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2091 勇敢者试炼(中)

2091 勇敢者试炼(中)

  《二合一~~》

  “今天来这里,就是要和星眼族分出个胜负的。”

  一个声音突然在辉唐族的阵营中响起。

  本来有些乱的队伍,听到这句话后安静了许多。

  说话的是思比尔,这一次辉唐族领头的两个人之一。

  因为星眼族一系列的行为,从更换装备,到使用阵盘,让辉唐族的战士们士气逐渐低落,甚至出现了一些骚动的情况。

  在现在这种状态下,这都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为了让大家能够冷静,思比尔只能站出来平复大家的情绪。

  “我们和他们,只能有一方走出这里。”思比尔走到队伍的最前面,他没有看向自己的族人,反而看向了星眼族的几个大阵,但声音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来之前,我们都认为我们会是最后走出去的人,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所不同的则是,不会那么轻松了。”

  “你们看,人家准备的很充分,又有好装备,又是大型阵盘这种好东西,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最后走出去的是他们吗?”

  “但我问问你们,你们想让他们最后走出去吗?”

  让别人走出去,意味着自己这方全军覆没,全部战死,这自然是没人愿意的,听到思比尔这么问,辉唐族的战士终于爆发了血性,齐齐的怒吼。

  “不让!”

  “是的,不让!”思比尔浑身开始发热,整个人开始进入兴奋的状态,他的声音越来越高亢:“他们为什么要弄那么好的装备,为什么要弄消耗巨大的阵盘?还不是因为他们不如我们!”

  “他们有那些东西,就比得上我们吗?你们说,他们比得上我们吗?”

  “比不上!”辉唐族的战士再次怒吼,这一次的声音比之前还要响亮,甚至压过了现场巨大的杂乱之声。

  “那还有什么好怕的!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无论他们如何,最后胜利的依然会是我们!”

  思比尔都喊破声了,可是他自己觉得很爽。

  “对面的好东西,说不得都是为我们准备的,那个机械战兽归我了!”

  另外一个领头人洛拉的声音不大,可也同样让辉唐族的全体成员都听到了。

  听见洛拉说他要这里最好的那件机械战兽,顿时引起不少觉得自己有资格拥有的人,一些轻微的嘘声响起。

  不过无论是思比尔还是洛拉,都知道这是好现象,知道现在辉唐族的战士们,已经从早上开始的一连窜不好的打击中走了出来。

  “不着急,我们看看,这帮估计倾家荡产才弄了这么多准备的对手,他们的大型阵盘能够坚持多久!”

  思比尔的话引来辉唐族战士们的哄笑。

  是啊,阵盘都是在其内才能发挥强大攻击力的,现在星眼族直接摆出了这些东西,那己方就暂时先不进攻嘛,看看他们能够挺到什么时候,说不定过一会,他们自己就坚持不住了,直接放弃阵盘攻出来了。

  星眼两位大人以及巴始鲁和成鎏金更在一个战阵之中,身为核心的他们位于最中央,被层层的星眼族战士挡住,从外面看不到他们的人影。

  看台上,星眼族的大部分预留票都被卖掉了,只留下了小部分,一些星眼族的精英获得了资格,来到现场给族人加油,叶钟鸣、袍白、吉克苏、雅仕南等人全部都在。

  “咱们的族人有点沉默啊,要不要给他们加加油?”叶钟鸣看到下面位于四个大型阵法之中星眼族人肃然而立,对身边的袍白道。

  “怎么加油?”

