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4
  何远心中暗骂了一声该死,但也只能够顽强的抵抗面对着对方,他不可能选择就地束手就擒也不可能不抵抗就任人宰杀,而他的一群手下则陷入了一片忧郁,不过很快他们也都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这个局已经不是他们想能够干什么就干什么了,他们已经完全的深陷其中,就算在这个时刻,他们选择临阵倒戈,但是结局依然还是难逃意思,毕竟自从他们跟着何远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他们生是何远的小弟,死也是何远的小弟,他们的身份已经被别人在他们的身上给打了一个固有的标签,这个标签不是他们想要撕下来就能够轻易撕下来的,所以在这个时刻他们选择的就是和何远一起观看到底,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有一线生机,不然的话他们必死无疑。

  “兄弟们一起上,在这个时刻我们只能够战斗到底,只有勇敢的战斗下去,我们才有可能能够活下去,不然的话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而且就算我们死在这里,那也是死得其所,无根之臣不会忘记我们的,到时候无根之城肯定会替我们报仇的,这些家伙他们高兴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死,所有人都要下来陪我们,兄弟们给我冲!!!”

  何远顿时大声的喊道,他的一些小利纷纷都是立即朝前冲了过去,哪怕山狗的实力再强,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畏惧,最主要的是他们也不是什么寻常之辈,也不是那虾兵蟹将。

  何远看到自己的小丽全部都冲了过去,也是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他还拥有一线的生机,可如果说自己的小孩全部都选择了林振涛哥全部都主动的臣服于对方的话,那那基本上是必死无疑,不过他也非常的清楚,单单靠这些小鸡的话,恐怕没有办法能够奈何得了对方,毕竟对方可不是什么寻常之辈,所以此时此刻何远他把所有的求生的希望放在了自己肩膀上的那几个变异植物。

  何远至始至终都非常的清楚,伤口的实力不是他的这些手下可以应付掉的,他只是希望自己的手下能够凸显出对方一定的时间,而这个时间内他所有的希望就是放在这刚刚大展神威的变异植物上,他看了一眼一边塌陷的恒温棚,原本颇为壮观的建筑,花了不少钱的建筑,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但是这不代表那恒温棚内的植物全部都灰飞烟灭了,变异植物为什么棘手,就是因为在于它们的可塑性,普通的物理攻击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作用,你看一下这些恒温棚倒塌下来,各种钢筋水泥,各种特殊材料,玻璃压在那些变异植物之上,并不能够将这些植物全部都给弄死,顶多就是让他们掉几片叶子,断几根树枝,这要搁在其余的丧尸或者变异怪物甚至是人类来的话,早就已经是被压成了肉泥,又或者是被那些钢筋给冻穿了身体,但是植物身上不需要考虑这一点,这就是植物恐怖的生命力,所以何远非常的清楚,它是有深入的,它并不是必死无疑的,而这唯一的生路就是在这些植物只要想办法能够把这些植物给换活,能够重新让它们成为自己的先锋,那么他何远就完全能够逃出深天,别说是伤口了,就是再来几个山狗那个或者是远处那一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过来和伤口达成协议的不速之客,他也不会害怕来多少杀多少,这就是他何远底气,不过有一个前提,他必须要把自己肩膀上的变异植物唤醒,因为只有这东西才能够彻底的激活那恒温棚内的植物,不然的话那些植物就是一片死物,没有任何的意义和寻常路边的一株大树,一颗野草没有什么区别,更没有什么杀伤力。

  只是这几个变异植物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此刻就好像是一个安安静静的雕像一样趴在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无论河边怎么去触碰,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何远内心中非常的焦急,不过这刚才来了一波爆发之后把能量给用完了,然后就在这边陷入了沉睡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他又该怎么去唤醒这些家伙呢?毕竟现在可不是他们去沉睡的时候,要知道他小命都快玩完了。

  “该死啊该死,这玩意应该怎么激活呀?要是上天不想我死的话,那我拜托赶快再一次发挥你们的神威吧。”

