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23
  都是可以把性命相交接的,经历过一件一件事情考验的,所以他才想起除了这些人之外,其余任何人他们都不会去相信,毕竟在末世之中他们见过太多太多人性黑暗丑陋背叛的事情了,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会去相信林峰的话,但是让他之所以犹豫的就是林峰刚才说的那句话,非常的有道理,对方并不是想要博取他的同情,博取他的信任,而是在和他灌输一个道理,一个让他都觉得非常正确的道理,所以他现在非常的头疼。

  最后他还是决定选择试一试,他这绝对是第1次会去相信一个他从来都不熟悉的人,但是没办法,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死在这个地方,他必须为自己的女儿负责,也必须要做出最坏的准备,想到这他答应了林峰,不过他并没有让其余人鲁莽的先生,而是自己率先一个人出去,他的同伴自然都不同意,毕竟这是他们的大哥啊,他们一路走到现如今这老大也是做了不少的贡献,一个团队的领导者往往是一个团队的核心,谁都可以死领队不能死,领队一旦死了的话,那整个团队就相当于解散,群龙无首了。

  “那给我听着,这并不是游乐园,我们来这里不是过家家的,我们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眼下我们唯一正确的就是派出一个人,而我认为作为队伍里的领队,我有这个资格,而且也必须是我,除了我之外,你们还有谁适应这个资格?所有人都别和我抢,都给我做好你们的准备,放心,我当了这么多年的领队队长,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大风大浪也算是见过不少,就算对方真的要玩一些下流的东西,我也并不是那鱼板上的鱼肉,让他们肆意的宰割,我完全有能力有实力可以闪躲得了,你们要对我有这个信心当然了,凡事都会有一个万一,我只想说万一我出现了什么问题,你们就代替我照顾好我的女儿,那是我唯一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动力。”中年人说完之后也没有再顾及其余人,更没有顾及他的女儿,担心的话语,直接就是纵身一跃,林峰在对方动身的那一刻立即确定了对方的坐标。他直接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对方的速度非常的快,几个腾挪闪躲之间就来到了林峰的面前,不过彼此之间的距离保持了20米左右,对方10分的警惕,他来到林峰面前之后,先是显得有些意外,似乎没有想到林峰的模样,居然如此之年轻,要比他的女儿年纪都要小一点,不过很快这所有的意外也全部都消失不见,这也算不了什么,他之前还见到过一个60多岁的老爷爷,是一个,恶势力的头领,当时他们抓到对方的时候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谁曾想到这恶贯满盈的,居然是这样的一个老头,所以在这末世之中什么奇怪的事情,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都不再会值得有太多的惊讶。

  “林峰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刘元。”中年男人开口说道,“既然我人都已经来到你的面前了,我们也很显然,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的提议的确让我动心,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出现在这个地方,但是请原谅我们为人比较的警惕,我也不可能让我的同伴全部都暴露在风险之中,所以我让他们依然躲在暗处以备不时之需,至于我个人我愿意和你们进行交谈,毕竟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危险,但是我个人是愿意去听一听,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好想法。”

  “刘元是吧,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说实话,你真的以为我们峰哥刚刚只是和你们的开玩笑吗?你们怕是不知道我们峰哥是什么样的实力吧,我知道你们都是精锐,能够活到现在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但说实话在峰哥面前你们还是差了点火候,若是真打起来我们不敢说全胜,但最起码也是可以在控制范围内现在倒好,峰哥愿意和你们在这里商谈,大家一起共创深度闯出去,你们到目前为止居然就派了你一个人出来,其余人都躲在暗处怎么着,莫非你们认为你们这边的家伙生命珍贵一些,一个人就顶得上我们这边14个??正如你说的,双方的合作是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现在我们听你们的话了,拿出了诚意,我们14个人全部都站在这里,而你们却只派出区区一个,怎么糊弄谁呢?”

  林峰还没有开口说话,一个紧随林峰左右的一个年轻人,顿时就是愤怒的说道,不少人早就已经是不爽了,要不是因为听林峰的,他们早就已经是动手了,真当他们害怕呢,大不了就是干就完事儿了,输赢生死全凭各自本事,只是林峰要提出合作,不想按照别人的游戏规则玩,所以他们也就站起来听一听峰哥的话,结果谁知道对方蹬鼻子上脸,居然只派那么一个人来应付他们,林峰挥着挥手示意他们别说话。

  “那你们肯定就有所不爽,但是对于此事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一个人自然比不上在座的14个人,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是我们那边的头目是他们的领队老大,身份和地位不一样吧,若当真是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你们大不了可以把我活着,我想我手下那些人也不会真的对你们动手。”刘元开口说道,刷牙刷,然而也就在下一刻,他的这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旁边的树叶抖动顿时在他的背后出现了,剩下的人全部都来了,每一个人都站在他的背后,都愿看到这顿时面色微微一变甚至压抑的怒气:“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干什么?我都说了这不是过家家的游戏,我让你们躲在暗处,你们怎么就不听呢?”

