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2
  “无所谓,不用管他们发生了什么,估计是那几个小时候到两个老鼠,想要冲上来制造点话题,制造点声音,毕竟咱们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人家躲在下水道里面吃死老鼠吃蟑螂,这日子不是人过的,汇丰也是很正常,不过没想到跑到这山狗的地盘上去了,这山狗可不是一条好狗啊。”龙老大此话一出之后,他的一众小弟们纷纷都是愣了一下,他们倒是将信将疑啊,这么大的场面,一看就知道是大胜仗,那些下水道里面的老鼠他们也知道,都只是一些苟延残喘之辈迟早都要死掉的那些人。平时偷点罐头之类的,你就只能够干一些小打小闹的场面,可是眼下这个场面可是直接爆发在人家植物园里那一片地方可不简单哪,虽然所有人都知道那里有最为值得期待的无根之树,但所有人也都非常的清楚,谁要是被这无根之树给冲昏了头脑,认为唾手可得的话,那绝对是死的比谁都要快,那个地方可谓是真正的绿色地狱,谁去都得死,哪怕就是龙老大也都并没有任何想要去霸占那里无根之树的想法,毕竟有龙老大的实力在这一片能够和他对抗一下的也就只有山狗了,而且这也仅仅就只是对抗罢了,山狗和龙老大从来都没有爆发过战斗,他们两个人各自井水不犯河水都是一方的地头蛇,不过用牢龙老大的话来说。之所以不和山狗爆发冲突,主要就是因为山狗比较的麻烦,但如果说硬要撕破脸的话,他还是有6成把握可以将对方斩杀的。

  当时听到这话之后,所有的人尤其是龙老大的人,自然而然一个个的都是非常的高兴,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老大牛逼呀,不过自然而然也同样有人不高兴而不高兴的自然也就是山狗手下混的那些人,任谁听到自己的老大打不过对方的老大,谁都会心里非常的不爽,所以当时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伤口,但是伤口知道这事之后就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找了一些其余的东西把这个事情给岔开了,后来也就没有人再问,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双方是不可能打得起来的,依然是大家实力都很强,完全没必要两虎相争二来也是他们没有动手的理由,三来也是他们都是无根之城的。

  不过从这话却能够隐隐约约的指导伤口的实力还是的的确确不如龙老大,如果说当真伤口厉害的话,那他怎么可能会把这个事情就这样做骂呢,龙老大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看着远处植物园的地方,目光闪烁,露出了一副思考的表情,那个地方,他自然知道那是植物园植物园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的的确确不太可能是那些下水道里老鼠所做的,这么看来的话,很有可能是其余的人对植物园动了想法,可是问题来了,偌大的西市外面有那么多的丧尸包裹着,根本就没有人可以从外面轻而易举的进来,除非对方从天上飞,可如果说要从天上飞进来的话,那他们这个地方是可以看到的,总不可能说对方还可以隐身吧,龙老大想了想应该没有这个可能性,那么只有一点对方绝对是内部人。

  “难道说是山狗那家伙忍不住沉不住气,想要对植物园动手了?不对呀,以前看山狗那人也并不是一个被利益熏心的家伙他难道不知道动手植物园意味着什么吗?就算他的实力要比看守植物园的那个叫什么何远的家伙要厉害,但是毕竟人家可是嫡系啊,不然的话也不会把这种差事交给他来做,这何远就算死了,这植物园就算被山狗给霸占了,这无根之城也会知道这个事,毕竟纸包不住火,到那时无根之城的迁怒,山狗你又如何能够遭受的住,还是说你找到了另外的靠山???”

  此时此刻,龙老大内心中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个事情的确是并不简单,在他看来伤口不是这么一个鲁莽的人,可如果说当真如他所猜想的那样,这个山狗真的是背后找到了新的主人那么这个事情可就要变得有意义,死的多了行吗?在他看来他是想不明白在这个地方还有谁他的地位,他的实力和他的影响力要大得过无根之城。

  “龙哥,我们要不要过去看一看,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们在这里既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纯粹的在这里瞎猜,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还不如我们亲眼过去看看暗处观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们也能够亲眼所见龙哥,这也许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波很好的机会啊,若说当真是这山狗和这何远有什么冲突的话,那么我们可就是见证者,我们完全可以以此来要挟他们从中牟利啊,若说事实证明我们全部都想多了的话,那么也无所谓,造出这么大的动静,我们也可以在背后举报这家伙合约,他玩忽职守,这么大的动静,那绝对是出现了什么大问题,到那时无根之诚说明他还会想我们,而且退1万步来说,这动静并不是何远自己大意弄出来的也不是山狗他们弄出来的,而是那些来自于下水道的老鼠又开始恶心人了,那我们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出手,把那些下水道的老鼠给他们灭了,可别看这些老鼠虽然恶心见不得光,但是其中有几个人的实力还是不错的,他们的脑袋一个个的可都比较的值钱,要是我们能够把他们的脑袋全部都拿到手的话,那最起码可以花回来好几个月的物资,还可以得到无根之城的褒奖,这是怎么都只赚不亏的买卖啊。”此时此刻在龙老大的旁边,有一个人忽然开口说道,这个人是龙老大的心腹,也是他的左膀右臂,脑子转的比较的快,此话一出之后顿时就是打消了龙老大的顾虑,让龙老大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股咄咄逼人的精芒之色,没错呀,这小兄弟说的非常的在理,眼下这个局面对于他来说完全是站在了一个分岔路口,眼前出现了三条路,无论他选择哪一条路,对于他来说都是没有任何的坏处,全部都有好处在前面等着他,一想到这龙老大顿时就是把手中的筷子放下,整个大厅里还在那边吃着火锅的人,看到龙老大这个动作纷纷也都是站起身来,目光聚焦在龙老大的身上。

  “兄弟们,这里的火锅等我们回来再吃东西留在这里没有人敢动,甚至若是这个事情搞好了的话,回来火锅所有的量加倍,每一个人都有的吃,现在所有人拿起你们的家务事跟着我去那植物园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说不定那里有一大批兄弟正在等待着我们!”

