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7
  何远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就出现了这两个念头,他不知道对方前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只知道对方肯定不是有什么好事,在这一瞬之间何远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开门的意思,他可不可能去开门这个家伙之前那么羞辱他那般,对他挑衅,他现在巴不得对方死,怎么会去开门?不然的话岂不是引狼入室吗?到时候万一对方要确战就潮的话怎么办?他何远打又打不过对方。

  但是很显然对方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样的办法知道他何远就是在家里,在外面一个劲的敲门,那咚咚咚的敲门声不断的响起,每一拳每一脚就仿佛是落在他何远的身体之上,在这一刻河源内心中是暗骂了一声该死,这家伙的力气还真是大的很呐,简直就好像是一头疯牛,在他的门口撞了一样,不过很快何远这心中的愤怒就变成了恐惧,原因非常的简单,他倒不是担心对方会把这个防盗门给打开,对方就算力气再大也不可能把他这防盗门给拆开,这防盗门,他当初可是花了不少的价钱,特别买的名牌。而是因为经过这几天他仔细的观察,他发现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他们似乎对于听觉方面特别的明显,什么地方有巨大的东西,那些玩意儿就会往什么地方冲,之所以何远会观察到这一点,就是因为当时他看到有几辆急救车一路闪着笛子冲过去的时候,在他的后面,那有成百上千个人在后面追着,那模样看上去非常的疯狂,一开始何远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经过后来一系列的事情,河源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玩意儿,似乎对声音特别的敏感,什么地方有动静,这些东西就可以听到,然后找上门去眼看着这马上夜色就要降临了,门口那个该死的家伙还在那边不断的锤,不断的用脚踢。

  “老子知道你在里面告诉你快点开门,不然的话老子死之前也要和你一起死,能够有一个垫背的,老子也他妈乐意告诉你石像,那就快点开门,不然的话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门口的那一名健身教练不断的在外面又锤又踹还大声的嘶喊,何远彻底的恼怒了,这家伙欺人太甚,在末世之前,背后说他的坏话也就算了,可我也不想和对方一般见识,但是现如今对方居然还如此咄咄逼人,这一下何远内心之中的薪酬就很瞬间就一下子爆发了,再加上何远吃着吃着本来就已经饿了几天的肚子了,他也知道自己恐怕也活不了多久,如果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他也是必死无疑,于是乎恶从胆边生,何远也是豁出去了,不就是烂命一条吗?想到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是吃厨房里把出故把所有的武器服务都传到都拿得出来,然后打开门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健身教练,对方此时此刻也已经气喘吁吁,一来是很久没有吃东西了,二来也是刚刚锤了半天,足足有半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对于他也是一个巨大的体力消耗,纵然他是健身教练也不代表他是万能的,他看到大门终于是开了,顿时他就是隐身音量,随后嘴角就是露出一抹冷笑,他之所以要来找何远,就是因为他知道何远在家,有一次他在阳台上看到了何远,正站在窗户旁边发呆,虽然对方很快就把窗帘给拉上了,但依然还是被他给察觉到了,不过当时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打草惊蛇,而是继续在家里呆着,把家里仅有的一点干粮压缩饼干吃完了之后,第一时间就来找何远,就是能够从对方家里敲诈一点东西,现在看到何远把门打开了,它第一时间就是那你笑一声,然而也就在下一个,它就是面色迅速一变,双脸之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何远打开门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墨迹,拿起手中的斧头,就是满脸怒色的朝他劈了过去。

  何远不知道自己会看了多少下,他只知道自己直接把手里的斧头都给砍坏了,他整条胳膊都酸的抬不起来了,时间就仿佛过去了很久一样。终于何远气喘吁吁的回过神,不过在他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大活生生的人啊,早就已经是变成了一对岁数,根本就看不出他原本的模样了。

  何远的这一刻整个人都傻掉了,下一刻他直接呕吐出来了,把胃里全部东西都给喷了出来,不过好在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所以喷出来的全部都是一些酸水,当天晚上何远没有睡着,但是第2天一大早他就出去了,出了一个远门,去了一家离他这里有点距离的超市,他已经放开了自己内心之中的枷锁,在这一刻何远就好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他开始变得无所畏惧,他开始一改往日的颓势,他开始变得勇猛起来,开始变得忘乎所以起来,遇到那些丧尸,没有办法去躲避,他会主动去进攻。而且他每次进攻的方式都是大开大合,非常的勇猛,因为何远他已经无所谓生死了,他已经彻底的放开了自我,大不了就是死,反正死之前他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要把自己了结,他不怕死,他只是害怕死的那么的痛苦,死的那么的凄惨,换句话来说,若说有人可以舒舒服服的死掉,那么他想也许这个世界上的人就不会有这么多了吧,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因祸得福,他不仅没有死掉,反而得到了许多的物资,靠着心狠手辣,他也倒是一开始就有一批中心的小弟,后来也有一次意外的情况,他遇到了自己的前妻,他的前妻还活着,而那个男人也还活着,他当了贤妻的面,把那个男人用斧头把他的头给劈成两半,当时他的前妻直接吓尿了而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直接把自己的前妻狠狠的干了一顿,当场他的前妻没有任何的反抗,甚至还特别的迎合,就好像一定要把河源跟要好的伺候好一样,可以发誓这是他们结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对方这么配合。

