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56
  精光不断的闪烁,这也已经是林峰最后一搏了,二林锋再添完了这些驯兽符之后,他本人呢也是准备朝全行去那边去,对很显然,对于他来说,他实际上自己都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甚至恰恰相反,林峰是一个比较有自信的人,哪怕是之前,他无权无势,甚至连普通家庭都比不上,按照正常来说这种情况,家庭孩子也许会有些自卑,但是林峰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啊,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比别人差,但是在这个时刻,林峰的确是自信,不过来虽然自信,但是不能够盲目自信,就好像是那沙漠里的鸵鸟养育到什么危险,就把脑袋给砸在这图里面,自然而然,就除了自欺欺人之外,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益,此时此刻的林峰,他已经对这事情并不抱太多的希望,对于他来说,这些驯兽符成也好不成也罢,都已经不是他需要去考虑的,不成功的话,那么他要做的就是进行斩杀行动,要把这只大水蛇给他,彻底的趁你病要人命,将他的小命竟然不能够为我所用,那么自然而然也就没有存在的道理了,那一张张驯兽在辉煌村上,君光大闪林峰也已经回到乐前行期内,所有的人看到林锋回来也都是很懂林峰的意思,每个人都叹了口气,无奈呀无奈,不过他们也并不是真浪漫的人,虽然对于峰哥之前所采取的行动计划,的确是抱有一丝欣慰的,但是现如今既然这样,我希望已经变得遥不可及了,那么他们自然而然就准备放弃幻想继续战斗了,每个人都做好了,这将会是一场恶战的准备,对于他们来说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把眼前的这一只大学生给他彻底的干掉,只有这样的话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才能够拥有生存下去的机会,这一切说起来繁琐,但都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罢了。

  冰封它回到了潜阳气上之后,顿时就做好了战斗,准备,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他们再一次的面对他深吸一口气不忙碌的那一片,猩红的血液并没有消散,依然还在为知道浙大水蛇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究竟从体内流失出了多少的血量,而在那海表之上,王源的人一边恢复的体力一边,大海依然还在那边不断的产生着巨大的波纹战斗,如果是不出他们所料的话,应该是还在继续进行之中,这一片分公司的海已经方圆10米内都是公司,就仿佛整个海水都已经变成了红色一样,这让他们无一不是到西河,什么样的生物流这么多的血还不死,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某一只生物,而是一群生物在海水下进行厮杀,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流这么多的血,这要是搁在寻常的生物,这早就因为是流血过多而死了吧,不过随之而来的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强,打的越凶越好,打的越热闹越好,这样的话才能够真,盘面之下林峰也在,等那一团血雾渐渐的消散精光还在那边爆射,但是很快就随之黯淡,直到最后,除了潜航器的两抹灯光照射在这片海水之中之外,其余的一切都是变得无比的漆黑,仿佛永远的不见天日,一般众人全部都是紧张起来,他们知道是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每个人都非常的紧张,哪怕他们坐在这个潜航器内,而且在之前的战斗之中,长期的强度也已经经历过了实战的验证,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铁皮大乌龟壳,拥有着绝对的防御。都可以放心一个大水车陷入见的状况,只要不中对方,那最强的一招破坏死光的话,是根本不可能破裂了他的这个防御。还不知道为什么,众人一颗心依然七上八下的忐忑悬挂着就好像是没有办法脚踏实地一样在空中飘浮着,所有人仔细的想了想,这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底牌可以走人,总是这样的,当知道自己拥有底牌或者说拥有更多的选择的时候,对于眼前正在走的是一条路,哪怕就是走到了死胡同,也并不会有太多的慌张,因为大不了死处留爷自有留爷处,这一条路走不通,我换另外一条路走不就成了,在刚才她们知道峰哥拥有一张底牌的时候,他们都是这样的想法,就算眼前他们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可以靠峰哥了,可是问题是现如今这最后一条路也已经是此路不通了,峰哥的办法都失灵了,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现在就只有眼下这,一条路可以走,但是他们的紧张就是来自于这样的一种莫名的情绪,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所有人都等待着这一只大水蛇的反扑,他们都知道这大水蛇是在疗养生息,在这篇血雾之下,这是对方最好的保护色。林锋他们也不敢贸然前进,而是拉开的距离一来在于前期的攻击手段,本身就是远程火力压制,二来也在于潜航器也没有多少的人员了,悬浮在这边消化不了太多,可是一旦要行动的话,那么能量就所剩不多了,他们这剩下的能量可是要用来进行逃生的。咱们一直都是在原地进行着防御,不过让他们有一些诧异的是一分钟过去了,15分钟过去了,甚至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一片血雾之中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就好像那一只大船蛇已经离开了这个里一样,不可能,那所有人脑海之中立即就是出现这三个字,如果说之前他们认为这大水社会跑的话,可是刚才和这个大水蛇的交战之中,那大水车眼神之中写满的愤怒告诉了他们,这大腿上明显就是和他们杠上了,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会忽然之间掉头就跑呢,难道说是对方害怕死亡,不至于吧,虽然刚才众人的攻击看起来打的对方可谓是非常的凄惨,但是要想拿到对方的小命,那还是差了不少的,这大学生也没有理由会去逃跑啊,尤其是在那种被愤怒填满了头脑的情况之下,可是为什么对方到现如今都没有攻击,难道说对方是准备想埋伏一首或者说,是在想要请君入瓮,把林锋他们骗过去,然后再来一波奇袭不成?

