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49
  可是问题来了,既然不是这些人的话,那么这个场面还会存在什么样的意外呢?这何远又为什么会露出这么淡定的模样,山狗还真的一时半会猜不出什么,按道理来说这河源也没有多大的人员关系,虽然说对方是无根之城总部来的,但是仅仅就这点关系还不足以让许多人往他这边靠,更谈不上让许多人在这个时候还过来卖命。

  “怎么啊?你怎么迟疑到现在还没有动手?你是害怕了,你是在害怕什么呢?再害怕我有诈还是害怕我留有后手呢,这就是你山狗实力吗?还可真是够好笑的呢,没想到你也就这种胆子啊。”何远在这个时候淡淡的说道,他的这话语气虽然非常的平淡,但是落在对方的耳朵之中,自然而然是充满了无限的嘲讽之色,这让山狗一张脸变得非常的阴冷。

  “故意在用这些垃圾话来激发我内心之中的怒气是吗?还是说你就是故意这么说,实际上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底牌,只是在这里唱空城计?”山狗在这个时候突然冷冰冰,他在这个时候才能够理解当时,空城计究竟是多么伟大的一场心理战,他也判断不出来,对方此时此刻说的这些东西,究竟是胡口乱言,还是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所以他故意把这些话全部都说出来,就是想要通过这些东西来看看对方的表情变化,往往一些人细小的微表情就可能代表他内心之中最为真实的想法。

  何远他的的确确在听到了对方说出这话之后,顿时他的表情就露出了些许的变化,毕竟他也不是什么职业的演技,也不是什么岑福多么神的人,刚才的他只是看穿了一切的生死,只是觉得他本身就是一个将死之人,早死晚死都是一样的,可是眼下当看到山狗这么说之后,他顿时就是表情微微变了一下,看到他的这个细小的表情变化山狗顿时呲牙咧嘴的忍笑一声,看来对方不过就是在这里故作神虚罢了。

  “在我的面前还想玩什么空城计,告诉你你不是那诸葛亮,你也没有资格当诸葛亮,既然如此你就给我死去吧。”山狗冷笑了一声,随后就是朝前暴冲而去,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在确定对方并没有什么后招的时候,他以内心中没有什么顾忌,在这里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他必须要在这里速战速决,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如此大的动静,很有可能会吸引旁边的一些人前来看好戏,到那时可就非常的有麻烦了,毕竟隔墙有耳,这件事情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只有他的人知道之外,也就是林峰他们知道林峰他们是没有任何道理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无根之神,因为这样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反倒是若说能够有一个间隙安插在这里的话,那么对于林峰他们来说反倒是价值最大化,这一点山狗非常的清楚,他能够把自己的地位或者说他能够值得林峰他们去利用的价值,给想的非常的明白。

  “到时候我就可以在两个地方各自捞好处啊,说的难听点是夹缝求生,但是这个世界谁不是夹缝求生呢,人类是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别看你这里有多么的安全,但是却看不到任何的未来,所以在危险到来之前,我能够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实力给提升到最大化,可是眼下整个地盘都是归无根之城管辖,每个人都是无根之诚的音掌,我能够做的就是要瞒着无根之神和其余人进行利益上的来往,这样才可以将我的视力逐渐的壮大,本来我想要把地下世叶的那群臭虫变成自己人,给他们一个从老鼠进化成人的机会,但是很明显那些臭虫他们已经不愿意做人了,那么我就只能够把希望放在眼前这些不速之客的身上,希望他们能够给我带来新的机遇,带来新的发展。”山狗在心中喃喃的说道,实际上在他内心深处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那也是他刚刚进入末世,没多久的时候,伤口在末世之前,他也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只不过因为他是常年做体力的,所以让他的身材要比寻常人壮硕力量耐力等等各方面也要比寻常人壮硕不少,当时伤口适合自己的许多工友硬生生的从工地里烧出来,好在当时他们的工地是在一个郊区,并没有多少的楼盘,也没有多少的人,唯独工地上的一些工人,还有一些包工头之类的督工变成了丧事,后来他们工友靠着手里抡石头的大锤子,又或者靠一些其余工地上常见的武器,把那些丧尸全部干掉,然后就以工地作为营地,他们倒也坚持了足足两周之久,不过两周之后很明显的一个问题发生了,食物问题,水的问题全部都非常的迫在眉睫,若说没有这些问题,所有人都可以一起合作,可是问题一旦出现了之后,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分歧,而这些工友之中就出现了粮货派别,其中一个则是以一个姓周的家伙为群体,这个姓周的,在这一片是一个很有钱的小老板,也是一个包工头人员非常的不错,长得人高马大的,别看大肚子,挺着一个硕大的啤酒肚,就仿佛十月怀胎一样,但是这俗话说得好,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的技巧都是浮云,这也是为什么拳击赛这种东西都要进行量级的分别,轻量级的打轻量级重量级的打重量级,若说让重量级和轻量级的打,估计一拳就可以把这些轻量级的给打飞,所以这个周老板看起来大幅平平的,但是力量出奇的大。而像他们这种搞包工头的,往往都是和当地的一些泼皮无赖有所联系,也算得上是酒桌上的朋友,所以周老板看起来笑眯眯的,仿佛一个弥勒佛一样,但实际上却下手非常的恒大,尤其是在这种和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情况之下,但凡是和他有任何意见的,不是被他用锤子把脑袋锤爆了,就是被他用各种理由给直接挖坑埋了,久而久之他在整个工地之中也是身是最大的跟着他混的,足足有几十人之多,而另外一个派别则是之前山狗的一个老大,这个人他则是相反为人比较的老实,确实他们这个工地的名人之前拍了不少有关于工地健身方面的短视频,在抖音快手之类的短视频上也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粉丝,算得上是他们这片的红人,所以有不少年轻人跟着他混,周老大那边跟着他混的全部都是一些老师傅,而这个人旁边则都是一些年轻人,所以当时山狗也是跟着对方混的,不过后来在一次冲突当中,这个年轻人直接被周老大用最残忍的方法给玩死了,毕竟周老大人家是社会上摸打滚爬出来的,一步步成为现在的地步,而这年轻人一个老实人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社会,所以被周老大硬生生的用阴谋诡计玩死,最后也是被这老大用一把斧头把脑袋给砍一下,死的像非常的惨烈,而后来伤口就成为了一个四处漂泊的人。因为他之前是这个家伙手下的左膀右臂,所以周老大是绝对不可能收复他的,一直都要给他下追杀令,后来好在这伤口跑得快,这才有机会活命下去。结果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四处漂泊,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结果遇到了一个女的,那个女的非常的神秘,对方带着一个猪八戒的面具,没错,猪八戒就说那个动不动就喊大师兄师傅被抓走的那个家伙,当时的山狗楚地记得,本以为对方会抢劫自己,结果后来谁知道对方居然给他伸出援手,给他当时奄奄一息,下一个非常宝贵的罐头,也正是那个罐头让他活到现如今,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那个戴着猪八戒面具的,他可以肯定对方是一个女的,而且年纪应该没有很大,不过那个女的在离走之前给了他不少的金石,也是为什么他能够成为现在许多人口中的狗哥。

