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8
  山狗目光阴冷的落在何远的身上,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本以为此时此刻那一个实力不怎么样的家伙可能会吓得面色发白,但事实却并不是如此,在他的目光之中何远的确没有走,对方没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意思,甚至连反抗一下的欲望都没有,这实际上并不奇怪,毕竟眼下对方是位于死路之中,根本就无处可逃。就算他长了一双翅膀也不可能从这里飞出去,可是为什么在对方的脸上他连一丝丝的恐惧都没有看到,这就非常的奇怪,最起码山狗感觉到非常的奇怪,在他的印象之中,河源应该是一种非常贪生怕死的样子,对方在这个时候说的窝囊点,很有可能就已经会尿裤子了,但是对方并没有这种现象,只是用一双非常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点点嘲讽的神色看着他,这让山狗一下子面色就是变得贴心,就已经完成了狼人技能,让他的整张脸变得长得仿佛是一张狼眼一样,本身就已经非常的真理,再加上现在这个模样完全可以当做恶鬼出现,而是河源依然保持着一双非常平静的目光,看着它就仿佛是一个脱俗入圣的圣贤者在看着一些愚蠢之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目啊?难道你不害怕死亡吗?还是你认为到目前为止我和你之间还有转机,又或者你认为你现在还可以继续活下去,有人会来这里助你不成?”山狗在这个时候皱着眉头问道他并没有急着动手,依然是因为此时此刻的局势,他已经是胜券在握,他想不通眼前的家伙有什么样的把握可以逃出这里,除非是有人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可是有这种人吗,在末世之后人都是非常自私的,虽然说他们都是在无根之城里面谋士,算得上是同事,但是也不可能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去研究对方,没有这个必要,也没有这个利益驱动,而且就算真的有一些家伙想要来救河源,他身后的那一些不速之客,可绝对不会是在旁边只干看着,其二也是在于山狗他自己的的确确有些累了,他想趁着这个功夫缓解一下自己的体力,恢复一点战斗力,第三也是在于山狗的的确确想要知道对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眼神,对方的这个眼神让他感觉非常的不舒服,非常的不爽。

  “我在看一个傻子罢了。”

  面对对方的质问,何远只是轻巧的意思,在这一刻河源再一次的找回了曾经的那个自我,虽然曾经的他喜欢吹牛皮,但是他忽然发现好像死亡这两个字本身就应该是属于他的,只不过最近的一段好日子让他以为这两个字已经离他很远了,所以当他再度面临死亡的时候,他不会再像刚才那样双腿发软。

  “难道到现在为止都以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天衣无缝的吗?没错,按照你的计划来说的的确确没有任何的毛病,我死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到时候就算无根之神总部派人来调查,你也完全可以在这里胡言乱语,把所有的一切都推给别人,而无根之城也会因为需要人的缘故让你成为这里新的管理者,也就是说你的的确确很有可能会从这些事情之中得到很大的好处,我想这就是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的最大的原因吧。”

  山狗冷哼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就是他为什么要伙同林峰等人干掉何远原因,他早就想要把对方干掉了,只不过一直碍于何远身份,不想动手罢了。

  “不得不说你的想法的确非常的漂亮,不过我只想告诉你,无根之城的实力和底蕴绝对不是你,所以为的那么简单,你以为我们这里所有的人死在这里你就可以做到天衣无缝,没有人知道这里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吗?你想的太简单了,无根之城能够统治这么多地盘,绝对不仅仅是靠着暴力,你是不知道他们的恐怖之所在,也是,毕竟你并不是无根之诚的人,而是一个低在屋檐下的狗罢了,一个想要反抗的狗,结果到最后发现自己怎么反抗也不过就是那没有办法逃出如来佛祖手掌的,那样孙悟空罢了不对,你不是孙悟空,你连孙悟空都不如,你只是一条狗真如你的名字一样山狗。”

  何远嘴角微微的扬起,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听到对方这般言语,山狗顿时胸腔内的怒火又砰的一下爆炸了,就好像是一个炸药桶被点燃了一把,它在这一瞬之间,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深寒的阴冷之色,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在临死之前还会说这种话。

  “有点意思不得不说,你的确确让我有些意外,本来我以为现在的女士双腿发软会趴在地上,甚至就是连尿都会拿出来,但是事实是,你居然还敢站在我的面前和我斗嘴,看来你是到嘴的鸭子嘴还硬啊。”

  山狗冷笑道。

  “不过无所谓了,要不了多久你这一个嘎嘎叫,让人讨嫌的嘴巴就会马上的闭了起来,到时候我会在你的嘴巴里塞满大粪,不知道你下去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山狗懒得再多说什么,对方的言论已经让他内心之中非常的不爽了,他怎么又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所做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摇着尾巴祈求主人,赏赐一点骨头的哈巴狗呢,但是能怎么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像他们这种弱者,唯一能够选择的就是选择强大的悲伤,左右逢源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继续活下去,如果不是如此的话,就像何远这样死无葬身之地吗?

  山狗冷笑一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废话可言,他本以为对方可能想要说些什么,或者说会像他,所以为的那样跪在地上和他口头求饶,但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反而说出了如此羞辱的话语,那么看来对方也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刷

  没有任何的废话,伤口脚下一点地面,整个身躯直接朝前冲了过去,他已经休息好了,虽然说没有休息到鼎盛,但是此时此刻他恢复了体力已经足够把对方那一张让人讨嫌的嘴给撕碎了,撕也就死了,撕之前居然还要说这些话来恶心一下他,这彻底的点怒了,山狗内心之中的愤怒。

  何远面对着伤口的进攻,他直接就是张开了双手在那边做出了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他只是一双平淡的眼睛看着伤口,这幅动作反倒是让山狗不明所以不知道对方忽略到底买了什么药,他本以为对方在了临死之前还会激进的反抗一下,虽然这只是困守游斗,但正所谓狗急跳墙,兔急了都要咬人,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可是对方现如今居然放弃了抵抗,放弃了所有求生的欲望。

  “他这小子在唱空城计,还是说他真的有诈,等着自己过去??”