  “峰哥怎么没动静啊?不会是这个我已经溜了吧。”“是啊,虽然说这家伙刚才看我们的眼神之中充满的愤怒,但是浙大水蛇能够活这么久,想必他应该也清楚,保密才是前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天他们也算是被我们给打得够惨的了,很明显他应该是送了,我可是听说了这些玩意,那一个个的都比谁都还聪明,或者说比谁都知道贪生怕死个字该怎么写,不管是人也好还是这些怪物也罢,往往活了很久之后,脑海里想的一个事情就是想要能够多活下去,对方肯定是担心,今天会折在这里,所以准备溜走了,然后养精蓄锐,在什么时候实力提升了,或者说恢复如初了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林锋的几个小伙伴们也纷纷都是开口说道,虽然他们认为这一只大水蛇对于他们眼神之中充满的除了怒火之外就是无尽的杀意,按道理来说也算是不死不休了,双方必须要打出一个胜负高低才能够分开,不然的话谁都不准走。可是现如今到目前为止,这一只大水蛇都没有任何超出了他们的预判,不少人都眉头皱起,这么长时间一动不动的那大水蛇不会是真的溜走了吧,哪怕就是林锋,心中也是一个的这大水车,他之前可是跟对方交过手的,知道这家伙有多么的厉害,也知道这家伙对于他们几个有多么的愤怒。地方应该早就已经是猛攻而来了,不死不休,可是现如今这么长时间了,也没看到有任何的动静,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很有可能就是已经跑了这种时候,要是让对方去跑了的话,那可。真的就是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了,不过若是跑了的话,人工他们这边倒也可以短暂的松了口气,然后看看有没有。把潜航器进行一波新的补给,毕竟那大水蛇虽然受伤严重,但实际上双方之中真正需要补给的不仅仅是大水车,明明他们这边也是如此,只要把这个,但要能源全部都补充满的话,那么林峰他们完全就可以卷土重来,和他是大学时打一波新的架势,而且林峰也非常的自信,第2波或者说新的一轮的攻势,林峰他们绝对会施展得更加的顺利,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信任,如金吉波的交锋和试水下来,他们已经了解到浙大水蛇的一个大致上的攻击方式,以及这一只大水蛇,他本身的能力,新的交锋自然而然对于林锋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在这里待着,我下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说着再一次的离开的清肠器的,然后上那一片雪雾之中摸索过的水蛇流出来的血量,不知道多少将整个孩子水都能染红,就仿佛还是水的这一刻全部都变成了红墨水一样,根本就看不进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那长期的灯光也没有办法照射进去,所以林锋是能够亲自去看。如果说他们潜航器能源足够的话,那么他们完全可以用墙砌的雷达系统进行扫射,这样的话也是一个非常简单非常安全的办法来问你,是每一次系统的工作都会加大潜航器的能源消耗,现如今他们剩下来的那一些人员全部都是要保证用来逃生的

  林峰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就是摸索了过去,穿过了一层层的血雾。蜂巢前面摸索过去,此时此刻的他就好像是在那黑夜之中不断朝前进的赶路人一样,很快他就是来到了之前和那大水蛇交战的地方,不过等他来到这里的时候顿时了一下,因为他发现好像那只大水蛇的确没有了,这让他非常的诧异,甚至有些愕然怎么回事难道说这大水蛇真的溜走了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林锋的心情可谓是非常的复杂,既是有些庆幸也是有点可惜,实际上这一切的来源就是来自于那么几个字不自信吧,洛是林锋非常的自信的话,那么完全是可以相信自己这一战之中可以把那只大水蛇给他干掉,可是事实是还有现如今的理性告诉林锋,他们的确也许没有太大的机会去把她的睡社会干掉,哪怕对方已经被重伤,但是仲殇并不代表英英一起,抛开对方那恐怖的自我恢复能力就是没有这种能力聆听他们也没有办法,或者说没有一个太好的终结技去了解对方的性命。以及林锋之前也不是没有试过,他现在如今手中最强的武器关刀都没有办法一鼓作气灭掉对方。更何况是其余人了,所以林锋那么现,如今实际上最为明智的选择就是用手中的潜航器继续去进行火力压制,然后将对方带走。你说现如今这一波大水是忽然之间的消失,对于林通他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只是林锋一直觉得心中有些可惜啊,这一波都没有干到对方那下一波就算重振旗鼓再来一次,难道就能够一定干掉对方吗?而且这强基的弹药人员如何补充柠檬他们也不知道,所以说这一次算得上是他们机会最好也是准备最为充分的一次的,这一次都没有成功,那么也许之后就很难成功了,除非他们能够再一次拿到几个新的补给品,看看能不能够有一些新的东西,丰富他们的战斗能力,你有想到这探探口气就准备直接掉头就走了,也觉得这事有一个东西吸引到你公的注意,这是一张漂浮在水面之中的小玩意二本来一开始林锋没,要注意必竟是我还是太小了,但是现如今宁波却一眼被它吸引了,因为这东西林锋再熟悉,不过这赫然就是他的驯兽符了,这一张图它飘在水面之中,既没有上升也没有下潜,就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把它来固定在这里一样,林锋看到这顿时就是愣了一下,甚至有些纳闷的驯兽符不是全部都已经化为了灰烬吗?这玩意二在驯兽若是失败之后,他就会直接爆开,就仿佛是无火燃烧了一样变成了灰烬,可是这一张却依然还成功的保持了原有的模样,难道说是一开始自己出现了失误,没有贴在那淡水石的身上,不过很快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