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16
  而另外一边郭啸天来到了这个城镇之中,也遇到了一个和林峰一模一样的问题,在他的目光之中,那一座塔距离他居然距离没有被拉近不说反而还越来越远,这样过一天的眉头微微皱起,他也不知道这发生了什么。

  看了一眼街道两边的人,在来之前他已经问过好几个路人了,但那些路人要么就是笑而不语,要么就是没有理会他,偶尔有几个,然后他说也只是说让他去那个塔里,到时候什么都知道了,这对于郭小倩来说更加的糊涂,郭啸天他此时此刻已经带着一个特殊的眼镜,这个眼镜可以让他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他的视线之中,所有的路人他们的大致的一个信息都被他了然于胸,没有超出他的意外,这街边来来往往的路人,其中也不乏一些实力高强的,在他的视线之中,他可以看得真真切切,不过让他些许意外的是那一座塔居然消失不见,就让过一条天,眼神中露出一抹困惑,他将自己的眼镜给摘掉,在他的视线之中,那么他又再一次的出现,可一旦他把这个眼镜给带起来,那座塔就看不到。

  “有意思,这么看来的话,这座塔似乎好像只是虚假的,也许它真实存在,只是我眼睛之中看到的这个它明显就是虚假的,那那真实的塔究竟在什么地方?”

  郭啸天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很有可能是发现了什么?但是他却又没有办法敏锐的捕捉到这,而另外一边的皮革依然是在街上寻走的,不过他和林峰等人以及顾晓天他们截然不同的是皮衣哥,他是边走边吃边喝,皮衣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城镇里面居然有很多人都愿意给他免费吃喝,当然也仅限于一层,不过即使如此批一个也是感觉到非常的舒爽,在这时间内他吃了很多他之前根本就想象不到的东西,他一边走一边吃,就仿佛是一个前来游玩的游客一样,不对他比那些游客还要更加的轻松,那些游客去游玩往往只是走马观花,随便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之后然后就走,根本就没有任何去了解这个景点,或者说去享受风景的想法,把旅游这么轻松的事情当做了一次强制的打卡,然而皮哥却并没有这么做,他来到这里只是纯粹的好奇这个世界,他好奇为什么这里的人能够如此的井然有序,这大半天呢,他也没有看到有什么维护秩序的人出现,可是大家就这么讲规矩。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第1个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居然就走到了这一座塔下,一个自己都愣了一下,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他本以为还颇要花费一点时间,早知道他刚才路上就走慢点,一路蹭吃蹭喝过来多舒服,不过既然已经来到这塔下,那么皮哥也不可能再回去了,再蹭了无数家店,通过那些老板口中批一个也得知这个塔是整个城市的中枢神经,也是最为灵魂的地方,他心里所想要知道的一切,就在这个塔中一个抬头看你眼前这高耸入云的塔,似乎要比自己刚才看到的更加雄伟,仅仅就是那第1层的入口,那个大门就要比他个头更加的高,皮衣哥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来吧,只能够选择既来之则安之,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大门,瞬间这座大门发出嘎吱嘎吱仿佛岁月悠久一般的森林,一股充满着沧桑岁月的味道扑鼻而来,皮革闻了闻,没有任何的潮湿味道,也没有任何古怪的味道,看来这塔里面应该是空气流通的,最起码应该是有人整理,想到这皮革也不再磨叽,立即抬脚迈开了门槛进入了塔中。

  而另外一边黑夜再一次的降临,没有让林峰任何的失望,林峰和他的小伙伴们直到这日落西山没有来到那他面前这一下子林峰身后的众人纷纷都是彻底的无语了,这是什么鬼啊?为什么这条路无穷无尽,怎么走都走不开,再这样下去的话,岂不是代表他们以后可能一辈子就要在这里做这种无用功吗?

  “再这样下去的话,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这个塔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啊,依我之见这玩意儿根本就不存在,纯粹就只是幻影故意设置在这里忽悠我们的。”

  “妈的,这不知不觉又到晚上了,咱们又得找一个地方,暂且安身了,这一次咱们找个离那个湖离水远一点的地方。”“现在咱们怎么干就好像是得过且过,过一天是一天了,就算今天晚上我们能够度过,可是明天若是我们还没有办法的话,那岂不是又是重蹈覆辙,完全就是一个死循环嘛。”“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往前走??万一这前面有什么刀山火海,那岂不是我们全部都要死在这了。”“那不然能怎么办?难道找个地方躲着啊,然后天一亮我们再继续往前走,然后等到太阳落山了之后再找个地方躲着以此循环与我之间干脆就是我们直接往前走,狠心下来我又不信了,这条路还真走不穿。”

  林峰身后的几个队友全部都已经有些彻底的破罐子破摔了,既然没有办法走到那尖塔下,也没有办法打破眼下这个局面,那么那么干脆,直接就一条路走到底就行了。林峰想了想也直接就赞同了这种想法,这大晚上的街道上再次没有任何的人烟,所有人都躲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必要继续躲藏了,干脆就继续走到底,至于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唉,现在我们的局面你们都清楚的很,说是陷入了死循环也罢,你或者进入了鬼打墙也好,我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而且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打破这个局面,但是我们都非常的清楚,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迟早会困死在这里,白天我们根本就走不到晚上我们又必须要去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但是眼下局面对于我们来说,为什么我们就一定要晚上躲起来呢?既然注定没有办法逃出生天,那我们干脆一条路走到底,不管他白天还是晚上往前走就行了,我还真就不信这条路是无限延长的。”林峰认真的说到他身后的众人也都是一下子驴脾气上来了,还真是够邪门儿了,他们还真不信这个邪儿,好好的去闯荡,没有任何的结果,那么现在他们干脆就不这么好好的搞了,大不了就是人死鸟朝天多大点事,毕竟他们一个个的都是身体来私立去的,说句难听点的,他们现在身上的这条命那都是捡来的。

