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02
  味道不像是什么变异怪物留下的,也不像是人类,反倒像是什么机械钢铁留下的,在这个地方难道还存在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不成,看来应该是朝那个地方过去了,得过去看看,也不知道其余的那些人现在是否还安全,这该死的地方把大家都给搞散了,到现在为止除了我之外就没有看到其余的大活人。”一个心里暗骂一声该死,早知道他就不来去参加这个热闹,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立即就是朝自己闻到的味道冲了过去。一个是一个异能者他的异能比较特殊嗅觉强化。也就是说让人的鼻子比狗鼻子猪鼻子都要更加的灵敏,对于寻常人来说,很有可能觉得这个异能是一个废物一点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提升帮助,但是对于皮衣哥来说这个异能是他最喜欢也是他最想要的一点,而且他的嗅觉强化要比寻常嗅觉强化更加的敏锐,更加的变态,寻常的那些得到强化的异能者,他们只能够闻到一定范围内的一些血腥味或者说变异怪物,身上的体味甚至是丧失身上的腐烂味,或者食物的香味粪便的臭味腐烂的尸体等等的这些比较寻常的东西,但是对于皮衣哥来说,他可以闻到一些本来不可以闻到的东西,哪怕是一块金属一块石头,这种没有散发任何气味的东西他都可以闻到,也就是说在他的视线之中,他可以感觉到任何分子的运动,无论是固体液体,还是其余的各种,只要是存在的东西,它都可以闻到气味。

  当初他就是靠着这个强大的异,能迅速的在这乱世之中生存下来,而且还生存的要比寻常人更加的舒服,现在不是去思考这些的时候,第1个他不断的开始搜寻他问到的这一股味道,味道非常的大,但是却有非常非常的刺鼻,最起码在这一片森林之中,对于皮衣哥来说非常的刺鼻,周遭的迷雾越来越浓烈,但是皮革就好像开了地图导航一样,知道这所有的一切,他的鼻子非常的敏锐敏锐的,在这种情况之下都可以用来当做他的眼睛,很快他就是来到了这一股气味散发出来的地方,他蹲在地上摸摸地上的草,这里有一个脚印,很显然刚才的确有什么东西从这里走过,这一下皮哥就更加的好奇了,刚才他这么长时间除了自己之外就没有看到其余的东西,但是现在再一次的他见到了另外一个生物,姑且称之为神物吧,虽然这个生物身上散发着一股机械的味道,甚至他还闻到了机油,这让他心中好奇,难道说这是一个电动的玩具不成?若真是电动玩具的话,那这体积可不再小了,这脚印就已经要比得上他的巴掌印了,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皮衣哥继续朝前面看去,那一地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他知道那个家伙就在前面。

  “有点意思,既然如此的话,就让我把你的头给打烂,看看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这个世界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开始变得有趣起来。”郭啸天冷笑一声,随后就是连出数拳,刹那之间,在这一个机关人的上空,一只只金色的铁拳,犹如那神之手一般狠狠的落下,这几拳全部都精准无比的打在这机关人的身上,刹那之间,如此之硕大笨拙的机关人,在这几拳之下居然被打的趔趄站都站不稳。

  而在这个时候郭啸天也并没有在原地站着发呆,而是趁着如此之绝佳机会立即朝前冲,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三步化作两步,郭啸天立即就是纵身一跃灵活无比的攀上了对方的身躯,在这过程之中。他不断的观察着这一只机关人,他身上的构造隔着太远的时候他还看不清楚,不过等他隔得很近的时候,他才能够清楚的知道这机关人究竟有多么的巧妙甚至郭啸天都在怀疑这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够制造出来的,虽然在他的身体内,他只能够看到一些诸如齿轮一样的非常原始的工具,但他绝对不会相信仅仅靠齿轮就能够把它得活动起来,而且换句话说,如果说真的仅仅就是靠齿轮就能够让如此体积巨大的机关人自动行走,而且还能够发挥如此强大的攻击的话,那岂不是显得更加的恐怖。

  “有趣,非常的有趣,看来这个机关人绝对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啊,看来我距离这秘密越来越近,已经进到了唾手可得的地步。”

  郭啸天心中的喃喃的说道,而此时此刻,黄沙之上,林峰位于这一片沙暴之中最为重要的地方。他生前所看到的这个巨大的机械大象依然还在不断的朝前行走着,并没有因为林峰的出现而有任何的变化,这让林峰感觉非常的不爽,就好像自己在他的面前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蚂蚁一样,多他一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改变,林峰在对方的身上不断的寻找着任何可能是入口的地方,但是却并没有找到。

  “背上没有任何看起来像是入口的地方,难道说是在下面不成?”林峰看了眼神下整个机械大象的背部,距离底下绝对有几百米的高空,看上去就好像从飞机上往下跳一样,没有寻常的勇气或者过人的手段是根本不可能成功做到的,不过林峰有大白,他直接放出大白之后跳到大白的背上,让大白绕着这大象附近飞,然后林峰去尽可能的寻找,果不其然,更改了思路之后,还真的就让林峰找到了一个很有可能就是入口的地方,这位于大象的腹部,若说不从身下往上看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的,这让林峰暗道一声,可真是够阴险的。毕竟寻常人要想进入这一片沙暴中心,只能够通过上方的那一个风影,那是唯一的安全入口,也是唯一的安全出口,那么自然而然从上方掉下来的时候,就只能够落在这大象的背部。所有人包括林峰在内,恐怕也只会在这背部寻找可能进入其中的通道,谁又曾想象得到这入口居然就是在这腹部。