  场中何远的小弟已经冲过去和着山狗开始了一场混战,一开始林峰看到何远的小弟,居然还敢主动冲锋,也是有些意外的在他看来对面这群人不过就是那乌合之众罢了。

  结果谁知道双方居然并没有产生一边倒的局势,反而是倒了有来有回如此一幕倒也算是让林峰非常的意外,在他看来好像不是这山狗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何远的这些小地,着实都是有两把刷子,他们的实力也都算得上是非常不错的,并不是林峰所以为的乌合之众。

  “这些家伙的格斗技巧还挺不错啊,不说有多么的出神入化,但最起码看上去基本功非常的扎实,这倒的确有有两把刷子。”

  林峰心中喃喃的说道,也就在下一刻,林峰忽然就是露出了一抹意外的神色,不只是他,其余不少在旁边看好戏的人也都是跟着一起惊呼了一下,因为那么只在场中看到了一股让他们觉得有些意外的场面,那几个河源的小弟,他们的手中的武器居然全部都出现了一层层的火焰,其中有几个他们的武器上,甚至还冒着一阵阵寒冷的气息,就仿佛温度一下子变成了零下几十度,一般,这让许多人都是倍感挫折,民风也是同样无比的意外。这个场面他似曾相识之前他在曙光基地看到有人施展过。

  据说这是一种称之为异能兵器化的高级技巧,也就是说这对运营者来说是一种运用方面的高级技巧,能够掌握这种技巧的都是一些异能者之中比较精英的那一批存在,换句简单的话来说,寻常的菜鸟是不可能施展这招的,当时在他曙光基地之中率先施展出这招的不是别人,就是当今的火系第一强者,被别人称之为火王的存在,当时呢,他在所有人的面前展示被烈焰包裹在自己手中的武器上时,整个场面是非常震撼的,不少人都跟着惊呼起来,而这也后来被异能者工会大力的推崇成为了他们公会的一个不传的秘诀。要想学会这招可以加入艺人的公会吧,这样才能够掌握这招,而这自然也是成为了异能者公会用来吸收会员的一个技巧,也就是从这一招开始之后,不少原本无拘无束,不想加入各大势力不想和势力绑定在一起的普通的异能者纷纷都加入其中,为的就是想要学习一下这高超的技巧,可是现在林峰看到了什么,林峰看到了,在曙光基地之中被许多人称之为精锐才可以掌握的高级技巧,在这里就仿佛是烂大街一样的存在。虽然说河源的这一批小弟他们的战斗力的确非常的厉害,而且他们的实力也超出了林峰的预料,本以为是一群臭鱼烂虾,结果是谁知道对方居然连这种高级技巧都已经掌握了,这说明什么?在这一刻林峰脑海里出现了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自然就是对方这高级技巧究竟是每个人都掌握了还是如何,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就说明无根之诚他们的实力是很厉害的,这种在曙光基地可以被称之为高级技巧的在这无根之城里,似乎只要稍微厉害一点的艺人者都可以掌握,若真如此的话,那这就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第二个方面就是何远它的无根之城的这个地位并没有林峰所以为的那么低,甚至恰恰相反,对方的地位非常的高,也正是因为如此,对方的手下才有资格学习这种高级技巧,高级技巧依然非常的高级,只是因为何远他们的身份非常的高,才让他们拥有学习这个技巧的资格,这两个方面之中,林峰宁愿相信第2个,也不愿意去选择第1个,毕竟如果真是第1个的话,那事实是有点太过于恐怖了,另外一个郭啸天他们也是差不多的想法,这一招在他们自由之城也是有的,和林峰的曙光基地差不多都是被称之为高级技巧,也就是说只有那些在异能者方面比较有天赋的人才会掌握的,但是眼下当看到了别人,尤其是一大批人施展出这高级技巧之后,不少人都是表情会微微改变。

  这就好像是一个土豪开着100万的车子来到了城市里,本以为这豪车谁买得起的人不多,结果谁知道当他来到了一些繁华的CBD之类的地方的时候才知道,那满大街不缺少他这种车子。

  “嗯??”