  袍白一头雾水,不知道叶钟鸣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喊一句,星眼族,然后大家一起喊,加油。”

  这次不仅袍白了,连周围的吉克苏中洪岢等人都一脸怔怔的看着他。

  “行吧,当我没说。”

  叶钟鸣觉得,文化差距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们,能坚持多久?”吉克苏这阶段一直在给叶钟鸣打下手,对族里的事情都不太清楚,连阵盘的事情也不知道,看到在开场就激发了这种消耗甚巨的大型阵盘,心中的担心一直挥之不去。

  袍白笑了一声,“老人家,放心好了,就算是一直耗到明天,咱们现在也消耗的起。”

  吉克苏看了看叶钟鸣,知道袍白指的是什么,但他还是叹息了一声道:“能省还是要省的。”

  以前他从来不知道,做研究和制造装备是那么那么的费钱,或者说,层次不同,他对更高境界的制造没有什么概念。

  可自从看到了叶钟鸣的研究和试验,吉克苏才知道,原来有的时候,钱真的不能叫钱……

  虽然现在星眼族的高层都知道叶钟鸣从苏族那里得到了一笔巨款,可那终究是人家自己的,现在用来为族里服务,不节省点心中过意不去。

  “没事的,如果辉唐族以为这样就可以让阵盘失效,他们就太天真了。”

  知道一切的叶钟鸣冷笑了一下,对于这帮从之前到现在一直以坏星眼族为己任的家伙,他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叶钟鸣的话刚落,竞技场中的星眼族就有了动作。

  左边以巴始鲁为核心的阵盘上的战士,齐齐举起了兵器,把身体的能量注入其中,之后以五个人为一队,中间的一个战士高举武器,前后左右的四个人把武器都搭在了这个人的武器上面。

  金属的碰撞声,响成了一片。

  整个竞技场此时变得鸦雀无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战斗从这一刻开始了。

  两千人的队伍,每一个阵盘上是五百人,五个人一组,便有一百组,当他们的兵器全部完成了这种状态后,在兵器互相交接的地方冒出了一片光晕,呈现环状,向着周围荡去,碰到其他小组的光晕后互相融合、壮大,到了后来,一道巨大无比的光圈罩在了这五百人的头顶。

  “那是什么啊!?”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这样的惊呼,他们确实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苏族人使用各种各样的法阵他们一点都不奇怪,但这些可都是星眼族人啊,这个大光圈明显是他们制造出来的,这就奇怪了。

  难道是星眼族掌握了什么新的能力?

  辉唐族的人看到,立刻戒备了起来,阵型也从之前的散乱变得有序起来,以一些防御力出色的盾战士为前阵,结成了一个防御之阵。

  这种应对,看得辉唐族的族长在看台上连连点头。

  虽说辉唐族参战的两千人在整体实力上碾压星眼族,可现在毕竟人家在装备上和准备过程上远好于辉唐族,这拉近了彼此的实力差距。

  特别是在面对这种不知名的能力时,如果还是没头没脑的冲上去,那才是错误的选择。

  宇宙万族可不是什么温室里的花朵,他们是在和奴族如此多年的战争中幸存下来的种族,不是什么随意拿捏的对象。

  之前被叶钟鸣和星眼族不断袭击粮队,其实也是被突然袭击没有准备的缘故,之后更是因为判断失误。如果辉唐族重视起来,真正的派重兵防御,星眼族是要放弃的。

  光圈在众人的眼中悬浮了几秒,之后,快速翻转了起来,从平铺,变成了竖立,之后速度越转越快,朝着辉唐族的战阵冲了过去。

  竞技场中啊、哦这样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

  “注意,远攻!”

  思比尔大吼了一声,在他的命令下不少人发出了技能,要以这种方式拦截这个呼啸而来的光圈。

  拒敌于外,这是最安全的方式。

  所有参战的辉唐族人半抬头看着光圈和己方发出的技能越来越近,最前面的族人已经竖起了盾牌,做好的防御,防止余波冲击。

  双方很快碰撞在了一起,光芒大作,在竞技场的中央形成了一大片光幕,虽然刺眼,但好在观战的人基本上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不太影响他们观看。

  光幕之中,光圈明显暗淡,但还是落在了辉唐族的阵上,发出了咣的一声。

  不少在前面负责防御的辉唐族战士踉跄着后退,被后面的族人接住才止住了步伐,一些盾牌出现了裂痕,显然星眼族的这种攻击威力不小。

  辉唐族的战士松了口气,这也算是顶住了星眼族的下马威了。

  只是,没等他们重新站好,突然便听到了巨大的哗然之声,他们知道不好,赶紧望去,发现在刚才那个发出了光圈攻击的阵盘之上,再次凝集出了一些……光剑。

  这些光剑没有剑柄,只有剑身,和之前形成了一个巨大光圈不同,这一次这些无柄剑是分开的,整整一百柄。

  “防御!”

