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97
  张老怪两个人一步一步的后退,他们来到了一个平地之上,这非常的空旷,看起来应该像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啊,这是周遭传来的脚步声,不是别人,正是张老怪的队友,他们刚刚从体育的地方搜索王五字,正准备前往下一个屋子的时候,就看到张老怪他们这后退的模样,顿时他们就愣了一下,他其中一个人下意识想要开口询问,但是很快他就是想到了什么并没有说话,而是同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很快张老怪就是退到了他的旁边,实际上在这一个家伙出来的那一瞬之间,实力强大的张老怪就已经凭借自己的感知力察觉到对方那细小的呼吸深了,然后他就知道自己的背后估计有人“多的不要问,那地下棺材里面有几个干尸啊,干尸非常的诡异,邪门看起来应该是没有死透,不过说不定他们身体里散发的毒素,非常的有毒,所以到时候全部都秉着呼吸。”张老怪长话短说,直接挑出最为重要的几个,告诉对方这一切说出来这个人虽然依然并不是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也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他立即就是同样并住了呼吸,果不其然,几乎就在几秒钟之后,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就可以看到一句干尸,晃晃摇摇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这有一个干湿的模样,倒谈不上,多么的吓人,远远没有丧失下来的恐怖,毕竟丧失,可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浑身血淋淋的还可以看到一些烂肉,可是这些干尸就好像被风化了一样,就仿佛从血淋淋的牛肉变成了牛肉干,根本就看不到什么血型的东西,唯独就是觉得有一些诡异,那黑洞洞的眼眶之中明明什么都没有了,可为什么还会飘烁着两个绿色的鬼火,这两个鬼火一般的难道就是这家伙的眼睛吗?可如果说,成这个模样了还有眼睛那未免也太过于牵强了吧,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构造,现在他们也没有心情去关心这些了,虽然眼前这个干尸非常的邪门,但他们都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一无所知,那么就需要把这个干事给他降服,也许就能够知道背后的秘密了,张老怪三人做好了战斗准备,三个人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虽然他们之前没有过任何的配合,也没有过任何的磨练,更没有任何的演习,但是往往彼此之间一个细小的动作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自己应该在战斗之中扮演的角色和地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这些都是从一次一次的战斗经验之中所总结的,这也是为什么,经验丰富的往往都是一个团队之中最骨干的那一批话,不多说张老怪三人成善心占位,将这个干尸包裹其中这干尸,明显就是有些呆滞,也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出现了这么多人,也许不知道他该去攻击谁,反正他就陷入了一片错乱,张老怪三个人的眉头微微皱起,从某种方面来说,这但是未免显得有点太过于呆萌了吧,要不是对方,那散发着极其寒冷的火焰给他的外表带着非常的邪魅,张老怪三人根本就无需如此小事大做早就一起进攻了。

  “一起进攻这家伙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是这里是一个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陌生的地方,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不过所有人都要小心一点,万一这家伙是个塞班可就不好了。”张老怪冷声的说道,塞班这个两个字是他一生之中最为恐怖的字眼,可或者说是张老怪的人生阴影,还记得当初他们团队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就是因为塞班这个家伙的出现塞班他是一个丧失,或者说他就是一个活人,只不过他是一个和丧失极其接近的活人。没错,这是张老怪第1次见到的这个家伙,对方居然是一个有思想的丧尸,当时张老怪根本就不知道,他只知道对方是一个落难者,而且这塞班还是一个长发飘飘,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要不是对方的女连衣裙上有着一些血液,让他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女鬼一般,不然的话以对方的颜值放在末世之前,可以横扫国内很多的女明星,让他们的颜值全部都变得,如此之不屑一顾,也就是因为对方的颜值让包括张老怪等人在内的所有高手全部都降低了,房价倒不是说哪让人本色,一部分中的颜值,最主要的是他们可以感觉到对方体内的气血是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他们都知道丧失是一个什么样的玩意儿,无论是那些,两只脚在地上慢悠悠跑的还是四肢要并用的,齐心重,这些丧失隔着很远,他们身上就有一股散发着血腥的恶臭味,就好像是从焚尸地里面爬出来的食尸鬼一样,以前张老怪他们实力不强的时候,也许啊没有办法感觉只有等到这些丧尸走到近前的时候,才能够通过对方高速移动形成的空气,通过自己的鼻子嗅觉闻到,可是随着实力提高之后,哪怕这些丧尸躲在一边,他们的肉眼还没有看到对方就已经可以通过鼻子又或者耳朵,是感知力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可是那一个塞班身上没有任何丧尸的味道,甚至和他们活人的气息是一模一样,而这就成了最大的伪装色,可是后来直到被这塞班追杀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错了错的彻头彻尾这个塞班但不是什么大活人,而是一个有智慧有阴谋诡计和正常人无意的丧尸都别傻在原地发呆了,一起上。

