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01
  铁球也非常的光滑,看不出任何缝合的痕迹,最让龙老大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这铁球它明明是从底下硬生生的拉出来的,但是在它的外表上却没有任何的淤泥,就好像是那出淤泥而不染一样,这让龙老大很好奇,难道说这铁球还是一个胶囊一样的东西在里面,还关着什么东西不成??尝试拿出自己的武器,在这玩意儿狠狠的批评了一下,结果武器被弹开了,弹得他手臂都发麻,但是这玩意儿却毫发无损,甚至连一点裂痕都没有,这一下子彻底的打消了龙老大对这个东西的主意和看法,就算这东西里面真的有什么好东西的话,他也没有办法,就好像是一个太监,看到一个绝世美女一样,根本就无计可施,这玩意儿的经验之程度可谓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以他龙老大的力量,再加上他自己手中武器的锋利的程度,哪怕就是一些诸如变异穿山甲之类的怪物,他都可以想办法弄开对方的防御,可是这个玩意儿自己如此之凶猛,一击下去却居然猴化无伤,这让龙老大摇了摇头,他直接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道道的轰鸣之声,他可以看到远处的一个沼泽地,居然出现了一个漩涡,这让他面色微微一变,甚至做好了防御的准备,难道说又要出现什么幺蛾子了吗?难道说这个枣子里面又有什么惊人的变异怪物要破土而出了吗?然而就在下一刻,他顿时愣住了,一根巨大的石柱从那沼泽地之中伸了出来。一直升到了十几米之后才猛的停止。

  “这什么玩意儿?”老大在原地等待了一会儿,他发现这东西没有再继续朝外生长了之后,他才敢决定前去看看,他从旁边绕了一下,最后来到了这石柱之上,猛的他发现这石柱子上居然还有一个入口,这是一个黑黢黢的洞,他尝试着想要看看里面连接什么地方,但很显然他根本就看不到镜头,就仿佛这是一个地狱之门一样,龙老大又仔细的听了听他听不到你没有什么声音,在这一刻容让他瞬间就露出了一个犹豫之色,这个地方肯定有诡异的东西,说不定就关乎着这个世界的秘密,甚至说不定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出口,没办法,他刚才走了那么长的路都没有看到1点镜头,现如今这一个忽然从沼泽之下生出来的洞口,说不定就是逃离这里的,但都可能这一切都只是他纯粹想多了跳下去很有可能就是羊入虎口罢了,这所有的念头在龙老大的脑海之中一闪而是,最后他一咬牙还是决定进入其中,富贵险中求,继续盲无目的的走下去,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甚至说不定会像自己的那个同伴一样被,忽然一只巨嘴将它吞下无人可知,眼下这一个东西虽然诡异,但是他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这就是答案。

  眼前的一片瞬间变得一片黑暗,就好像行走在一个没有任何照明设备的隧道之中,一股阴风从下面窜了过来,让龙老大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龙老大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的一纵而下。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也选择相信自己对于这末世以来所有一切的经验。

  眼前的一片变得非常的黑暗,就好像是从人间跌落到了地狱一样,龙老大目光之中闪烁着一股璀璨的光芒,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周遭的一切,但是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好像是一秒钟,也好像是一个世纪一样无比的漫长,我们老大终究是双膝着地,他顿时落地了,他松了一口气既然能够落地就说明土地。顿时感觉到了他是不少他抬头看了一下附近的情况只看到他眼前看到的画面,给予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力,这居然是一只巨大的蛇,他居然再一次的看到了蛇,这让龙老大感觉到了一股头皮发麻,实际上他是一个非常害怕蛇的生物,首先蛇这个玩意儿本身就长得非常的恐怖,那恶心的花蚊子足够吓跑一大堆人了,虽然说在末世之前也不乏一些比较奇葩的人,会选择养一些宠物蛇,蜥蜴之类的,但那毕竟不是主流的。

  绝大部分人来说,蛇代表的就是邪恶,代表就是恐怖,除了这一部分之外,龙老大之所以非常的害怕,也是因为他小时候是农村里的,在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往往都会捞鱼或者抓鳝鱼,只需要准备一个特殊的笼子放到一些池塘里,第2天也许就可以看到,那笼子里面装满了鳝鱼,这些鳝鱼自己做起来的味道非常的不错,很好吃,而且还可以卖出不错的价格,但也并不是所有的笼子里都可以抓到鳝鱼的,有的笼子里面抓到的是一只只的水蛇,当时龙老大就是被这种画面给吓了一大跳,甚至留下了童年的阴影,他本以为自己抓到了一个非常粗的鳝鱼,非常的高兴,但是等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居然是一只盘着的水蛇,当时吓得他把手里的笼子都给丢了出去,二话不说,屁滚尿流的就爬着回去。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这么大的蛇之后,内心之中虽然蒙了一个疙瘩,但是却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吓得浑身手脚发凉,甚至双腿无力,恨不得要趴在地上惊讶归惊讶害怕归害怕钟老大很快就调整过来了,他知道虽然蛇对于他来说依然还有一定的童年阴影,但他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一个单纯的少年了,现在的他已经经历了太多比蛇还恐怖的东西,他也不是没有看到过,甚至司空见惯,眼下看到这曾经的童年阴影又如何呢?最起码刚刚在外面的时候同样也是一条蛇,他当时根本就来不及去想那么多,根本就谈不上害怕这种感觉,当时霸占他整个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离开这,他想要调查这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扑朔迷离的答案。