  思比尔的声音都有点变形了,他实在是不知道星眼族用的这些是什么能力,刚才的光圈在被虚弱了后撞在了大盾之上,那种威力,怎么看都有他全力一击的水平,如果之前不被削弱,或许赶得上大高手的攻击。

  以此类推,这些分散开的剑,攻击力至少也相当于五六万付雷拉生命的最强攻击。

  一旦碰到辉唐族阵中的人,没有多少人能够顶得住。

  在思比尔喊出攻击的时候,这些无柄剑纷纷刺下,速度比刚才的光圈还要快,并且因为非常的分散,不是那么好防御,用刚才的方式明显不行。

  辉唐族的战士有些慌乱,不少人把技能打了出去,希望以此来抵消这些攻击。

  这个办法还是有一定用处的,许多光剑都被命中,最前面的几个甚至直接被打散。

  不过数量足有五十的情况下,还是有超过三十无柄光剑落进了辉唐族的阵中,惨叫声立刻响起了起来,怎么也有二十多人被击中,思比尔回头,发现他能看到的,就有十个人被击杀。

  并不如何出众的护甲,没法给这些族人提供足够的防护,这些被杀族人的实力,同样无法挡住攻击。

  “又来了!”

  思比尔还没等回头呢,就听见其他战士的惊呼,他赶紧转身,发现这一次更多的密密麻麻的光剑已经到了近前。

  在他刚才回头的时候,还是那个星眼族阵盘上的战士,没有和之前两次那样五个人为一组发出攻击,反而是每个人都独立的放出了一次,五百把长匕首形态的光芒飞来,在辉唐族战士的目光中,落在了他们的战阵之中。

  这些光匕首没有之前光剑的威力,可是数量太多,又发出的太快,没有给辉唐族战士多少反应时间,所以造成的效果竟然比刚才两次都好,又有十多个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身在竞技场中的观众被这种几乎连绵不绝的攻击震住了,全然不知道星眼族什么时候掌握了这种能力。

  如果仅仅是一个人掌握这没什么,可这是五百人的集体掌握啊,这就有点可怕了。相比于造成伤亡最多的第三次攻击,大家其实更看重前两次,因为那是真正的团队集合攻击,是一种能够让低付雷拉的战士挑战高等战士的能力。

  “阵盘,他们的阵盘有问题!”

  一个生命非常笃定的说道。

  一个种族,掌握全新的战斗方式这种事情可能成百上千年都碰不到一次,他们并不觉得之前情况非常不好的星眼族有这样的能力,否则不至于那么窘迫。既然这样,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阵盘了。

  难道苏族的大型阵盘,已经可以突破范围的束缚,发出类似于苏族人亲自布阵的效果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有点吓人了。

  很多生命都打定主意,等看完了这场比斗,要去弄几个阵盘试验一下。

  叶钟鸣看着下面的战斗,脸上的神情越发轻松了。

  他和观战的许多人都看出来了,星眼族利用的是辉唐族对阵盘的传统思维,觉得可以拖一拖,让对手自己走出来放弃阵盘。

  没想到,他们自己反而因此而显然了被动,之前被认为正确的处理方式,现在变成了错误的方式。

  “这才刚开始啊,好好体会吧。”叶钟鸣低语了一句,随着他话,场中已经发出了三轮攻击的巴始鲁方阵,突然全部向着他们的核心训练总官聚集,所有人的兵器以巴始鲁的兵器为中心碰在了一起,在二十多万人的目光中,发出了巨幅的能量,形成了一道长达百米的巨剑,如同一座崩塌的山峰一样,朝着辉唐族的战阵倾压了过去!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