  “你就别说这些风凉话了,咱们兄弟走到现如今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哪一次不是我们大家所有人一起走过来的,生离死别之类的事情,我们也看惯了,大不了就是死嘛,但是对面那些小子说的话非常的嚣张,我就不能够忍了。”“就是啊,说好都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现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让大哥你一个人在前面顶着怎么着大哥,你是我们队伍的防爆盾不成还是你说我们队伍里的奴隶专门去给我们扛这些事情?”“什么话也别说了,大哥,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可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出事了谁都活不下去,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还要分个彼此你我的。”

  刘源身后的一众兄弟也都是义愤填膺的说的,刘媛看到这也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无奈呀,林峰看了眼对方那团队之间的兄弟情谊,不得不说对方这份兄弟心意,就仿佛林峰和胖子他们之间,林峰知道这绝对不是任何金钱任何级别的晶石就可以换来的,这是绝对的生死之交,只有无数次生你来死里去锤炼出来的,信任才能够锻造如此林峰,不知道这些人在末世之前是不是本身就是关系非常好的挚友。若说对方之前只是一些萍水相逢的路人的话,那么现如今能够磨练到这种状态的话,那么就是林峰说不羡慕那也是不可能的,林峰和胖子他们能够有这么好的关系,能够一个眼神就能够读懂对方肚子里想的是什么,那得益于他们在之前就是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关系很好的同班同学,如果说我想让林峰在和胖子并不认识的情况之下,就成为现在这般关系,那还真的需要许多的时间来证明,可是眼前这批人他们似乎做到了。

  “他不说你们的团队还真是让人羡慕啊,不过现在不是去说这些的时候,我只能说若是我们合作的好的话,我们谁都不用死在这里,如果说我们在这个时刻还心怀芥蒂的话,还想要彼此之间互相争斗,凭个你死我活,那么很显然我们就是正中人家的下怀,这背后的人说不定就巴不得想看到我们双方这样打来打去,他们在旁边喝着酒吓着赌注,把我们当成那动物园里的斗兽一样。”林峰开口说道,让刘媛等人的目光全部都是落在他们的身上,甚至还有人下意识的也看了一眼自己的四面八方,似乎是想要去寻找一下林峰所说的这些东西。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去合作?既然这个建议是你提出来的,想必你应该也已经有了什么想法了吧。”刘元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说。

  “不好意思,我到现在为止依然并没有什么很好的想法,只是我觉得我们应该这么做,不然的话所有人只是玩具。叫你们过来只是想让大家集思广益,一起去思考着办法。”

  林峰开口说道此话一出,自然而然,刘源等人无一不是皱起了眉头,他们本以为林峰已经想到了什么妙策,没想到对方居然虚晃一招,不过他们也并没有就此多说什么,毕竟他们人都已经出来了,又何必再去计较这些小问题呢,许多人都陷入了一片沉思,没错啊,他们现在要做的当务之急就是去思考如何去合作,如何打破这一关的规则。

  “现在我们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甚至我们对于这个关卡的规则到现在也是一无所知,我们都不知道这一关我们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我们要去做些什么,一切都只是我们自己瞎猜测的而已,仅此罢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就是要寻找这个地方的规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先了解这个地方是如何运行的,它的规矩是什么,我们才能够找出相对应的漏洞,从而进行针对性的侦破,所以我的建议就是我们双方把所有的人都分散开来,在整个地图搜索一遍,也许在这个地图里就藏着什么我们想要知道的秘密。”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尘,他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寻找的时候,林峰又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意见,此话一说不少人都是点了点头没错啊,他们对于这里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他们自己脑海里所幻想出来的,是不是真的都还难说,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个事情给他了解清楚,这个地方的规矩根本就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岂不是显得非常尴尬,这一切都只是白忙活,他这个建议也得到了刘源的认可,刘源顿时点点头:“我支持,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双方的团队就展开合作,你们搜索左边我们搜索右边整片森林,应该面积非常大,但是我不信它是无穷无逼,只要我们动作快一点,应该在几个小时内就可以把这个一切都搜索干净。”。

  “就直接开始合作吧一早不宜迟,鬼知道这个地方还会不会出现什么别的妖蛾子,另外都要小心一点,这一片森林看起来宁静,但是指不定有什么波涛暗涌危险在深处。”林云峰说的,中原田里走,随后大家也就开始了,各自的行动双方都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性格,更不是拖泥带水,说好就做有道理的事,他们会做的比谁都快,顿时林峰他们就展开了合作,林峰立即搜索左边人多力量大一伙人搜索起来的效率非常快,也正如他们所说,这一片森林的的确确并没有不如在之前他们所遇到的情况一样,看似无边无际,虽然这边森林很广袤,但是它是有边际的,如果让所有人看到边际的时候都陷入了一片的沉默,林峰看着面前这一片巨大的紫色的物体就是变物体在缓慢的移动,而且对方是在朝他们这边逐渐的收缩的,看到这林峰面色表情不怎么好看,其余人也都是看着眼睛中露出了凝重神色。

  “我发现我们好像把这里的一切都想的太容易了,这个玩意儿我怎么感觉它在一点一点的收缩啊,再这样下去的话,那我们之前所在的地方都要被这个东西所包裹。”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