  山狗在这个时候脑海里忽然是冒出了许多的念头,他在这时忍不住想到了什么,他默的眼神一闪没错啊自己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

  这家伙肩膀上的那几个植物这些玩意儿可不简单啊,确切来说就是说没有这些植物的话,这个叫何远的它早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怎么可能还会苟延残喘到现在,难道说是对方的这个植物已经做好了埋伏,一旦自己靠近对方身边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这些植物万箭穿心,想到这山狗居然没有继续朝前冲了,他立即收注了自己的攻势,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何远,看着何远脚下的地面附近,就仿佛要把这地面给看穿一样。

  “怎么了?怎么没有过来?以前把我给杀了,就是想把我的那些小弟他们的胸腔肋骨给打爆一样的把我的给打爆,怎么你怂了还是说担心我这里有什么阴谋诡计的等着你,所以你害怕了,你想要再观察观察再选择出手??”何远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对方伤口被对方这个表情来看的,浑身非常的不爽,心里更是毛躁,不行,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感觉着何远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本来在他眼中这家伙不过就是一个有点关系的无能之味罢了,可是最近的时间,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了他的认知,对方这好像把整个游戏的规律整个战场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而他山狗却成为了对方棋盘上的一步棋,无论怎么走都要看对方先怎么走,然后再做出自己的反应,这种被动的感觉让山狗非常的不爽,他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观察周遭的风吹草动,恒温棚那边非常的安静,没有什么动静。

  山狗他看了一眼周遭四面的一切都非常的安静,整个现场唯一能够对他造成伤害的自然而然就只有他身后的林峰的人了,不过林峰的人急于想要从他口中知道无根之城的一切消息,所以对方也许并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就算对方想要把他绑架,然后威胁他说出那样的消息,但山狗也非常的确信,对方应该知道自己的脾性,毕竟他山狗也是这一片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说对方把自己逼急了,他山狗宁愿把这所有的秘密埋葬在心目之中,也不会告诉对方的,毕竟山狗还是不怕死的,他一直有着这样的觉悟,在这漠视之后,绝大部分的人全部都不怕死,因为他们早就已经经历过死亡,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常伴于身的,只不过现在稍微有点远离罢了,如果说让他哪一天重归死亡,他依然还是拥有直面死亡的勇气。

  如果说不是林峰他们会对他造成伤害的话,那么还有谁能够对他造成突袭呢?在此时此刻此景之下,山狗的脑海里立即开始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这一片地带最大可能会有威胁的人,想来想去他脑海里也想不到什么,更没有什么可疑人物,毕竟他山狗在这一片儿也没有和太多人有过什么冲突,毕竟这里全部都是无根之神的地盘儿,大家都是一个派系的,各自在各自的街道各自在各自的管辖范围内活动,不会没事找事就去别人的地盘上找茬。

  对了,怎么把那些下水道里的老鼠给忘记了,在这个时候山狗忽然想到了一群人,整个西市内绝大部分地方,甚至可以说整个城市都是控制在无根之城的爪牙之下,这没有任何的毛病,在地下时间那就不一定了,整个西式的地下水道,各种排污管道错综复杂,这是一个现代都市,必备的下水道系统,在这里早就已经是被各种老鼠臭虫所霸占了,当然了,在他口中所说的这些老鼠臭虫并不是真的如此,而是一个个犹如叫花子一样,蓬头盖面,隔着老远,浑身就散发着一股恶心下入到臭味的一群幸存者,他们都是一些要个无根之城继续斗争,到底要继续反抗,不会选择低头的反叛者

  当然了,反叛者这样的称呼是对于山狗这样的人的立场等人来说是这样的,但是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他们是斗士。和他们反抗的斗士对此伤口是表示不屑的,甚至之前他还杀过不少这些斗士,因此他山狗在这些斗士的眼中,那也属于必杀人物。。

  不过很显然这只老鼠它应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选择插手,就算对方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把它给剁碎了,拌饺子吃但是和远也不是什么好角色对于这些炸水稻里的那些家伙来说,只要是无根之城的人,全部都是他们的对手,全部都是他们的敌人,不存在会帮谁,所以山口觉得这些下水道里的老鼠应该不会来这里对他造成什么骚扰,虽然他根本就看不起只会东逃西窜的老鼠。

  但正所谓三个诸葛亮顶个臭皮匠,还真别说这些下水道里的老鼠,其中也是有几个人的实力还真不错,不然的话早就已经把对方给连根拔起,怎么可能还会让对方继续活在这里。山狗非常的清楚,之所以无根之城没有派大兵去扫荡这些下水道,主要原因就在于之前有过几次小规模的扫荡,而那些扫荡全部都以失败告终,很多人都死在了下水道里。也是从那一次开始,无根之城开始放任这些家伙,依然是因为下水道太过于错综复杂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上面有什么,而且下面黑不溜秋的寻常人,贸然进入下水道,根本就不可能待的时间太久,待几个小时就已经是极限了,毕竟下面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只有那臭烘烘的垃圾和一股让人作呕的味道,再加上四周一片黑暗之色,很容易会让人崩溃的,到现在为止无根之城的人,他们都不知道那些老鼠究竟是怎么在这里活这么长时间的,这要是他们还不如死了算了,除了这些原因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这些老鼠之中也不乏一些实力很强的。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