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踏碎仙河 > 第15章 强势碾压

第15章 强势碾压

  “不好。”

  望着脚下莫名出现的流沙陷阱,秦玉惊呼了一声,试图利用轻身玄技逃过陷阱。

  可就在这时,秦烈的声音又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缠绕术……”

  唰!

  空间发出一声汩汩清流的动荡,一道细小翡色匹练缠绕而来,秦玉提气上纵,脚离大地无处借力,刹那间被翡色匹练缠住了双脚,一股大力横生而出,居然拉着他的身体猝然坠落,狠狠的跌进了流沙陷阱当中。

  “施法讲究时间配合,你胡乱施法,除了浪费灵力毫无用处,尝尝我的流沙术和缠绕术……”

  噗!

  话音落下,秦玉整个人跌入了流沙陷阱当中,拼命晃动也无法挣脱。

  秦烈修行两年前,所有的时间用在了钻研法术上,对于《紫阳诀》中的低级法术持留时间门清。

  好比流沙术,存在时间不超过三息,而缠绕术也与其相仿,可以说秦玉随便中了哪一招都可以利用自身的灵力强行遁出陷阱或者挣脱缠绕,但是他中招的时候缠绕刚刚促成,整整三息的时间无法挣脱,而这时,秦烈之前悄悄摆在秦玉落足地方的流沙陷阱还能持续两息,这样一来,秦玉等于连中两招。

  流沙术和缠绕术虽然不具备任何攻击力,但束缚的力量却是不容小觑,何况两招同出,秦玉除了双手还能动之外,整个身子已经失去了控制。

  “你现在应该使出灵气护盾了,对吗?”秦烈笑声传来,同一时间指尖挑动,一道水箭突然击出。

  水球聚合形成的水箭绷的笔直,箭锋颤抖发出阵阵清吟,伴随着他的嘲笑传来,秦玉下意识的在体表结起了灵气护盾。

  “果然!”

  啪,水箭打在灵气护盾上,四散纷飞,可是秦烈一点懊恼的意思都没有,仿佛早有所料,手指连连点动,一个个法印促成,两道翡色匹练再次掠出,这次分别缠向秦玉的双手双腿。

  之前的流沙术效果刚刚过去,缠绕还有一息,秦玉又刚刚使完了灵气护盾,正处于后力不继的空虚期,哪有能力摆脱缠绕。

  噗噗!

  两道翡色的匹练再次成功的缠住了秦玉,而秦烈马上给自己的脚下施加了一个风行术。

  风行术,一级法术,如风疾行,风行术施展起来要比别的法术更加容易,毕竟只是一种加持术。

  在风行术的作用之下,秦烈嗖的一声推进数米,灵力灌注左掌,大力喷吐,狠狠的拍在了秦玉的胸口上……

  “啪!”

  这一掌秦烈没有留情,直接打的秦玉吐血倒飞……

  而这,还没完,就在秦玉惊恐的望着秦烈的时候,秦烈已经念完了流沙术的咒语,屈指一点,一道褐黄色的光斑直接打在秦玉即将跌落的地方……

  流沙陷阱再度出现,噗的一声,秦玉跌在了陷阱中,行动再度受制。

  “施法连贯才是重中之重,再弱的法术形成连续攻势也能发挥出斐然的效果……”秦烈一边说着,一边聚集灵力,陡手一点,又是一道水箭飞去。

  “快用灵气护盾吧,否则你死定了……”

  计算着秦玉的回气时间,秦烈充满鄙夷的提醒着,那道水箭脱矢而走,发出轻微的却让秦玉魂飞魄散的颤音。

  “灵气护盾……”连连受挫,秦玉恼羞成怒,可惜无论他有多么愤怒,现在却是没有半点反扑的能力。

  让他震惊的是,秦烈的每一招出手都具备着超强的连贯性,法术与法术之间,身法和玄技的配合,几乎达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根本无可挑剔。

  就比如刚刚的流沙陷阱,三息的持留时间,足以让秦烈使出一招水箭术,而这招水箭术,秦烈几乎用了一息便完成了。

  秦玉再恼火也不能闭目等死,无奈之下再唤出灵气护盾挡在身前。

  “两次了,你的灵力所剩无几了吧。”秦烈的笑声仿佛充斥着魔性的音律,一点点的噬食着秦玉的自信,并将恐惧按部就班的烙印在他的心里。

  “唰!”

  又是缠绕术,神鬼莫测的鱼游而来,灵气护盾支离破碎,秦玉刚刚撑起双手,还未等掐诀,再度中招,而这次,居然是五花大绑。

  “最后再教你一招,修境低的人不一定弱,技巧有时更重要……”

  呼!

