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5
  本来这些人在施展出这些控制异能的高级技巧的时候。

  林峰说实话对他们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他都想要看看这结局是不是会出现翻盘,结果谁知道刚才山狗拼着自己的手被烧伤也秒杀掉了,对方一人这不得不说,在这一刻双方都是展现出了卓越之处,山狗它可能是靠着狼人一人一种丧失痛觉的特点,把握住了这一次绝佳的机会,而另外那个人也明显没有想到这一点,或者说对于狼人异能的没有太过于熟悉,所以才露了一个空档出来,或者说反应慢了,被对方抓住这个机会一拳毙命,没有第2个活命的余地,而他的死亡对于众人的士气自然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了,林峰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何远那一批小弟他们的攻击明显开始变得保守了,忍不住微微摇头,若是如此的话,那这些家伙死只是一个迟早的问题吧,果不其然山狗本来还是被他们给压制的,但是对方的退缩自然而然就代表他拥有静空的余地,于是乎山狗打得越来越奔放,直接将对方压制住了,而和远的这些小弟也就只剩下了招架之力,每一个人都是由近的银行观提高注意力,而这种高度的全神贯注是非常消耗精神力的,一时半会儿他们也许还可以扛得住,可是一段时间持续的久了,那么对于他们的精神上就是一种折磨,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就是在悬崖边上行走,一旦有所疏忽的话,搞不好下一秒他们就会人头落地向上的脑袋掉在了地上变成皮球,而远处的何远在那边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激活这几个变异之物,但是奈何无论他怎么尝试都没有办法将他们唤醒,现在的他已经内心中非常的急躁,非常的恐惧,他的额头上都已经充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时不时的抬头去看一下那死掉的小弟,对方的尸体非常的恐怖,两只眼睛在那里瞪着胸口,那是一片血红之色一斤,被鲜血所充斥在他的身下,一到无比刺眼的血珀逐渐的散开,整个胸腔都是塌下去的,那你肯定已经断了好几个肋骨,甚至说不见肋骨都已经刺穿了对方的内脏,不然的话如果是寻常的方式,以对方的实力和强大的生命力完全可以活下来,不过如果是内脏全部都被刺碎的话,那么很显然无论对方是多么强大的战士都不可能再活得下来。x

  这种死状对于何远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惨烈和恐惧了,他见过比这更加的凄惨,更加恶心的尸体,对于他这种末世之中活下来的这种尸体之类的东西一一无动于衷,就仿佛是在看一坨烂肉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何远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个死状惨烈的尸体,也许是因为死的是他熟悉的小弟,在昨天这个时候他们还围在篝火旁边,吃着烤肉,喝着啤酒,在那边聊天吹牛,在那边说说以后该怎么办之类的话语。

  没错,他们是有啤酒的,而且还是专门有人给他们送上了,每个星期都会有一批运输车送到他们的定点取货的地方,到那时他们再去拿就行了,非常的方便,算得上是有保姆,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人都羡慕何月所干的这个差事,就是因为他们不需要去外面搜索物资,物资就会送上门来,过着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昨天让他们还在那边吃着烤肉,喝着啤酒,但是现如今他们就已经要面临深思,而且其中有一个人已经死了。

  也许是因为对方的死,让河源深刻的认知到他是非常害怕死亡的,所以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河源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刚漠视爆发,那会儿看到尸体时候的怂样,他当时说句毫不客气的话,他吓得屎尿都出来了,他依稀还记得当初自己下楼梯遇到了那一个强壮的邻居,这个邻居不是什么好人,是一个健身教练,每天都穿着一个黑色的汗衫,故意把他的发达的肌肉给露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健身教练一样,还真别说对方这种穿扮虽然招人烦,但是却也的确恐吓住了不少的人,何远就是其中之一看到对方那壮硕的肌肉,何远每次都是敢怒不敢言,无论对方怎么样羞辱自己,无论对方怎么样,当着他的面说他的老婆给他戴绿帽子。

