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15
  更不可能在水里面生活,难道他们真的是和我们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吗?可若是人的话,他们为什么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林峰等人无一不是震惊了,实际上一开始当所有人看到这些家伙从琥珀里面钻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些家伙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虽然说对方长着一个人的模样,但是所有人都认为对方并不可能是人,毕竟是大晚上的如此之诡异的地方,而且最主要的是从湖泊里面钻出来的,他们见过住在树上的,见过住在下水道里的,也见过,住在山洞里的,他从来没有见过住在湖泊里面的,纵观人类的发展史,人类是一个,生存力很强的物种,各种极限的环境,都可以生存,哪怕是沙漠之中都有人类的居住地,但是在这湖泊底下可从来没有人类居住过,除非是那神话故事之中的鱼人之类的,不过很显然这个世界是不存在于人。而现如今他们全部都震惊了,在他们的目光之中,居然出现了一个个从湖泊底下钻出来的家伙,这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这些家伙居然还施展出了异能,这是什么鬼,包括林峰在内,他们也全部都陷入了一片震惊之中。

  不过也就在下一刻,这一片人影居然全部就都消失,所有人的耳边只听到了一阵扑通扑通扑通的声音,就好像一个大石头掉到了琥珀之中一样,夜色越来越深,所有人都已经有点看不到眼前的景象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深夜弥漫了整个上空月亮,那散发的淡淡的皎洁月光已经没有办法穿破这浓厚的云层,整个天地之间仿佛黑成为了唯一的永恒,成为了唯一的旋律,但是那让人诡异的扑通扑通声却不断的传来,这一个过程,所有人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也许是5分钟,也许是半个小时,直到那扑通扑通的声音消失不见之后,所有人才是回过神来,他们知道是那些诡异的家伙消失了,而且他们并不是平白无故的消失,他们又回到了那一片湖泊之中。

  “啊,峰哥这些鬼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难道说真的是愚人吗?这电影里面神话故事里面说的都是真的吗?人家都说这鱼人和咱们人很像,只是被迫无奈才到这海底生存的,说到底和咱们都是同一个老祖宗,难道真的有这些玩意儿的存在??”林峰身边有一个人忍不住问道。

  林峰,他也不知道,他也开始怀疑人生了,这个世界怎么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别在这里自己吓自己啊,刚才那些家伙肯定是又回到了这湖泊之中,别管他是鱼人还是天龙人,这一波明显他们也是有所忌惮,估计也是知道咱们实力不简单,之后全部都给吓退了走,现在咱们去那湖泊旁边看看,看看有没有在这岸边能够发现什么。”

  云峰说的所有人点的念头都跟在那灵魂的背后,朝那湖泊走了,过去所有人来到了之前那一片黑影所处理的地方的确这地上留下了许多的湿的脚印,很显然刚才的一切都并不是他们的幻觉,林峰蹲下身看了一下,其中有几个脚印非常的清楚,林峰拿自己的脚比对了一下要比他们大一点,看样子应该是一名30多岁中年男性的脚,甚至还有人想要看看这些家伙有没有留下脚蹼,就仿佛那鸭子脚一样,毕竟鱼人它是在水里生活的和正常人并会有一些差距,但是他们全部都失望,根本就没有任何脚步之类的东西,对方整个脚印是一个非常标准的脚印,上面清楚的有着5个脚趾头。

  “雪峰哥不会吧,难道说这些玩意儿真的只是人而已,他们居然和我们一样都有5个脚趾头脚印也并不是什么野人,巨人的脚印,就和我们的一样。”

  一个人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这些案上的脚印大部分都是和他们人类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一开始他们还会认为这很有可能只是外观比较像人的,比如说什么水里的圆口之类的东西,有时候这些猿猴垂笔而战的时候也是模样,非常的像人类,尤其是这种非常驱黑的环境之下,他们也看不清楚到底什么是什么,不过现在他们都知道,根本就不是什么其余的怪物,这些东西就是人一个个和他们一模一样,有眼睛有鼻子有耳朵的人,不过许多人随之而来就是更多的困惑,居然是人的话,又怎么可能在这水底下生活呢,不少人想到这就忍不住朝那漆黑的湖面看过去,水面依然非常的平静,没有兴起太大的波澜,这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只是那换季,而且说来也巧,自从这些诡异的玩意儿消失了,不见之后,原本漆黑的夜色开始渐渐的明亮起来,甚至就是连那,明月也逐渐的再一次悬挂在夜空之中,月光照洒在大地上,让整个湖泊看上去波光粼粼的,甚至居然有点好看和宁静。

  “不知道刚才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所有人不要大惊小怪,都继续保持高注意力,等待着太阳的出现。”林峰开口说道,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回过神来没错,不管他刚才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夜晚依旧是无比的漫长,不过让林峰他们很意外的是,这夜晚并没有再出现其余,让他们同样感觉到棘手的东西,整个夜晚尤其是后半夜,居然无比的风平浪静,什么东西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一直到太阳破空而出的那一刻,所有人才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天亮了走兄弟们,咱们尽快赶快去那尖塔里面一探究竟。”刚刚开口说到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立即马不停蹄的朝那尖塔里面走了过去,那也巧,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林云峰的手表再一次开始了正常的运作,而且那手表居然一下子变成了7:30,就好像一切就重新开始计算了,一般事实上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他记得昨天晚上手表停止的时候啊,时针明明指着的是下午,可是现如今夜度过了那原本停止行动的手表,居然从7:30开始了新的祭祀圣上,灵峰觉得这个地方太过于神秘了,而这神秘的终点之所在就是在于这艰难,也许这个艰难就隐藏着他们所有想知道的一切的秘密和答案,街道上原本消失不见的居民,再一次的出现,其中也有各种糟蹋,叫卖的什么鸡蛋饼,什么豆浆油条,什么热干面之类的东西不在少数,看到许多人都是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不过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想去品尝一口了,哪怕实际上他们已经被这味道给勾魂了,但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们至今都难以忘怀,对于他们现在来说吃喝都是次要的,他们必须要搞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那样恐怖的东西,那么玩意儿究竟是不是水鬼,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他会在晚上所有人休息的时候出现是这里所有人都已经墨守成规的潜规则吗?还是说是因为其中的一些原因那么接纳你有什么?这个城镇为什么建立在这个沙漠之中等等之类,太多太多的疑问都出现在他们脑海之中,驱使着他们的肉壳朝前走。