  话毕,始终保持着稳扎稳打的秦烈身上突然腾起强大的气势,体表冒出腾腾的火苗,一个拳头大小的火团在三息之后缓缓成形,随后在秦烈的强力推送之下,嗖的一声朝着秦玉飞了过去。

  “你输了……”

  “灵气护盾……”

  望着拖拽着长长火痕的火球,秦玉咬碎了牙齿才撑起第三个灵气护盾,然而这个灵气护盾,在他连续受创并大耗灵气之后远不如之前的坚硬,啪的一声,灵气护盾被火球撞碎,而火球却遗留些许的火能,重重的撞在了秦玉的身上。

  “噗!”

  一口污血不受控制的从秦玉的口中喷了出去,这时缠绕术和流沙术的效果也消失了,没有缠绕和束缚,秦玉像断了线的风筝远远抛出,重重的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中庭院落死寂无声,所有人都被一连串的震撼场面惊的合不拢嘴。

  一整日的斗法进行下来,秦家弟子对法术的认知始终停留在最初级的阶段,没有人想到,秦烈施展法术的理念和手段跟他们的认知存在巨大的反差。

  法术不是盲目施展,法术的持留性、连续性才是左右强弱的关键的。

  低级的法术未必就弱,有效利用每一种法术,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灵力不可以胡乱使用,像秦玉,三次灵气护盾非但没有逆转败局,反而一步步向他推向惨败的深渊。

  好一个秦烈,不声不响间居然领悟了高超的施法窍门,这还是那个懦弱胆小的废物吗?

  秦一绝张大着嘴巴,呆若木鸡,可以想象,此时此刻他内心的震撼正仿佛雷云风暴在思绪中肆虐。

  秦烈是自己的儿子,身为父亲,居然对儿子完全不了解,还把他当作废物,怕他出来丢人。

  从小到大,他给了秦德、秦风所有好的,然而却忘记了最小的一个儿子的名字。

  怎么会这样?

  十三的本事究竟怎么修炼出来的?

  他才是真正的天才……

  秦一绝的心思如同翻江倒海,更味同嚼蜡,如此天赋智慧,自己竟然给忽略了,真是不该。

  形同秦一绝心情的人不在少数,秦烈的三位叔叔、秦德、秦风,皆是难以置信,不过看过了秦烈出手教训秦玉过程,任谁也挑不出半点瑕疵。

  包括秦烈在斗法过程中指出的要点和要害,皆是字字珠玑。

  沐随风矍铄的双眼熠熠生辉,那般眼神,好像看到了一个耀眼的新星高高升起,要是有这样的女婿,就算是不入流的世家又如何,只要给秦烈足够的时间,他一定会凌驾于万人之上,成为北境顶尖的强者。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包括沐悠然一样,对秦烈的印象大大改观。

  冰冷的眸子似冰山消融,隐有化解之意,那张瓷娃娃般的小脸不经意间渲上了一抹绯红,这个时候的沐悠然已经全然没有来时的不满,反而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紧紧的凝视着秦烈……

  院落的沉寂持续了良久,沐悠然悄悄的在沐随风身边耳语了几句,脸颊绯红、春色无边。

  沐随风频频点头,看来父女二人在瞬间达成了共识,他轻轻拍了拍巴掌,惊醒众人道:“好,秦烈侄儿的表现出乎了沐某的意外,秦兄,我这次没白来啊。”

  沐随风的笑声中,秦一绝等人终于醒觉过来,听到他的赞扬,众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再看到孤冷的沐悠然小家碧玉似的坐在那里双腮微红,众人皆是深吸口气,旋即用着羡慕的目光看向了秦烈。

  很显然,沐悠然已经有了决定,而这个决定在此时出现,自然是如今风头最劲儿的人物——秦烈。

  秦一绝虽然惊讶,到底结果还是好的,他一直担心沐悠然心不在焉,对这些联姻虚于委蛇,而秦烈的出现,正好替他解了眼下的疑难。

  “这么说,悠然侄女心中已有人选了?”秦一绝搭眼瞧了一瞧沐悠然。

  沐悠然自然不好应答,沐随风呵呵一笑,指了指秦烈道:“我觉得秦烈就合适。”

  “好,哈哈……”秦一绝开怀大笑,一巴掌拍在大腿上,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待秦某筹备几日,就去府上提亲,如何?”他这话说给沐随风听,也是说给沐悠然听。

  沐悠然闻言,小鸟依人般垂下了头,轻声道:“全听爹爹和秦伯伯的。”

  见到沐悠然首肯,秦家众弟子无不失落,然而这个时候谁也没有胆量敢上前和秦烈一较高下,毕竟,秦玉现在还爬在地上没起来呢。

  秦玉怨毒的目光几乎快把秦烈生撕活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秦烈突然说出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

  “父亲,请恕孩儿不能答应这件婚事……”

  “你说什么?”

看过《踏碎仙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