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2046 我还有(中)

2046 我还有(中)

  耀汉苏的心思其实很简单,只要界苏表现的足够优秀就好了,那样,无论以后形势如何变化,他都有着绝对的底气。

  同时他也不得不感慨,有些人天赋之好,性格之坚毅,为了一个目标而舍得拼命的执着,真的是令人羡慕。

  随阵是他发明的,从第一次相通了其中关键,成功发出随阵,到他完善这种能力,把它交给苏族的直系,其实已经过去了十几年。

  他也从最开始如同界苏那样只能使用低级阵法,到现在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可他依然记得,他走到界苏这一步用了多久。

  五年!

  耀汉苏用了五年的时间。

  当然,随阵的一切都要他摸索,而界苏有现成的理论可以学习,但谁又能否认他的天赋和努力呢。

  其他的人也是赞叹不已,他们都学会了随阵,进度也比界苏快,可他们是有本身强大的实力为基础的,但界苏之前可是付雷拉连五万都没过,现在已经和他们达到了差不多同一个进度,相差的无非就是使用随阵的时间,这样的人在他们这一边,真的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走吧,去见见这个被我们的小天才赞不绝口的小家伙,看看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

  他们走出房间,去在走廊里,遇到了不想看到的人。

  耀汉苏的眼球动了动,他看到了其他两系的头人,以及他们方面的长老,以及前三顺位的继承人。

  这十二三个人看似随意的站在走廊里聊着天,但谁都知道,这是专门在等族长等人的。

  “族长大人,听闻你今日要见星眼族那位新手第一,我等对他也非常有兴趣,想看看这位能够让我们的小天才界苏甘愿自降实力也要去帮忙的小家伙是什么样子,您应该不会介意吧。”

  此刻,包括耀汉苏在内,其他的几个人心中升起了同一念头,介意你们就不去了吗?

  现在是不可能的,在对这些人的消息如此准确及时赶到意外的同时,耀汉苏也不得不同意,因为,苏族的十位长老,站在他身边的只有城苏和惑脂,而站在另外两系的这有八位,加上连他也不能不承认可能比界苏更天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克兰苏,实力方面,是占据绝对优势的,话语权方面,在这种小事上,他也不能就摆出族长的架子。

  “好吧,拿走吧。”

  耀汉苏干脆的答应,当先领人向前走,等到这些长老们过去,一直在旁边站在的克蓝苏便笑着对界苏道:“小弟,有一段日子没见了,怎么样,随阵练到了什么程度了。”

  看似简单的寒暄,却引得所有人都在注意,前面的长老们一边走一边听着,都非常关心界苏的进度。

  界苏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这位族中的兄长如此直接了当的问出来,迟疑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刚刚能够熔炼低级的中级法阵。”

  克蓝苏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调整了过来,赞叹道:“真的厉害啊,我比你还要差一些。”

  跟在耀汉苏身后的一位长老是克蓝苏这一系现在的头人,听到两个后背的对话眼睛就眯了起来。

  他知道,克蓝苏没说实话,他现在也是能够在激发随阵的时候可以运用中级法阵,可界苏水平相当。

  但没人知道为了让克蓝苏能够取得进步,他们这一系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可他知道,现在族长一系,并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在界苏身上的,如果是这样,那么岂不是界苏的天赋,要比克蓝苏还好?

  现在耀汉苏的种种行为,已经让他这一系的人感到了不舒服,觉得他好像在刻意培养界苏,虽然他们都不觉得耀汉苏敢于打破苏族无数年的规则拥界苏为接班人,可莫名的危机感一直都有。

  这位头人心中,把界苏的地位再次提高,同时也打定主意,今天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绝对不能让族长被呀星眼族的小子打动。

  只要界苏外部的强援,内部耀汉苏不敢推翻老祖宗的规矩,那么克蓝苏的位置就是稳的,他们这一系,就必定是下一任的族长系。

  一行人很快来到叶钟鸣所在的房间,呼啦一下进来这么多人,把叶钟鸣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向了最后面人群当中的界苏。

  界苏也是非常无奈,这阵仗,就是苏族最高级别的长老会。

  叶钟鸣见过礼,耀汉苏坐下,其他人也纷纷找到坐下,本来挺宽敞的屋子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这些人都是高手,哪怕只擅长阵法,但付雷拉是实打实的,大部分人对叶钟鸣的到来也不是特别欢迎,所以云顶之王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不过,叶钟鸣毕竟也不是赶来这里的新手了,身体和精神双重的压制,并没有让他表现出什么异样。

  仅此一点,到让这些苏族长老刮目相看。

  “虽然你是以完成新手奖励的名义来到这里的,但界苏已经和我们都说明白了,你来的主要目的,是寻求星眼族和苏族的合作,其实呢,无非就是先哦们求助。不过很可惜,我们在经过了商量之后,觉得这是不合适的,现在正式告知你。”

  一上来,克蓝苏一系的那位头人便强在了耀汉苏之前说了这些话,在叶钟鸣还未开口的情况下,把一切可能给否定了。

  耀汉苏这一系的人都非常的不高兴,不过却也说不出什么,这位头人说的确实是事实,在之前的高层会议上,确实已经通过了不和星眼族合作的决定。

  对这样的情况,叶钟鸣有点意外,但看到屋子里的这些人泾渭分明的样子,也猜到了一些。

  他丝毫没有紧张或者沮丧,更没有因为这位头人的话而放弃,反而笑着道:“耀汉苏族长大人,以及各位长老,我想你们可能误会了我和星眼族的意思,我来这里,除了学习之外,确实有其他的事情和大家谈,但绝不会是什么合作,甚至是求助。”

  其他人倒是很意外,不是来谈合作的?那你来干什么?真的来这里学习?你一个战斗职业者来苏族学习?谁信啊。

  “我是来给苏族提供帮助的。”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