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25
  于是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而林峰他们就一直在寻找着任何可疑的踪迹。

  可是奈何无论他们展开多么仔细的地毯式的搜寻,但是却一直没有办法找到。毫无任何头绪,就仿佛这一片山脉这种根本就没有他们,所以为的那么的复杂,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你们一开始还认为是自己的手下,可能疏忽了,所以立即又开始了第2篇的搜寻,但是一天下来他根本就依然毫无头绪,这一下子所有人的气氛都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了,而另外一边,刘源他们也同样没有任何的收获,而且和林峰这边差不多,他们搜索了不止一遍,很显然他们一开始也认为很有可能是他们产生了疏忽,不过事实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值得他们去注意的。最后每一个人心中都充满了一股失落,看来他们终究还是猜错了,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这里的一切就是终点。这一关没有任何的审计,就是一个死局,他们所有人来到了这里就注定他们已经迎接了死亡的拥抱,林峰眉头紧紧的走起,他总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按照他之前的看法,如果说这一个地方想要把他们给弄死的话,有何需要弄得如此大费周章,那那仅仅是为了出于恶趣味,想要看看他们在这过程之中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态,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他林峰就真的服气了,就在这死,但林峰也没什么好说的,谁让他遇到了这些实力强大,但是却又是一群疯子的家伙呢,但是他总觉得这一关没有这么简单,很有可能就是如他所想的,只不过他们依然还是疏忽了,可若是疏忽了的话,那么他们是双方两伙人前前后后的说了这么长时间,就算真的有什么蛛丝马迹,他们应该也已刘元经找出来了,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头绪,林峰看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再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双方的人的这一刻可谓是气势跌到了谷底,甚至还有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每个人在这一刻都彻底的绝望了,就算他们是意志坚定实力强大的生存者,就算他们的战斗意志,求生欲望经历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悲痛,事件的打击再加上绝望,已经让他们变得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了,但是这一刻他们没有办法在忍耐住,这种绝望一而再再而三的,他们再一次的被戏耍了,最主要的是他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办法知道这个地方真正的游戏规则,就是说让他们就这样真刀真枪的去和对方干一场,哪怕对方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他们也完全敢去,大不了就是这个死,可是现在这种被动无奈的等死的方法,感觉让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的无奈,一个个的浑身有力量,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往何处去,是他们全部都瘫坐在地上,无奈的摇了摇头没用,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他们,所以以为的那么多,也许这里的一切都只是假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给弄死,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吧。你比如啊,看了一下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森林,但是他们刚才已经搜索的非常的干净了,甚至有些灌木丛原本都是挺拔的,但是因为有大量的人群来往,把它灌木丛都给踩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说还有什么地方会有所疏漏的话,倒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只是可能性并不大。

  “这个地方难道真的一切都只是我想多了,绝对不可能,我的冥冥之中有种强烈的感觉,肯定是我们输入了什么地方,这里绝对还藏着什么。”非常的无奈,如果说是在寻常情况之下呢,完全可以把大白放出来,然后坐在大白的背上高高的飞起,这样的话他也能够站得高看得远,可以更加清楚的把周遭发生的一切都给看在眼里,但是现在他根本就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周遭的一切,他的无一无所知只能够通过双眼去锁定,而双眼所带来的就是局限性,有些细节以及整体的局势,他很有可能没有办法去看清楚,这就好像是那,麦田怪圈一样,只有通过直升机,无人机之类的东西从高空往下看才能够看得到,如果是当自己身处麦田之中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知道这是一个麦田怪圈。

  难道说他们眼下这个场面之中也存在着诸如这种麦田怪圈的机关,必须要在半空之中,通过鸟瞰才能够发现其中的奥妙之关键,不然的话就根本无所察觉,林峰觉得倒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性,只是他总觉得这个可能性也许并不在其中,毕竟这个地方是禁飞的,最高的一个数还不足以让他们能够俯瞰到整个地图的全貌,若是当真布置这样的一个机关的话,那么明显,这同样也是在故意戏弄他们的因素,有没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反正他们也没有办法可以看到,这属于一招臭棋,不可能这么下,林峰能够感觉到,不知这些棋局的人,要么就是一个高手,要么就是一个傻子,的可能性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对了有一句话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们一开始出现的地方就是在眼下这一片空地,如果说这一片空地有什么最为奇特的,就是在于这边空地它什么植物都没有长,其余的地方要么灌木丛,要么杂草丛生,甚至还有地方找树,可是这一片地方空空如也,这就明显不正常啊,什么叫做路走的人多了也就叫做路路是没有杂草,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是有很多人踩过的,本身之前是长草,后来太多人踩踏,所以这个地方没有办法长出草,又或者这个地方的草是特别清理过的,总而言之,看来我们脚下这一片地方非常的一个问题啊。”林峰忽然是想到了什么,顿时眼神一亮啊,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寸许,这时候才发现他们所处的一片空旷地带,居然从规则上来看很像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啊,这就更加的让林峰新婚了,这绝对不是机缘巧合,圆形是一个很难画出来的图形,用之前地球上的一个科学家来说,人类所画出来的圆实际上都不是真正最标准的圆,就是因为存在着地心引力的缘故,可是眼下眼前这个圆标标准你都不知道,反正他感觉要比自己用手去画标准很多,而且也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这绝对是故意而为之的。

