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6
  在这一刻原本应该愤怒的何远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好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他感觉自己有点提不起气来,不是说自己是他的前妻,换位思考一下,他是不是会选择更好的呢,因为的的确确他何远在这一个男人面前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好处和优点完全就被完爆。

  想到这何远内心中就叹口气,实际上在这个时刻他都已经想要妥协了,没有任何的意义,然而下一刻对方做的事情确实让何远内心之中原本已经渐渐暗淡下去的愤怒之后再一次的爆发出来。因为他的前妻露出了一个非常厌恶的表情,甚至就好像不认识他一样,然后也把他的小公主给带走,甚至当着河面的面,说了一些非常难听的话,至于具体说了些什么,何远不想再去想起,反正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什么话可以羞辱他,什么话就绝对会不断的说起。

  而那个男人也是一脸鄙视的看着他,甚至还丢了10块钱在地上,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把他当成了叫花子,而且还是用10块钱来羞辱他,他何远是来这里要钱的吗?他何远只是来看一下自己的女儿,难道这不行吗?于是乎从那一刻起何远他的内心之中再一次的充满了杀意。

  而且这沙溢从未有过这么强烈,他为什么愿意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就是因为他还有他的小公主可以见一面,有时候还可以偷偷的带着他的小公主出去玩,听一听自己的小公主的笑声,可是现如今这一切都被剥夺了,那么他和原先没有必要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怕迎接他的乃是来自于法律的审判当天他就去买了一把斧头,一把菜刀,甚至还买了一些姜小白准备酒壮怂人胆,然后再去把那一对奸夫给了灭,然而也就在那一刻,谁知道末世忽然爆发了,刚刚买完一批武器和啤酒花生米之类东西回去,准备吃一下,喝一顿,当最后的晚餐再准备出去月黑风高夜,杀人的时候忽然就遇到了一个古怪的玩意儿忽然之间朝他冲了过来,他一开始吓了一跳啊,难道说是什么变态吗?

  听说最近变态倒也不少,不过当他看到那个人的模样的时候,他也是吓了一大跳啊,那我也人不人鬼不鬼的,满脸的烂肉浑身的鲜血,而整个街道他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居然有不少人都好像风一样到处的乱跑,还有一些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以及小孩子的哭闹,甚至还时不时的有火光出现,似乎是什么地方爆炸了,整个场面忽然之间就好像是蹦乱的一样,何远他直接人都傻了,这是发生了什么?这到底出现了什么?自己不就是出去买了几把斧头,几把菜刀准备回家,结束他这可怜的生活,怎么世界就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何远瞬间哪里还有心情再去管他的前妻。

  他第一时间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在家里担惊受怕不知不觉就是过去了三天,好在他的家里有点存货倒也能够维持,不过终究还是有限的,7天过完之后他再也没有办法忍耐饥饿了就决定出去找找屋子,也就在这一天忽然想起了非常粗度的敲门人,当时听到这个敲门声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啊,以为是那些鬼东西来找他了,在这几天何远可不仅仅是吃了睡,也不是躲在被窝里颤抖,而是在不断的观察马路上的情况,他的家正好有一面窗户是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马路上发生了什么,而且那条马路上倒也颇为的繁华,也正是因为有机会观察他的一颗心才跌到了谷底,一开始他以为是遇到了什么恶作剧,又或者是有人拍抖音快手之类的整蛊视频,毕竟随着这些直播视频软件,成为了国民软件之后,搞这种东西已经不是那么稀奇古怪。可是现在的他就好像是那大冬天的时候,被别人拿着一脸盆的水从头好像是大冬天的没有穿衣服在外面跳舞一样,因为这几天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没有办法睡着,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就算因为过度的疲惫让他双眼就好像是千斤重一样,但是在昏睡之中,他又会被那些恐怖的叫声所惊奇,这些笑声有的是一些犹如野兽一般的咆哮,他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发出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居住的城市里会有这种野兽,难道是那山里面的动物都跑到城里来了吗?不太会吧,现如今他这里也不是什么穷乡僻壤,也不是什么大山里,哪里还有什么野生动物,顶多会出来几个野兔那都已经算得上是见鬼了,除了这些野兽一般的咆哮之外,最让他感觉到害怕的,还是那一个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人类的惨叫声,这一个声音他可以确定绝对是和他一样的人类发出来的,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这些人会发出这样的惨叫,但是当时他记得这惨叫声就仿佛是他当时看的第一部恐怖片,电锯惊魂里面那些被别人拿着电锯以及各种虐待道具进行各种残忍的身体实验时所发出的惨叫还要更加的恐怖,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几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天都好像是在尖刀上生存一样,越是如此,他越是感觉到自己饥饿,感觉到自己饥渴,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他家里的一些存货全部都吃的差不多了,直到他肚子饥饿才发现冰箱里的食物早就已经被他吃的差不多了,于是乎他就不得不拿起武器去外面寻找砸开门的那一刻,他都能够感觉到从门外吹进来的风也带着一股血腥味,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难受,他甚至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不过他还是让自己沉住气,他拿着手中的武器,好在他在之前买了几把斧头和几把菜刀,现如今倒也能够派上这个用场,不然的话,此时此刻他手里拿着的都是一些锅碗瓢盆又或者板凳纯银杆之类的东西。不过刚刚出门还没有走出多少度的河源,立即又是吓的跑了回去,甚至把门给关上,然后靠着门在那边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他只是感觉在那一瞬间他就好像是掉到了水里,变成一个落汤鸡了,将他的衣服全部都给浸透了,那是他身上出来的汗水,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尸体,他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不是十里桃花他只看到了一双脚正好是在安全出口楼梯口那边,不知道为什么那里会有一双脚,他确定那不是什么娃娃,也不是什么人形模特,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从对方的鞋子可以看得出来,应该是隔壁的一个大学生,对方之前到底和他有过一些交谈,因为何远对于他的印象不多,只知道是一个比较老实的学生带着一个眼镜,可是现在为什么对方会躺在那个地方。

