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2401 铜壶
  “过瘾!过瘾!”

  一个云顶战士放下打空了魔晶枪械,对着地上吐了口唾沫。

  之前他们被兽人的恐惧压制的非常厉害,经常是对着城下攻击,头顶就落下来什么东西。

  运气好的,打破了头,打骨折了,或者被打晕了。运气不好的,直接被砸成了肉饼,或者翻落到了城墙之下。

  特别是那些鹰身女妖,带着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嗖的一下就是一箭,并且或许是因为云顶战士防御装备特别好的缘故,她们大多数的情况下都会选择射眼睛。

  在被这些鹰身女妖射死了不少人之外,还有很多侥幸没死的从此以后就瞎了一只眼睛。

  哪怕是现在,眼睛这种部位也是无法复原的,就算有其他的办法,但需要的东西太珍贵了,不是每个人都有小虎那么幸运。

  对这些家伙,云顶的战士恨的牙都痒痒。

  今天可算是出了口气,战队在战斗之前就分发了各种远程武器,看自己的喜好和能力选择,弓弩枪械魔晶武器随便选。

  在刚才,城墙上两个战队那么多的战士一起对着天空攻击,给猝不及防的兽人空军狠狠来了一下,让多日来受的气一下子出了不少。

  “城下!”

  铜壶的吼声就是命令,这个战士立刻拿起自己的武器,进入到了属于他的防御位置。

  只是刚向前走了两步,就有无数的破空声而来,这位六星的战士知道不好,头都没抬,直接向着地面趴了下去,一根长矛擦着他的头顶飞了过去。

  身后响起了短促的叫声,他知道,一定是某个同伴中招了,那种力量经过了设备的加成,除非七星以上的实力,否则这位兄弟是凶多吉少了。

  他咬了咬牙,微微抬头看了下情况,就看到一些棍影正在头顶掠过,他知道那是铜壶老大在保护他们。他立刻跳起,冲到了他负责的那张巨弩前,简单转动了一下,就扣动了特制的扳机,一根数米长的金属弩箭从箭垛之间的射击口飞了出去。

  这位战士压根不去看战果如何,他知道肯定中,下面攻城的部队太密集了。

  射出了第一箭后,旁边一个战友及时的递过来另外一支箭。这第二箭战士就冷静了许多,他向着城下瞄了一下,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正拖着一柄无比巨大的石锤朝着城墙缓步迈进。

  攻城兽人!云顶的战士都如此叫它。

  “就你了!”战士低声嘟囔着,瞄准了之后一只手突然亮了一下,随着这个动作就有能量附加在了这根弩箭上,之后这根弩箭射出好像消失了一样,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那个巨大兽人的眼前,锋利的金属带着高速的旋转以及技能的威力,射进了这个全身披着重甲,连头部都一样的怪物身体中。

  弩箭爆炸,也炸开了这个怪物的身体,它缓缓的倾倒,拖着的巨锤也掉了下去。

  这种怪物到了城墙下就会拿着巨锤使劲的轰击城墙,现在城墙上的裂纹有一半都是他们造成的。

  这位云顶战士嘿嘿一笑,对自己的这一击非常满意,可下一刻突然感觉胸前一凉,他低下头,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插上了一支小巧的黑色木箭,哪怕绿色级别的护甲也没有防住,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城市下面,那里,那位泰坦秘境最大势力的王子正放下右手,手上拿着的是一张奇形怪状的木质手弩。

  旁边的战士撞开了这位战友,怒吼着医疗兵,之后取代位置,射出了第三箭。

  就这样,死亡开始在城墙上下蔓延。

  城下开始进攻,云顶战士们也打光了远程武器的弹药和能量,情况再次回到了之前那样。

  兽人空军损失惨重,但远没到无法继续作战的程度,他们重整旗鼓,在没有刚才那么大压力情况下重新来到了城墙的上方,对守城战士发动攻击。

  双方密集的能力和攻击在城墙的中上部分交织,能量的扩散在那里形成一道诡异的苍白区域,以至于上下的人都看不见彼此,只有当攻击减弱的时候,这个区域才会变得淡一些,露出各自模糊的身影。

