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13
  林峰没有说话,只是把所有的面吃完,然后就放下了筷子,等待着别人,除了林峰之外,其余的人把那面汤都给喝的干干净净啊,冰汽水更是连底都不放过,知道吸管在没有办法吸到了之后,他们才能念念不舍的放下了手中的瓶子。

  “峰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不少人全部都是目光早早的看着林峰,包括那山狗。显然对方此时此刻已经决定把自己的小命放在了林峰的身上,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一瓶冰汽水的恩情,也许是因为来自于他的直觉,他本能的觉得林峰不简单,亦或者此时此刻的伤口,他已经真的身心疲惫,他也不想再去考虑自己该干些什么随波逐流,所以他想要找一个值得他去依靠信赖的人。眼下放眼整个面馆内似乎也只有林峰这个看起来年纪最小的家伙值得他去信赖了,一想到这伤口忍不住露出自嘲的笑,想他也是一个成年人了,没想到居然有朝一日会去信那一个他以前一直看不起的温室的花朵,林峰站起身来。

  “在从你们的眼神之中,我也已经或多或少知道你们都在想些什么,说实话这个地方若是能够安稳的生活下去的话,我是愿意你们留在这里的,不过你们确定这个地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就是真相吗?还有就算这里是真相我想也没有,我们所表面看上去那么容易,这就好像是末世之前呀,一些国家在影视作品之中被吹的犹如天堂一般,但实际上当你去在那边生活个两三年,甚至更久之后,你才会知道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特色,都有各个不好的地方,也有他优秀的地方,并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真正的天堂,除非你不是在地球上生存,我还是那句话,如果说这个地方还是在地球上的话,那么这里就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风的一席话直接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而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的是,那一个正在做的面条的老板忍不住朝林峰撇的意,他脸上露出了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这一抹笑容非常的复杂,没有人可以注意的到,包括林峰也没有察觉到。

  “那峰哥你说怎么办?兄弟们都跟着你混,你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女方的身上,他们也算是想通了,不管接下来他们究竟有什么样的想法,唯一能够活路的机会就是跟着林峰一直往前冲,林云峰也不多说什么,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抓紧机会立即来到那一个尖塔里,所有人员都明白他的意思,每个人都短暂的准备了一下之后立即朝那尖塔的方向冲了过去,唯独那之前在那边搓着面团的老板忽然抬起头,看着林峰离去的方向,他的目光闪烁不断。

  “这个少年似乎有点意思,不过祝他好运吧,希望他能够活着成为这里的一份子,若是如此的话,到时候我也不介意请他吃一碗牛肉拉面,不过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福气了。”老板摇了摇头,随后也不想多说什么,继续搓着面团,而此时此刻的林峰他们在确定了目标之后脚步加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吃饱喝足了,还是说刚才的心结打开了,每个人脸上都不再有其余的表情,不管他们脑海里是什么样的想法,是想离开这里回到自己亲人的身边,还是说想留在这个天堂,和屈原一样在这里过上看似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每个人必须要做的,就是要在这尖塔他里面存活下来,不用多说,这个监察对于他们来说肯定决定了他们每个人接下来的生或死。

  尖塔似乎就好像自己长了脚一样,无论林峰他们怎么样走,这将他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好像一直没有被拉近,反而还在逐渐的放大一样,每个人的眉头都微微的皱起,甚至下意识的看了眼的天空,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非常明亮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昏暗起来。

  “峰哥,好像这里的太阳要落山了,怎么感觉这落山的很快呀,刚才还是挺亮的,就像下午一两点,怎么现在就好像变成六七年的模样了。”

  众人抬起头来说道,每个人这时才注意到远处,已经有些消失不见的太阳了,每个人的表情或多或少都产生了一些细小的变化,他们可清楚的记得那拉面老板和他们说了什么,这个城市到了晚上似乎好像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危险降临,而这个危险对于他们来说是最为恐怖的存在,也许就是这个城市里最为恐怖的东西,他们必须要赶到那一个尖塔里。

  林峰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他的眉头同样也微微的皱起,他下意识的看见自己的手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手表居然停止了走动,在这一刻令狐冲的表现才彻底的凝重起来,他知道绝对不是自己的手表坏了,这个手表且先不说在末世之前价值多少,而且这段时间他也没有碰也没有磕,又怎么可能说坏就坏呢,造成这种现象,要么就是这里出现了某种不知名的磁场,影响到了他手表的工作,又或者这里的时间彻底的停止了,并且第2种林峰明显是相信第1种。

  “所有人都加快脚步,最好能够在日落西山之前进入那一个尖塔里,看来我们一开始把这里想的太过于简单了,本以为吃完牛肉拉面之后,剩下来的几个小时完全有机会可以进入其中,不过很显然我们想错了,或者说我们想的太简单了,现在多说无益,所有人加快。”

  林峰开口说道,众人点了点头,原本他妈还是在这街道上走,但他们现在已经开始狂奔,他们发现整个街道越来越变得诡异了,原本亮着的店铺,灯火通明的商铺全部都关了,然后大门紧锁,一开始还在街道上吃着喝着玩着嬉闹的全部都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然后做着同样的动作,反锁大门,反锁窗户,甚至就是一些在外面追逐打闹的小孩子,就好像是得到了什么召唤一样,全部都跑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给林峰他们带来的就是一股非常恐怖的氛围,让他们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这里的人到底是害怕什么?还是说这里存在着宵禁,一旦过了时间就必须要熄灯,要回去,若是还有人胆敢在大街上溜达的话,就会被施展最为严苛的处罚?