  张老怪看了一眼这古怪的干尸,不知道为什么,他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这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实际上张老怪他对于自己的艺人也并不是了解的非常清楚,因为他的意呢是一种类似于超感知方面的,没有一个具体的形状,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温度,它不像火系异能者,可以看着自己的手上出现一场火焰,还可以寻思着有迹可循,可是它的异能看不见也摸不到,只能够通过冥冥之中一种感觉,或者说就是松果体发出来的警示来进行一种简单的预判,这身上起一层的鸡皮疙瘩就是其中的方式之一。到目前为止能够让他出现这种感觉的还没有多少,可是眼下刚刚看到这干尸在地下室里那会儿他还没有这么强烈的预感,可是现在忽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干湿也许已经在他们肉眼没有看到的地方发生了某种玄妙的改变,所以张老怪他不愿意再继续等下去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虽然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不了解对方具体底细和实力资料的情况之下,贸然动手对于自己这边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选择,甚至是非常鲁莽的,但是长老怪也知道速战速决不能够再拖,秦晓楠和另外一人两人点了点头,他们都不是什么寻常之辈,甚至他们两个人都是异能者,当然秦小兰他并不是异能者,只是一个纯粹的黑铁战士,不过他却和普通的黑铁战士有些区别,他的眼睛要比普通黑铁战士更加的敏锐锐利,这一点非常的媲美那些眼睛方面产生了变异的异能者,也就是说秦小兰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先天的锻炼,让他拥有异能者的能力,这一点就非常的夸张了,辛晓兰他从小就开始学习弓箭,要想学习弓箭首先一点,就是要有一定的视力,这就好像是去部队里面打靶子一样,米,有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但有的一些近视的几百度的脱了眼镜之后连靶子在什么地方都看不到,这种情况之下又怎么可能去进行打靶训练的,所以要想学习这些方面都有一个基础的前提,视力一定要过关,再加上刻苦的训练,不知不觉之中,秦小兰他的眼睛就发生了异变,他明明不是一个异能者,但是他的眼睛已经媲美异能者的水准这并不是靠上天赏赐,而是靠他自己一个人辛苦训练出来的,当时他在得知存在着异能者这一种东西的时候,说实话秦小兰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悲愤,他在那边非常的不甘心,为什么那些人可以拥有异能者,那些远远不如他的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不如他的家伙,却因为拥有了异能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哪怕就是烂大街最为寻常的活性,异能者也变得成为了人中之龙,成为了精锐,成为了那种可以轻而易举被那些大团队挖走的存在,而他却什么都没有,这对于秦小兰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世界上的打击,不过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的眼睛似乎要比之前更加的敏锐了,看得更加的清楚透彻,有时候他还会进入一片神奇的空间,这一片空间它成为这片世界的主宰,他感觉到时间似乎变得缓慢,而他自己在这一片空间之中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一片空间的存在,让秦小兰变成了百发百中,从来没有空见过,而后来渐渐的他的名气也在当地逐渐的闯开了,有不少幸存者团队开始联系他,招揽他,成为队伍里的一些进攻手,一开始有不少的团队看到他只是一个女孩子,而且年纪不大都对他心怀歹念,甚至他之前还遇到过整个团队的人,把他骗到一个小树林里,然后要对他做一些不耻的事情,后来那整个团队的人全部都死了,他们的脑袋上都插着秦小兰的箭,一箭爆头。

  也就是通过这件事情一个实力还不错的幸存者团队全军覆没,秦小兰的威名也被打出来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一个恐怖的弓箭手,没有人敢去惹他,也没有人会因为他是一名女孩子就对她有任何的轻视,当然了,骚扰之类的东西从来都不会过时,只是胆敢动手动脚的得掂量掂量自己,再到后来也是一次机缘巧合,秦小兰认识到了其余的那些眼睛方面也有便宜的异能者,和对方进行了一些比较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眼睛,单单从目力这方面来说的话,是不会比这些家伙差太多的,甚至平分秋色有时候秦小兰他自己都在想,若是他在这种基础之上还可以产生变异的话,那岂不是更加的强大。

  这一切说起来繁琐,但都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吧,三个人一起联手朝着一个诡异的干事发动进攻,这干尸,他此时此刻站在原地就好像没有了电的机器人一样,众人眼神中露出一抹杀意,这是绝佳的进攻的好机会。

  也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张老怪他浑身上下忽然就好像是被一层电流通过一样,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在这个时候,长老怪他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惊奇的神色。到目前为止能够让他产生这种变化的屈指可数,其中有一次哪怕是忽然猛的降温了,他也没有过这种感觉,而剩下来的其余几次产生这种变化的时候,往往就代表他遇到了性命相关的危机,张老怪立即反应过来,随后大手朝天也会只见在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盾牌,带一个盾牌出来的快,朝那一只干尸砸了过去,而此时此刻的秦小兰和另外一人怎么没有任何的防备,秦小兰倒还好,他是一名弓箭手,他的所有攻击方式都是利用自己的工件,尽可能的涉及对方的薄弱环节,他倒并没有上前定,而另外一个它则是一个进站方面的异能者,他的异能是可以让自己的浑身某个部位变得坚硬,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性能。。

  “小心点这个干尸有问题!先别急着冲上去,第一时间保命!!”

  张老怪的这一番话可谓是救了他的一条小命啊,此时此刻这个家伙他的反应也非常的快,而且在冥冥之中他也可以感觉到眼前这个东西似乎并不简单,哪怕对方看起来行动缓慢,非常的笨拙,就好像一个蜗牛一样,但不仅仅张老怪他的异能可以为他带来预警,提示,其余的实力强大的生存者或多或少都拥有这种类似于野兽本能一样的存在,很多人将这称之为生存者,本人在这末世之中生存久了,一个人待在这荒郊野外,待在这,全部都是危险之下,往往都会陪念出这种感觉,所以这一切说起来繁琐,但都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罢了,这一名男人他第一时间将自己的一些关键地方全部都检验化,也就在下一刻。那原本站在不原地不动的干事,忽然他身上的那一层诡异的焰火一下子变得汹涌澎湃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死了不知道多久的火山一下子喷涌,喷发了一样,刹那之间那一样火瞬间就是附着在了他的身上,在这一瞬之间只有一个玩家,他瞬间就是面色发白,而他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是已经结成了冰霜,他连连后退,等到他拉开一定距离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胸口的肌肤已经全部都冻烂了,他额头上眉毛上头发上全部都结满了冰霜,甚至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有些皮肤已经失去了存在感,那肌肉已经全部都被冻死了,浑身都是一片的青一片的红。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