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884
  一般林锋的人全部都是看的目瞪口呆,似乎万万没有想到还不可一世,小张的犹如魔头,一般的深海舞者,居然顷刻之间就变成了这般可怜的模样啊,那也是生产这个浑身都是黢黑一片,还有很多地方都在那边冒着一种特殊的肉香味,很显然刚才那一次对击这种大水蛇的一口火焰,差点就把它给烤成熟肉了,不过所有人虽然是很是意外,但是却也并没有认为战斗就此结束了,原因也非常的简单的,之前这也是深海木子到浑身的触手都直接被斩断,但是却又可以在一股神奇的力量之下恢复如初,这就说明这一支生态物则是拥有不死之力的,而这股力量包裹的它是很难让他彻底的消灭。

  然而让所有人都是有些意外的一刻出现了,这一支深海乌贼,他浑身并没有爆发出所有人所以为的那般神奇的力量,就好像是枯木逢春了之后,无论是多么糟糕的地方,都能够再次长出了芽,在这生态乌贼的身上,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一番重生的力量,对方的皮肤依然是一片漆黑色,根本就没有任何要恢复的趋势,这让许多人都是满脸的差异而的水蛇,咬着这一支深海乌贼朝半空之中,飞那生产乌贼显然根本就没有死透,要疯狂的挣扎,但是很显然他的所有触手都已经被这只大水蛇给咬断了,此时此刻他就仿佛是一趟巨形的果冻一样,无论她怎么样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得了大水蛇的这一个牢笼一般的大嘴,所有人在这一刻忍不住心中忽然是想到了什么,此时此刻在他们脑海之中很显然就出现了两种可能性,为什么之前哪怕就是断手都可以恢复如初了,大水蛇在此时此刻居然没有任何的恢复治理,这就足够说明了很多的问题,但思前想后也无外乎就那么两种可能性,第1个可能性就是,大水蛇他的那一个火焰之中具有的抑制对方痊愈恢复的能量,这一股能量,他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们却可以本能地感觉的到,大水蛇,似乎他的攻击手段要比这深海乌贼多那么一丝霸道和无敌的姿态,哪怕这两者他们的实力也许相差不多,但是每一次对拼只要是在正面狂攻的话,那么这个生态乌贼十之八九都不会是浙大水蛇的对手,第2种可能性就是这生态乌贼他所有的力量来源就是在这片海洋之中,也就是说一旦他脱离了海洋的话,那么他就会像是一只搁浅的鲸鱼一样,无论它的体型有多么的大,但是死亡也只是时间问题吧,他也根本就不可能恢复的了,因为他需要从大海之中汲取生命精气,不然的话为什么大水时会把对方的身躯被直接带一从海面,而不是在大海之中,就直接把这只深海兀自给干掉,所有人想来想去,都觉得这第2种可能性可能要更高一些,而这一支生态乌贼浑身的助手都被咬断啊,的确他也没有办法再去恢复,自然而然下场也是非常凄惨,直接被大水蛇在半空之中就仿佛是股东一样给吞住了复种,林锋看的是暗中,可惜啊,如果是他要驯兽符的话,她丝毫不介意把这只乌贼也变成自己的打手,小队,这一次的战斗虽然说是有惊无险,最后还是大水蛇取得的生命,但是这也是因为大学时候有些特殊,而且对付这只生产物资也着实花费了一点手脚,若是能够把这只生产乌贼也给抓住的话,到那是两只生态吧主在守,林锋对于这一次艰难的任务自然而然就会多一些,把握了整个海面,恢复了平静,天空之上的那些乌云也逐渐的消失不见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林锋把大税收也给收入了,驯兽符王源他们每个人就好像是如在梦中,刚才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是幻影一样,他们全部都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而林锋则已经坐在了大水鸟的背上,准备再返回之前的那一个祭坛去检查一下是不是就如自己所猜测的。

  所有人立即就是尾随在林锋的身后,这一次他们心中都非常的忐忑,这一刻就有点类似于在高考完成之后要打电话得知查自己的高考分数是的,那一种忐忑,如果说等你像他们前往祭坛之后,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那么就自然而然就足够给他们泼一盆冷水,因为这代表着他们的猜测很有可能出现了错误很快他们就是回到了济南之后,新的人物出来的是落在林锋的身上,很显然这种紧要关头的事情还是让林锋去做,林锋他也不多说什么,尽人事听天命能够做的事情他们也已经全部都做了,如果说这样子都还不成功的话,那么林锋他也就不知道自己真的该去干什么,甚至可以说他的心态都会有点不能,不过好在造化没有再次弄人清楚的在那一直代表着生态乌贼的石柱上看到了一个亮起来的点,这让他心中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露出了一抹笑容,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之前的猜想是成功的,说明那一只深海乌贼的确就代表着这其中几根石柱之一。这也说明林锋他们的确找到了一条,很有可能是通关的主乾道,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和线索去表明他现在所发现的这条道路是100分百正确的,就是这一关的魄力之策,但是最起码他们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在这边大海之上随意的漫无目的的漂流,就好像是无根浮萍一样飘到哪里就是哪,现在的他们最起码是有了一定的方向,可以让他们去实施去冲刺,去付出所有的努力有方向可以去努力的感觉实际上是挺不错的。