  何远实际上是有一个比较悲惨的经历,在末世之前它是属于一个非常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不过加上之前单位分的一套房子,所以他在末世之前也算是过得比较滋润的,甚至要比绝大部分的房奴过得非常的爽,虽然说他的房子不大,70多平米,但是因为地处的位置还算不错,一套下来也算得上是值个几百万,也正是因为如此河源他才能够找到他的老婆,而且他的老婆还挺漂亮,还给他生了一个非常可爱漂亮的小女孩,刚结婚的那几年算得上是何远的人生巅峰附近不少人都羡慕的很,都说他娶了一个漂亮媳妇儿,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福气,不过好景不长,后来他才知道自家的漂亮媳妇居然跟他们家的领导好上了,甚至还在办公室里面干那些他难以启齿的事,当时的场面都被他给撞见,可谓是非常的尴尬尴尬之后,迎来的就是犹如洪山爆发一样的愤怒,但是他并没有做什么,而是直接回去了,回去了之后他的老婆也回来了,当时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这让河源更加的不爽,他本来以为自家老婆回来之后会和他求求情,认个错,在卖萌撒娇,再像之前一样把他给伺候的舒服,那么也许何远也不是,不可以把今天这个事儿当做不知道,毕竟他的孩子也已经长大了,不可能再去和漂亮老婆闹离婚吧,那样的话,对孩子以后的成长太有阴影了,而且这老婆那可是打着灯笼来照的,这要是离婚的话,那岂不是要被别人笑到大牙。x

  然而他的老婆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道歉的意思,甚至什么都没有觉得有不对的样子,依然还在那边化妆打扮,甚至当天晚上还要出去喝酒,这一下子河源他容忍不了了,这简直就是不把他当家里的男主人看待呀,完全就是把他当做空气这一下子何远就想起了自己,之前和这个漂亮老婆结婚的,这两年基本上就没有怎么好好的在家里吃过一顿饭,对方根本就不做饭,就算偶尔兴致爆发,想要学学抖音快手上的那些网红菜,但是也根本就做不出来直接就是让他点外卖,有时候甚至,一天要吃三桶泡面和他之前单身的时候相比还要更加的悲催,毕竟在之前何远做了一份工作,不算高收入,但也不算很低的收入,再加上他也不需要养房养车,所以几千块钱要么存钱,最主要的是何远他不怎么喜欢抽烟,这同样也省了一大笔的开支,更不喜欢打牌赌博,偶尔会打劫扑克牌,但只要超过5块钱的,他都没有什么兴趣,也从来不去花这个钱,买什么狗屁彩票,他根本就不信这个东西,更不会去炒股,所以他每个月有五六千块钱的工资,基本上不大吃大喝的话都可以存个四五千,二约上几个朋友,喝点小酒,小日子也是非常滋润的。

