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799
  他就要离家出走逃离这里,因为他的童年是非常痛苦的,别的人的童年是在外面玩着游戏,玩着漂亮的娃娃出去旅游等等,可是他的童年就是在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练习中度过的,可是现在他才真正的懂了什么叫做先苦后甜,也许那些在外面玩着游戏的人早就已经在末世一开始的动荡之中就死去了吧,而他却坚挺的活到了现在,秦小兰的思绪飘到了之前,而张老怪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之所以如此之气重倾向的,是因为对方身上有着非常不错的几个优点因素,首先就是对方是一个会拥有射箭本身的特殊人才,仅仅就这一点,他就值得张老怪把他当做整个团队,核心人物其次,他发现秦小兰并没有多么的嚣张跋扈,更谈不上食材药物,但依然好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这一份品德就非常的难能可贵,张老怪见过太多太多,本身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拥有了特殊技能之后,一下子恨不得鼻孔朝天的那种家伙,甚至之前张老怪也不乏救过这样的人,之前对于他是感恩戴德,可是后来拥有了强大异能之后,不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直接翻脸不认人,对此张长怪也是无奈的很。

  刷

  也就在这个时候当张老外刚刚把他下一个棺材的棺材钉全部都给扒开的时候,他忽然就是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这一股寒意若说在之前的话,张大官也许并不会太在意,毕竟他们是位于一个地下室,这个地方非常的,偏僻会感觉到莫名其妙的一股冷风也是很正常了,但是知道那刚吃之后,张老怪顿时就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知道这里面八成又有一个干事,他立即把旁边的双手剑给抽了出来,而远处还在那边思绪之前的事情的秦小兰也立即回过神来,二话不说就是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弓箭,然后瞄准了棺材,一旦出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他会第一时间射箭。

  果不其然,当那棺材掉落在地上的时候里面的的确确出现了一个蓬头盖面的干事,面对着这一只干事,张老怪直接猛地将手中的双手剑朝前猛的劈砍而去,这一剑只是纯粹的来自于张老怪下意识的反攻罢了,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剑居然直接将对方的脑袋从身上连根斩下,对方的身体扔在原地,随后就是倒在了地上,张老怪自己都非常的意外,没想到这武器居然如此之锋利,还是说是干湿的身体强度,非常的不堪一击,不过张老怪也来不及去思考太多,他立即走,上线再一次的用手中的双手剑将大哭的头给砍成了碎片,这还不算完,张老怪从手中拿出了一些汽油之类的东西将对方给焚烧。

  “这把剑果然是个好玩意儿啊,说是斩钉截铁的神兵利器也丝毫都不为过,看来这个地方要好好的搜寻一遍这可是到处都隐藏着巨大财富的地方。”

  张老怪的眼神之中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半场的战斗都已经差不多结束了,郭啸天在干掉那一只从地下爬起来的古怪石猴之后,他在对方的身上摸索了一下,倒也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随后他就是继续踏上了真诚,而另外一边呼吁沼泽地的生存者也干掉了那我藏在沼泽之中的鳄鱼,两个人活生生的把这只鳄鱼给它吃了,当然在吃之前看看,把这只鳄鱼给大卸8块,然后把它的肉拿在火堆上烤,两个人就在这沼泽之中搞起了一个森林烧烤,而在沙漠之中的林峰干掉了一只蝎子的时候,同样坐在大白的背上不断的翱翔,他看着周遭,这是一片看不到边境的沙漠,就好像无穷无尽一样,不过今后冥冥之中总有一种声音的告诉他,也许这个地方并不是无穷无尽的,终究是会出现一些别样的。所有来到这一片神秘空间的人全部都在不断的寻找着机会。对于他们来说,也许这一片空间让他们感觉到无力感,让他们有一种想要放弃的模样,但作为一名人类之中的精锐,他们的意志力绝对没有这么的薄弱。

  话说林峰他坐在大白的背上,不知道飞了多久,在这个过程之中他又干掉了两只一模一样的鞋子,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林峰来说,他感觉这几个蝎子,他们就好像体积也好颜色也罢,都是一模一样的,给林峰一种复制粘贴的感觉,这让林峰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个地方也许存在着某种他所不知道的规律。

  “这地方看来的确藏着什么鬼怪的东西啊,也许就是这一片世界运行的法则,如今看来这一片空间并没有我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幻境,但要说他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我也是不信的,虽然说现在漠视这种操蛋的事情已经足够了多了,但要想要告诉我这世界存在着什么平行空间这种东西,我依然还是不信如今看来很有可能我眼前的这一片空间它是现实存在的,但是它的本质也许并不是我所看到的这样。”林峰这个时候在内心之中满满的说道,他感觉自己隐隐约约的可能会捕捉到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林峰在这个时候忽然就是看到了什么,他坐在大白的背上飞得非常非常的高,站得高望得远,更何况他这个在天上飞的,他第一时间发现远处似乎有一个什么东西在那面移动,这是一个巨大的沙尘暴,沙尘暴就好像一个无形的屏障一样从远处呼啸而来,让整个天地之间变得敬畏分明,林峰他们这边还是湛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非常的清澈,可另外一边就好像是另外一个黑暗世界,漫天黄沙,群魔乱舞,让人望而生畏,只不过让林峰有些意外的事,在这黄沙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移动,本来林峰是想要让大,从另外一个方向绕过去的这沙尘暴虽然来势汹汹,但也并不是无边无际,而是存在着一个边际。

