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1822 不管不顾

1822 不管不顾

  为了确保胜利,云顶的力量分成了十个部分之后,每一个都是几乎‘压线’的,也就是综合各种情报之后,把对手进行精准的分析,再选出可以战胜他们又不至于浪费资源的云顶队伍出战。

  至于伤亡……

  夏蕾并不是叶钟鸣,她并不是太在意这个,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她并不觉得什么,大不了以战养战随时补充好了,反正为了实现对全球的控制,扩军已经迫在眉睫,以前云顶的精英思想,肯定是要不得的,只要骨干还是云顶的老人就可以了。

  球球做为叶钟鸣的‘宠物’,自然为云顶效力,这家伙虽然懒,还挑食,但战斗的时候不含糊,拥有极其强悍的防御能力和生命力,这足以弥补它攻击手段单一的问题。

  在这次的战斗中,它被分配到了夏蕾的这支队伍,按照之前的分级,这家伙被定义为八点五级,也就是实力介于八级和九级生命之间。

  这样的实力,在云顶并不算稀缺的存在,可也绝对是一线战力了,现在一下子消失,可以说,对每一支战队实力精打细算的夏蕾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意外。

  虽然这不会意味着战斗会失败,但伤亡一定会增多,困难一定会增大。

  不过夏蕾在意外的同时,想到了一个可能。

  球球的老厉她可是很清楚的,如果说,如果说……那么……

  夏蕾不禁抬起头,看向了湛蓝的天空。

  那上面,自己的男人应该是在战斗吧。

  …………………………

  叶钟鸣的战斗,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霍金斯挡住了雷电沙怪的闪电后,金色战甲上面光晕流转,他微微躬身,摆出了一个马步的造型,双臂上提及腰,右拳便直直的击出。

  他们离的本就很近,这一拳打在了沙怪的胸口,砰的一声,沙怪因为要裹住双刀变得极为坚硬的身体轰的一下碎掉了,小半截的身体落在了后面的白沙之上,双刀也彻底恢复了自由。

  霍金斯脸上潮红闪过,重新站直身体的时候,手中的一把刀向着叶钟鸣甩了过去。

  这把刀速度诡异的并不快,仿佛行进的不是在空气中,而是在胶水中,慢的让人觉得那并不是飞刀,而是鱼缸里悠然游动的金鱼。

  可是从出手开始,这把刀上面级不断的涌出看不见摸不到,却可以清晰感觉到的凌烈气息,给人的压力和威胁感随着时间几何倍数般的增长。

  给人的感觉,是这把刀是在给叶钟鸣压力,让他不敢妄动,否则便会迎来雷霆一击。

  霍福卡夫填补了他哥哥闪开的豁口,双手异化,变成了两把巨大的闪着金色光泽的砍刀,堵住不让叶钟鸣离开后便朝着他疯狂的挥砍。

  瓦带躲开,身体微微滑离,五根手指插入地下,狠狠一挥,把那里的土壤掀开,劈头盖脸的朝着叶钟鸣飞去。

  压力还不仅于此,小女娃刚才摔的不轻,可也没有什么伤筋动骨的地方,内脏的震动对她这个小强来说也不算什么,咬咬牙就扔过去了,她再次高高跃起,手中的长刀举着,冲着叶钟鸣劈了过去,刀身上,一样裹着风雷两种属性,加上那种可以致幻的气息。

  无论远近,都有攻击袭来,还要加上给他最大压力,却暂时没有动的爱慕斯。

  云顶之王的压根没去看那把刀,也没去看天上的小娃,更没去管那些威力不亚于子弹的沙土。

  他只是脚部在地面重重的一跺,周围被星光沾满,同时叶钟鸣的身体骤然加速前冲,迎着霍福卡夫的攻击而上。

  此刻的云顶之王其实状态并不是如何的好,刚才那些恶心的粘液攻击让他的护甲基本上报废,这个时候防御力靠的是自身,面对明显是某种特殊能力的双臂化刀,这样的行为有点自不量力。

  哪怕他拥有秀丽天体也一样。

  可偏偏他就是迎了上去。

  霍金斯收拳出刀,还在稍远的位置;瓦带洒出了一把土后身体还未平衡;小女娃刚刚到了顶点,马上要下落;爱慕斯站在原地,盯着黑洞;不远处,还有一具被叶钟鸣卑劣的暗器击杀同伴压根没管的尸体……

  严格说来,距离叶钟鸣最近的,只有霍福卡夫,哪怕其他人的‘远’仅仅是相对的。

  霍福卡夫心沉了一下。

  到了这个级别,肯定都不是傻子,可这个人突然不顾飞刀不顾沙土不顾其他攻击甚至不顾霍福卡夫看向他的手刀,一定是有其原因的。

  并且非常可能是那种极其强大的杀招!

  如果仅仅是霍福卡夫自己,那么他想都不会想,一定立刻躲远点,看看情况再说。

  可现在周围全部都是自己人,同伴的攻击马上就到,这个人就算能够瞬间杀了自己,也要被其他攻击所杀,他会这么孤注一掷的这么做吗?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那仅有一丝的逃走希望吗?

  或者说,他只是想要表现出这种决绝的态度,进而把自己逼走?

  霍福卡夫犹豫了,他在刹那之间,并没有清晰的判断出对手的意图。

  这让他失去了闪躲的机会。

  他马上明白,他不能躲,只能继续!

  双手把所有的力量都用上了,霍福卡夫明白,无论是哪种意图,对手成功的几率都基本上等同于零,无论从任何角度去看,对手都没有办法从多重的攻击中找到机会的可能。

  眼中出现在了惯有的残忍,霍福卡夫觉得,自己等一下要向霍金斯夫妇道歉了,因为这个人注定了躲不开攻击,要被自己杀死了。

  是的,霍福卡夫没有办法躲开了,叶钟鸣何尝不是如此!

  霍金斯的飞刀在这个时候骤然加快,如同来自于天庭的审判。

  那些沙土也打到了叶钟鸣的头脸身上,擦出了道道血痕和一些小小的血洞。

  可叶钟鸣不为所动,架起了自己的左臂……

  之后,挥出了自己的右拳。

  霍福卡夫啊的一声惊叫,一股让他感到几乎不能动弹的力量从脚下升起,臂刀随之顿了顿,叶钟鸣抬起的左臂便迎了上来。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右拳,穿过了对手双臂之间的空隙,重重的轰在了霍福卡夫面门上!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