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3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强烈的震撼传来,让整个会议室的不少人都是抬头朝他们头顶上的水泥看了过去,唯一的一个灯在那边摇摇晃晃就仿佛要摔碎了一样,每个人都是露出了一抹惊愕的身子,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地震了吗?不过这晃动感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一切都趋于平静,唯独一些瓶子之类的东西摔在地上,发出了一系列碰撞的声音,引起了短暂的骚乱。

  除了小孩子的哭叫声之外,所有的中年人年轻人脸上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他们就好像失去了会哭,会害怕会笑的能力,让他们的一张脸就好像是精神一样,非常的冰冷,甚至在他们的眼神之中都看不到任何的恐惧,唯独有几个人会傻乎乎的看着他们的头顶,只不过和往常不一样,他们头顶看到的只是一片又一片的水泥,看不到任何的星空,看不到任何的月亮,这里就是他们最后的家,他们在这里也已经呆了这么久了,他们其中有一部分人都没有出去过,他们迟早是要死在这里的,这里就是他们最后的坟地就是最后的归宿,不过其中很多人都在心中暗自的立下了誓言,如果说最后难逃一死,那么在死之前他们一定会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星空。听说末世之前因为城市太过于繁华,许多的光污染让原本非常美丽的星空银河都不再出现,成为了世界上少有的美丽景象,可是现在呢,城市里一片的安静,那原本繁华的霓虹灯摩天大楼全部都不再亮了,就好像坏了一样,那么现在的银河星空是不是会出现呢?这是他们内心之中最后的梦想,也是他们之前要做的事,整个下周到你那聚集在了会议厅,当然了,来的都是一些成年的男人,偶尔会有一些女性,这些女性的实力非常的厉害,那么也不会有资格站在这里,毕竟普通女性在身体的力量性上的确不如男性。

  “刚才的震感你们应该也都已经发现了吧,我们这个地方不是容易发生地震的地带,我想很有可能是外面发生的事吧,有可能是一个加油站爆了。也有可能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

  穿着皮衣的大叔在那边开口说的,此话一出之后站在他面前的人依然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他,就好像是机器人在等待着主人的程序命令一样,皮衣大叔很显然也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的态度和他们的模样也不多说什么,“前有一批人来围剿我们的时候,误打误撞的找到了每一个用来存储罐头的超市,那些人虽然最后被我们给抓起来,把他们的头给割下来,但是超市里的罐头都被那些家伙给破坏了,能够吃的已经全部都尽可能的保存,剩下的全部都没办法吃了,所以这段时间我们的食物再一次的告急,距离上次成功拿到一大批的物资,已经过去了足足有两个月之久,这两个月之内我可以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我们都没有像样的补充过一次货物,原因大家也非常的清楚,外面那些无根之诚的人对于我们的围剿从来没有松懈过,他们一直围而不打,很显然他们就是要采取这种逼我们全部都冒出来的战略。这是想要以逸待劳,或者说是想把我们给活生生的耗死,用他们的话来说,我们就只是他们那口中不值一提的臭虫和老鼠。”

  皮衣大叔的这句话说完之后,原来那些露露的人群才是终究又有一些变化,其中不少人的眼神之中都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在这一刻在他们听到自家已经足足有两个月没有像样的补充过物资了,他们第一时间内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害怕,毕竟这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像样的食物,也许原本一人份的食物要硬生生的变成三人份,那么很显然每个人都要吃不饱,喝不好,甚至还要穿布了,在这潮湿的,永不见天日的地下世界里继续发臭,但是他们没有人会去害怕这种生活,这种生活,自从他们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那段时间也有人受不了上吊自杀了,还有人疯了直接拿头撞墙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脑袋像一个西瓜一样碰的炸开,还有些人,直接冲出去和无根之城的人拼命,最后被无根之城的人给抓住,然后无情的羞辱而死当然了,其中也有些人抵抗不住无根之诚的诱惑加入了对方,但是他们的结局依然还是两个字惨死,他们从来不会害怕死亡,他们只是非常的愤怒,因为这里的物资本来就是属于他们的,在这里世世代代生活,无论是末日前也好,还是末世后也罢,他们都是这里的主人,甚至其中还有很多人都是做生意的小老板,其中很多门店甚至超市都是他们开的,按道理来说这些物资都应该归他们所有,但是自从无根之城的人来了之后,所有的一切所有权变得如此之可笑,别说是物资给他们了,甚至连他们的小命都要保不住,此时此刻他们听到无根之城四个字之后,眼神之中都会露出本能的愤怒,仿佛这是他们最后仅有的一点本能,就好像是一只野兽,看到了血淋淋的鲜肉之后他们会流出口水,就仿佛是一只饿了很久的狗,看到了骨头之后同样也会喷涌而出口水,现在他们听到无根之城字就会无法忍耐住自己胸膛之中的滔滔怒火。

  “吴叔你就说吧,怎么办,多的话就不需要多说了,咱们兄弟们什么想法无数你是知道的,我们现在只想报仇,说句实话的,咱们在这里的人谁不知道我们未来会是一个什么熊样,不就是一个死吧脑袋掉了碗大了吧,18年之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到时候这无根之城脑子进一个照样杀一个,现在甭管这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咱们现在是最好可以出去的机会,就算这是外面为了诱骗我们出来故意施展出来的阴谋诡计,那我们被抓住了也就承认了,反正老子在这里话说在这里我是绝对不会出卖大家的,到时候就算他们把我舌头给拔了,把我的指甲壳给我拔了,还是把我的腿打断,我都绝对不会说出一句话,我的老妈我的奶奶,我爷爷全部都是被他们无根之城给杀的,甚至他们还做出了不是人的事情,这仇这怨我无论如何也要找他们报仇!!”