  “难道说这个地方是一个蛇窝不成这么多车,而且一个个的体积这么大,以前这个时候比刚才那个还要更加的庞大,要不是他在动,我还以为是一个倒在地上的枯木树枝,不过要是能够有树长得这么粗壮,那也算得上是奇观。”龙老大来不及多想,他直接准备上天去看看眼前这一个东西,的确在不断的移动穿梭,等到来到近前的时候,他才可以肯定自己却又看到了一条大蛇,一条要比刚才死在外面那一条更加粗大的蛇,不过这条蛇却有些区别,或者来说有一点特殊,这条蛇他居然身体内有齿轮,这对于颅脑袋来说是不可思议,难道说这是一条机械蛇不成?龙老大他的目光之中闪烁了一下这么大的一条机械蛇,且先不说这个到底是谁制作出来的,就是这个人制作放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的扑朔迷离,但是在龙老大看来很有可能他已经触摸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也许这条机械手就和他离开这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龙老大冷哼一声,还真的就是被他给堵对了,富贵险中求果然没错,他也不再过多的磨叽。这一条机械蛇,他还没有看到对方的头部在什么地方,这个龙老大可以非常的肯定答案,绝对就在这个机械蛇的身上,等待着他去发掘,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寻找这条机械蛇到底有什么秘密,这一切的念头出现的快,消失的更快。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纵身于远方,来到那一条机械蛇上,随后开始寻找这一条机械蛇的机关之所在,他确信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一条机械蛇绝对隐藏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秘密,而现在的他已经距离这个秘密只有那一步之遥了。

  …………

  郭啸天离开了这一个废弃的网点,然而他还没有走多久,他忽然发现眼前有一个巨大的身影,这是一个足足有十几米高的巨大人偶,对方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石剑在那边拉一回的行走着,每一次脚落地后都会产生一阵地动山摇之感,郭啸天的目光之中闪烁了一下,甚至带着强烈的惊愕之色,这个是个什么东西,郭啸天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哪怕是他引以为傲的自由之城,也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可能接触的到,可是现在他看到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机关人,通体就好像是用木头搭建起来的,但是在他的身体内还有他的肘关节等等都有非常复杂精巧的机关齿轮。

  “这东西究竟是谁造出来的,而且这个东西它是靠什么能量行走的,这么大的体积每天的能量消耗就已经无穷无尽了吧究竟是谁研发出来这种东西,还有这家伙把这东西放在自己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说是为了让他拱为这一座王殿不成?”

  我现在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巨大的疑惑,他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产生的,也不知道对方存在这样的目的是什么,但是郭啸天他知道眼前这个东西绝对非常的有问题,过两天想到这,不仅没有任何的反退反而主动进攻,而在这时那一个行走的巨大的机关人似乎也察觉到了,郭晓天顿时他就是转过身来,郭啸天这才发现这机关人,他的那个硕大的脑袋上居然长了一只眼睛,这一只眼睛对犹如一个蓝宝石一样镶嵌在他的头上,下一刻一道璀璨的光芒从这蓝宝石之中爆发而出射破了虚空朝他呼啸而来。

  郭啸天反应非常的快,他第一时间立即闪躲,这一道激光落空之后,瞬间将原地炸出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大坑,那深坑里面的泥土全部都被烧焦了,冒着一阵阵的黑烟,郭啸天目光微微的眯起,这个威力可不小啊,要是被这激光用的话哪怕就是他恐怕不死也残。。

  “好大的威力呀。”郭啸天回过神来,而这时这个机关人可没有任何停止进攻的意思,对方一发攻击没有命中之后,立即在那短暂的两秒钟之后下一发攻击,再一次破空而来,威力丝毫不减,过一小天冷哼一声,只看到他办公之中一道巨大的铁拳呼啸而闻闻砸在这机关人的脑袋之上,刹那之间这一发攻击还没有施展出来的机关人瞬间被砸了一个猎枪。对方的这些攻击朝半空之中呼啸而去,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心,郭啸天借着这个机会立即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他几步就是窜上了对方的身躯。的过程之中,郭啸天不断的观察着机关人的内部构造,他发现这里面居然全部都是些非常复杂无比的齿轮以及一些杠杆,看上去就好像是那蒸汽时代文艺复兴的产业一样,这让郭耀天倍感挫折,他可不信,仅仅靠这些齿轮就能够制造出如此庞大如此精密巧妙的巨大机关人,更主要的是刚才对方所施展的那攻击,明显就是属于能量攻击,单单靠齿轮这种复古的基本工业原件是根本不可能施展出来的,那么很显然这机关人绝对另有乾坤,绝对隐藏着寻常人所不会知道的秘密。郭啸天眼神中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光芒,才感觉得到,自己似乎好像寻找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另外一边这里是一片大雾森林皮衣哥在这一片森林之中穿梭,他看了眼周遭全部都被一片雾霾的白雾所遮盖,对于他的视线造成了极大的阻碍,最让皮衣哥皱起眉头的是这一些白雾居然还能够阻隔他的视线,这让他非常的诧异,要知道他可是一名实力很强大的异能者寻常的物,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物后面的东西,可是现在他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别人用一层白纱蒙在了他的眼睛手机上,这些雾气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穿透,不过现在的皮革早就已经熟悉了,这里他不知道在这一片森林之中走了多久,好像是一秒钟,也好像是一个世纪,也在这个时候皮一个他忽然就是停下了脚步,然后他的鼻子抖动了一下,在他的眼神之中明显露,困惑之色,它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