  每个人都表情非常的凝重,甚至每个人都做好了随时防守的准备,太阳落山的速度要比他们想象之中的更加的快,本来还是七八点的,可能仅仅就是那么一刻钟不到的功夫,4周已经变得非常的昏暗了,这也多亏林峰他们的实力高强可以看清,不然的话这一眼前一片漆黑,根本就不知道方向在什么地方,而且在最前方跑动这林峰直接停下了脚步,再到后面的人也都渐渐的停下了脚步,原本在他们前方的尖塔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再也看不见了,每个人都表情凝重,看来他们终究还是错过了这一个尖塔,他不翼而飞了。

  “这个地方太他妈邪门了吧,我们在这一条街上已经跑了几个小时了,但这条街就好像是一个跑步机一样,我们一直都在原地踏步,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这个尖塔,还是说这一切就是在逗我们玩,看我们是外来的,所以故意设置这种关卡来考核考核我们的毅力或者恒心??”

  “别废话那么多了,这个地方绝对不简单,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赶紧抓紧找一个地方,然后所有人都抱团在一起,也许这个晚上不会太平。”

  “所言有理,不管这晚上遇到什么危险,只要我们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大家一起同心协力,以我们的实力就算遇到什么妖魔鬼怪,我们也不是不能抗衡。”许多人都深吸一口气,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所有人抱团走在一起,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应付接下来所遇到的一切,不可知道的危险,其中有的是明面上呢,也有的是暗处,至于具体从何处而来,他们全部都不得知,而此时此刻凌风的目光不断在这黑夜之中寻找,整个街道原本是灯火通明,华灯初上,但是现如今已经变得一片漆黑,就仿佛从一个国际大都市来到了乡下一样,整个街道非常的安静,而且最让人有种感觉匪夷所思的是这些家伙把灯关了,灭了也就算了吧,可最主要的是他居然连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到,就好像每个人一回去关了灯就已经睡着了,还是说他们待在房间里面不敢说话。

  “这两个可能性无论哪一个都显得有些牵强,我就不信现在这里的人能够一倒在床上就睡,也不信他们会不敢说话,除非这里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他们一旦说话的话,听到他们的声音就会把他们给抓走?”

  你问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所以他干脆就带着人来到了一个空旷的亭子里,这个亭子的旁边是一个湖泊,这个湖泊非常的干净,没有任何的尿骚味,也没有任何的屎臭味,看得出来这个地方就只是做一个让寻常人在这里休闲宽敞,或者说来这里喝茶打牌的地方,在末世之前,这种凉亭之类的东西倒也不少见,不过大部分都是建在一些公园里面,偶尔一些偏僻的地方往往都会充满一股尿骚味,在末世之后这种凉亭里面更加的恐怖,甚至遍地都是人类排的粪,毕竟这些凉亭被许多的人当做了自己栖身之地。久而久之屎尿味儿那根本就不算什么。

  “就暂且在这个地方休息一下,所有人晚上都不要睡觉,瞪大了眼睛不仅仅这天上,这地下也要注意,另外还有这湖湖里面,也都要小心,担心会有什么病因怪物之类的东西出来,我就觉得这个城市并没有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眼下这个街道里的人消失的这么快,更加的印证了这一点。”林峰冷静的安排到所有人都点了点头,最后就在这个凉亭里暂且牺牲,每个人都不敢睡觉,都瞪大了眼睛看着4周,耳边非常的寂静,唯独有那湖泊静静荡漾的声音,这个氛围还是非常非常的安静的,不过在这安静的氛围之下,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就好像在那漆黑的深夜浓雾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他们,随时都会对他们发动致命的一击,这种感觉让林峰他们每个人都感觉到非常的不爽,林云峰已经把子集摩托吹动到了极致,他不断的竖起耳朵,一旦知道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第一时间拔出自己的武器,做好战斗的准备。

  划拉。

  这个时间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每个人就感觉好像是度日如年一样,非常的漫长,漫长到他们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林峰也不知道在这过程中看了几次手表,他只发现好像这些手表的时间全部都停止了,不仅仅是手表上的中盘,甚至就是连手机上的数据也全部都停止不动,而这时间也正好是停留在了他们进入这城市之后,从白天变成黑夜的世界,就让人觉得匪夷所思,难道说这个城镇里存在着什么,神奇的魔法可以将时间凝固,这个城镇里的夜晚不算时间不长,那么从越来越觉得这个地方绝对隐藏了什么惊人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也许是没有人可以去搞懂的甚至这个秘密已经渐而渐知的成为了所有人在这里生活的准则,就好像末日之前一样,学生们听到了铃声就知道是上下课了,都会按照规矩进入教室或者离开教室,这里的人也都已经变成了这样的习惯,一旦黑夜的降临,他们就会自觉的回到自己的家里,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然后抵等待着第2天太阳的升起。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这里的人如此乖巧,要知道这里的家伙我刚才看了,尤其别人的实力可一点都不简单,寻常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奈何的了他们。”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