  于是乎林峰等人也就是抱着这种破罐子破摔,大部分就是死的心态,直接沿着这条路朝前走,话虽这样说,但是每个人都依然还是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这一条漆黑的夜晚他们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但是他们都可以肯定的知道这晚上绝对不平静,毕竟昨天晚上他们已经领教过了,至于今天晚上会不会再次出现那些诡异的家伙,他们不知道又或者说是不是会出现更加恐怖的东西,他们也不知道。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林峰看见自己的手表果然和昨天一样,到晚上的时候这手表就再一次的停止了,没有再往前走,林峰也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但是让他们感觉疑惑的是这几个小时下的他们居然什么风吹草惊都没有,遇到整条路上非常的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夜色依然无比的弥漫着,街道两边的商店全部都关着,颇有一种末日萧条的感觉,但是对于这种感觉,他们早就已经是无比的熟悉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吓到他们的,他们从末世开始的第一天到现在这种大门紧闭的模样已经见怪不怪了。

  “峰哥啊,有没有感觉,好像今天和昨天不一样啊,有点奇怪,咱们到现在都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儿?还是说那些家伙今天都休息没有上班,他们是做一天休息一天呢??”

  一个人忍不住好奇的说了,他们感觉这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而且在看远处的天边都已经亮出了鱼肚白,看模样都马上快要破小天亮了,可是这整个夜晚他们什么妖魔鬼怪都没有,遇到非常的平静,这一伙人就好像现在大晚上睡不着觉,在这街道上散步一样,非常的轻松,这让许多人都倍感疑惑,昨天晚上可不像现在这样,昨天晚上那是犹如恐怖电影一样,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全部都跑出来了。

  “你们傻呀,你看这街道上水呀,昨天我们在湖泊旁边到了那些妖魔鬼怪,今天咱们又没有去那什么凉亭之类的地方,所以没有那些鬼玩意儿,所以昨天我们估计是选地址选的,太失败了,那些玩意儿应该是靠水活动的。”

  “管那么多干嘛?没有那些鬼玩意儿,怎么着,你们反而还一个个都欠收拾皮痒的很,就巴不得出现一些玩意儿给你们大战一场?”

  所有人想了想,好像也的确是这么个道理,这大晚上的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出来,那是最好的事情。若是有的话那他们也无所畏惧,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走在最前面的林峰刷了一下停下的脚步,他的这一个举动顿时引起了其余人的注意,所有人立即做好了下意识的战斗准备,他们以为自己来了个乌鸦嘴,说曹操曹操就到,不过很快他们也全部都目瞪口呆,在他们的目光之中居然出现了那一座尖塔,没错,此时此刻在他们眼前出现的不是别的,正是他们之前想要进入的那一座尖塔,可是现在对方就这样距离咱们在百米之外,在那黑夜之中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擦了擦眼睛,确认自己是不是有在做梦,又或者他们是不是看花了眼,不过事实是他们没有看花眼,这座尖塔就这样矗立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的玄妙。

  “峰哥,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的天,这是什么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废功夫?”

  所有的人都是满脸呆滞的看着林峰,这个惊喜,这个意外实在是来的太过于惊喜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已经不对这抱有任何的期待和打算了,甚至有许多人都认为这个尖塔根本就不复存在,它就只是一个幻象,就是这里的人在和他们开一场玩笑,说不定在这4面八方还有什么正对着他们,就仿佛是一场恶作剧一样,想看看他们如何在这里生存下去呢,而这尖塔只是一个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罢了,只不过这个希望只是假的,但是现如今他们再一次的怀疑这个言论了,这到底是真是假他们都不知道。

  林峰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那个尖塔上,他看不出任何的断裂,他实际上心中的震惊程度不亚于其余人,他没有想到在这夜晚他们居然遇到了这个践踏,在这一刻林峰的脑海之中,忍不住出现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难道说这个尖塔实际上就是在晚上才可以找到的吗?

  “你们也不要问我,你们不知道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可别忘了这里不是曙光,也不是老龙口,我们都是这个地方的新人,遇到的都是第1次不过我现在有一个简单的猜测,也许我们一开始都陷入了一个思维怪圈,大白天的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这个尖塔,然后就开始奋命的朝对方走过去,不过很显然大白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无用的,可是到了晚上之后一来是整个街道的变化,原本热热闹闹的街道一下子变成了无人的轨迹,或多或少对于我们心态上都会有一些压抑,其次这夜晚非常的黑,以我们的目的都没有办法能够看清楚太远的东西,所以当我们想要再去找天堂的时候,就会发现它已经被夜色所遮盖,实际上它并没有消失,只是我们没有办法看到它,它依然还矗立在那里。不过恐惧让我们都决定晚上谋而后动,让我们先观察观察,但是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做出了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勇气,而这也让我们歪打正着找到了这一个尖塔,或者说这个尖塔实际上一直都在这里,只是我们的方式有错吧,晚上才是真正的路,早上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想。”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