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96
  “这东西以后就是你的了,毕竟一个是我们队伍里唯一一个身上使用弓箭精通弓箭的,在这一次的活动之中,你是绝对的重点保护对象这盾牌,给你之后也可以增加你一点的保密能力,毕竟那狮鹫绝对是会回来的。我们要想在这一个地方彻底的搜索干净,把这里所有的宝物还有这点秘密给探索干净,就必定会和他有一场恶战,早战晚战终有一战。所以就算今天你不需要出手知道有一天也需要你出手,在这个过程之中你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眼下整个团队里你是最需要这东西的。”

  张老外说完之后就是拿着匕首继续去敲另外几个棺材,秦小兰愣住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联系啊,这玩意儿有多么的尊贵,有多么的稀少,他是非常清楚的,可以说,比起那些食物物资都要更加的珍贵,因为这是可遇而不可求,可是对方居然就这样把这玩意丢给了他,这让他受宠若惊,甚至他万万没有想到过的,毕竟这可是末世啊这个是无比自私的末世,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人间地狱,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在末世之前那和平盛世也有很多人做着尔虞我诈坑蒙拐骗的事情,更何况是现在呢??

  他曾经看到过很多人,因为一包腐烂的食物在那边打的大打出手的,其中也不乏一些称兄道弟的,但是说反目成仇就反目成仇,更何况是因为这么货真价实,这么稀少珍贵的灵气,可对方居然仅仅就是在手里把玩了一下,然后说给她就给她了,这让秦小兰非常的诧异,如果说自己是她的女儿,是他的亲人,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兄弟就算了,可自己只是她名下的团队里的一名队员啊,仅仅是因为她会弓箭,对方就把这东西给了他,他们这个团队也并没有凑在一起太久吧,也并没有太好的关系吧。

  “对了,你也别多想,认为我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只是纯粹的认为你是我们整个队伍里现在最需要的。”张老怪看秦小兰手里抱着这个盾牌在原地傻站着不动,顿时又补充了一句,秦小兰回过神来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收起这个盾牌,然后从自己的靴子旁边抽出一把匕首也去把那些棺材给撬开。此时此刻的他内心之中,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产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他第一时间居然体会到什么叫做关心,虽然张老怪的关系只是有目的性的关系,可其实如此也依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毕竟这个是冰冷的人吃人不吐骨头的末日啊,所有人都只顾着自己,怎么可能还有人吃饱了撑着去关心别人的事情呢,可是现在他遇到了一个这样的团队。

  “张老怪我们这边情况非常的正常啊,而且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还没有搜索太久就发现了一把你之前带回来的双手剑,我去这个是个货真价实的好玩意儿啊,正好哥们我就是用剑的,这个绝对是正好想要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啊,张老怪咱们一定要在这个地方好好的探究几天,说不定这里还藏着更大的宝物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老怪妖精挂着的对讲机里面传来了他的队友们的声音,可以听得出来,声音非常的兴奋,张老怪听声音,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这个说话的小伙子,属于队伍的话挺多的,也是一个热心肠的,确平时的武器就是一把大剑。当时他回来的时候就要数这小子是最兴奋的。

  “哎,你们自己小心点,就算你不说我们也要决定把这个地方好好的给他挖个底朝天,但是千万不要太过于大意,背着高兴的冲昏了头脑,事出反常必有妖,眼下这个地方既然有这么多不错的武器,那么很有可能这里又发生了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一个个的都给我提高点注意力,除非你们是想死在这里。”

  张老怪的这句话是给队员说的,他不是一个喜欢啰里八嗦,也不是一个喜欢唠叨的人,其次他的队员也都是一些成年人了,而且也都是一些末世之中的老油条,这种话根本就不需要他再三嘱托,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别墅。但是他还是说了,就是因为他担心这些喜悦和兴奋会让他们降低对着环境的境界,刚才秦小兰的表现,就让张老怪非常的高兴,知道对方有这么一个想法在,哪怕是遇到了这个好武器,好宝贝在面前也没有降低自己心里的防备。

  “知道了张老怪,我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跟七八十岁的老爹爹老婆不一样,这么体力不休的之前可没有发现你这么爱逼逼啊,现在不和你多说了哥们我还要去继续搜索了,说不定今天可以赚个盆满钵满啊。”

  “我操,你们居然这么快就有收获了,这搞得我热血澎湃啊,不过我已经搜索了两个楼,连墙壁都挨个的检查了,看有没有什么暗格。”

  “行了行了,不和你们多逼逼,然后我好像这边又发现了什么好宝贝,到时候兄弟们咱们这么好的交警也不敲诈你们,只要你们身上有好东西我可以和你们换的,哈哈。”

  整个对讲机里想起了体育一些团队对有礼的声音,其中有人表示诧异,有人表示羡慕,也有人同样也有所收获,整个频道非常的混乱,张老怪把这对讲机声音调小了一点,然后就是专心的对不起眼前的这些棺材,很快下一个罐头也打开了,不过让张老怪瞬间有些失望了,是这个过程在里面居然空空如也,这样张大块暗骂了一声,操蛋,这个棺材里面居然是空的空的,还把它给定的这么好干嘛?这不是滥竽充数嘛,不过装了罐还是非常的小心警惕,他敲了敲这个棺材的底,我看有没有什么暗格夹层的,不过让他很失望的是这个棺材的确就是空的,不存在任何的夹层,也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砰的一声。