  不过事后他还是把他的前妻给砍了,至此以后他什么都没有牵挂,因为他的小公主已经死了,就是被这一对奸夫**给害死的,所以何远才会把他们都给看了,不仅仅是为了漠视之前这两个人对于他的羞辱,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公主报仇,于是乎接下来的河源变得更加的残暴,更加的勇猛,而他的小弟也更加的畏惧他,更加的尊敬他,更加的死心塌地,靠着他的勇猛,在这一片地带也逐渐的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地头蛇,然后一点一点的成为了现在这般情况。

  这所有的情节,所有的经历就仿佛是走马灯一样,在何远脑海之中一闪而逝,何远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之间再一次的平静下来,现在的他就好像是回到了当时的那个非常害怕的模样。可是现如今他居然再一次的感觉到了害怕,不过何远已经让自己的一颗心彻底的安定下来,没错,他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本来就算得上是富贵险中求,算得上是老天给他面子让他活到了现在,若说今天终究难逃一死,那么大不了就是把这条命还给老天罢了,又有什么好恐惧,又有什么好珍惜爱惜的呢?

  战斗还在继续,何远的一批小弟展示出了极其卓越的个人战斗能力,但是和山狗很显然还是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人数占了一定优势的话,估计此时此刻几个小时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其实如此,他的伤亡也已经不再是一开始的一个了,此时此刻还在战斗的只剩下那么两三个人,不过这些小弟也着实非常的勇猛,虽然此时此刻一颗心跌到了谷底,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的,继续战斗下去是个死,如果说原地跪在地上求饶,同样也是个死,与其那样还不如富贵险中求在他们这种舍身的,望我攻击之下山狗自然也不可能是毫发无伤,它同样也是为对方的攻击给造成了一定的重创,但是因为它的狼人异能可以让他忘记痛苦。

  “给我死!!!”

  山狗眼神之中露出一抹阴冷之色在他一拳之下,又一名小弟直接被他给吹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吐了几口鲜血,随后就是一命呜呼,何远亲眼看到这一切,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不再会感觉到恐慌了,之前每当有一个小弟发出惨叫之后,他都会感觉自己在钢件上行走,一般都会感觉自己病悬一线,但是现在的他已经随之淡然了,他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那几个变异之物,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何远知道这是上天又来带走他了,毕竟他本来就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能够活到现在也算得上是老天爷给他面子,既然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改变,那么就顺应。

  也就在何远在这边感慨的时候,他的小弟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兵败如山倒莫过于此了,本来他的小弟还拥有一战之力,但是没有办法,实力上的差距导致他们逐个击破,若是说他们没有在短时间内将山狗拿下或者给予山狗足够的重创,那么很显然结局就是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死穴,林峰在旁边看着这一切,他没有任何要插手的意思,毕竟他还需要从山狗的嘴巴里得到有用的消息,还要从对方的嘴巴里了解到他想要知道的一切,若说林峰贸然的插手,很有可能会导致山狗将这一切都埋藏在心腹之中。

  毕竟通过刚才林峰对于对方的观察就可以知道,对方也算得上是一个狠角色,但凡是狠角色,那绝对都有自己的个性,也有自己的做事的风格。如果说林峰和对方做事双方要进行合作,如果说林峰这边进行违约的话,那么也许对方就会和林峰彻底的翻脸,虽然说林峰并不害怕对方的实力,但是没办法,林峰更加重要的还是想从对方的嘴巴里知道有用的消息,这一切说起来繁琐,但都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罢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伤口已经彻底的了结了何远所有的小弟,那一个个小弟要么就是胸腔的肋骨塌陷,要么就是活生生的被打断了脖子,死状都非常的惨烈。。

  何远的小弟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伤口也并不是说他毫发无伤,实际上恰恰相反,山狗浑身也是伤痕累累,非常的狼狈,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同样也皮开肉绽,不断的有鲜血流淌,虽然说他感觉不到痛苦,但是并不是代表他是金刚不坏之身,也不是代表他不会受伤,此时此刻纵然他不会感觉到身上的痛苦,但是也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力的流逝。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有一些疲倦了,但是他并不会停止自己的真诚,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的河源山沟,眼神之中露出一抹阴冷之色,只要把眼前这个家伙给他干掉了,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就可以结束了。他瞥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林峰,郭啸天的人,本来一开始他在战斗的时候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伙人的,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家伙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究竟从什么地方而来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若说对方来这里是为了无根之树的话,那么对方又是从何渠道知道这里有无根之助的秘密,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都足够让山狗对林峰的人产生一定的忌惮,不过好在刚才林峰他们似乎并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反而是在旁边暗自的观看,山狗知道对方是想要来一场狗咬狗的好戏,不过只要对方不,不当那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么对于山狗来说,这伙人就值得他进行初步的相信。

  “很好,那些碍事的家伙总算是被我清理掉了,那么现在就该轮到你我之间的恩怨了,只要把你给干掉,那么这一片儿的地方就归我管辖。而且我还可以从总部那里捞到一些好处,只是要委屈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怎么说大家也是兄弟,一场也都认识,你死了之后我会照顾你的老婆,照顾你的孩子,然后还会在你的尸体面前给你撒一杯酒毕竟将来的我肯定要比现在的我混得更好,而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于你的贡献。”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