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0
  “这些玩意儿他们出不来了,就算他们不死也被这压在底下。”

  林峰倒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好在这偌大的城市里丧尸全部都已经被吸引到了一个地方,不然的话就现在这个场面所造成的轰动声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成,听到那山呼海啸的丧尸怒吼声,不过现如今他们并没有听到任何的丧尸声,这倒是让他们不少的麻烦,林峰目光落在了远处,何远等人也是冲了出来,此时此刻在他们手里就抱着一个古怪的树,这一棵树它的大小的确并不是很鲜艳,外观看起来就好像是一颗非常正常的树,也就只有一个成年人的高度,颜色也好,外貌也罢,都没有什么特别区,值得人注意的,不过此时此刻林峰也好,郭啸天也望双方的人全部都把注意力盯在对方的身上,不用多说,这绝对是无根之树。

  何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眼前直接和温鹏如果说砸到他身上的话,那他估计会在一瞬间就被砸成肉泥,不过好在他们的速度足够的快,千钧一发,也算是逃出升天,而且最主要的是无根之树,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不过很快他就是眉头微微的皱起,他能够感觉到远处有不少到阴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这一眼看过去顿时就让他面色发白,在这一刻他才是幡然醒悟啊,刚才在恒温棚里林峰和郭啸天的人还有那些植物在牵制啊,可是眼下那些植物全部都被这些恒温棚给盖在了下面,虽然说其中有很多依然还可以活动,但是他们的本体都被限制住了,没有办法再对林峰和郭啸天造成什么有效的攻击,换一句话来说,林峰和郭啸天的这一大半人吧,全部都空出手来可以专心的来对付他了。

  何远在这个时候可谓是暗道糟糕,他立即就开始追寻退路,不过他这出来的地方正常是一个被彻底堵死的四面八方,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第一时间逃出神殿。唯一的一个通道可正好就是在林峰的背后,虽然说是一个安全通道,除了林峰和郭啸天之外,很显然山狗也准备找到了麻烦了,此时此刻伤口的一张脸可谓是无比的阴的,他的手下好,在他实力爆发了之后也救出了一点,但是更多的都是被埋在了那恒温棚的废墟之下,这让山狗也是非常的难受,他感觉自己的一颗心脏都在滴血,因为他在这一片也算得上是一个地头蛇一样的人物,可是现如今他的左膀右臂全部都没有了,唯独赡养他一个,而这一切都是拜这个叫做和远的家伙所赐,这让他表情非常的难看,何远这个时候自然是满脸的尴尬之色了,眼下他仿佛成为了场面攻击一样,让他进退两难,他身边的一群小弟反应也不慢,他们全部都察觉到了,好像有一股淡淡的杀意,从眼前的这一伙人散发出来,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全部都下意识的咽了个唾沫咽一下这个场面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必死无疑的,一旦爆发冲突的话,他们是不可能有任何的活路,虽然说他们自认为自己的实力不简单,可问题是眼前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你手里拿着那个东西,可就是无根之树???”林峰问道。

  “那个诸位兄弟,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另外我有话要说,没错,我手里拿的这个就是无根之术,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这个树可是我们无根之城的,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想要打这个树的主意,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在这里痴心妄想。”何远虽然害怕,但很显然他更加的清楚,如果说他要是失职的话,总部里的那些人会拿他怎么办,到那时他绝对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可谓是死的非常的凄惨,要比这个城市里的那些下水道,你的老鼠还要更加的凄惨,所以在这个时候虽然他很害怕,甚至双腿都在发抖,但是他也没有,因为林峰一开口就把手中的无根之树给了对方。

  “看来这东西是快要结果子了呀,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如果说我现在让你把这个玩意儿给我的话,你会怎么做呢?”刘云峰是问道,他看了一眼对方手里抱着的那一个无根之树,如果说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怀孕应该马上就要结果子了。

  何远身后的一群人全部都是面色发白,但是他们的眼神之中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很显然无论场面对于他们来说有多么的不利,他们也不可能因为林峰一开口就会把这东西让给对方的说一句非常现实的话,无根之处在,他们的小命就在他们的项上人头就在,如果说无根之树没有了的话,那他们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因为这是无根之城交代给他们的唯一的一个任务,如果说是唯一的一个任务他们都办不好的话,那么很显然他们就没有资格活在这一片天地之间。

  “和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现在实话实说的摆在你面前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把你手中的东西给我们乖乖的交过来,不然的话,我们就选择第2个方式把你给杀了,然后再把你手中东西给夺回来,至于具体选择哪一个,你就自己慢慢的挑吧,告诉你我没有这么多的时间陪你在这里磨洋工。”郭啸天可没有林峰这么好的脾气,直接就是开口冷生的提出了冰冷的要求,一边的何远听到这那可谓是气的不行啊,何远的这一个地方上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背靠大树好乘凉,什么人不敢给他几分薄面呢,可是现如今呢,这个外来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不速之客仗着手下的兄弟都居然敢敢在他的面前说出这么过分的话,让他把东西给交出去,他何远难道就不要面子的吗?你一说给就给??何远此时此刻那也是直接恶从胆变生啊,他绝对不是一个怂货,哪怕他有点贪生怕死,但是绝对也不是代表他是一个懦弱之人,看到人就会双膝发软会下意识的跪在地上,他何愿绝对不是这样,正所谓狗急跳墙,兔子急了都要咬人,看到郭啸天也好林峰也罢。

