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51
  依然是在于它没有任何防御的技能,二栏也是在于它本身的防御也是非常的薄弱,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难以去攻克作战,到现如今林峰他们也算是和许多形形色色体态不一的变异怪物进行过许多困难的或者轻松的战斗,其中不得不承认,最让林峰有些难以下手的,就是那些防御力非常强的这些家伙,他们似乎好像就是,想要把绝对防御这4个字给演绎到极致,比如说最为常见的就是变异穿山甲现如今这个东西对于林峰来说倒也算不上是多么困难的东西,但是对于绝大部分普通的生存者来说,这是非常让人棘手头疼的存在,就是在于它本身就是皮糙肉厚这穿山甲实质上的那一层,装甲一般的皮肤可以免疫绝大部分的热武器除非是谁拥有灵枪,但是灵枪这种东西又怎么可能是烂大街的存在,到目前为止能够拥有这种武器的也绝对数量不多,所以绝大部分人要想用枪炮来对付这变异传染甲,那基本上就是痴人说梦话,而且除此之外,一些普通的大刀的进藏武器也很难对着便衣穿山甲造成有效的伤害,而且这编辑传三讲他也不是什么韩涵,有时候他会全住在一起,让自己的身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球一样,这种情况之下,一来是可以让她实现360度的包围,让自己所有身体薄弱的地方都包括在这穿山甲的装甲被二来,这样也可以提高它的移动速度,可进攻,可防守甚至可以逃跑,所以变异穿山甲的猎杀成功率一直都是非常低的,就算有人真的一力降十会力量攻击力非常的霸道,可以对这变异穿山甲造成效果非常不错的伤害。也很难在对方逃跑之前健康以及平稳,所以有关于变异穿山甲之类的材料,一直在市场上都是非常紧缺的,换一句话来说,像灵魂这种有实力的专门去盯着病易传染架上,就完全可以在曙光机里面买好几套的房子,不过林峰可没有这个闲工夫,毕竟对于他来说啊,有这闲工夫完全可以去干其余的事情来赚更多的钱,这就是层面上是一种不一样的理念了,而且便于穿山甲这种玩家也本身就很稀少,人家也不会大白天的躺在马路上成群结队的等着人去杀他们,这些玩意儿他们可是会打动的,所以也算得上是很难见到的玩意儿,而种种的一切就造定了,这种防御力非常强悍的怪物,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棘手,也是许多人都非常讨厌的存在,可是眼前这个大水蛇它本身是没有任何防御手段的,人们都是非常喜欢的,就算对方能够发挥那一招毁天灭地的破坏时光,对于林峰来说这也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只要对方没有防御的本事就行,可是谁知道对于方言像忽然之间就好像是长了一个盾牌的脑袋上一样,我本人的倾盆暴雨,一般的子弹攻击全部都可以抵挡住,这就给林峰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认知。对方如果是拥有这一招的话,那么不得不说这大学设在临空心中的影响力就直接提高了一个档次,大推车就这样顶着众人的子弹,红牛硬生生的正面冲撞过来,无论众人的攻击怎么样,打在对方的身上都没有办法将对方击退,所有人都是面色微微一变,他们都知道这大水蛇似乎好像是被他们给真正的激怒了,不过也是之前被他们给打得皮开肉绽的,鲜血遍地流,怎么可能又会不记恨他们的,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所以为的到嘴的鸭子,居然还能够拥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这一波完全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预料,不过林峰根本就不花这班,看来的话似乎好像对方的正面是拥有低档的能力,这应该是对方的新能力,没错,这一张的确是大帅摄的新能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恼怒之下,血流膨胀之下居然莫名其妙的施展出了这一招,这超出了他的预料。要知道之前他从来都没有动用过这一招的招式,但是现在他居然就可以施展出来了,而且这一招怎么莫名其妙的有那么一点熟悉呢,就好像是大概在几十年前被他干掉了一只怪物,那一只怪物也是一片地方的霸主,对一方就是在身上会长出这种盾牌一样的骨头,用来抵挡一些工具,非常的复杂,但是面对着大爱,舌苔的破坏时光,对方根本就,无法抵挡,连人带盾牌直接被摧枯拉朽地撕碎,而最后的水蛇也把对方的庞大的身躯当做了食物一口吞下,难道说对方的能力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变成自己的吗?大粉色不知道这些念头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的快消失的更快,甚至就是连他自己也万万没有察觉到一个最重要的一点。在这不知不觉之中,他的脑海居然出现了许多之前的技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东西能够去进行一系列的思考,这是之前的他根本都没有的能力,之前呢,他属于懵懂无知的,对这个海域充满着好奇或者敌意,但是却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去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本质上的原因,这一切说起来繁琐,但都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神之间,把大水蛇他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但是他只知道一定要把眼前这个看上去怪异的铁疙瘩给它灭了,不管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生物,但是对方既然大家为自己进攻那,必须要将它摧毁,顶这林峰的重机枪子弹洪流,挣面儿上大水蛇,大嘴一张,露出血盆大口,就是这林峰这边要了过来,而林峰照例有所防卫,第一时间再一次的推动了加速中的整个琴行砌成串儿,去抖币了,对方的攻击,整个前行经理的众人嘴角微微地,有些央企大学生还真是够蠢啊,不知道他们潜航器早就已经熟悉了这家伙的攻击吗?然后你就在下一刻还不带这些人的嘴角,上扬啊大水车忽然之间来了一招神龙摆尾,很显然这是对方紧接着上一刀的杀招,而这一招沙洲坡有种类似于回马枪的韵味,直接猛地朝前行期这边砸了过来,众人纷纷都是低档布吉呀,哪怕就是林峰演,万万没有想到,倒不是说人生大意了,而是这大水这之前的攻击路数,他们与之交战,周旋了那么多个来回,也算得上是知己知彼了,但是谁知道对方居然还藏了一首,或者说在这一刻这大水蛇他的打法之中开始充满了套路和战略思想,之前的他只是纯粹的出于本能的进行攻击,并没有想着把一些招式给它组合起来,这就好像是一些老虎狮子一样,他们只会本能的一跳一铺用嘴巴去咬,用爪子去拍去砸,并不会想着去把这些进行一套组合,组合成一个非常适合自己用来猎杀的。