  ………

  轰隆隆

  植物园的塌陷犹如地震一样,第1波沿着植物园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形容,此时此刻,距离植物园大概有两里地外的一个下水道内,这里一片的漆黑,但是在那下水道内却随处可见一根根的蜡烛,其中有的还在燃烧,也有的已经烧完,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一些手摇式的发电机。

  滴答滴答滴答

  一滴一滴的水声顺着路上的缝隙朝地面滴落,落在那下水道里的臭水沟里,发出清脆的声音,随着下水道往里面走,时不时的就可以听到一阵阵窃窃私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些老鼠的叫声,但非议此时此刻在下水道那一个宽广的地方,这里已经被临时改造成为一间间的休息室了,这里面有许多的生活物资,可以看到一些简单的木床桌椅,还有一些洗漱用的工具,每一个休息室内都有一台手电视的发电机,有的人用着那昏昏欲暗的电灯,也有的人纯粹的沉浸在黑暗之中,但是他们的眼神之中却充满着一股金芒之色,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龙老大以及其余人所称之为老鼠的生存者,他们原本是这形势的主人,而且他并不是什么手无寸衣之力,他们大部分人实力都非常的不简单,当然了,更多的实力不简单的人要么已经投靠无根之诚,要么就已经身首异处,成为了外面的尸体,唯独剩下的这些人之中,他们抱团在这城市的各大下水道里面不断的游窜,就仿佛是老鼠一样,他们每一个人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在这下水道里他们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要退化他们浑身下都散发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这是来自于死老鼠的味道,这也是来自于死亡的味道,他们都知道,等待他们的必定是一死,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如此轻而易举,没有任何反抗的就去死,这不是他们的目的,也不是他们活到现在的初衷,他们要把那路面上的无根之神的人全部都杀,光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两个,无论他们有多么的强大,无论他们的实力有多厉害,他们都决定和这些人顽抗到底,因为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好友死在这些人的手里。此时此刻,在这偌大的房间里,有一群人正聚集在这里,这些人算得上是这一片地方的首脑了,其中有男有女,有一些30多岁的中年也有些不过才刚刚成年的年轻人,每个人都正在一份简易的地图上看着什么,其中一个中年人正在那边指指画画,时不时的还拿着一些记号笔在那些画家圈圈叉叉之类的图标。这些代表这些路径可能会存在无根之城的这一点,除了一开始无根之神还派人来围剿过,他们当时还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当然了,他们可以发誓,死的更多的是这些无根之城,前来围剿的家伙在路面上,也许他们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到了这里他们非常熟悉每一个管道通往什么地方,也知道每一个井盖上面是什么地方的入口,在下水道里作战,就是在弟弟的黑暗世界在主场和他们作战,久而久之,可能这些无根之城的人也知道这些,他们口中的老鼠没有这么容易捏死,他们也就放弃了这种损伤极其惨大的围剿,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老鼠不过就只是秋天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多远,只需要把它们围剿在一片地方就足够了。

  “但是啊,咱们前几天几个出去探路的兄弟到现在没有回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不过他们的事,因为我们带来了有用的消息,想必这一片地方也应该有无根之城的人出现了。”其中一个满嘴落山湖看起来非常沧桑的,穿着皮衣的大叔拿着记号笔在一个路上打了一个叉叉,说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会议室内姑且把这叫做会议室,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出比这里更加干燥,空气稍微正常一点的地方了,整个会议室内不少的人全部都沉默不语,因为这种事情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他们敢出去搜索物资,有时候出去20个人能够回来10个就已经算得上是谢天谢地了,甚至有时候全军覆没都不是什么奇怪事,所以眼下又有三个人离开了他们,这对于他们来说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坏消息,甚至还算得上是最好的消息了,毕竟这些人死的也非常的有价值,不过他们也都心照不宣,这三个人他们不一定是真正的死了,很有可能他们是加入了无根之臣,这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可能性,之前他们就出现过这种情况,有一个人实在是扛不住,不跟之前的折磨,随后加入了无根之臣,虽然说他依然还是一条死路无根之人,怎么可能会让他这种老鼠成为自己的兄弟呢,但是也从他的口中得到了非常有用的价值线索,当时就潜入了下水道内,对他们造成了严重的偷袭,好在下水道里非常的复杂,就算他们知道了,这里的情报也不可能把下水道给摸得清清楚楚,毕竟这里就是一片迷宫,在迷宫里拿到的地图又如何呢,毕竟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算拿到的地图也不过就是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冲碰运气罢了。。

  所以就算这三个人当真是被无根之城的人抓过去,当了俘虏投靠了对方,他们也并不会有太多的紧张,因为在这下水道里他们是最安全的。

  轰隆隆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