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2178 棺材
  “怎么办?”

  袍白舔了舔嘴唇,低声问身边的同伴。

  “当然是下去看看了。”叶钟鸣轻笑了一声道:“否则也没有别的事情做不是吗?”

  另外两人点头同意。

  事情就是这样,他们现在被困到这个了不名之地,周围不知道有多少寄生活虫,随时可能会进攻他们。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变化对他们来说都是好的,哪怕这个变化的背后是危险。

  “有点高,还黑,直接跳下去不行,要是顺着洞壁下去,八成会遇到危险。”

  现在三人所在的位置是整个山腹的中部,不想直接跳下去的话,就只能顺着石壁走,以他们的能力本不算什么,但是通到这里的洞穴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在下去的过程中说不定就被哪个洞穴中的生命给攻击了,那个时候人在半空可不比在地面,危险程度会大增,所以界苏才会这么说。

  “好像顺着洞壁爬下去也有点困难。”袍白把身体探出看了看后,指了指旁边说道。

  其余两人也看了下,发现洞壁竟然出乎意料的光滑,完全不像是石壁,而像是金属,还是那种抹了油的金属。

  界苏用一把匕首在上面刺了几下,发现需要极大的力气才能够破开一点点,想要插进去给他们借力,估计要全力才可以。

  这显然让几个人顺这下去的想法破灭了。

  叶钟鸣摇摇头,直接把白龙马放了出来,成为战兽后就是这点好,可以随意放在战兽空间之中。

  “真他妈臭。”

  白龙马一出来就来了一句,让界苏和袍白都有点愣愣的,在他们印象中,这个叛龙族一直都有点高冷。

  “你不洗澡也这味。”叶钟鸣回了一句,“带我们下去。”

  说着,和界苏一人抓住了白龙马的一只爪子,又一起拉住袍白,一龙三人开始向下飞。

  到了半空中,三人的视线开阔了不少,发现周围的洞窟中,有不少都有生命在,它们冷漠的看着这群侵入者,却没有多余的动作。

  “看来不是所有的种类眼睛都退化了。”叶钟鸣喃喃地说了一句。

  “它们为什么不对我们发起攻击?因为不会飞吗?”这是袍白的疑问,按理说,无论是变异生命还是寄生虫,种群中飞行生命的数量怎么也有四分之一左右。现在他们人在空中,应该是最佳的攻击时机。

  “我只是奇怪它们为什么这么安静,是因为……这处奇怪的洞窟吗?”界苏关注的焦点更多的放在了下面奇怪的结构上,他觉得那地方应该是周围这些生命不出来攻击他们的缘由。

  叶钟鸣点点头,不过这时候他也不知道情况是好是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在白龙马的带动下,三个人很快落在了之前扔下的灯球附近,这里距离前面的那个台子并不太远。

  “金属地面,金属结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袍白举着灯球,看着周围惊疑不定。

  在上面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太多的感觉,可到了下面,他们心中只有一种感觉。

  宏伟!

  宇宙万族其实创造了很多很多宏伟的建筑,那一个个的幸存者堡垒就是最大的杰作。

  除此之外,比如一些超级大族的城市,比如苏城,以及藏书宫等等,这些都是极具代表性的建筑,别说宏伟,用任何词汇去形容它们都不为过。

  但是这个地方,面积不大,但是在昏暗的环境中依然给人这种感觉。

  当古朴、神秘、悠远等诸多气质混杂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让人觉得与之对比自身会很渺小。

  “看似粗糙,实则精致,看似粗犷,实则精美,看似普通,实则精细。”界苏查看了一圈后忍不住赞叹说道。

  他是阵法师,对这种布置在一个地方类似于图腾的东西是有相当研究和鉴赏能力的。

  他都被这里的结构所征服,可见不凡。

  “能看出是什么吗?”叶钟鸣害怕有什么意外,没敢妄动,问界苏道。

  苏族天才摇摇头,“看不出来什么,这上面是有一些花纹和字符的,不知道是不是文字,但我并不认识。”

  三个人只好在周围探查了一圈……在上面不知道多少生命的注视下。

  这是一个巨大的铺满了整个山腹的椭圆金属盘,在最中心的位置,就是那几根弧形的金属柱和下面的台子。

  “上吗?”袍白看着台子问道。

  “肯定得上啊。”叶钟鸣叹息了一声。

  其他地方发现不了问题,只有那个台子还没有检查,行不行都得上。

  “我先吧。”界苏向前走去。

  未知往往代表着危险和不可确定,界苏这是要把危险都担在自己的肩上。

  他摆手阻止了另外两人,缓步走到了台子旁边。

  靠近了,界苏依然不敢肯定这是什么材质,如果一定要他说,那么他更加倾向于这是骨质,光滑,冰润,上面的图案和花纹与地面一脉相承。

  他围着台子转了两圈,便蹲在了地上,仔细看台子一侧的部分,过了片刻道:“这好像是一个箱子。”

  看到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叶钟鸣和袍白走到了台子附近,三个灯球一同举起,凑到了界苏指出的地方,确实,那里有一道非常不明显的界限,应该是上下两部分的分界线。

  只是叶钟鸣怎么看这家伙不像是箱子,而像是一口……棺材。

  在地球上来说,这无疑是非常不吉利的。

  三个人现在又面临一个基本上只有一个答案问题,打不打开?

  这一次是袍白动的手,其余两个人在一边召开,虽然白银令长暂时还无法战斗,但力气还是足以让他能够把这个棺,不,箱子打开。

  盖子缓缓张开,逐渐露出里面的景象,上下两部分的摩擦发出一些声音,在昏暗寂静的环境中,让人浑身发毛。

  随着盖子越打越大,三个人专注的看向里面,开始的时候,好像有些闪闪的东西,但只是一闪即逝。

  等到盖子打开了大半之后,袍白突然松手,而界苏和叶钟鸣也分别从两边拉着他要后退。

  可是有些晚了,失去了袍白扶着的盖子故意的悬在了半空,而里面出现了四条淡淡的雾气影子,形成了一个手掌的形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分别掐住了叶钟鸣界苏袍白三人以及在半空中白龙马的脖子!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