  山狗注意到这些人施展了这一招之后,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一片冷色,在这一刻他再一次的动摇了自己的狼人一人,那充满着彪悍气息的壮硕身躯,再一次在所有人目光这种出现,河源的小地板,眼神之中带着一抹冷色,他们早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实力,没有任何的畏惧,直接就是超前冲过去。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的武器燃烧着熊熊烈火,散发着灼热的温度,直接一棍子朝对方脑袋砸了过去,山狗这一刻立即伸手去接,这一节瞬间发出了一阵滋滋滋的声音,就仿佛是把炙热的天气迅速放进冷水之中一样,甚至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硬接???”

  何远的小弟眼神之中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本以为对方会仗着自己那灵敏的动作闪避开自己的这一个攻击就有谁知道对方居然硬生生的接下,不过很快他的嘴角就是露出一抹阴暗之色很好,既然对方不知死活的话,那就让对方知道知道自己的威力吧,莫非对方以为自己施展了这狼人异能之后就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什么狗屁玩笑,就算对方实力不简单,他也绝对不是什么泥巴捏的,他的火系异能,可是已经颇有一点造诣,如此之燃烧着烈焰的当头一棍落在对方的手上,估计就是可以将对方的手给烧的皮开肉绽的的确确现如今山狗的那一去接住攻击的手已经被烧得皮开肉绽,但是他没有任何的痛苦,这就是使得男人一人的一个优点可以让自己忘情的战斗,在这过程之中,他不会感觉到任何的痛苦,没有痛苦,自然而然就没有任何的负担,可以将自己所有的攻击全部都施展出来,将自己的攻击力最大化,当然了狼人一人撤去之后是否感觉到痛苦,那就是另外一码子事了。

  山狗露出一抹冷笑,露出了锋利的狼牙,看到了他的这个表情,这何远的小弟顿时就是面色微微一变,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就是察觉到了什么。

  山狗的另外一只拳就仿佛黑色的炮弹一样炮轰而来,糟糕!!

  这一名何远的小弟他的反应倒是很快,但是他已经中计了,在这一拳之下他根本就无处可躲!

  顿时被这一拳稳稳的击中他的胸膛,刹那之间所有人都听到了咔嚓一声,就仿佛是踩到了冬天的枯木树枝一样,非常的清脆,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鲜血在空中喷吐而出那一名被山狗重拳击中的何远小弟在空中就仿佛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落地的时候抽出了两下就瞬间脖子以外没有了任何的气息,一拳之下一人死。

  何远只听到了什么声音,就仿佛是沙包掉到了地上呀,他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了那一个死掉的小弟,对方的双眼也是直勾勾的盯着他,和这一瞬之间何远之感觉自己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他就仿佛是看到了一个临死之人,无比渴望渴望继续生活下去,河源在这时瞬间心态之中就出现了变化,开始了恐惧,他再一次的看了一下战场,此时此刻战场之中山狗已经施展了他的狼人以来,他的战斗力大幅度的加强,本来以为自己的手下可以把对方给拖住了,但是谁知道这么快居然就出现了上网,科员没有去骂自己的手下是一些废物,他非常的清楚自己手下战斗力都还是可以的,不是他们太弱,而是山狗太强,没有靠人数优势取得太大的压制反倒是渐渐地落入了下风。。

  而另外一边继续和山狗作战的那些小弟,他们自然心态之中同样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本来以为靠着人数上的优势他们能够制衡住对方,结果谁知道这么快就出现了一名伤亡,而且最主要的是山狗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让他们全部都感觉到了恐惧,以至于他们的攻击都开始出现了些许的保留,本来他们都是想要忘我的攻击,让自己所有的能力全部都拿出来,就是为了尽可能的在对方的身上添加一些伤口。

  可是现如今他们都开始流利想要去防守,于是乎原本他们还可以压制住伤口的,但是现如今山狗失去了这些压制之后,变得更加的自由,更加的大开大合,一边的林峰的人看到这就知道这结局已经出现了,若是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明显最后绝对会是山狗获胜。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