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26
  轰隆隆

  场面变得异常的壮观,在座之人都是一些实力极其强大的存在。

  所有人如果说任何的三星开始疯狂的使出权利的话,哪怕眼下这一片土地仿佛动土一般也不可能抵挡住众人的狂轰乱炸,裹不起来。在一开始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的情况之下,所有人拿。认识这一片土地开始出现了裂痕,每一个人隐身一战,看来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具有回报,一想到这许多人更是某足迹,疯狂的狂轰乱炸起来,那一片土地上的裂缝越来越大。更加沉不住气。毒圈越来越靠近他们,那么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非常的凝重,甚至显得更加的慌乱起来,而这也全部都化为了他们继续狂轰滥炸的动力。对于他们来说音像他们要迫切做的,就是赶紧把这一片土地给它炸开,他们到台上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乾坤。

  “这样下去的话,似乎好像时间上有点来不及啊,这一片该死的土地怎么这么经验,简直就比铁还经验,一般的土地,咱们这狂轰滥炸之下早就已经把它给炸开了,唯独这个玩意儿到现在为止只是出现一点裂缝罢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还真的不见得可以把它给完全轰开在这毒圈来之前”

  “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迟早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这td怎么办!”

  “那闲工夫在这边哔哔赖赖,还不如把吃奶的劲给拿出来”

  “话我早就已经把我浑身解数都给拿出来了,眼前放在我面前的,别说是一只时间的怪物,就是一个12阶的怪物,也早就已经被我给轰的皮开肉绽了,可是这一片土地,倒他妈真是够邪门的!!!”

  不然都是顿时大声的急躁起来啊,无论他们怎么样狂轰乱炸,那进程非常的缓慢,虽然说在他们的航空之下,的确这一片土地已经越来越多的裂缝,甚至有一些地方都直接塌陷了下去,但是效果实在是太微乎其微了,他们需要的是的塌方,可是事实是根本就做到,而且那毒圈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他们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们迟早是要死在把这一片土地给轰开之前。

  林峰看了眼那毒圈,是眉头微微的皱起,本来按照他的原本的计划,这一切应该都还能够赶得及,可谁知道一来是这土地的坚硬程度远超所有人的预料二来也是那圈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有些超出了他们的计划,这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你能在这一刻再一次深刻的认知到了,而这是刘媛旁边一个人大声喊了一声,我来所有人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难道说这一个大块头有办法将这个东西给他轰,开不成也就在这时是一个大块头,他低吼一声,突然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一个巨大的圆形玩意儿,这个圆形仿佛是一个椰子一样,所有人看到这顿时愣了一下怎么回事?所以这家伙在临死之前还想要吃一顿好的不成,许多人都是感觉到奇葩呀,这哥们背着这么大的椰子整天到处跑,不过很显然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椰果。

  “那我不想用这玩意儿了,这是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收集了不少的材料,才给他制作而成的纠结威力,我本来是用来想对付我们城镇外盘踞的那一只强大的怪物,但是没想到居然还用到现在若是现在不用的话,估计以后也机会用了,虽然我只有这么一颗,但是此时此刻此景也只能够靠它了,你们所有人不想死都让开,可别怪我提醒过你们,这玩意儿是我花了不少的珍贵材料,威力可不比小型的导弹差,甚至要更强,连我都不知道它究竟强在什么地方,所以你们都赶快躲一边去,免得到时候把你们给弄死了,可别怪我提醒。”大块头开口说的话众人无言,全部都是专心伴你开什么玩笑,就那个椰子一般大小的玩意儿,它的爆炸威力还能够比导弹强,而且就算比导弹强度符合这一片土地,明显就是导弹都轰不开的,难道对方那一个小一样的玩意儿就能够做到?

  “大壮你居然把这东西给研究出来了,你之前不是说一直了吗?”

  刘元顿时想到了什么?

  “确实了,不过就在我们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前的那天晚上,我误打误撞的,也不知道加入什么玩意儿,居然就让他成功了,而且当时我只知道那两颗唯一的一颗被我用来实验,当时你们晚上应该都听到了一声巨响吧,那就是我实验后的产物,当时干掉了一个13级的怪物,虽然没把他秒杀,但是也把他炸的浑身稀巴烂,估计不死也残了,剩下的这一颗我就一直放在背包里,还寻思着以后用来对付那一只看起来像甲龙一样的玩意儿,结果没想到来到了这里,现在来不及说这么多,你们都让看是死是活就看这个玩意儿能不能够爆炸了,话说在前面,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玩意儿它的威力有多强,但是我只能肯定一点,它比我之前试验爆炸的那一个威力要最起码只是强不弱,因为材料我都添加了很多,而这导致的结果自然就是两个极端,要么他根本就办法爆炸,因为它里面的所有的成分搭配失衡了办法发挥出来彻底的点燃,二来就是它的威力非常的恐怖,恐怖到根本就办法控制得了,说不定就算把这片土地给炸开,我们也可能会被这冲击波给炸到。”这一名大块头继续开口道,他每说一句话,众人全部都是无语三分,怎么感觉这家伙如此之不靠谱啊?

  “我去,既然如此的话,你还是把你那个玩意给收拾起来吧,免得到时候没把这土地给炸开,反而把我们给炸死了,既然你说了你都不可以控制,你把它来拿出干什么??”