  整个路途上所有的人就好像什么都会发生一样,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规则,也许他们早就已经把这里当做了生存的默认规则。愚公的一目光落在远处的那一座尖塔之上,和昨天一模一样,这个天塔就好像会自己移动一样,无论他们怎么样去前行,彼此之间的距离依然没有说的,这一刻,不少人的心境就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昨天他们看到现在这种场面,也许会感到震惊,会感到疑惑,但是并不会感觉到任何的慌乱,甚至有许多人都充满了一丝乐观,毕竟不管这个尖塔怎么样个玩意儿,只要它是矗立在这里的,那么他们之间的距离终究是会的,越来越短,不可能越来越长,也就是说只要他们继续往前走,总有时刻是会到达的,可是现如今不少人的心中,除了这些想法之外,开始渐渐的变得有些躁动,慌乱起来,昨天晚上那湖泊旁边的几百个黑色的鬼影一样的东西,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按道理来说昨天晚上会出现,那么今天晚上也许也会出现,而且说不定数量会比昨天更多,情况会比昨天更加恶劣糟糕,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眼下最需要去做的,应该就是立即寻找到可以在这里安居下来的,或者说离开这里的办法,不然的话拖得越晚对于他们来说是越不利的,毕竟他们是在别人的地盘上真要发生点什么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替他们去做主。

  “峰哥,这检查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说不定走到这日落西山还是走不到,怎么感觉这距离一点都没有拉近,好像在一直拉远啊,不会我们一直都是在这原地打转吧。”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会,咱们今天晚上又要露宿街头,又要遇到昨天那些鬼东西了吧,你我之间我们干脆就走吧,从这里绕。”

  云峰声控,不少人都已经开始感觉到有些急躁了,林峰自然也能够感觉到自己身后这些人的一些情感上的感情波动变化。这让林峰也已已经隐隐约约有些不好的念头,林峰身后的这些人当之无愧的都是末世生存者中的精英,作为一名精英不仅仅是要自己的实力强大,最主要的是要自己的精神和意志强大,也就是说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毕竟大家都是从那师范学海之中走出来的,尸体之类的东西见过不少,见多了之后,自然而然对死亡这种东西也没有太多的恐惧了,常在死亡悬崖边走的人他是并不会害怕死亡的,很少有东西能够影响到他们太多,让他们出现太多的心情变化,可是现如今他们出现了林峰,他也知道这眼前的一切却太过于诡异,别说是他们,就是他,林峰也开始有些烦躁起来,就是明明可以看到目的地,但是却没有办法靠近的这种朦胧的感觉,让非常多的人觉得有些抓狂,难以忍受。

  “现在离开是不可能离开的了,你们可别忘记了,这个城镇附近很大一片范围都是禁飞的区域,我们若是不能够借助飞行妖兽飞过去的话,仅仅就靠那两条腿,想要跑旁边绕过去,不知道还要花费多少的功夫,最重要的是这个城镇里面就已经如此的鬼魅邪门儿,谁能够保证这旁边或者说离开城镇外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说不定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既然我们已经深陷其中,唯一能够做的不是逃避,也不是想着绕开就只能够一条路走到死当一当那牛角尖了。”

  林峰沉声的说道,此话一出也稍微的稳定了一下军心,不过每个人依然还是非常的烦躁。。

  时间不知道流失了多久,随着时间的推逝,这股烦躁的感觉越来越涌上心头,似乎都要控制他们每个人的脑海,凌云峰的眉头已经不知道周到多少次了,他看了一下时间时间依然还在转,从早上的7:00他们不知不和也没有停歇,硬生生的走到了下午两点多钟,居然还没有走到终点,这明明彼此之间的距离通过目的判断不会超过1公里,但是这1公里就好像是永恒一样,无论他们怎么走,都没有办法到达这让林峰忍不住停下的脚步,他看了一眼周遭,他可以确定的是这条街道非常的长,他似乎是一条直线,周边的街道亦或者周边的人群,林峰可以肯定他们是变化的,到目前为止宁波并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也没有看到一样的门店,这就说明周围的东西并不是假象,也并不是模型,这一切的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其中还有人的表情,看着林峰他们充满了一股顽固,甚至林峰还看到一群小孩子抱着西瓜看着他们,就好像是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这一切的一切林峰觉得应该不是假的,那么问题只能出现在这一条路,又或者这个尖塔,也许这个尖塔他是一个假的,是一个虚假的对方,实际上距离他们非常远,但只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折射在了他们面前,就仿佛是海市蜃楼一样,把本不属于这一片地方的景象投放到了这一片人的眼前,林峰的脑海之中忍不住问自己,难道他真的遇到海市蜃楼???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个尖塔距离他到底有多远呢?不过林峰很快就把海市蜃楼这4个字给排除,他们一开始可并不是靠两只腿走过来的,他们是坐在大白的背上,在这高空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小镇之中那处理的尖塔,整个城镇并不大,按照林峰的估计来说,这走了几个小时,按道理来说他们早就应该已经到了,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遥遥无期。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