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38
  何远哈哈一笑他可不是什么无谋无勇之人,虽然他的战斗力可能稍微差了一点,但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不叫事,这狗哥不对死狗一条,之前不是很风光吗?不是瞧不起他吗?现如今呢,眼看着自己也要搭进去。到时候可真的就是死狗一条了。

  吼吼

  也就在所有人以为这山狗马上就要被这些植物吸干体内的血液的时候,这山狗忽然就是怒吼一声,刹那间在他的后背上长出了一撮的黑毛,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都给撑破,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这山狗忽然从原本1米8的个头暴涨到了两米,他的两条手臂变得犹如大象腿一般的粗,尤其是他的手全部变成了兽爪一样,一根根青色的血管从他的上身暴露而出,看上去无比的彪悍,浑身更是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此时此刻伤口的嘴角之中露出两根锋利的獠牙。现在这般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人的模样,让他完全变成了一个狼人,没错,这就是山狗的异能,这是一个超人系异能之中的一个狼人异能。

  让他的战斗力,他的速度以及他的残暴程度都远超常人不过副作用就是会让他失去理智,会让他变得六亲不认,但是山狗和寻常的狼人一人不一样,他能够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能够控制自己体内的杀戮基因,也就是说伤口它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异能而没有任何的负面,也就是曙光基地所说的异能暴动症,这就是一个非常变态的能力了,伤口此时此刻它直接就是爪子犹如刀一样朝那捆住自己双脚的藤蔓呼啸而去,这几根藤蔓非常的粗。

  全部都犹如成年人的手臂般,非常的坚韧,寻常的刀剑恐怕都难以将他彻底的劈砍开,但是这些藤蔓在山狗的爪牙之下,全部都犹如窗户纸一样被轻而易举的撕裂。而这是旁边又有几根藤蔓犹如长矛一样朝他猛刺而来,山狗嘴里发出一声咆哮,随后就是四肢并用在整个地面上,攀爬起来速度之快,就仿佛是黑夜之中的一道魔鬼,轻而易举的闪躲掉了这些藤蔓,最后他来到了自己的小弟旁边,其中有好几个小弟,他们已经浑身上下都被这些藤蔓所包裹住,看上去就好像要变成了一个粽子一样,只要再等一会儿的话,这些藤蔓就会进入他们的体内,让他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吸成一个肉干,但是山狗的到来挽救了这些小弟的性命。

  那风衣的犹如镰刀一般的爪子,将他们身上所束缚的藤蔓全部都皮砍掉,随后就把他们一个个的朝安全地带丢了过去,此时此刻的伤口这番模样自然是让在场的林峰也好,亦或是是原本已经给伤口判了一个死刑的河源的人,也把无一不是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林峰倒还好,狼人异能这个东西他在曙光西里也是听说过,当时在他们曙光基地就有一个著名的杀手,就是拥有这个狼人一人对方当时外观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书生,当时被曙光经济的宪兵队逮捕的时候,对方还在自己家里给他的父母洗着衣服,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大孝子,而且为人也非常的老实,进入曙光基地之后一直兢兢业业,什么事情都没有闹过,也没有和周边的人产生任何的冲突,更没有什么口角之类的。

  问他的时候还在那边吓得哆哆嗦嗦,甚至当场吓得尿裤子了。当时整个宪兵队都以为自己是不是捉错人了。都怀疑上面是不是下错命令了,眼前这个怂的不行的人,怎么可能会是那一晚上连杀十几个人的嗜血魔头呢,不过后来经过一些专家的判断才确定他们并没有抓错人。这个家伙,他可以说是拥有精神分裂一样。没有异能的时候,他就是本性,老实巴交为人本分的一个老实人,可是一旦他异能催动的话,他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嗜血魔头,换句话来说,他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像是喝酒喝多了断片的一样。