  但死亡却从未停止过,这片区域,也并不是彼此的护身符。

  铜壶看了看城下,虽然下面给了自己的队伍很大的压力,但因为己方有高度优势,暂时还没有什么问题,伤亡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里。

  可是空中……

  讨厌的家伙又来了。

  其他人不知道,铜壶却是知道,等一下云顶的空军会来,可是兽人的这些空军在数量上并不虚云顶,甚至还会更多一些,哪怕刚才受创了也一样。

  因为城市被围,制空权丢失,云顶这边甚至不知道兽人空军是否还有后备力量。

  云顶的空军培养不易,要帮他们多清理一些对手。

  如此想着铜壶双脚在城墙上一跺,身体便跃上了天空。

  手中的长棍轻盈的一转圈,周围的飞行骑士就被击杀,接着铜壶收棍,后摆,又再次击出,巨大的棍影如山般轰了出去,打在了他身前几十米的一片区域内,这里的所有生命立刻被直接打成了血沫。

  铜壶再次收棍,身体跟着晃动,棍子从左到右随着身体摆动,再次把周围的兽人空军击杀一空。

  身为顶级的进化者,现在一身红凝级装备的铜壶就如同杀神一般,迅速的清理着这些兽人的空军。

  仅仅几分钟,死在铜壶手中的兽人飞行生命就超过了数千。

  铜壶重新落回了城墙,他虽然可以继续保持滞空状态,不过消耗也是很大的,等到他再次跃上天空想要继续的时候却停了下来,他的目光看向了一侧,许多兽人空中生命让开了一条道路,本来应该在地面指挥的那位兽人王子出现了。

  他的战兽,竟然生出了两只翅膀。

  两栖的啊,铜壶摸了摸金属棍想道。

  “杀了你。”兽人王子说了一句,战兽带着他就冲了过来。

  铜壶压根不知道他在说啥,不过既然人家来了,打就是了!

  长棍抡起来就砸。

  虽然双方开战已经十几天了,但是顶级生命的直接对话极少,即便是有,也是稍加接触就分开。

  这或许是之前红发因为叶钟鸣进化而获得力量后秒杀同级对手产生的后果。

  但无论因为什么,对云顶都是好事,没有顶级生命参与攻击,防御起来轻松许多。

  只是现在看到这个王子的架势,好像要和铜壶分出个生死。

  铜壶和那位王子的武器碰在了一起,没错,就是那把木质的手弩。

  和铜壶粗大金属棍先比,手弩过于袖珍了,可这种视觉上的差距,却在碰撞时产生了极大的反差,一向以力量著称的铜壶,直接被震回了城墙上,而那位王子只是稍微在空中后退了一点便稳住了身形。

  他轻笑了一下,举起了手弩,对准铜壶就开始射击。

  是的,射击,如同枪械那样不间断的发射。

  很多关注着这场顶级强者之间对战的人这才醒悟过来,那张弩上并没有箭,之前以为只是要近战不装箭,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样。

  铜壶脸色微红,刚才的碰撞他的确吃了暗亏,心中很是惊讶。

  在叶钟鸣离开后,整个云顶山庄在力量方面盛元是独一档的,之后就是铜壶小虎几个人了。

  但刚才铜壶感觉的出来,这位王子的力量竟然比他还要强上两分。

  才站稳,就发现王子对着他举起了手弩。

  面对这样的高手,铜壶可不敢大意,他赶紧举起金属棍在身前摆动,每一下都会留下残影,形成了一道盾牌在身前。

  黑色的影子下一刻便落在了上面,铜壶的右脚向后退了半步。

  这只是开始,黑色的影子不断撞击着铜壶的防御,铜壶在城墙上也被撞的连连后退,他的脚下,坚固的城墙地面出现了一个个浅浅的脚印,显然,铜壶不仅在后退,他本身也并不轻松。

  这种射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只有十几秒,可是铜壶向后被推出了上百米!