  既然所有人都已经发现了或者说他们已经肯定了自己的任务,或者他们努力的方向是可行的,那么显然,她们每个人都可以打足了所有的动力,开始朝前方前进,而前方的道路依然非常的艰巨,原因也非常的简单,他们并不知道剩下来的七只海洋霸主在什么地方,而这就意味着他们需要进行大范围的搜索,而在搜索这件事情上也同样是非常消耗时间的,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曙光基地那边已经进行了白热化的战斗员出一大波的丧尸,骑着各式各样的电影怪物,就仿佛是骑兵一样发动了无情的重楼,那些在陆地上的倒也还算得上是问题不大,可是那些题的一直是飞鸟,就仿佛是空兵一样的丧尸大军却足够对曙光基地带来非常多的麻烦,曙光基地的人拿着手中的武器对准了办公之中无情的扫射,但是命中率觉不高,偶尔会干掉一些,而这些丧尸却非常的聪明,他们没有在密集的一窝蜂而来,而是彼此之间拉开距离,分散的非常的开。

  而这自然也造成了众人的设计难度了,以往为什么丧尸大军在人类的枪炮之下死伤惨重,甚至都是杀敌,一百自损一万的这种概念,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些丧失大局,他们没有任何的政法可言,甚至可以说完全就是靠人海战术,甭管三七二十一所有的家伙网上从一起往上压能够干得多少是多少,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这边的死伤率自然是极其恐怖的可是现如今这些家伙居然拥有了这般知道拉开彼此之间距离的意识,这就让在场的这些战士们无一不是错,额,晚安啊,他们还是第1次看到懂得要摆出攻击阵型的丧尸如果随之而来就是满脸的阴得很难看,这些丧尸表现的是不与寻常,那么就代表这一次的进攻越是非常的恐怖,所有的人手中的武器没有任何的体现,不断的对人的成功之中的飞行,怪我无情的扫射在众人的子弹犹如狂风暴雨一样呼啸而去的情况之下,这些飞行大鸟岛也不断的往下坠落,实际上若是在当年以他们的火炮打击能力,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些飞行大脑全部都给奸杀,但是战斗到现如今他们很多的弹药库存,早就已经是消耗的题788了,很多火炮都只剩下了一个火炮儿,没有任何的弹药,没有弹药的武器,自然而然就只是一个烧火棍,实际上弹药的问题已经变得非常的严峻了,这个玩意儿没有办法生产是属于可消耗的资源让前期他们无意识的去节约弹药,导致那个时候浪费了很多的子弹,现如今实际上在曙光基地,不是那些重要街道上的宪兵大队,他们手中的枪子弹都是有限的,每个人顶多几个弹夹之类的。

  现如今很多人的弹药不足的情况之下,就给了这些飞行大鸟他们突破火力打击来到众人上方的机会。。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些飞行大鸟他们可被仅仅干脆的只是一个运输工具,他们体内明显还蕴含着某种喷涂出来可以产生爆炸的特殊的年夜那粘液落在这城墙之上,顿时就仿佛是一名小型的迫击炮,利于视乎,这一支飞行大军就化身为轰炸部队,在城墙上疯狂的投资者炸药,一时之间伤亡顿时出现了,而狙击大队吗?你第一时间开始想办法去对付这些飞行怪物,而这些飞行怪物突破了城墙上的众人封锁之后,就来到了城墙内,进行着无情的轰炸,整个城乡内所有的房屋非常的密集,对于他们来说,随便投放在一个地方往往都可以造成非常大的损失。而基地内的宪兵大队们也彻底地都慌乱了,其中绝大部分都只是一些偷鸡摸狗浑水摸鱼的家伙,在,此时此刻,也仿佛是那热锅上的蚂蚁,失去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还有人直接吓的屁滚尿流,抱着自己的脑袋两股战战,非常的不堪,偶尔有几个想要去还击的,但是那一盒他们手中的弹药着实不多,打了那么几个弹夹就直接消耗殆尽,这就是断代产生的问题目,不仅仅是天才会断代,勇敢的人也会是短暂的,勇敢的人都牺牲了,那么剩下来的自然都是一些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人,毕竟10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人要想从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的状况之下成长到可以为之重任,这是需要漫长的时光岁月的无论现在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疯狂,变化有多么的大,人从出生到成年,依旧还是要度过那么长的岁月所以人间惨案就这么上演了,失去了英雄们的保护,整个曙光基地乱成了一片舟,而陆勇他的表情非常的难看,还没有想到这一次区区这么一些丧尸就给他们造成了如此大的动了要知道这么长时间的李斌魔码,让陆勇内心之中也一直有一种错觉,这个错觉就是他们所有人变强了,曙光基地的抗击打能力,并且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是再有怪物胆敢来袭击,他们绝对有实力也有信心,可以把这些家伙给拒之门外。

  这个是事实,却并非他这么做下来,陆勇也发现了一个致命性的缺点,而且这个致命性的缺点让他也感觉到非常的难受,他发现似乎好像曙光基地并没有他想象之中的变强,而且15好像比你之前变得更加的弱了,这个若字倒并不是说体现在每一个个体战士的身上的实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绝对是比起之前要强的说的简单一点,在几个月之前,那些助手在基地上的全部都是一些7阶左右的,可是现如今基本上再也看不到8阶以下的10阶以上的高手,遍地都是,不再像之前那样就好像是一个多么珍贵的宝贝绝世高手一样,难能可贵,现在并不是如此,所有人类的实力比起之前的确要进步了不少,可是陆勇一感觉好像变弱,就是因为这些高手他们似乎好像少了一点什么东西这种东西,陆勇他一开始不明白,甚至他认为这都只是他个人的一种幻觉,只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罢了,可是现在他终于知道少了的这点东西是什么了,就是一种有死无生的无敌之新债,之前他们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之下,所有的战士包括一些队长级别的人物都敢往前冲,哪怕他身后没有认可的人,哪怕面前是千万只丧尸。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