  “就是啊,您就发号施令吧,甭管是干什么我们都愿意做,大不了就是个死,若是死之前能够拉一个人垫背,那我们也算是不亏了一命换一命,再说了我们就只是一条老鼠能够换他们一个大活人的生命,怎么想我们都赚呀。”在场的不少人纷纷都是大声的喊起来,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一些20多岁的年轻人,每个人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害怕,无论这一生地动山摇的声音,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他们都不想去在意,他们只知道这一次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好兄弟们的意思我也都知道,我和大家都是一样的,这一次甭管他究竟是不是地震,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绝佳的机会,既然兄弟们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么我也不多说屁话,所有人准备好,愿意跟我走的就走!!”皮衣大叔二话不说也是立即大声喊道,于是乎这住在下水道里的老鼠们纷纷都开始清朝而出,这一次对于他们来说是绝佳的机会。这个城市之前并没有发生过地震,而且刚才那个场面看上去也并不像是地震,反倒是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如果说是什么东西爆炸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是人为的,整个城市里的丧尸都已经被清理的干净差不多了,剩下的也都已经被吸引到了其余的地方,所以说偌大的西市实际上已经是非常安全的,所有的人都可以非常嚣张的在马路上开着车,甚至大摇大摆的走,这在别的城市之中是难以看见的,但是在这里已经是司空见惯,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居然可以爆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那么就说明一点外面的无根之诚肯定是发现了他们所不知,的意外说不定就是两伙人打起来了,那么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固然这爆炸是无根之城的阴谋,是他们故意为了制造出点声音,想要引诱他们出来,就算他们自投罗网也无所谓,他们早就已经是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每个人心里都没有什么负担,因为他们早就已经被愤怒和仇恨所蒙蔽了双眼,当一个人被某种情绪充满了内心之后,他就会变得无所畏惧,愤怒就是人类强大力量的来源,只有愤怒才会让人不断的朝前进,很快皮衣大叔就带着大约四五十个人离开了他们的地下水道,下水道里面爬出来都看了一眼周遭,整条街上非常的安静,这是他们常用的一个出口,经过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和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实践,这个出口是非常安全的,暂时没有无根之城的人注意,周遭的一切都非常的安全,而此时此刻旁边2楼里顿时也出来了,一个人对着他们不断的挥手,这个人是他们留在出口旁边用来监测附近风吹草动的岗哨,这些人的职责就是来监察附近会不会无根之战的出现,如果说有的话他们会第一时间通过无线电来通知让下面的人不要再从这个出口出来了,不然的话岂不是真正的自投罗网,虽然说他们不想活,但实际上他们也只是不怕死罢了,能够活下去他们也愿意活下去,最可悲的是他们担心自己会死的毫无任何的意义,这种自投罗网的死就是最没有意义的死法。此时此刻确定旁边一切安全造就之后,一个个的全部都好像是那冬眠之中醒过来的动物一样,窥探着这一片生机勃勃的新世界没多久几十个人全部都从下水道里面钻了出来,其中有一些人是第1次离开下水道,在这几个月之内他们离开下水道的次数不超过一丈之数,毕竟每一次离开下水道都很有可能没有办法再回来,每一次离开下水道就代表他们很有可能会死在外面,所以皮衣大叔之前就下了一些命令或者说是他们自己的规定,没有绝对实力之前他们是不允许离开下水道的,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对于他们的保护,现在其中有些人的实力得到了认可,那么他们就可以来到这陆地上的世界,陆地上的世界非常的漂亮,但是也非常的危险,不过此时此刻在这些人的眼中,周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精细,就仿佛好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一样,哪怕这路依然还是非常寻常的水泥马路,垃圾桶也是非常寻常的那一种,周遭的一切都和末世之前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反而多了那么一些寂静和恐怖,但是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活着,不过此时此刻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雅致和时间,让他们站在原地去感慨去闻一闻风中的味道,他们必须要第一时间朝爆炸声传来的地方摸过去,要仔细去打探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脾气,皮衣哥带队朝爆炸传来的地方冲了过去,此时此刻爆炸的事发中心,林峰自然而然不知道,恒温棚的塌陷居然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吸引,但实际上他也已经有所预料,这么大的声音在这么寂静的城市之中,估计会传得非常的远,不亚于一场小型的地震,若说在这旁边还有其余的生存者在的话,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摸过来,到那时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一个大麻烦,所以林峰第一时间就是派出手下一批人,赶快在附近的高点拿下一些有力的监察点,然后观察周遭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什么不速之客的话,第一时间内通报他,然后他们再做决定。

  场中,山狗满脸冷笑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孙子,他没有任何的墨迹,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是超前冲锋,很显然他也已经准备速战速决,不想再和对方继续玩下去了,而看到如此一幕。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