  眼下看到林峰他们如此咄咄逼人顿时何远他们也急了,一个个的都已经做好了,必死之志,他们的眼珠子不断的寻找着周遭的机会,很显然他们知道这种场面之下,如果去和林峰他们硬拼的话,恐怕不可能讨到任何的上风,说一句非常现实的对方一人吐一个唾沫,估计都可以把他们给淹死。

  所以的这个局面,如果说要和对方硬碰硬的话,这绝非是什么明智之举,唯一的办法就是拖住对方,然后他带着这无根之树离开这里,想到这河源立即开始在附近寻找任何可以逃出生天的地方,好在他对这个地方也非常的熟悉,还真就让他给找到了一个不过这个通道确实在那山狗的旁边不远处,也就是说要想从这旁边冲过去的话,就算它的速度再快,他的反应再快也不可能能够在山狗眼皮子底下,就这样子扭过去山狗没有那么傻,而且山口此时此刻注意到何远的眼珠子转来转去,他顿时也是猜到了什么。

  “想跑?告诉你,今天我就算把你给杀了也绝对不会让你跑的,事后就算无根之神,问起来我也根本就无所畏惧。”山狗恶狠狠的说道,他实际上本来和着何远算得上是井水,犯不着河水,甚至在别人死了他都还要绕道走,就是不想和对方产生什么冲突,就是因为对方有一个大组织来帮他撑腰,如果说自己真的对这何远动手的话,那么也许他绝对是第一个死的,也许他就会成为那下水道里的一只老鼠,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无论是哪个结局对于他来说都是非常愚蠢的选择,所以他基本上并不会何远有任何的来往,可是这一次他之所以要来这里就是为了趁着眼下这个紧要关头狠狠的敲诈对方一笔。

  结果谁知道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被对方给摆了一道,被对方给阴了一手,导致他手下的兄弟们死的死,残的残,还有一大半生死不知,不过估计也已经是凶多吉少,而这一切的一切就是被眼前这个家伙所赐,这让伤口内心之中如何能够容得了他对这何远已经算得上是非常非常的不错,最起码也没有故意的去招惹对方,可是现在呢,这个家伙居然胆敢来招惹他,真当他山狗害怕对方不成。

  何远咽了一口唾沫,他看着眼前那血珠子都变得一片血红之色的家伙,那冰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要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他深吸一口气,在这个时候他只能够搬出背后的无根之城来压对方一头,为什么眼前这个家伙前段时间一直没有对他产生任何的敌意,就是因为无根之城在背后给他撑腰,这是来自于铁律一样的压制,注定何远要比对方高上一等,哪怕对方的实力要比自己强又如何?

  “小高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刚才的事我只能说是一场误会,不是我不想出手,实在是因为我的实力,你知道的,我虽然和你一样都是异能者,但是说实话,你的异能比起我的异能要强大太多了,那个场面你都是有危险,我要是进去的话,那不叫做求救的那叫做白送人头,那叫做自找死路,飞蛾扑火,所以你千万不能够对我误会,眼下我们要做的就是要一起合作,把这外地给他赶走,可别忘了,虽然你是后来加入无根之城的,但是你依然就是无根之诚的一份子,这个地方若说当真失手的话,我自然是难逃其咎了,可是你也绝对会有观点,在这大是大非面前你可要考虑清楚,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愤怒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真的害死你手下兄弟的可不是我,而是你背后的那群人,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若说他们不来的话,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而我就不会向你求援,你也不会带着你手下的这一大批兄弟来我这里,自然就不会发生刚才的那些事情了,你的手下也不会被那些玩意儿弄死,你要相信我那些植物,虽然是因为我的缘故突发变异,但是我是人他们是植物,我和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联系,我也没有办法去控制他们,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敌我不分,所以说罪魁祸首一切背后的真凶,就是你背后的那两个人,你应该在这个时候把他们给杀了,我可以对天发誓,向老天爷保证我可以当这个见证者!!”

  何远在这个时候立即快速的说了许多话语,这些话还真别说,颇为的有道理,毕竟若是林峰他们不出现在这里的话,那么这一切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所以说这一切的锅该林峰他们去背倒也并不是甩锅。。

  “你可别忘记了,要是我死在这里的话,你也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何远在最后又立即加了一句,很显然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不过还真就是如此无根之城为什么可以在这些地方上具有这么大的威严,最重要的就是在于无根之城是非常护犊子的,只要是他们无根之城的人在外面出现任何的差错,比如说是复仇了,甚至稍微心情不好的话,很有可能就会灭成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这也是为什么何远在许多人眼中就是属于那种不可招惹的存在,哪怕他之前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只要对方拥有这一层身份的话,就相当于是拥有一个不死金牌的手里,没有人敢敢招惹他,伤口他自然听得懂对方说的是什么,不过让何远面目诧异的是对方居然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这让何远万万不知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对方没有听懂自己说的话吗?

  林峰和郭啸天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倒是保持了一个出奇的冷静,他们都没有插手,而是准备想看看对方究竟葫芦里卖的怎么样,对于他们来说这山狗的实力的确非常的不错,对方的战斗力也非常的顽强,尤其是对方的这个异能让对方战斗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提升,如果说对方是作为一名对手的话,自然而然也会对他们造成一定的麻烦,于是那样若是有机会可以让对方变成自己人的话,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大家都想要看看,这两个人会如何去做,毕竟让他们内讧也是一件非常值得欣赏的事情,而且最主要的是眼下这个场面何远他是不可能跑得了的。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