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95
  秦小兰愣了一下,没想到张老怪会跟他说这句话,刚刚他的的确确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为什么这么多人,这张老怪不叫别人偏要叫他,难道说是张老怪想对他做些什么吗?这些念头全部都在秦小兰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这倒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而是因为一个女孩子在末世之中必须要多留一个心眼,毕竟这种事情在末世刚爆发了那一会儿可并不是什么常态,甚至已经成为了许多常见的事情,秦小兰她自己也亲眼见过。更何况他们都只是半路一起加入这个团队的,对于张老怪这个人,他虽然有一定的亲和感,毕竟张老怪和他之前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个领队都截然不同,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也是末世教会他的事情,他见过太多太多衣冠禽兽了他也见过见过太多的变态,说着一套做着的却是另外一套,所以他有所提防,不过谁知道张老怪,居然当着他的面把这话给说出来了,这让秦小兰反倒是显得有些不自在。

  “你怎么知道狮鹫的??”

  他在这个时候提出了一个疑问。

  “你难道不知道吗?我记得我之前说过吧,我的异能就是这方面的,你可以把我称之为雷达异能,我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感觉到那些危险的气息,无论我看没看到的,只要是进入我这个感知范围,我都能够察觉到他们,尤其是一些可能会对我造成伤害的,我会感觉特别的敏感,怎么说呢,就好像是皮肤被电给电了一下吧,现在我没有感觉到那一股威胁的气息,所以我可以肯定这狮鹫应该就不在这古城之中,应该就出去觅食了吧。”

  张老怪回过神来笑着说的停下来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忍不住多看对方几眼按照年纪上来说对方完全可以当他的叔叔了,他没想到对方的异能还这么霸道,至于对方之前真的有没有和他们说过,他还真的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自己当初之所以加入这个队伍,只是因为这个队伍和他平常看起来的队伍不太一样,虽然说里面同样也有男有女也有很多人带着警戒之心,但是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队伍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这一个不一样的东西就是让他愿意留在这里的最主要的原因,而事实也证明他的选择正确了,虽然在之前和其余人相处那段时间,无数个夜晚,他实际上都并没有睡得太死,他就担心有一些小小职位对他有什么歹意,不过很显然他证明自己想多了,虽然说想多了这件事情他并不后悔,但是却是第1次让他对这个队伍产生了浓烈的好奇,他记得自己之前遇到了好几个队伍,其中有很多队伍,要么是在半路上解散了,要么就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些危险,然后全军覆没了,逃的逃死的死,要么就内讧,仅仅就是因为一个罐头,他之前亲眼看到过有不少的女生在大晚上因为睡得太死被一群畜生给玩弄了,事后还被残忍的杀死,他也亲眼看到过,有些女生又或者一些人身上的宝物被其余人给抢走,这都是一个团队里的人所发生的,但是在这个团队他根本就没有遇到过这个事情,不仅仅是在他秦小兰一个人的身上,在其余任何人身上都没有这个事情,而且第2天一大早还会有人和他打招呼,还会问他昨晚睡得怎么样,这种看起来非常庸俗的话,这些话在末世之前显得非常的尴尬也是朋友之间惯用的一些打招呼的方式,但是在现在再一次听到秦小兰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非常的感动,不过他的内心之中有些澎湃,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表达出来,他只是对那些人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远离人群的较为偏僻的地方,做了他该做的事情,而他的这个行为也并没有让团队里其余的人只参到此认为他不合群,认为他脱离大部队并没有这么做,甚至有不少人都非常的理解他,这让秦小兰更加的感动,每一个人都是特立独行的,每个人都有一些特殊的癖好,有一些人喜欢对这些特殊的事情指指点点,认为这些人都是奇葩,但有一些人却会尊重别人,很显然那一个知道尊重别人的人更容易赢得别人的好感。

  “我们到了,就是这个地方。等一下你退后一点我把这些棺材都给打开,我倒要看看这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张老怪说到他的声音彻底的让秦小兰回过神来,他立即点了点头,然后就是退到了房间的一边,他看了一眼四面,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不知不觉之中居然就已经来到了张老怪之前和他们说起过的那一个地下秘室,果然在这四周摆放着一具具非常诡异的棺材,无论是从外观来说还是从此时此刻的氛围来说,都显得非常的惊悚,最主要的是这些棺材居然还是竖着摆放的,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是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做好了防备的种种一旦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生物冲出来的话,她会第一时间做出应急的反应,而张老怪拿出了一把特殊的匕首,这一把匕首并不长,还没有一个人的手掌长,但上面却闪烁着一股非常深邃的荧光,张老怪拿着匕首在手中掂量掂量,然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希望老天爷保佑祖宗保佑,可千万别从这些棺材里面蹦出来一个个诡异的东西,到那时可就又是一场恶战。想到这他也不再多磨叽,直接就是像是匕首,沿着那些棺材的缝缝隙之中深深的插着进去,这每个杆子上面都有钉子将他们牢牢的钉死,张老怪张正匕首在这缝隙之中不断的滑坡,当遇到这些钉子的时候,直接就是猛的一用力,居然直接将这些专门用来定棺材的钉子全部都给割断了,可见其锋利的程度绝非是形成匕首可以媲美的。没多久这整个棺材大部分的钉子都被割断了,直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张老怪立即就是后退了一步,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缓缓脱落的棺材盖,一边退守到房间角的秦小兰他也做好了绝对的硬测准备,很快那棺材袋就是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发出了非常响亮的声音,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身体一阵,不过等到他们看到这个棺材里面的东西时,许多人都愣了一下甚至张老怪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在这个棺材之中居然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盾牌,这盾牌上面也画着一个巨大的十字架。