  “哥,你在看什么?”旁边的几个林峰身边的兄弟看到林峰这般姿态,顿时也是好奇地朝自己的身下看着过去,就旁边有什么好值得多看几眼的非常普通的土地,那另外一边的刘元一开始还在那边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他们也彻底的没了辙,不知道接下来再怎么办。

  “你们看看这一片土地有没有发现这片土地似乎显得不同寻常,不用看别的,就是我们脚下所踩着的这一片。”林峰开口说道,所有人文言都是好奇地看着眼,周到其中有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有什么好寻不寻常的,不就是一片泥巴地吗。

  “丰胸e,你的意思是说这一片地方没有长任何的灌木丛或者绿色的职位,而是空空如也,空下来的一片低,你是说这边的很有可能另有玄虚??”不过你里边的留言倒是反应迅速啊,顿时想到了什么目光闪烁,他的这句话一出现之后,顿时啊,在场之内身世一愣,随后纷纷都是同样想到了一群人,立即就是刷了一下从地上起来,他们看脸这一片土地,一个个的眼神之中都是带着一股兴奋,没错呀,他们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片土地的确非同寻常啊,要比他们之前找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古怪,凭什么就这里没有任何的植被呢,这不显得非常的特殊吗?一群人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给他锤烂了,早知道,当初费那么大的功夫,谁知道就在眼前啊这答案。

  “我擦,这么看来的话,这一片地下很有可能是有什么机关。”

  众人顿时就无比的好奇起来,2月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耳边传来了一道非常古怪的声音,这让不少人都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身后看过去,也就是这么一眼,顿时让他其中不少人全部都是面色,霎那之间就是变白了,那之前看到的杜鹃终究是过来了,这些读物权所过之处沿路的,无论是参天大树也好,还是地上的石块,也把全部都统统变成了虚无,甚至就是连灰烬都没有留下,而那片毒犬所过的地方也全部都变成他们之前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片虚无白亮的地方,很显然这是一个净化器净化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物让他们再一次变成虚无的模样,若是林峰他们还想不出来这一次的通关之策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也许这就是最后的机会,而若是这一次还错了的话,他们就没有机会了,前面那么为了搜索蛛丝马迹,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眼下他们没有别的选择,除非他们想和这些树木一样化为虚无,就仿佛是数据一般被格式化掉了,在这个世界上不复存在。

  “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地方非常的奇特,至于具体有什么我也不清楚,现在对于我们来说也只能够做好最坏的打算了,死马当成活马医,所有人一起出手,看这个下面到底有什么秘密。”林峰瞥了眼旁边的毒圈,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比起刚开始林峰看到他的时候明显要快了一倍,按照这个模样最多不要一分钟,那毒圈就要把他们同样化为虚无。。

  许多人都深知这个道理,他们也不在废话时间也没有再留给他们可以废话的余地和空间,他们每一个人都深深吸口气,随后开始了一轮新的攻击,在他们看来这一片土地应该在他们攻击之下很容易就被炸开,然后试试当他们攻击落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居然没有办法将它轰开,就仿佛这一片土地是被凌固死了一样,任凭他们如何狂轰滥炸,居然也只是将他的表面给哄睡着一下的,许多人都是彻底的惊讶了,他们在做的哪个人不是高手啊,这全力一击之下,别说是这些土地混凝土了,哪怕就是钢铁在他们面前,这个时候也是扛不住了,这么多人一起狂轰这一片看起来像是泥巴的一样的,居然如此之敬业,这让许多人都感觉不可思议,但同时而来的就是一阵兴奋,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地方绝对是有玄妙。啊,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如此难以破开,一想到这所有人更加是卯足了劲,一个个的也不准备有任何的留守了,刘源那边的所有人也都是生气高兴,拿出自己的真本事,这一下子用户就看到对方其中的好几个异能者,当然了,至于还有没有异能者选择藏着林峰不知道,但是对方其中其中居然有一大半都是异能者,而且全部都是一些非常有用的利益呢,其中可能有的并不是直接作用于增加战斗力或者。提供战斗手段,但是却同样能够辅助整个团队,比如说刘源他自己的那一个神秘的脑电波交流能力,这一招就非常的神奇,最起码在林峰看来就是如此,拥有了这个异能之后,他就可以随时和自己的手下交流,不需要无线电,而且最主要的是它可以防止声音泄露,同时还防止被那些地方势力截取到。

  林峰等人在观察对方的时候,这刘元他们可没有省着,同样也在留意这林峰他们这边的实力,再做之人本来一开始都想着还需要留一点本事,正所谓逢人留三分,但是现如今他们已经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了,宁夏生死存亡在一起,究竟能不能够活下去,就在这最后可能半个小时都不到的时间了,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施展出浑身所有的本事,把这一块土地给它破开,当然破,开这一片土地之后,他们可能面对着就是一片新的生机,也许就会稀里糊涂的通过了这一关,但同样也很有可能面临着就是死亡,也许就是失望,这一片土地打开了之后,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什么希望,反而很有可能是崭新的死亡。但是眼下他们没有办法了,机会就在眼前,唯一看起来很有可能是希望的,就这样摆在他们面前,他们没有理由不去选择赌一把拼一把,所以在座的人全部都拿出了自己的本事,林峰这边的人实际是个什么样的林峰也算是有所了解,但是刘源他们那边全部都是满脸困惑,眼下看到林峰这边人也都是。浑身解数之后也都满脸的凝重之色,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