  “有点意思,大白朝那边飞距离近一点,我倒要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存在,如果说这里面有东西的话,很有可能这玩意儿就是这里真正的中枢神经啊,看来我们距离这一片世界最终的奥秘已经越来越近了。”林峰拍了拍大白的背上,大白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鸣叫之声,随后猛地一个俯冲,朝那沙尘暴冲了过去,沙尘暴非常的雄伟,大白的身躯已经是很壮硕了,但是在这漫天黄沙面前,依然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不过林峰依然非常的有信心,一大把那强有力的翅膀是很难会让它被卷到这沙尘暴之中的,林峰要想看清楚,那沙尘暴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就必须要靠近,毕竟整个场面已经被黄沙所覆盖,林峰在这个时也是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面拿出一个护目镜,然后再带着一个面罩,不然的话恐怕在一瞬之间,他的口鼻之中会被这黄沙所覆盖,就好像被活生生的活埋了一样。

  即使如此在随着林峰越来越靠近这沙尘暴的,林峰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身下原本非常平稳的大半夜开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这好像是那一叶孤舟在那惊涛骇浪之中,随时都有可能会沉没一半,除此之外还有犹如子弹一样哒啦哒啦哒啦在它上护目镜上不断拍打着沙粒,影响他的视线,林峰的目光微微的眯起,这要是寻常人的话,很有可能就根本看不清楚,这沙尘暴里面还存在什么东西,甚至寻常人都不可能再继续往这里多看,几眼这么大的沙尘暴,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死神来了,一旦被卷入其中的话,别说是十阶,哪怕就是阶的恐怕都必死无疑,在大自然的面前,哪怕是末日之前的人还是现在的人都是一样的,非常的脆弱,不可能扛得住。但林峰拥有紫极魔瞳他可以拥有着比寻常人更加敏锐的洞察力,更加出色的目的,即使如此,在这大暗昏天之下,他也已经有些模糊,唯独能够做的就是让大白冒着一定的风险靠近那沙尘暴。

  越来越艰难,这让林峰也倍感意外,大白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善非的变异怪物,在得到了变异强化之后,他的飞行能力更加的恐怖,比那种普通的战斗飞机都要更加的强大,可是在这种场面之下,大白居然也变得非常的挣扎,林峰坐在对方的身上,不得不去通过自己的肌肉来调节他的平衡力,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他会被甩下去。巨大的颠簸让林峰都感觉到一颗心悬了起来,毕竟这可是在高空之上啊,掉下去的话,他林峰就算实力不简单,恐怕也没有时间可以自救,当然了他的空间里还放着几个降落伞,若是在这期间他可以来得及打开降落伞背包的话,那么他还可以自救。不过林峰希望自己一辈子都用不着那些东西。

  沙尘暴来的越来越凶猛,整个大地之上的沙漠就好像被剥了一层皮一样,全部都被卷入这一个沙子铸成的怪物之中。林峰在这沙尘暴面前也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大白在一点点的靠近,哪怕他已经足够的努力,足够的勉强,林峰坐在大白的背上不对,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完全趴在了大白的背上,若是坐着的话,估计此时此刻他已经被吹飞了。没有将自己的重心降低,紧紧的趴在大白的身上,然后抱住对方才可以让他贴在对方的身上,林峰睁大了眼睛,想要努力的去观察,那沙尘暴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现如今的他距离沙尘暴已经非常的近了,他也可以感觉到大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能够保持现在的这个距离和平衡不被吸进去就已经极其不易,要想再朝前进一步的话,很有可能他们一人一鸟就会被卷入这沙尘暴之中。

  紫极魔瞳林峰已经将他吹动到了极致,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这沙漠中心最为疯狂的地方,的确存在着某种他所不知道的东西。而且他有种错觉,仿佛这个沙尘暴之所以会出现,就是因为那个东西的存在,换句话来说是因为这个东西在移动,所以沙尘暴也跟着在移动,这让林峰忍不住心中惊讶,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玩意儿,能够形成这么大一片的沙尘暴,难道说是一个巨大的抽风机吗?不过林峰没有办法将他看得真真切切,他想要尝试换一个角度,但四面八方全部都是这种漫天黄沙,整个天空原本非常的明朗,万里无云,但此时此刻就好像是要下雷阵雨一样,变得一片的黯淡无光,太阳都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林峰绕着这一个巨大的沙尘暴,以它为中心朝四面八方,都转了一圈不存在任何薄弱的地方,就让林峰眉头微微的皱起,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上空,难道说在上方存在着这么一个所谓的风眼,林峰想了想就让大白立即展翅翱翔,大白猛的拍打着翅膀朝上空飞了过去,一股巨大的拉扯力想要将他们吞入其中,林峰知道这么大的沙尘暴,一旦他被吸入进去的话,恐怕也会瞬间死无葬身之地,在这沙尘暴内,不知道存在着多少犹如那刀片一样的杂物。。

  “果然在这上面有一个可以进去的风眼,这么看来的话,要想进入这个沙尘暴里面,就只能够从这上面跳下去,而且必须要对准,一旦没有对准进入这个封面,而是落在了旁边的沙尘暴里面的话,那就怕是我也恐怕不可能再活得出来。”林峰心中喃喃的说道,此时此刻的大白他已经飞到了高空之下,整个沙尘暴都在下面,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沙尘暴的最顶尖那中心地带居然是一片空白的没有任何的风暴。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样,无比的平静。

  “只能够选择赌一把了,这种情况之下一旦一不小心出现一点失误的话,就很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呀,而且这样大小也大白的,体积也钻不进去,看来只能够我自己一个人跳进去了,然后到了里面之后再把大白给放出来大白,你现在把高度降低离那个路口最近我倒要看看这个沙尘暴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这玩意儿里面还能够有什么东西,也许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答案。”迎风摸了摸大白的脑袋,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