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1769 大地的献祭

1769 大地的献祭

  每一个背井离乡的人,都有一段艰苦心酸的过往。

  时代越是向前,悲情的色彩越是浓郁。到了末世之前,这种行为变成代表着奋斗和努力,意义已经完全不同。

  曙光圣殿的迁徙,可以说是被动的,也可以说是主动的,但归根结底,他们是异乡人。

  他们不属于这个蔚蓝星球。

  曾经,来到这里的他们也梦想着在这片土地扎根繁衍,把他们的信仰和神明,带到阳光普照的地方。

  许许多多的圣殿人离开了营地,可以说他们是内斗的牺牲者或者厌烦者,也可以说他们是希望的寻找者,更或者,是思想和信仰的传播者。

  或许他们不会知道,他们的离开,让自己成为了民族最后的幸存者。

  星星之火仍在,可灭族已然成为事实。

  曙光圣殿,随着圣女最后的主动献身,灭亡了。

  他们逃过了生息之地布鲁秘境的毁灭,却没有在全新的家园中,延续下去。

  随着这面亡魂大旗的出现,在圣城之中有一大片地方被显露了出来,之前那里是民居,和周围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一些丧尸或者基因战士进入其中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最多,也就是没人罢了。

  在偌大一个城市,有那么一片区域在战争中没有人再正常不过了。

  可谁知道,那里竟然是曙光圣殿的营地,聚集着不少圣殿的精英在那里。

  叶钟鸣神情微动,哪怕没有刻意去探查,可他身为一个九星进化者,竟然没有发现这面旗帜的存在,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大的失误。

  并且从这面旗帜上看的出来,这件装备很强大。强大到了让叶钟鸣墨夜等九星或者九级的存在,都感到了颤栗。

  这种感觉只有一种可能才会出现,就是生命有危险的时候。

  一件可能能够杀死九星进化者的装备。

  阎王树已经不打了。

  的确,发了怒的她,那是会死磕的。却并不代表着她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恰恰相反,在这方面,变异动植物永远做的比进化者更接近不能。

  它们是连装都不会装的。

  “你们很强,打掉了我三层护甲,但我坚持了下来,你们没能杀掉我,那么你们就该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形变小了许多的缘故,宫殿巨人发出的声音比之前清晰了许多,也连贯了许多。

  “别自我感觉良好,你能活到现在,那是因为刚才只有我一个真正动手了。”

  阎王树恢复了人类的躯体,仰着头看了一眼依然巨人一样的对手,有些不屑。

  即便是阎王树自己,也没有真正拼命,刚要拼命的时候,大家就停了,那么大旗迎风招展,阴魂凛冽,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大半都移动到了它的身上。

  “呵呵,没什么。”

  宫殿巨人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那些本来只是简单拼接在一起的各个部位,开始真正的融合,这让它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石头巨人。

  叶钟鸣等云顶的九级生命没有阻止,实在是那面大旗给他们的压力太大,感觉上只要一动,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可知。

  圣女那临死前凄厉的呼喊还在耳边萦绕,叶钟鸣却不会因此而有什么冲动行为。

  先不说之前来到这里本就有找曙光圣殿要个说法的打算,双方不太对付,就算是朋友,可在整个云顶利益面前,也都是虚无。

  云顶之王需要一点时间,去判断究竟要如何做。

  刚才,他已经失误了,没有提早发现这面大旗,他不能再犯错误,特别是在他即将要离开的时候。

  “你是,圣城之王?”

  叶钟鸣侧头看着宫殿巨人问道。

  “可以这么说,或者你叫我阿巴也可以,艾哈迈德那个家伙,配不上这座城市,也配不上……赐予他的九星土系大法师的力量。”

  仅仅一句话,叶钟鸣等人就猜到了不少信息。

  “那么你现在的状态是……”

  宫殿巨人阿巴呵呵一笑:“九星土系大法师的终极技能,大地的献祭!”

  具体这个技能有着什么样的能力,叶钟鸣等人不清楚,人家也不会一点点的给你解释清楚,能够知道技能的名字已经很不错了。

  “那么……它又是什么?”

  叶钟鸣指了指那面阴魂萦绕的大旗。

  “那是……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阿巴很得意的来了一个转折。

  “并且,你的人,也撤不走,你问来问去想要给他们离开的时间这种行为,太低级了。”

  随着阿巴这么说,整个圣城轰隆隆的震动了起来,程度绝不亚于八级的地震。

  建筑物随着剧烈的震动开始倒塌,顷刻之间,本来代表着辉煌和安全的西亚圣城,和刚才的曙光圣殿一样,毁灭了。

  墨夜的头发飘荡了起来,双手连连挥动,五个巨大符篆出现在了空中,每一个都发出了各自属性的攻击,目标并不是那面毫无动静却给人极大压迫的亡魂大旗,而是不知道发动了什么技能的宫殿巨人。

  在这样剧烈的震动之下,哪怕是进化者,也无法保证移动,身在圣城之中的云顶战士们,一时间暂时都被困在了这里。

  墨夜清楚,这里的进化者是云顶的超过八成的进化,他们出事了,云顶也就完了,所以第一次,她全力出手了。

  一起全力出手的,还有阎王树,她之前消耗不轻,并没有变成本体,而是双手插进了地面之下,在看不见的地表下,一道道的根系正在疯狂窜动,它们如同经络一样,在努力平衡着上下左右疯狂震动的地面。

  阎王树不知道这种震动代表着什么,但有一点她清楚,只要让它恢复平静终归是好的。

  语婆同样没有闲着,她抱着黑猫,嘴里开始唱歌。

  那种声音中给人一种平静和祥和的力量,安抚着显然了巨大焦躁和恐惧这种的云顶战士。

  精神类的顶级生命,可不仅仅会用此伤人,还会救人。

  让进化者恢复冷静,在这样的时刻,显然比什么都重要。

  “很不错。”阿巴突然说了一句,“赛伊德,到你了。”

  亡魂大旗,动了。

  :。: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