  但是结了婚之后,他把所有的钱都给了自家的漂亮老婆,他也知道女人的一些衣服化妆品都非常的贵,动不动就是几千块钱,所以这也大大的降低了他的生活质量,可是现在到头来谁知道居然出现了这种事,所以一怒之下何愿直接和对方选择了离婚,而这漂亮老婆也果断的答应了离婚,虽然他也已经求之不得了,甚至他早就已经是攀上了高枝,这个高枝不是别的,就是他的现实生活之中的领导住的可是一精品的公寓要比现在的这个小房间不知道要贵了多少,而且开的车也都是玛莎拉蒂那种级别的,她早就已经想要离婚了,看到自家漂亮老婆的真实面目之后,何远气的可谓是差点高血压犯了进医院住着,不过回忆让她有些欣慰的,就是对方并没有问她索要财产,不然的话这要是离婚还要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分给对方一半,那他何远估计有拿起菜刀把对方给砍的,心思都有了,不过很显然对方也许是看不上,也许是急着想要和他彻底的分开,所以,没有提起房子的事,不过唯一的要求就是把他女孩给带走,何远可谓是非常的恼怒啊,但是后来法院居然还把女儿给判给了对方。婚姻也非常的简单,就是因为对方的收入要比他高,对方更加具有赡养权,于是原本在所有人口中无比羡慕嫉妒恨的何远,就直接变成了不少人都会笑谈的对象,无论是吃饭的时候还是理头发的时候,何远往往都成为了他们故事里那个极其悲惨的人物毕竟被老婆给戴绿帽子这种事情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虽然说这种事情在现在这种隔壁老王遍地都是的时代已经不算什么怪事,但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对于男人总是要更加的苛责一些,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河源的这个事情直接就是传遍了附近的几个小区,然而然和河源住在同一个楼层的,自然也是说的更多,河源住的这个是老早单位给的回迁房,之前不怎么值钱,而且隔音效果也不怎么好,有时候河源在自己家住的时候,都可以听到隔壁在那边谈话,时不时的还有哄堂大笑,仿佛就在说他一样,这让何远内心之中非常的愤怒,他尤其是都可以听到,隔壁也就是那个穿着黑色汗衫的健身教练在说着他的名字。也是因为这个事情不怎么喜欢喝酒,抽烟的合约也染上了烟染上了酒,每天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看着天花板发呆,本来70多平米的房间,他是觉得的确一家三口的话显得有些仓促,有些拥挤,但是现在他只觉得非常的空荡,甚至他都想要拿把刀去把隔壁那个一直在背后议论他的贱人教练给他看了,不过好几次何远都是把刀给放下的,他不敢去这么做,也先不说自己,就算拿着刀能不能够把那个壮如黄牛的家伙给他放倒,就算真的他成功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一换一就算把对方杀了,他同样也会死在牢里,同样也会接受到法律的审判,这样的话他就彻底的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这个结局真的很划算吗

  何远思前想后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没有把这个事情再继续追究下去,只是每天容忍着邻居的流言蜚语,容忍着别人对他的指指点点,每天走在大街上,他都可以感觉好像背后有人在说他的不是,不过他没有办法,他只能敢怒而不敢言,因为这是一个法律的社会,这是一个有完整刑法的社会,如果说他胆敢把别人给杀了,又或者把别人打残废,那么他何远同样也废了,他可不想离开这个美丽世界,当然啊,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而是因为现在的社会实在是太过于美妙,他每天还可以吃点喝的,看看足球,玩点自己喜欢的,最主要是他可以继续去看他的小公主,在每个周末这是他可以拥有的唯一的权利,可以看着自家的小公主在校园里和其余的孩子一样茁壮健康的成长,对于河源来说就非常的满足了,有时候他还会带着自己家的小公主去外面买点衣服,而自家的小公主也并没有拒绝他,对他依然非常的熟悉,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也是会叫他一声爸爸,仅仅这两个字就足够成为了何远继续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动力了,无论别人怎么笑话他。

  这样的生活足足持续了半个月之久,虽然那个穿着黑色汗衫的健身教练依然在嘲笑他是个绿帽侠,依然嘲笑他,被别人带着绿帽子,但是他完全没有把别人当回事。甚至现在的他学会了用笑脸来迎接别人对于他的恶意羞辱,这让那黑色汗衫的健身教练满脸的诧异,他就是想要当着对方戳对方的痛处,可是对方不仅没有任何的脑抽程度,没有像之前那样对于他一副非常不爽,但是却不敢动手的模样,反倒是露出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这让他开始怀疑人生,难道说对方傻了

  不过这件事情好景不长,大概在半个月之后,他遇到了自己的前妻,前妻带着一个墨镜,在一个漂亮的玛莎拉蒂旁边背着一身奢侈的服装很远都有点快认不出来自己的前妻了。

  这才过去多久,对方居然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股贵族太太的模样,而在他的旁边只有一个男人,也是长相非常的帅气,在这一刻何远内心之中五味陈杂,他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就是他抢走了自己的漂亮老婆,让自己成为了这么多人嘲笑的对象,也是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前妻的领导和上司吧,如今看来果然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那手表金光灿灿,那应该不少于10万吧,这玛莎拉蒂何远他也是知道的,也要上百万,这么多的钱何远他一辈子都赚不出来,不吃不喝都不行,再一看看对方这无比帅气的模样,简直就仿佛一个标准的男模特一样。div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