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0100章 各位,准备着手应付吧!

第0100章 各位,准备着手应付吧!

  嘶嘶!

  齐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她,此时此刻神情煞白。

  站都站不稳了。

  两个月前,当那个年轻男子在自己的生日晚宴,横空出世的刹那,齐香原本以为,对方只是说着玩的。

  可,他将蒋钦处决了。

  再之后,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齐香快忘记这个宁姓男子的存在的时候,她今天看见了这些。

  当年,十六个助纣为虐的跟班。

  悉数死于同一夜。

  然后,更是将处决的画面,堂堂正正得发给她亲自过目。

  这……

  “齐董,您该出场接受采访了?!”

  助理一时半会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只是隐隐约约看出,齐香的脸色有点差,身子骨貌似也变得极为虚弱。

  “齐董?”

  上前一步,准备搀扶。

  早已吓成惊弓之鸟的齐香,条件反射得一把推开助理,声音尖利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等回过神。

  齐香身体瘫软,顺着墙壁,慢慢滑坐在地上,血青的脸色,不但没见半点好转,甚至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加难看。

  叮!

  视频自动跳转,返回第一段。

  并在最后闪现出杨子的音容笑貌,他嘴巴撅起,眉毛上扬,一副沾沾自喜,狂妄无边的姿态。

  坐下,则是跪躺在地上,虚弱到极点的周子扬。

  “杨子,杨少爷?”

  齐香幡然顿悟,既然周子扬这位挚交好友宁轩辕,已经着手报复,她务必要通知到杨子,让他好生注意。

  毕竟,已经死了十六个了。

  接下来,不是轮到她,就是杨子,二选一。

  当务之急,是紧急通报,以免发生意外。

  不过,蒋金楠那边,明确提醒过,为防止自乱阵脚,最好再观望一段时间,之后才是考虑怎么应付。

  现在……

  毕竟,有关宁轩辕要来血洗苏杭,并准备将当年掺和周家灭门惨案的人一个一个揪出来的决断。

  仅有她和蒋金楠知情。

  杨家,韩家,沈家均不了解。

  这次,牵连扩大,如果还藏着掖着,怕是彻底纸包不住火了。

  “不行,我要先征询一下蒋先生的意思。”

  齐香迫使自己在最短时间冷静下来,然后拨通蒋金楠的电话,“蒋先生,我有事情要汇报。”

  “你亲自来我府上,现在,即刻。”

  她有点讶异,怎么听起来,蒋金楠的语气,比自己还要凝重。

  甚至,都不过问什么事情,直接让她亲自前往蒋家?

  “今天的采访取消,我临时有事。”

  齐香没敢耽搁,转身即走。

  等,她匆匆抵达蒋家,发现蒋金楠用以招待贵宾的私人茶社,正坐着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杨泰。

  杨子的生父。

  此时,他双手捧握茶杯,心神不宁,状态极差。

  一双瞳孔,失去了以往的烨烨光彩,仿佛,一夜之间老去了数十岁。

  杨泰对面,则是蒋金楠,以及仅剩的小儿子,蒋康。

  三人端坐一堂,气氛压抑。

  “蒋先生,杨先生。”

  齐香快步登场,左右环顾,总感觉气氛怪异,以致于她浑身不自在。

  “杨泰,再说说你的事情吧。”

  良久,早有心理准备,且看出杨子始终魂不守舍的齐香,终于听到了一句,骇人耸闻的消息。

  “我儿子,昨夜离逝了。”

  砰!

  齐香双臂颤抖,杯盖落地,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杨子杨公子死了?”

  她今天本想通知杨子最近注意点,以免发生意外,不曾想,杨子已经死了,这……

  杨泰沉默不语,同时目露凶光,狠狠瞪着蒋金楠。

  如果,不是这个红盟商会的理事长,独断专行,强行封锁消息,他岂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白白葬送了自己的儿子?

  “你如果提前告知,我儿也不用死。”

  倘若提前预料到危险,又哪里能弄得今天这幅惨烈田地?

  “那个年轻人,突然横空出世,谁会未仆先知?”蒋金楠语气淡淡道。

  杨泰勃然大怒,恼羞不已,“可你没告诉我,你儿子并非死于意外,而是葬身于那个人之手。”

  蒋金楠起立,走近桌台,并从旁边的壁柜里,抽出九根香。

  他的正前方,摆放了一尊关公像。

  “人都死了,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

  蒋金楠手持数香,缓缓叩拜,然后送进香炉,“当务之急,先安葬杨少公子,然后想想,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走?”

  “什么怎么走?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杨泰站起身,眸光血红道。

  齐香紧咬下唇,暂未表态。

  “父亲,我觉得,也就一个年轻人罢了,你们这么严阵以待,是不是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关键时刻,蒋康站出来,语气不屑道,“以我观感,那姓宁的有点虚张声势,其实,不足为惧。”

  “那大概是,杨先生尚未交代,昨晚他拼死拼活要血仇当场就报的时候,险些引发了一支军队出动。”蒋金楠转过身,眼神锋利得落向杨泰。

  杨泰深深吸气,再次感觉到头皮发麻。

  蒋康瞪大眼睛,表情错愕,“这怎么可能?区区嘴上没毛的家伙,能牵连到那个部分?”

  “昨夜,五千精兵郊外集结,名义上是临时武装拉练,实则……”蒋金楠无奈叹了口气,“用以对付杨泰的。”

  “五千?”

  杨泰吓了一大跳,昨天他迫于无奈,主动撤走了,如果真硬刚下去,他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齐香,已经彻底被吓傻了。

  她知道这个人,十六七岁就入伍了,差不多渡过了十年军旅生涯。

  可,这十年,此人是光荣退伍,转回地方,还是在军界步步登天,她一无所知。

  现在看来,后者可能性极大。

  “这次,我们要对付的人,已经牵连到了军界,不得不慎重。”

  蒋金楠一锤定音,双手垂后,万分无奈道,“各位,着手准备应付吧。”

  “呵呵,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次,我等联手,一鼓作气摁死这个家伙。”蒋康摩拳擦掌道。

  蒋金楠淡淡看了自己这个儿子一眼,吩咐道,“明天我会安排人,送你出国。”

  “为什么?”蒋康深感意外。

  “没有为什么,我不想蒋家绝后罢了。”蒋金楠说到这里,竟然有股兔死狐悲,有心无力的衰败感。

  他借用了不少来自军方的资源,尝试,查出宁轩辕的所有底细。

  但,那边一而再再而三提醒,让他别试探了,因为涉及到一等机密。

  这……

  “如果你是校官,我倒不畏惧,如果是将官,唯有等死了。”

  苏杭太大。

  大到,那位年轻男儿,一连两次戎装现身,蒋金楠却一无所知,也怪这段时间,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军界。

  以致,完全忽视了苏杭本土。

  “这次,我们能赢吗?”许久,齐香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询问道。

  蒋金楠闭上眸子,道了两字,“未知。”

  齐香瞳孔微缩,感觉一瞬间,身体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看过《都市之至尊战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