  “我这里发现了什么东西。”旁边的秦小兰也把他身边的最近的那个棺材打开了,张老怪顿时好奇的车旁边看到过去,这一看,一人生之中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在他的视线之中,秦小兰旁边那个棺材里面出现一个东西,但是却并不是他,所以为的棺材也不是其余的东西,而是一个干瘪的尸体,这个尸体不知道放了多久浑身仅有的一点皮肉粘在那骨头上,看上去非常的恶心,除此之外,一股恶臭味在整个狭窄的空间内弥漫,秦小兰和张老怪两个人第一时间就屏住了呼吸。

  他们两个人的反应非常的快毕竟他们两人都是现如今末世生存者之中的佼佼者,对于他们来说,任何的尸体都绝对不是什么小问题,尤其是一些尸体,它除了会在体内培养一个个恶心的蛆虫之外,最主要的是那些尸体体内散发出来的毒气很有可能会给他们造成幻觉,又或者一些神经方面的毒素对于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摒弃零食,然后拉开距离甚至张老怪从他的手中拿出了一杯酒,往那世界上一洒,然后从他口中掏出了一根火柴,涮了一下那个火柴,燃烧在半空之中,旋转着就好像是流星一样,稳稳的落在了那杯白酒所包裹的尸体,刷了一下整个尸体一下子燃烧起来,火焰非常的巨大,张老怪和秦小兰两个人都不断的朝后退,这是一句干事,不知道在这个地方已经被压在棺材里多久了,是什么人把它放在棺材里,或者说他生前又是一个什么人,难道说这个人之前就是这个地方的原住民吗?那么这个地方是不是之前实际上是有大活人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忽然消失不见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巨大的媒体,甚至这些媒体很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掉出真相,整个地下室里被浓浓黑烟所包裹,秦小兰和张老板两个人准备先离开这里,等这里干湿燃烧殆尽之后,他们再进入其中,免得被这黑烟给呛到了,也就在他们准备撤离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道道非常诡异的声音,张老怪和秦小兰两个人顿时止住了神曲,他们对视了一眼都可以看出对方眼神深处的一抹诧异,很显然他们刚才都听到了,这绝对不是他们的错觉,整个地下室里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声音在燃烧东西的时候并不奇怪,可是刚才他们听到的声音绝对不仅仅如此,两个人立即朝自己的身后看去,整个地下室内浓烟滚滚,没有一定的目力是根本看不清楚。

  “刚才是不是我们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

  “我也听到了那个声音,就好像是什么脚步声。”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一股凝重的神色,脚步声,难道说是那一个干事在那烈火之下还可以朝他们这边行走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但是可没有他们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啊,一想到这两人都是目光之中充满了一丝凝重,甚至他们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果不其然,几乎是在下一刻在他们的视线之中,他们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句干事,居然真的就冲出了那浓浓的黑烟这干事他浑身依然,还有烈火附中就好像是一个从地狱火焰之中冲出来的家伙,一般。在他那空洞的目光之中,忽然燃烧起了一道绿色的鬼火,这两团鬼火出现在那一刻,周遭的温度就一下子降低了许多,甚至在张老怪和秦小兰两个人惊愕的目光之中,他们就看到了那他身上还在燃烧的火焰,居然也刷了一下,变成了一团绿色,看上去无比的妖艳。

  “你看旁边的那几个墙角都已经出现了冰霜。”一边的秦小兰他忽然说到张老怪朝一边撇了过去,不仅仅是墙角,只要是附近一些比较潮湿的地方,居然都出现了,这种比如说。

  “小心点这一个家伙太过于诡异了,他身上似乎能够散发出一股非常寒冷的温度和气息,他身上的那一层火焰,也许带来的并不是什么热度,而是一股股冰冷的东西,看到说这火焰的温度非常低不成,被这玩意儿给碰到的话,说不定会直接变成冰雕先去路面上,在这个地方不宜和他作战这里的空间太过于狭小了,还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样的本事,小心一点。”张老怪沉着的说道,一边的金项链顶里头两个人就一边目光看着这个诡异的干事,一边朝后退去,在他们的视线中他们就看到这干涉他浑身上下不断的抽搐,就好像触电了一样,不过两人没有任何的大意更不敢转过身来跑,生怕在他们转身的那一刻丢失视野的那一瞬间,这一个家伙和忽然抱起对他们发动突袭,在他们一步一步朝后退之中,这一个干尸他也在一点一点的朝他们靠近,似乎张老怪可以感觉到他们两个人好像被这家伙锁定住了。。

  “小心点,这家伙是盯上我们了,可能也有场恶战,先把他引到这地面上,然后速战速决,免得把狮鹫给吸引过来了,那大家伙本来就非常的难对付,如果说再把他给吸引过来的话,那可着实会有点麻烦。”

  张老怪和秦小兰两个人点头点头,立即一步一步的退到那地表之上,在这过程之中这一个干尸虽然浑身散发出来的一股冰冷气息,让他们两个人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但对方依然步履蹒跚,就好像一个咕咕坠地的婴儿一样,并没有太快的速度,这让他们两个人都是暗自松了口气,难道说这一个干尸刚刚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所以导致他的肢关节全部都已经僵化老化了不成,不过也是啊,都已经腐烂成这个模样了,都快变成一个骷髅了,要是还能够在原地狂奔的话,那我也没有一些太过于说不过去了吧,不过张老怪看了一眼对方的黑洞洞的眼眶之中是飘着的两个绿色的鬼火,心中这些念叨全部都抛之于脑后,什么逻辑,什么鬼不鬼也全部都是狗屁。只有更诡异的,没有最诡异的。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