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22
  “那些躲在暗处的兄弟不如我们出来商量商量,何必要这样的僵持呢,我们不是好惹的,我也看出来了,你们也不是什么寻常的货色,来的话我们双方必定是两败俱伤,难道你们认为自己可以毫发无伤的通过吗?总归是要有人死在这里的,可是你们这十几个人你有谁愿意死在这里,如果有的话就当我这句话没说,如果没有的话,倒不如大家放下手中的武器,放下对各自的敌意,我们完全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去按照这个地方的规则去进行游戏,他们真的把他们当成造物主了吗?什么游戏的法则规矩全部都他们来定,而我们只能够被迫的遵循,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也许这里存在的第2个可能性呢?”林峰站在中间最为空旷的地方,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是他却再也没有办法去发现对方的冲击了,这些家伙都是高手,能够活到现在的没有一个是弱者,他们全部都把自己的身躯躲藏起来了,尽可能的不让林峰轻易的发现,而林峰也的确没有发现,在最后无奈之下,林峰开口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原著中年人自然听的真真切切,实际上他们和林峰的直线距离不超过500米,但是他们全部都躲得非常的好,每一个人都是伪装的高手,在末世之中求生者必须要学习的,第1个本事就是伪装,他要懂得如何伪装自己,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骗得了敌人,骗得了对手才能够得到充分的食物,而不是活生生的饿死,亦或者被那些丧尸发现,然后,把他们抓出来当做食物。

  “别信他们在这里胡说八道,把我们当成那些没有踏上社会的毛头小子的,不成硬在这边糊弄我们,真当我们智商不高,有这么好骗,怕是把我们骗出去了之后,然后他的人会立即跳出来把我们围杀。”

  中年男人面色波澜不惊这种笑话,这种低级的骗局根本就不可能会让他上,当所有的人都只是把人说的话当个屁而已,没有人会去真正的在严明峰所说的,林峰一句话说出去之后,现场没有人回忆,反而是搞得林峰有些尴尬,怎么就好像他就在这里唱独角戏一样,唉哟非常的不爽,他这话绝对不是胡说八道,而是他真的有感而发,为什么他们就要遵循别人的规矩呢,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自己创造一个新的规矩,这背后的人让他们自相残杀,他们就必须自相残杀,不然的话就必须得死,哪里有这么霸道的道理,他们难道就不能够自己打出一条生死路出来吗?最起码林峰是这么想的,不过很显然似乎好像场面显得拮据的尴尬,好像只有林峰是这么想的,这对于林峰来说自然而然是一件非常打脸的事情。不过林峰却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也能够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会如此的警惕,毕竟推心置腹的来说,换作是他林峰的话,那林峰也不见得就会这么轻而易举的相信对方,因为对方一句话就让林峰,没有任何防备的出去,那绝对是傻子,这种人已经不可能在现在还可以找到了,所以林峰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第一时间内获得这些人的信任。

  刷

  轻松直接把手里的武器给丢到了自己身边,10美元开外啊,举起了双手做出了一个投降的状态,这一幕让林峰的这些同伴全部都愣了一下,他们每一头微微的皱起,很显然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峰哥,居然会这么做,而如此一幕自然也是让中年人他们都是看的真真切切,不少人的眉头微微皱起。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刚才说的那话是不是有道理,并不是胡口乱说,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按照现在的这一切按部就班的做的话,那么只会让这幕后人笑得合不拢嘴,你们自己想一想谁活下来谁去死,你们能够走到现如今相比这团队也已经是经过了千挑万选距离,一开始站在你身边的人已经不知道变换了多少个面孔,最后才成为现在这个班,换句话来说你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普通的伙伴关系,甚至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其中有很多人都是家人甚至是情侣吧,可如果说你们其中有一半要死在这里的话,你们愿意吗?或者你们已经想好了谁去死谁活下来??可千万不要认为你们所有人都能够活着,正如你们所说的,也正如你们所见的,我们这些人也不是泥巴捏的,而且实话不妨告诉你们,如果是正面开战的话,我是非常有自信把你们所有人都给杀了,这一点也许在你们看来比较的狂妄,但是我们有这边的实力。”清风继续开口说话,此话一出自然也是让对面那批人无一不是面露恼怒之色,对方这最后一句话说的未免太过于狂妄了吧,什么叫做他们这边的人都不是对手,这小子可真是够嚣张的呀,不过很快所有人都是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仔细想想好像林峰说的话,还真的颇有道理,对方能不能够一个人把他们所有人都杀了,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需要去关注的重点,重点在于他们的确,这边有很多人都是热恋之中的情侣,大家一步步走到这一步也都来之不易,更非常的艰难,他们每个人都很珍惜彼此,可是现如今他们谁能够确保他们每个人都能够活下去,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们必定会有人留在这里,一想到这许多人都沉默了,谁愿意去死谁愿意去留呢,这很显然是一个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的关系。想到这不少人都沉默不语,中年男人他也在这时沉默,整个团队里有一个年轻女孩,这个人是他的女儿,对方在自己的清新的教养之下一步一步的成长到现如今这个地步,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老婆,不能够再失去自己的女儿了。如果是可以的话,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可问题是谁会让他去换呢,谁会给他这个资格呢,一想到这他顿时心如刀割,非常的难受。

  “阿七,你来和他们说话,就是说我们凭什么相信他他能够保证不会暗地里施展那些卑鄙的下三流的手段吗?还有他要想让我们出来的话很简单,他先让他的暗处的兄弟全部都出来,一个都不少,我刚才数了那一共有14个人,我要保证在我们的视线之中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这十四个人!”