  比起何远的悲惨人生,很显然山狗的人生就明显要顺风顺水不少。虽然一开始在工地上他也遭遇过不公等的对待,但是最起码当时还是有很多志同道友的兄弟。帮助了他不少的忙那段时间,实际上他并没有过的多么的悲惨,反而还体会到了难得的一些情感,尤其是后来遇到的那一个带着猪八戒面具的女孩,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但是那一个带着猪八戒面具的女子在离开之前给了他一个锦囊,那锦囊之中明确的说了,要等到几个月之后,也就是前段时间才能够打开,当时他就打开了里面说的就是这些话,反正大致的意思就是说人类日后是没有希望的,人类看不到未来的曙光,那时一场真正的浩劫就会爆发而出,而那个时候将会死更多的人,当时山谷看到这就非常的糊涂,怎么好像对方说的话就仿佛是神棍忽悠人的不过他却是无条件的相信,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对方是在他困难潦倒的时候无偿给了他一个罐头,一杯水,然后带着他的猪八戒少女啊。

  所以伤者对于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后悔,他也没道理去后悔,因为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死,到时候无论是这些不速之客还是无根之臣,他们都管不到自己他能够做的,就是要尽可能的让那所谓的浩劫来临之前,让自己的力量茁壮成长,不说拥有进攻的能力,最起码要有自保的能力,想到这一切成狗不再多言,直接就是再一次朝河边发动进攻,面对着山狗狂霸的进攻,何远自然而然也不可能原地束手就擒,立即和对方进行了反抗,不过很显然他的能力在伤口面前明显就差了一个档次,不过就那么三招之后就直接被山狗一拳命中腹部,整个身躯就犹如炮弹一样倒飞而出,撞碎了旁边的几棵树倒在地上的时候,何远身上就已经喷出了大量的鲜血。

  “不愧是山狗啊,这力量还真是过分的强大都已经战斗到现在还依然如此的生龙活虎,不过就这种力量想要把我给打死,恐怕还有点困难啊。”何远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淡淡的说道,在这个时刻他并没有任何的害怕之色,不过还真是够疼的,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过了,他还记得当时自己这么疼,那还是很久之前被一群喝醉了酒的人围着打的时候,那时的他下巴被打破了,脸上也是被打出了很多的血迹,牙齿也被打掉了,当时他就是感觉到现在这么痛苦,还真是久违的感觉啊,毕竟到了末世之后,疼这个字都已经变成了奢侈品,因为末世之后要么死要么生。

  “哼,还真是够有意思的,到现在居然还没有从你的脸上看到害怕这两个字看来你的确是发生了,无所不知道,改变不过那又如何呢?你以为在这个时候你顿悟你就可以变成超级赛亚人吗?”山狗眉头微微的皱起,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事实,虽然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河源,的确让他已经渐渐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有些看不懂,但是无所谓,不管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心态,为何会出现这么大的改变?还是说对方之前就是在那边装傻故意露出那样的姿态来迷惑别人,实际上内有乾坤,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无论对方究竟有多少花花肠子,有多深的沉浮,又有多少的今天计谋,对方现在必须死在这里,没有其余的结局也不存在,第3个可能性。。

  山狗懒得多说,直接冲了过去,速战速决,不给对方任何的机会,而此时此刻何远面对着伤口的进攻,他直接就站在原地,不是他不想反抗了,而是因为刚才山狗的那一拳看起来毫无任何章法,也没有什么亮眼的,但是力量非常的足,轰在他的腹部,让他此时此刻的体内有个翻江倒海一样,非常的难受,别说是闪躲避让对方,就是想要站着都是有点困难。

  眼下看到对方的这一个铁拳爆红而来,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力量,也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下一刻就会被山狗直接扭断脖子的时候,忽然意外出现了,山狗他顿时面色发白,他立即就好像是那受到了惊吓的猫咪一样,直接朝旁边弹了开来,如此一幕可谓是让河源自己都有些意外,对方这又是在葫芦里卖什么药?自己这一副疲倦的模样,难道对方还没有看出来吗?现在的他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