  这一切说起来繁琐,但都不会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罢了,而且发生得也非常的意外,林峰的潜航器根本就没有任何过多的反应机会。本来林峰他倒也并不是一个绝对大一致的人,只是没办法使用,到现如今这潜航器,它的移动速度所消耗的能量已经消耗得非常严重,所以林峰就不得不省着点。视乎对方的这一届神龙摆尾,顿事就是狠狠的砸在了强基成刹那之间,林峰知道天玄地传,整个潜航器都在那边进行360度的巨大点播和旋转,天然气也忍不住直接被抽飞了出去,如此一幕让整个坐在潜阳区内的众人纷纷都是脑袋撞的,眼晕目眩,甚至一些人的脑袋都直接磕出了血来,林峰他也是鼻青脸肿,他好在众人全部都是绑了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不然的话对方这一击绝对可以让他们这秦王区内的众人全部都是脑袋都要撞破,不知道在这海面之中滚得多远,因为他们总算是正常下来,每个人都松了口气,下意识的就检查这4周的舱体有没有出现问题,就是您自己身上的伤势也来不及去查看,不过好在并没有任何的破损出现,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之中的万幸,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没事吧?”

  “就是脑袋有点晕,tmd,我感觉这一下最起码也给我搞出了一个脑震荡,这家伙还真是好大的力量,不过好在有惊无险潜航器的质量真是过硬,刚才说实话我都已经差点以为我们都玩完了,结果没想到居然没有屁点事,这就非常牛逼了。”

  所有人都是露出了节后余生的庆幸啊,刚才对方那一句当真就是排山倒海,一点都不过分,本以为这一个神龙摆尾之下,他们也算是在劫难逃了,更是要葬身于此,结果没想到这潜航器居然扛住了对方,这一击这个让许多人都是松了口气啊儿,那大水蛇一击下去没有把这钱花悸给他抽报同样人性化的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神色,似乎也是有些没想到对方居然没有爆掉,这让他觉得不可置信啊,要知道,它可不仅仅会破坏死光这一招,确切来说破坏死光那是它的,绝对打着是用来摧毁寻常攻击方式,没有办法摧毁掉的目标,而大部分的生物实际上根本就不配它使用这一招,寻常的神龙摆尾就能够将对方灭掉了。他这一招的力量可是非常恐怖的。这可不是他自吹自擂,而是因为他自己这么多时间战斗一直使用的招式,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力量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可是这看起来并不怎么庞大的家伙居然挡住了这让他觉得匪夷所思,要知道那些别说十几米的就是几百米的东西在他的面前,他也有时候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杀。

  “峰哥,咱们现在怎么办?我怎么感觉好像是打水时的战斗能力一下子提高了一个档次啊。”

  “还能怎么办来的来了,而且看着大水蛇那眼神之中仇恨的目光,咱们算是和他彻底的杠上不死不休了,这个局面对于我们来说有死战,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林峰非常清楚,眼下他们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他们别无他法,只能够与这一只大水蛇死缠到底了,此时此刻实际上在林峰的脑海之中出现一个新的念头,这一只大飞车,不管它究竟长了多么的庞大,哪怕就是他真的是一条龙,那么只要它还是一条生命,那么林云峰手中的驯兽符是不是就会对它产生作用,唯一的区别就在于驯服其余的一些比较弱小的生命,可能一张迅速足就够了,要想驯服诸如这种强大的,可能需要好几张林峰看了一眼手中剩下的他的训说服已经为数不多了,这段时间来到这里自然而然不可能再去捡空头了,所以他就一直没有了很多的补给,没有了后续的来源,现在手中的这剩下。的几张也许就是他最后的希望,能不能够成功林峰他自己也不知道,毕竟这一只大水蛇它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可以说是到目前为止,林峰遇到过的最强大的生命体。。

  “他还是老办法,想办法先把这家伙给打的半死,然后最好是让他虚弱,然后我再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够用手扶把他给抓住,如果是能够把这玩意给他抓住的话,那对于我们来说也算得上是绝对的胜利,当然了,还是不要对这个抱有太大的希望。因为我手中的驯兽服已经不多了,而且这家伙这么强大,恐怕这几张除非是人品爆发的话,根本不可能把它给抓住,当然了,存在就是合理存在就是有可能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要试一试。”

  林峰说到此话一出,其余的人全部都是眼神,这种一闪而逝,他们都知道峰哥说的是什么意思,肯定是又想拿那张特殊的符箓去收复这一只大的水蛇了,一开始他们抓到的那一只鱼可不就是通过这种办法使用的吗?不过所有人内心之中这一次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虽然他们不知道峰哥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些就仿佛是天师抓鬼用的符箓,但是他们都可以明显地懂得一个道理,那一只之前被他们抓到的食肉鱼虽然凶猛,但是在这大水蛇面前肯定不是一个级别的对象吧,那完全就好像是小虾米一样,丝毫不过分,要想用符箓把这家伙给抓到,那绝对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最起码他们是不愿意去相信的。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