  “居然还是一个盾牌,这盾牌看起来挺坚硬的。难道说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灵器?若真是如此的话,还真是够奇葩的,在这棺材里面居然还能够看到这种好东西。”

  张老怪露出了无比惊讶的声音,谁知道在这如此神秘的地下是如此神秘的氛围里,在这如此诡异的棺材里放着的不是什么危险,居然还是灵气一样的好东西,这着实让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在睡觉之前一直在想今天来开关的话,可能会遇到什么,各种最坏的念头,他都遇到想过在脑海里想象过画面,可万万没有想过,居然可以遇到这种好宝贝,顿时他就想要伸手去拿,但是他下一刻一边的秦小兰立即阻止了他。

  “小心这里面很有可能会有炸,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在这棺材里面居然放着这么一个东西,很有可能就只是诱饵罢了,一旦你伸手去磨的话,很有可能就会遭受到关攻击,我建议还是先观察观察为主。”

  一边的秦小兰立即提醒到,张老怪伸手伸到一半,顿时就僵硬在半空之中,他回过头来看了一下对方,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秦小兰她原本两只眼睛就仿佛雷达一样不断的扫视着周遭,看到张老怪不仅没有把自己说的话当回事,反而还在那边笑出声来,顿时他也皱起了眉头呢,那时候自己说的不对吗?在这种诡异的地方之下,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的威胁攻击不说反倒是遇到了一个宝物,这本身就是说不通的,这种道理对方应该不会不明白吧,怎么说他也是这个队伍的领队呀,抛开这一层身份不说,对方也是这个末世之中的老生存者了,求生的经验和阅历比起他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凡事都要小心一点,凡事都要想多一点,这不是生存者的第一生存法则吗?

  “你能够有这么警惕的想法,说实话我挺欣慰的,你说的的确没错,在一般情况之下,我们的确要足够的孝心,更何况是在这种未知之地,但是你可别忘记了我的异能就是可以让我得到预警,一旦有什么危险的话,它是不可能逃得出我的感知的,从卧室一开始到现在,我的这个异能已经不知道让我多少次死里逃生,所以我非常的相信他,放心吧,眼下这个场面看起来诡异,但是据我所知,在这个地下室里应该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们两个人的存在,当然了,你若是不放心的话,也可以稍微站的和我远一点,然后保持一个警戒。”张老外笑着说的,秦小兰听到对方这么说,顿时也想起刚才,在来到这里之前,对方说起过他的意,难相当于一种预警机的疑难,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不过秦小兰确实并不怎么相信这种异能,从某种方面来说不就是预知未来吗?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预知未来吗?而且就算有的话是不是也会出现一定的错误呢,就好像之前的天气预报一样,并不是100%每一次都非常的精准,万一一旦出现一次细小的偏差,很有可能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这可绝对不是小事,秦小兰看到对方如此之自信也不多说什么,只能在旁边做好了自我的防备和警惕,张老怪伸手放在那棺材里,直接将那个盾牌给拿了出来,在这过程之中秦小兰就好像一个游走在钢丝绳上的野猫一样浑身的肌肉都绷紧做好了,一旦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他会第一时间做出闪避或进攻的应急动作,不过在这个过程之中一切都并没有任何的意外,一切都非常的正常,正常的让秦小兰都很意外,张老怪,他将那盾牌拿在自己的手里,把玩观察一下整个盾牌的智力,他不知道是采用什么金属制成的,非常的精英,他尝试拿在手里捏了一下,根本就不可能留下任何的印记。他又尝试握紧了拳头在那盾牌上用力的击打了一下,当然了,张老外并没有拿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比眼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要是一拳下去没有把这盾牌是演出一个极限,反倒是让自己的手骨在这里骨折的话,那岂不是要以小大方不过即使如此他的这一拳也非常的刚猛快,如炮弹一样的正面轰击在那盾牌之上,顿时哐当一声,整个禁闭狭小的地下室内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回响之声。而那个盾牌却依然无比的完整,没有任何的凹下去的痕迹,更没有任何的裂缝,头发无伤,看到这张老怪忍不住点了点头,这一个不知名金属制成的对外的确看上去非常的坚硬,最主要的是它还非常的轻,就好像感觉不到它的重量一样,仅仅就这两点足以证明这个盾牌是绝对的灵器,也是非常稀少的玩意儿。

  “灵器?”一边的秦小兰也松了口气,走了过来,好奇的问道张老管那一圈,这么重打在这盾牌上,居然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寻常的盾牌绝对不可能做到。。

  “十之八九差不了,至于具体是什么级别的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是一个绝对的好东西,毕竟这东西可是可以保密的,到目前为止我们整个团队里也没有多少个有。”

  张老怪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拿起这盾牌丢给了一边,在秦小兰,秦小兰顿时人都刹住了,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他?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