  中年男人嫩深的说道,就是其中就有一个光头男点了点头,顿时他就是施展出了自己的毅力,刹那之间在林峰等人的上空,有一道声音就犹如广播一样清楚的爆发出来

  “兄弟,不知道你如何称呼?”

  林峰听到这声音顿时也是愣了一下,随后他开口说道:“你可以叫我林峰。”

  “那我就叫你林兄弟吧,林兄弟,你说的话的确不得不说,非常的有诚意,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对你说,你如果自大到认为你一个人就能够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杀了,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也是非常愚蠢的言论,做人不能够坐井观天啊。”

  听到这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过他同事也在四面八方尽可能的寻找传出这个声音的方向的来源,如果让他这个声音就好像是从天上传播过来的一样,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声音,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去确定这个声音的来源,林峰想了想对方,要么就是施展了某种特殊的手段,要么就是对方的异能,到这个团队之后,我稀奇古怪的,可是现在,一些让林峰平时在曙光基地里难以一见的异能全部都登场,这反倒是增加了林峰的阅历不过这个阅历是好事还是坏事,那么一切都暂时还未得知。

  “咦,你不要找了,这是我的异能,你是没有办法通过声音来确定我的坐标的,现在我们可以考虑你提出来的事情,但同时呢,我们也需要你拿出一定的诚意你也知道的,没有人会傻乎乎的,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把自己所有的压力都给交出去,大家都是在这漠视这种混的,而且能够混到现如今,也不是憨憨更不是傻子,所以千万不要把自己想的太聪明,也不要把对手想的太弱,这样我们刚才已经清楚的数过了,你一共有14个兄弟,除了你之外,你要把14个人全部都叫到你的附近,让我们能够确定他们的所在,要让我们能够看到他们,这样的话,我们才愿意去相信,不然的话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毕竟我们连你们的诚意都看不到去相信你们所说的东西呢。”

  此人开口说道,林峰一定顿时暗道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儿啊,不过对方其他林峰会不会被弟弟耍花招那么同意,谭林峰也会质疑对方是不是会耍花招,毕竟没有人知道对方到底想的是什么,人心隔肚皮,万一这些人暗地里藏着一手等他林峰把兄弟全部都给找出来,对方再来一个,群攻范围攻击来一招一网打尽,那岂不是他林峰要成为老龙口的罪人了。

  不过林峰想了想这个可能性,且先不说它大不大吧,什么事情存在的可能性都是有的,只是要看如何避免它,雷云峰有这个自信和把握,就算对面真的是想要玩一些不入流的招式,想要给他来一个灯下黑黑是黑之类的,但林峰依然有自信可以保护住自己的兄弟,这就是来自于实力的地气,一想到这林峰就点头同意了,把自己的一群兄弟都给叫了过来,林峰的这一众兄弟自然而然都是一脸的诧异。他们说实话是打心眼里都不这么想的,不过仔细想了想,好像林峰说的这话不无道理,而且若是能够避免一场没有必要的战斗,那么又何必要去,花费大代价。

  主要的是他们相信峰哥,这话要是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那没有这么大的幸福力,可是从峰哥的嘴巴里说出来那就是不一样的东西了,值得他们去思考,于是乎一众兄弟全部都选择相信林峰,全部都从四面八方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一边,另外一伙在那边暗中数了,最后他们确认的确确不多不少十几个人全部都出现了。

  “大哥他们好像的确没有耍花招啊,我们可以确定我已经数了好几遍了,来来回回的他们所有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部都出来了,而且都在我们的视线之中难道他们是真的想要和我们来讨论讨论这个问题不成?”

  “在我看来和和他们合作个屁呀,直接在这个时候出手偷袭,干他们一波,这一波我们有信心,最起码可以干到他们两个三个的。”。

  “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提防着点,鬼知道他们是实长的什么花招,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更何况这些家伙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们对于他们来说一点都不了解,这种情况之下,还是不要太过于鲁莽,继续观察观察吧。”“不过我觉得他说的那句话真的很有道理,这个局面对于我们双方来说谁都不好,就算我们的实力不错,这一场战斗之后,谁能够保证我们这边一个人都不会出事?也不像是想和我们耍花招,这样子应该是诚心的想要和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毕竟他们跟我们一样都已经混到这个时候了,相信应该也没有人愿意不明不白的死吧,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也不妨可以把胆子大一点,要是我们现在贸然出击的话,固然可以偷袭他们几个,但是谁能够保证我们能够做到一击必杀,而且我们要是真的出手了,那可就是真的把这最后的可能存在着,希望给彻底的粉碎了,到那时可要和这些人不死不休了,没有任何可以合作的可能性。”

  中年人这边的团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见解,每个人都在那边各抒其论,支持的占了一半,不支持的,甚至认为他们应该抓住这么好的绝佳机会,展开偷袭的同样也占领了一半。而最后的指挥权决定权自然也是在这中年男人的手中,中年男人此时只感觉到头都大,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现在这个局面,他内心之中是不信任对方的,除了自己身边的兄弟,这些都是跟着他一路共患难度过的,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