  何远彻底的慌了,他变得六神无主,他编的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了,是要去看一看吗?万一那个人需要自己的帮忙呢,还是说不要去管他,就这样躲在门后面安静的观察,随后他选择了第2种,他没有道理去帮别人,虽然说救人一命胜造7级浮屠,但是不救人难道就要下地狱吗?何月觉得这一世界已经足够的操蛋了,确切来说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和地狱一样了,下不下地狱的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他和那个大学生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联系,也谈不上什么朋友亲戚,所以他没有关去。而是不断的通过防盗门上的猫眼去观察,足足观察了几个小时才确定,如果是那个躺在地上的那双脚,真的是那个大学生的话,那么他已经死了,因为在这几个小时他都没有看到那双脚动过,如果说对方是睡着了,绝对不可能在那冰冷的瓷砖上,又有什么人会在那个地方睡觉。

  “该死,难道说那个鬼东西已经跑到我们这里来了吗?”何远在这个时候脑海里想起了他在大街上看到了那些满脸烂肉浑身血淋淋的怪样,他可以确定那些人不是正常人,或者说他们都得了狂犬病,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们看到人就要咬,而且看到狗都要咬这岂不是疯了?

  “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能够看到人咬狗的世界。”何远颓废无力的靠着门后面坐着,他不敢出去,外面就有一个极其可能是尸体的鬼玩意躺在那里,而且说不定在什么地方,还有一个鬼玩意儿就在那边徘徊着,如果说他贸然的出去,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了躺在地上的尸体,何远这一刻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他不害怕死,但是他不想死的那么的凄惨,跟大家玩要大卸八块跟那些人把肚子里的所有的零件全部都挖出来,一想到这个场面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感觉到饥饿的何远,忽然之间就感觉一点都不饿,甚至还有点想吐。

  于是乎就这样处于一种极限恐惧的情况之下,他又是不知不觉的在家里混了几天,几天过后,实在是忍不住了,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难受,好在家里还有一些矿泉水,当时的他一箱一箱的买,眼下倒也成了救济之物,但是这人总是要吃点东西,总不可能每天到晚都喝水,到最后他拉出来的也全部都是水,在这种情况之下再也没有办法容忍了啊,只感觉自己走两步肚子里面的水都在那边晃,也就在他准备出去拼搏一把的时候大不了人死鸟朝天,甚至在出去之前大刀他都已经想的很明白,如果说这一次有去无回,他不幸的被那些鬼玩意儿所困住,没有办法逃出深渊的话,那么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死的那么凄惨,最起码在那些丧失要对他进攻之前,他会先把自己了解,这样他就可以免于痛苦,这样他最起码可以不需要在死之前还要体会被别人大卸八块的感觉。

  也就在他准备出发,甚至在他心里都已经做好了9死一生准备的时候,他的门忽然想起这把他当时给吓了一击,甚至他手里准备的一些武器,还有他那特别准备的护臂也全部都掉在了地上,当时呢他就好像是忽然被雷电给劈中了一样,整个脑袋里都是发蒙的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干些什么,是去开门还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丧失了判断的能力,整个人愣在那边愣的足足一分钟,暂时在这一分钟之内那门一直在那边响,甚至还伴随着一道道的吼叫声,他回过神来了,他的三魂六魄再一次的回到了他的这个躯壳之中,他听到了那是人类的声音,而不是那些鬼玩意了,何远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可是眼下这出现在他面前的绝对是赤果果的身影,而且似乎还夹杂着一些粗暴的话语,但是河源没有任何的恼怒,黄河是面露其色,难道说就是相关部门的人知道了他们这边的情况,然后派出人来救援了吗?没错呀,人类社会怎么可能会在这瞬间崩溃呢,在这一瞬间他这房子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前期回来了一样,他二话不说立即冲到门口,不过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的,他并没有冒失了,直接把大门打开,而是先在门口观察了一下,通过了那个猫眼,仅仅就是这么一眼,瞬间合影的一颗心就是沉到了谷底,因为通过猫眼他看到的并不是他,所以以为的画面并不是什么,相关部门的人带着枪带着刀,全副武装的来救他了,而是门口只站着那么一个孤零零的声音,而且一个声音他满脸的恐慌之色,额头上更是一脸的汗水,看上去也像是好久不知不喝了,这个人何远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就是他的邻居,那个总是甭管多冷多热都只穿个黑色汗衫的健身教练,对方居然来找自己了??

  怎么是他?他来这里干什么?div

  我在末世捡空投 </p>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