  不过这也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林峰当初也看到过这些情报,了解过这个狼人异能他并不是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力量,当然了,前提是必须要完全能够控制住,如果不能够控制住的话,那么就算这个狼人异能拥有很多的潜力,但是那一名异能者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发挥的出来,它所能够造成的一切也就只是一种趋近于野兽本能所发动的进攻和来自于灵魂深处一种嗜血的欲望罢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办法能够施展出来,换句话来说,这些狼人异能暴动者,他们只能够在一开始的时候造成一些伤亡,随着现如今整个曙光基地内高手如云,这些狼人异能暴动者他们也许根本就没有办法再能够造成由于当时那般的轰动了。

  不过林峰后来一直都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一些事情了,但是眼下林峰居然再一次的看到了一个人拥有狼人异能,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能够保持住自己的理智,能够保持住自己全部的战斗力,这一点就非常的难能可贵。话说一边的何远等人看到山狗居然拿出了这般实力,一个个的自然也是张大了嘴巴,他们还真的不知道山狗,他到底有个什么样的本事,只知道对方是一名异能者,但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异能之前都是一无所知的,但是现在他们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这家伙没想到还可以变成一头狼啊,我之前还纳闷为什么对方会叫山狗这种名字,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一条狗呢,如今看来倒是我误会错了。”何远目光闪烁了一下,不过他倒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无论是狗也好还是狼也罢,此时此刻在它的这些植物大战之中,这些人必须都得死,就算这家伙施展出了狼人异能,那又如何,莫非对方还真的以为靠着个人的实力就能够扭转乾坤吗?

  也就在这个时候场中的山狗,它浑身的毛发从原本的黑色忽然变成了棕色,一下子林峰市场中可以清晰感觉到对方气息变化的就说之前对方给林峰带来的感觉仅仅就是危险,那么现,如今对方的气息一下子就变成了威慑,也就是说在这一刻之间对方的战斗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起码在林峰看来还是大大的提高了,虽然说对方的外观除了毛发的颜色有些改变之外,其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但是林峰能够感觉得到。眼前这个家伙似乎刚才有所不同了。

  吼吼

  话说此时此刻的伤口,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要比日前更加的强大,包括林峰在内有不少感知力敏锐的人都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此时此刻的战斗力之强,此时此刻,山狗被一根接着一根,足足有成年人手臂粗细的藤蔓缠裹住,但是下一刻,这些藤蔓全部都由纸一样被他给挣脱,随后山沟那无比锋利的爪子就仿佛是快刀一样在这一片绿色的牢笼之中不断的救助他的小弟,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他救出,但是在这过程之中,自然而然的也是有小弟名为实力不济的缘故,被这些藤蔓所束缚住,最后活生生的吸尘的人干,而山狗只能够目睹在这一切,虽然他的实力很强,但是也架不住颇有一种分身乏术的感觉。

  “大哥,咱们要是再不行动的话,这伤口怕是会第一时间对付我们哪,这家伙可记仇的很,咱们现在阴死他们这么多人,让他手底下的兄弟死了1/3,这仇他肯定不会就此放过。”

  何远旁边有一个小弟立即着急起来,这伤口的战斗力是强大,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一开始就听闻过这家伙有多么的厉害,但是毕竟这俗话说的好,耳闻不如眼见,眼下着眼见为实的他们,一个个的立即就是害怕起来自己的老大,可是有无根之城这一层保护伞护着的,这伤口也许还会掂量掂量,但是他们这些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命啊,也就是说这三个如果说真的想要复仇的话,那他们绝对是首当其冲最好的靶子。

  何远也是面色微微发白啊,这山沟的战斗力还真是够变态的,这些成人手臂粗细的藤蔓在他的面前居然就好像是柳条一样,不堪一击,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他造成任何的限制,对方的力量也好,对方的速度也把对方的反应也好,全部都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料,如果说此时此刻让他们两个人正面单挑的话,何远心里非常的清楚,他估计不是对方的一招之敌,虽然说他也是一名异能者,但是他的异能非常的激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战斗帮助。

  “队长,还有就是那一伙不速之客他们的人到现在为止,虽然没有一个人出现任何的伤亡,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有点奇怪吗?”