  林峰靠着大白来到了这一个入口下方,随后一跃而起,稳稳地进入了这一片入口之中,同时也将大白收入了,自己的物品难整个入口之中就好像是另外一片天地,首先林峰并不是看到了什么,而是听到了什么,刚刚在机械象的背上他能够听到的,除了旗下聚向移动时每一步落下的那种声音之外,除此之外更多的就是四面八方来自于沙尘暴的怒吼,阴风怒号听得让人无比的烦躁,可是现如今在这机械象的内部,他能够听到的就是来自于这一些些齿轮,运转的咔嚓咔嚓声虽然也非常的自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足够让人安心,却仿佛拥有着一股来自于机械的魅力一样,林峰他抬头看了一眼,到处都是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齿轮,这让林峰忍不住暗自惊讶,但他也非常的清楚,仅仅靠这些齿轮就想要体积如此之大的机械象移动起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机械象的里面,可是问题来了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地方的秘密呢?或者说怎么能够找到这个地方的核心?”林峰看了一眼四面八方,基本上没有任何现成的通路,但是也并不代表无路可走,此时此刻的林峰必须要去挖掘出一条道路,一旦有任何的疏忽,很有可能就会掉到旁边的那些齿轮之中,然后活生生的被这些齿轮给碾成粉碎,林峰他沿着一些杠杆开始朝旁边走了过去,整个机械象内部空间要比想象之中更加的大,也更加的巧夺天工,更加的令人叹为观止,林峰他看了一眼身下,入眼之处除了一个个杠杆和齿轮之外就是一大片的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但是他能够感觉到下面有什么东西,似乎是在朝上飞着过来,是让他非常的意外,同时也做好了准备,在这机械巷内除了他林峰一个大活人之外,难道说还存在着其余的家伙吗?

  不过很快林峰就可以看到有一道道细小的火光,从那黑暗之中飞着过来,而这是林峰的耳边也响起了一道无比尖锐的声音,就好像一只只老鼠一样,林峰瞬间瞳孔一缩,手中的动作更是不慢一招火遁朝下喷涂而出几乎就在下一刻,成百上千只散发着火光的飞虫从那黑暗之中冲了过来,对方来势汹汹,密密麻麻,在林峰的这一招活动之下,瞬间就有好多飞虫直接被点燃,就仿佛一个个小火球一样,还没有彻底的来到林峰的跟前,就从那半空之中坠落,不过更多的飞虫全部都冲了出来,林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由于再一次的来了一招范围更大的活动,这些飞虫,林峰姑且称之为火飞虫和林峰之前所见到的飞虫并没有太大的相同,这些家伙他们的体积依然还是一样,不过他们通体红色就仿佛从岩浆之中飞跃而出,而且他们的眼神之中还带着强烈的红光,透露了一股嗜血的神色,林峰不敢有任何的大意,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只机械象的肚子里还隐藏着这些东西。

  不过这些玩意儿虽然来势汹汹,数量不少,但对于林峰来说根本就微不足道,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林峰就把这些全部都变成了回津,不过这也提醒林峰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片安静的世界,但是指不定这里还有什么样的生物生存在其中,林峰在这一片机械项目肚子里到处寻找着出很快,他就是看到了一个特殊的东西,这让他立即双眼锁定在了这一个犹如黑色石柱一样的古怪植物上,这一个黑色石柱它的高度并不高,大概也只有一米左右,不过在它的上方似乎好像还有一个控制台,这一下子就让林峰非常的困惑,他看脸周遭确认一片安静,没有任何的危险,他立即就是纵身一跃从,边跳到了几米开外之的一个齿轮旁的传动轴上,耳边依然是齿轮在那边咔嚓咔嚓的运转,唯独这一个黑色的石柱安安静静的躺在这传动轴之上,显得非常的诡异。

  “怎么会有个这个玩意儿,看起来就好像是那什么中枢操作系统的控制台一样”

  都内心这种感觉到强烈的困惑,不知不觉之中,他在这里居然已经浪费了两个小时了,这把林峰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要不是他手腕上还带着一个末世之前的手表,他还真的就没有这种察觉,这一块手表在末世之前价值300万,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设计,表盘上全部都是钻石,曾经的明星也戴过,放在当时的社会,这是绝对属于土豪才能够带得起的,也进一步的体现了什么叫做穷玩车富玩表,一块手表就可以买一辆还不错的跑车了,但是现在这种手表没有人去在意,根本就值不了太多的钱,随着社会逐渐稳定了之后,末世之前有末世,之前的那一套法则末世之后也有末世之后的那一套法则,民风手腕上的这块手表价格也直接再一次的攀升了,毕竟对于很多的漠视之中的强者来说,手表这种东西还是很有意义和价值的,尤其是这种来自于末世之前的产物,越贵的越好,同样放在末世之后也是一个身份的象征,毕竟这种手表可不是烂大街的存在,也不是什么人想找就能找得到,更不是什么人想有就能够拥有的,反正零工这块手表价值不菲,哪怕是现在也是如此。。

  “这边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但是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找到,就好像这机械象的肚子里是无限的空间,感觉无论自己怎么走都要在这机械箱的肚子里打转吗???”

  林峰目光落在了这一个黑色石柱上,到目前为止,这两个小时以来这个玩意儿是他唯一看到的,姑且可以称之为奇怪的东西。他来到了这黑色石柱旁边,果不其然,在那黑色石柱的表面那里有一个凹下去的东西,这是什么?林峰眼神中露出一抹困惑,不过看这个大小似乎好像是刻意留下来的一片空间。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