不见得可以抵挡得住对方的攻击啊,这些家伙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们这些人太过于妖孽了,看来咱们还得指望大部队的救援啊,这要是大部队的救援,还不赶快过来的话,估计这恒温棚内的怪物都顶不住他们这样杀呀。”其余的一些人也全部都是纷纷醒悟过来,他们都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太tmd恐怖了,若说在之前的话,他们每个人甚至都幻想着这红红的怪物就已经可以解决的这些人了,不需要情人来插手,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好好的把这些人身上的宝物占为己有了,这些家伙傻子都知道是从其余地方来的,不说别的,就是外面的那一排车子那可都是值钱货呀,在这末世之中末世之前有很多高科技产品全部都变得一文不值,比如说什么手机之类的,在末日之前最便宜的也要一两千块钱吧,贵一点的上万块钱都轻轻松松,但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会去在意这些手机,有了也没屁用,但是车子这个东西永远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就算一些没有汽油的车子,他也可以拆开来,比如说一些火花塞,又比喻一些其余的零件都可以拆下来卖钱,当然了,整个车子最值钱的依然还是他的电瓶了,电瓶这个东西本身就可以当发电机使用,是一件非常不错的末世之中的求生必备的道具。而且除了车子之外这些家伙能够开这么远,那肯定是有油的,这是想都不用多想,甚至说不定还带了很多的储备有,而且还有很多的物资,这些可都是财富,他们就算自己用不了可以转手卖给黑市,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财产,另外这些人手中也不乏一些好玩意儿,到时洗劫一空下来,他们这一笔不仅不亏,还大赚一笔。可要是有人来了的话,那么这他们就必须要把这所有的东西都拱手让人了,别的吃肉他们喝汤,不过现如今这所有的想法全部都烟消云散,什么狗屁吃肉喝汤他们都无所谓了,他们只想要能够活下去,这些人的实力太过于恐怖,已经刷新了他们的认知,也就在他们想这些的时候他的卫星电话响起河源顿时拿起那卫星电话一看,然后松了口气,这是他的救兵到来了,他立即就是掉过头去迎接自己的救护兵,毕竟这是他的地盘,这一片地方他是最熟悉走什么地方能够避免植物的侵袭,他是最清楚的。

  “大哥这个家伙的地盘儿好像有不少人入侵过来啊,我看这场面似乎之前还经历过一场大战啊,咱们要不要确定淌这个浑水??”

  “就是啊,大哥,咱们现在手上也不是说没有存货,完全没这个必要啊,要是说这来的都是一些生猛之人,咱们这要是去讨浑水的话,把自己给搭进去的话,多不值啊。”

  “就是啊,这什么何远啊,他真的把我们的给当傻子吗?他糊弄我们说是什么反抗之势利的人,在对他们发动突袭,开什么狗屁,就比那些犹如老鼠一样活在地下室里面的家伙,他们还敢敢有胆子来攻打这河源的地盘儿,这河源虽然他们的人数不多,但是他这地方儿一手难攻,这植物园里的那些便利植物有多么的棘手,咱们之间也不是不知道,那些老鼠怎么可能会去进攻这地方呢,除非他们是不想活了通道,一个个的都巴不得球死,但是这场面看上去不一样,并不是这个样子,最起码我好像并没有看到什么尸体,这说明对方是成功的,从这正面进攻突破进去了,这么看来的话,这一伙人的实力不简单哪,大哥咱们真的要来分这一杯羹吗?小命要紧啊大哥!”

  此时此刻,在整个植物园的外面出现了一伙人,这一伙人人数可不在少数,足足有上百人之多,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很多的未成年人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每个人目光都是大量的周遭,这一片地方,他们熟悉的很,这是和他们同样来自于无根之城,一个叫做何远所驻扎的地方,这地方有一株叫做无根之树的神奇植物,他们也都非常的清楚,甚至非常的羡慕嫉妒。但是他们却不敢动任何的歪心思,一来这是无根之城交代的,是他们的老大宣布的,他们就算再怎么宣布记录也只能够忍着二来也是因为这地方本身就是一个禁地,甭看这地方,外面看上去多么的寻常风平浪静,那实际上里面就好像是一片绿色的地狱,谁要是有所大意的话,那就是铁定要成为养分的。

  周遭之人实际上是有不少人都并不怎么想来,躺着一个浑水的道理也非常的简单,这个是什么地方,只要是混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非常的清楚的,刚刚对这个地方发动突袭的那绝对一个个的都是亡命之徒,这些亡命之徒,他们除了想死之外也找不出其余任何的理由了,唯一还非常有可能的理由,那就是这伙人他们的实力非常的强大,强大到完全可以在这植物园内冲击下来,打出一片自己的地盘。如果说当真就是第2个理由的话,那么也许这一伙不速之客他们是有备而来,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要是再去分一杯羹的话,岂不是把自己给丢在那水深火热之中,本来他们可以隔岸观火的,完全犯不着在这个时候还要去插一手,反倒是让自己惹了一身的骚,这绝对不是一个多么理智的选择。

  这一伙人带头的一个老大名字叫做山狗山狗是一个中年人,他的外观倒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在末世之前他也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二道贩子,收入还算可以,当然了,在现如今是收入之类的东西,已经不再是衡量一个人能力水平的高低了,凭借着他的脑袋,他在末世之后倒也是混得出人头地,毕竟在末世之前搞这些二道贩子的全部都是一些具有个人商业头脑知道见缝插针之人,也至于他们在末世之后也可以犹如一只只老鼠一样混的如鱼得水。

  “放心吧,你们就只是纯粹的想多了啊,你们也不想想看,什么样的人胆敢千里迢迢的来咱们这里我就不信了,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的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强大的幸存者部落,可是这些距离,我们这一个地方肯定也相知甚远,怎么可能知道我们这里的秘密呢,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些人他们的实力不简单,他们能够把咱们这外面的那么多丧尸全部都给灭了不成,你们这纯粹就是在这里不切实际的自己吓自己。”伤口倒是非常不屑的摇摇头,他可不信,还有什么人的实力比他们无根之神还要厉害,而且说一句非常现实的话,就算真的有,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更有一山高,的确在其余的地方也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性,可是这些地方必定距离他们这里是非常非常遥远的,那么问题来了就已经隔了十万八千米的队伍,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这的秘密呢,而且当初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所以早早的就是在他们城市外吸引了一万只丧尸,这些丧尸全部都被堵在外面,相当于最好的保护色,什么人能够轻而易举地清理掉这些丧尸进入他们其中,除非对方是坐着飞机飞进来的。。

  “就是啊,我就说了,你们这些胆小怕事的人,要是真的害怕的话,就别跟着我们狗哥混了,跟了我们狗哥混了这么多久了,也不知道这漠视的人生道理,一个比一个窝囊,一个比一个废物,这是咱们自家的地盘,还用得着害怕别人??”

  山狗背后的一大群跟着的小弟,其中虽然有不少人都是比较的胆小怕事,倒不是说他们生来就是如此,而是其中的的确确有一部分人非常小心,害怕这些人他从末世之初在他末世,现在这番地步,他们的人生准则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不得不说,这犹如老鼠一样的性格,倒也给他们提供了非常大的存活率。不过除了这一少部分性格使然的,更多的人都是因为日子变得好了,所以才开始考虑的更多了,这些人实际上在末世刚开始那会儿,其中也不乏一些勇猛过人之辈,他们的人实力非常的强大,有时候什么地方都敢冲,当时这些人他们口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那就是脑袋掉了,玩大的吧无所谓,生也无所谓死根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