  “就是啊,我们在这里打的热闹闹,我怎么感觉好像那群人就仿佛在旁边看戏一样,就好像是那些动物园里面游玩的人在看猴子一样的感觉,我们怕不是被他们给耍了吧。”

  “这伙人的实力绝对不简单战斗到现如今他们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出现任何的伤亡,这明显就不符合科学,也不符合正常的逻辑,这一下子我们可就遭殃了,这山狗狗哥带来的人,本来是要去对付这些家伙的,现在反倒对方没有死,他们的人已经死了不少,最主要的是这些人肯定不会再被我们利用来去对付了,说不定还要转过来对付我们。”

  何远旁边不少人都满脸害怕的说道事情的局势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说实话他们也是非常错愕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被何远给摆了一手,不过如今看来似乎好像,这并不是一个多么明智的选择。一进眼下他们一下子就树立了两个敌人,这明显就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何远自己还不是颇为的,古代他总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按道理来说,事情的局面不应该是这样的,在他的计划之中最为完美的就是自己的职务,把林峰和郭晓天的那伙人给杀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一些残兵,败将他可以轻松的解决,然后还可以借刀杀人,将伤口带来的兄弟全部都给灭掉,这样的话可以一箭双雕,一时之间干掉两个他的敌人,彻底的巩固自己的地盘,这是他脑海之中一开始想好的,用他的话来说简直就是完美天衣无缝的计划。然而现如今计划的确开始实施的,可是结局却是不如人意,如果说结果不对的话,就算这过程再怎么完美也不过就是自欺欺人吧,连一下林峰和郭啸天那伙人一个伤亡都没有出现,这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虽然场面看上去打得非常的热闹,但就好像是那表演一样,对方似乎没意见,就是在旁边看戏,而另外一边山狗那伙人虽然遭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但是却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重创,甚至其中还有绝大部分都已经安然无恙的存活下来,那么接下来这些人也绝对会来找他的麻烦。

  “该死了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些人的实力比我想象的要更加的强大,看来我还是把他们给低估了。”

  何远握紧了拳头它已经是黔驴技穷了,它能够施展的东西全部都施展了,但似乎好像也没有办法能够奈何了眼前的这两伙人,现在他唯一能够想得到的办法就是让这两伙人彼此之间内讧起来,让他们先来个两虎相争。

  不过这个计划如何去实施这一切的一切,自然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了,哪怕就是他也没有办法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就想出这个办法,也就在这个时候,场上忽然就是爆发出了一个意外的事情,那一根根的藤蔓忽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那些植物它们比之前变得更加的粗大,同样也变得更加的繁密,整个植物就好像在一瞬之间再一次的得到了惊人的养分,茁壮成长了一样。

  刷啦啦

  其中甚至有几根藤蔓直接冲破了天际,将那些一开始还没有破碎的恒温棚的玻璃天花板全部都给捅碎了长达今年一块块的碎玻璃掉了下来,林峰顿时就是面色微微一变,本来这些植物在他的眼中完全是可以压制的住的,但是现在忽然这些植物一个个的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比起刚才又是明显要强大的一个等级,正在一大堆藤蔓之中冲锋营救自己小弟的山狗,明显感觉到他那无比锋利的犹如镰刀一样的爪子落在这些头上的时候居然有些疼啊,没能够一次性的将对方给斩断,这让他露出了些许的惊讶之色,自己的爪子有多么的坚硬,有多么的锋利,它是最为清楚的之前一路过来。这些藤蔓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他造成什么有效的阻碍,在他的面前全部都犹如窗户纸一样,根本不堪一击,可是现如今其中有几根头发居然能够抵挡得住他的一次攻击。。

  唰

  然而还不带他多想,忽然在他的背后有一道疾风呼啸而来。山狗顿时就是暗道一声不好,不过他的反应力非常的快,立即就是纵深山洞啊,那一根藤管就仿佛一到钢鞭一样,几乎是擦着擦着头皮呼啸而去,远远的抽到了一边,一个用来支撑天花板的承重柱,那沉重柱足足的两三米的厚,几个人合抱都没有办法能将它围住,但是在这一个抽激之下,居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那裂缝沿着沉重柱的表面,犹如蜘蛛网一样朝四面八方蔓延。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