  “就是啊,随机性太大了,这种办法保证结果的东西没必要拿出来我们一起努力攻击,说明你还可以有一线生机,若是被你给炸死的话,那真的就是太憋屈了。”

  许多人顿时就是提否认这玩意儿,那完全就是一个不定性的哪,这东西他们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同意的,所有人都立即开始旷工,但是也就在那么短短的30秒后,许多人又都默认了,没办法,他们虽然想的好,但是也根本就不可能把这一片东西给它轰开,眼下看来只能够冒险而走险希望对方手中的能够发挥出它正确的作用。

  “我这哥们儿他之前是一名爆破学院的专业爆破工,之前爆破过不少16层以上的建筑物,对于炸药这些东西特别的了解,后来在末世之中他虽然什么异能,但是在我们的团队里却一直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制造出来的已经不再仅仅是用之前的那些什么末世之类的普通材料了,而全部都是采取末世之后的,你们也都知道末世之后有很多东西,它的药效发生了巨大的提高。所以我这哥们儿说办法能够控制他的结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刘元。好解释的一句众人闻言心中这事才是稍微的放下了心的,原来是抱抱学院的那几家,我听说工资特别的高,而且也是一个真正的技术,是属于那种羡慕不来的事情。许多人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只能够选择赌一把,再这样下去的话估计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反正他们现在只有三个结局,要么就是千钧一发之际把这一片土地给它炸开,然后所有人进入其中,第二就是这死在之下,第三死在毒圈。

  “他的我从来想过,有一天居然会让我们来选择一个如何可以让我们勉强接受的死法,若是可以的话,我td梦中死法是能够安稳的老死的,这种死法无论怎么样都非常的憋屈。”

  很多人都已经彻底的绝望了,而这时那一名大壮他也是吸口气,他将手中的放在嘴边亲了一口,这是他的大宝贝,也是他之前读书那会一直研究的东西,于是他每天晚上魂牵梦绕,一直在想那玩意儿,现如今居然要派上用场,他们不知道他也太多的底气,他不知道这玩意究竟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效果,林峰这边的人死不死对于他来说无所谓,但是他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死,所以此时此刻的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去优柔寡断的时候了,任何的废话,他直接点燃了手中的,然后放在那一片土地之中,所有人立即退一笔三分,但是他们也根本就办法彻底的拉开距离,因为他们的活动场地也就只有这么大罢了,远处的毒圈在朝他们这边不断的靠近,他们退无可退,彼此之间大概拉开了一个大概15米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人知道会不会有事,但是人群之中有不少的土性运动者,他们立即制造出了一圈的土墙,让众人笼罩其中,以免到时候一这威力真的太强了,把这土地给炸开,而是水平冲击波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的话,他们要是一点防御的手段,那就可直接活生生的炸死。

  滴答滴答

  这等待的过程之中,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那心脏就仿佛要跳到嗓子眼的一样,他们都知道,也许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决定他们是否能够活下去的关键。

  先不知不觉之中度过了秒,再到后来的一分钟,每个人表情,从一开始的紧张再到后来的古怪,td不对呀,这怎么这么长时间都爆炸,按照正常来说的话,顶多30秒不要就可以炸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那一片土地之上,论了一下居然炸那大壮也是愣了一下一下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这是一个,不成,许多人对事实就是无语,td逗他们玩呢,又浪费了差不多前前后后一分钟的时间。

  “你们别看我,我之前也不是跟你们说100会爆炸的,我说过要么就是两个结论,危机非常的大,大的我无法控制,要么就是他办法爆炸,你想看来就是这第2个结果了,我们只能够原地等死了。”让无奈的说道众人无言,那可谓是有气不打一处来呀,这td这话说得是轻飘飘的,可完全欺骗了他们的感情啊,把他们像猴子一样的耍来耍去,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光亮,从那个放的地方破空而出,所有人吓了一大跳啊,还下一刻,伴随着蹦的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真片冲击波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四面的一些大树在这冲击波之下直接拦腰折断。

  人群之中,那些土系异能者面色微微一变反应倒也足够的迅速,再一次加固了他们的土墙儿,这冲击波落在土墙上,顿时各种泥土朝旁边冲散。

  所有人只感觉自己的仿佛要跌倒在地上一样,整个大地在这一刻就变得犹如波涛上一样,所有人都有个错觉,自己好像此时此刻正在那惊涛骇浪之中坐着一艘一叶小舟随时都有可能会被颠覆,强大的气流朝四面洗脸,像每个人的头发都吹得恨不得从头皮上离开。

  这个情况持续的多久,也许是短暂的10秒钟,但也许就好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每个人才是艰难的睁开眼,不少人都是吐了几口口水,那泥土被炸开之后,有不少的泥土穴钻入了他们的嘴巴之中,许多人都吃了一口的土。

  “卧室刚爆发那会儿饿的实在不行了,有种想要吃土的冲动,但最后还是沉住气了,没想到现如今居还真的就让我美梦成真了。”

  “我去,这他妈是吗?我怎么感觉这是个核弹呢,那边那个大个子啊,你确定你制造的是,这威力导弹都比不上啊。”

  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骇欲绝,如果说是还在短暂的几分钟之前,他们可能还不屑一顾,这种规模的,那不就是相当于鞭炮一样的级别吗?炸炸牛屎没问题,炸炸鱼也还凑合,但要想炸开他们,刚才这么多人一起轰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也办法轰开着动土,这怎么可能,但是总比要在原地等死要好得多吧,人们总是愿意去相信,希望在座的人也不例外,哪怕这个希望在他们看来多大的可能性,但事实是让他们每个人都吓傻了,那一枚爆发的场面,他们虽然办法睁眼看到,但是那强大的气流恨不得把他们从地上给卷起来,他们就可以知道,那绝对不是寻常的两个字就可以解释的了,那大块头人耸耸肩他也是一脸的尘土,他又怎么知道自己的这枚威力居然如此之高强啊。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