  等到停下来的时候,这百米的距离留下的脚印看上去无比的震撼。

  王子停下了攻击,说了句还行,自己直接跳落在了城头,手弩向着天空轻轻一抛,在他的头顶,瞬间便出现了层层叠叠上百个手弩虚影,对着周围便开始了射击。

  和刚才铜壶一样,这位王子的周围现在也没有自己人。

  顷刻之间,城头之上也被清理出了一片真空区域。

  铜壶怒吼着,他眼睁睁看着数百己方的战士被杀,这彻底点燃了他的怒火,他浑身猛然胀大,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高达三米的小巨人。

  铜壶的个子比较矮,于是变高在某称程度上便成了他的执念,当获得了这张功能卡的时候,他便用了。

  开始的时候这种叫做‘胀大术’的能力并不如何强力,只是能够让身体变大,力量略微增加一些,却以牺牲大半的敏捷为代价。

  铜壶自己极少使用。

  可是这么多年下来,铜壶得到珍贵的升级卷轴后就会用在这个能力上,现在他的能力已经变成了——巨战秘术。

  一旦使用,在半个小时之内,会获得自身力量加倍、力量相关技能威力加倍以及防御加倍的能力。

  虽然敏捷依然会被牺牲许多,可比之前已经好太多了,不仅如此,铜壶进化到九星之后,一旦使用巨战秘术,还会获得一个‘钢铁战体’的属性。

  这个属性是让铜壶使用的金属防具暂时化为虚无进入本体,防具的所有属性会叠加变为防御力加在本体的防御属性上,并且每一次呼喊,会给对手带来轻微精神震慑,有几率给对方施加‘钢铁僵硬’的负面状态,让对手敏捷度下降。

  看着浑身散发着金属色的铜壶冲来,那位兽人王子也郑重了起来。

  他收回手弩,由单手持弩变为了双手持弩,本来手弩很小巧,一只手拿着都有点不协调,可现在手弩变大,同时明显的木质结构开始从手弩上析出,顺着兽人王子的手向上蔓延,很快就形成了一片木质区域。

  在这个过程中,兽人王子一直看着铜壶,等到铜壶离的近了,他才轻笑了一下,眼睛开始翻出了纯白,身体连同表情都僵住了。

  铜壶才不管这些,力量翻倍技能威力翻倍的他金属棍上翻起了红色的光芒,带着同样颜色的棍影轰在了王子身上。

  但……铜壶连带着棍子都被弹了回去。

  也就在铜壶攻击之后的下一秒,以这个变得仿佛坚硬木雕一样的王子为中心,城墙上有褐色的木质纹路闲着四周蔓延,等到铜壶站稳之后,这些纹路竟然已经向着两侧分别蔓延了数百米。

  “小心!”

  铜壶的吼声响起,但依然晚了。

  这些纹路猛然间变成了突起的尖刺,把城墙上这一段变成了木次丛林。

  大部分的云顶战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直接秒杀,剩下的一小部分虽然没有死亡,可也负伤很重,甚至几乎其中的全部都被冲击力冲到了城墙内外两侧。

  掉到城墙外侧的自不必说,结果必然是死亡,就算是掉了城内也同样九死一生,城墙太高,他们在掉落之前又受了伤,能够自救的办法已经不多。

  铜壶再次怒吼了一声,可他不敢继续攻击,这些尖刺对他没有什么作用,他现在的状态就算是钢刺也可以抗下来。

  但他感觉到敌人是利用了自己的攻击,把自己攻击的能量变成了这些木刺的‘养分’,增加了它们的威力。

  如果再打一次,谁知道会不会又是这种情况。

  两端数百米的城墙上,集中了至少两千云顶战士和几十架城墙器械,都在刚才那一击中化为了虚无。

  就在铜壶有点束手无策的时候,在城墙内侧突然升起了一个人影,不是正常的人影,而是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进化者。

  她举起双臂,对准了兽人王族,接着两条火龙就从她的手臂喷涌而出,瞬间淹没了目标!

  :。: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