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2441 近身快打

2441 近身快打

  章嘉本来是有些不服气的。

  大家都是天才,都是各自族里重点培养的人物,怎么你就那么牛逼?说过来和我打就和我打,说生死由命就生死由命?

  谁还不是个被惯坏的宝宝了!

  所以他横刀而上的时候,有躲不开的原因,也有争一口气的原因。

  只是当双方的兵器发生接触的时候,一股磅礴的力量通过兵器传到了章嘉的手上,哪怕他意识到了不对,奋起最后的余力把能量向双手双臂集中,但依然没有拦住。

  一种让身体仿佛都要燃烧起来的能量,直接在章嘉的双手上爆发了。

  一双手上,裂开了几十道大大小小的口子,鲜血从里面喷射出来,染红了双方正在脱离的兵器。

  一上来,章嘉就受到了重创。

  “你力量不如我。”

  洞持身体落在了地面,嘴里如此说着,动作没停,身体一扭,左手上的棍子就朝着章嘉砸来。

  距离其实不够,正常来说哪怕手臂和棍子的长度加在一起也够不到后退了两步的章嘉,可是棍子在空中运行了一下后,突然从洞持的手中飞了出去,以一种极大的弧线朝着对手划了过去。

  如果按照这个轨迹,棍子会落在章嘉的胸口位置。

  你他妈不是擅长近战吗?章嘉脑海里闪出一句话,满是鲜血的双手握住战刀,从斜下方向上挑,刀尖正好砍在了棍在的前端,直接把后者撩飞到了天上。

  麝珂星人和叶钟鸣是盟友,章嘉做为族里的天才,使用的武器自然是莱尼级,也是他身上仅有的一件莱尼级。

  只是就在他挑飞棍在的同时,余光看到另外一个黑影正在袭来。

  章嘉的一只手离开了战刀,使劲一甩,上面的鲜血就化为了子弹一般的存在朝着黑影扑了过去,之后叮叮当当的发出了金属交击的声音,让黑影朝着旁边偏离。

  那是洞持另外的那根铁棍。

  可是,这个黑影暂时没有了威胁,一个更大的黑影靠了过来。

  洞持那粗壮的身躯靠近,拳头在章嘉的眼前不断的扩大。

  光幕之前,很多人开始扼腕叹息。

  觉得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啊,这个章嘉从开始的防守就被动,被人连续进攻,现在看来已经缓不过来了,他此刻兵器的位置以及身体的动作,是无法防住这一拳的。

  同时也对洞持对于机会的把握能力,以及战斗时候表现出的气势和连贯性非常的赞赏。

  在这个程度,能够有这么优秀的战斗大局观是非常难得的。

  甚至就连碑印都微微点头。

  他只是要培养章嘉,但这个时期的章嘉真的没有资格得到他亲自的教导,甚至碑印连他的风格都不了解。所以如果族里的这个孩子拿不出什么东西的话,今天的战斗可就真的到此为止了,败给这样的对手,并不算委屈。

  可章嘉不同意,他的确被动,看到这个拳头的时候,就和最初那一下判断失误一样,知道不能完全躲开,他干脆不躲了,手中的战刀直接切向了洞持的身体。

  这一拳如果他被击中,那么在他飞出去前,他的刀也一定能够砍在洞持的身上。

  的确,对面的护具非常不错,红凝级的,但他的战刀更好,莱尼级的,章嘉相信自己可以破防,并且在对方的身体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至于具体能够伤到什么程度得看运气,或许就能够让洞持接下来的战斗力大幅度下降呢。

  不管怎么样,至少也会是中等程度的伤势。

  这是章嘉在瞬间能够想到的最好应对方式。

  许多人也为他的强硬叫好。

  洞持同样有些意外,他还以为章嘉会和其他遇到这种情况的人一样,选择向后跳去呢,没想到竟然选择了以伤换伤。

  他的拳头没有收回,而是微微朝着旁边调整了一下方向,这让他整个身体就有些倾斜,方向和战刀砍来的方向相同,只是速度略慢。

  看上去,洞持的拳头歪了,身体斜了,甚至视觉上在向着一侧倒下,但下一刻,本应该砍在他身上的战刀顿了顿后‘落’在了他的战甲上。

  直播很清楚了,甚至连声音都可以传递出来,但是监控设备终究不能贴在双方身上,是那种高空和四周相结合的成像方式,很多细节其实并不能被清晰的捕捉到,特别是这种贴身的战斗。

  所以人们现在看的只是洞持的拳头偏了,没有打到章嘉,而章嘉的刀虽然命中了洞持,可是却好像没有破防,甚至连砍在护甲上的声音都极小。

  只有不少高手从两个人的动作上推断出刚才发生了什么。

  洞持看似是个耿直boy,或许在一些事情上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在战斗的时候却非常的有分寸,对战场的把握也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

  他侧拳侧身,完全是为了身体倾斜的速度保证和战刀砍来的速度相差无几,只是略微慢一些,他利用这样对身体对力量的极致掌控,把战刀‘停’在了他的身体上,而不是让它砍了进去。

  这就和踢球的时候用脚面停高空球类似,有一些卸力的技巧。

  洞持用这种巧妙的方式卸掉了章嘉的进攻,这一侧的手臂下落,夹住了战刀,之后另外一只手再次挥拳,击向了章嘉的脖子。

  一连套的攻击,让洞持的进攻节奏一点都没有变,依然保持着主动。

  章嘉在战刀被夹住的时候抽了一下,可以向外抽出一点,但想要完全抽出来没有十秒做不到,而十秒钟,足够他被打趴下好几次了。

  看到洞持重新打来的拳头,章嘉果断放弃了抽刀,本来都在腰部左右的双手猛然上抬,同时头部向后仰去,在毫厘之间把洞持的拳头架的向上而去。

  同时,因为拳头向上,洞持的身体惯性向前倾斜了一点,章嘉在架开手臂的下一刻,那向后仰起本来觉得是在躲避拳头的脑袋,狠狠地向着前面砸了下去。

  洞持的身体向前让章嘉的这记头槌直接砸在了肩膀和脖颈之间位置,发出了砰的一声。

  洞持的身体后仰,肩部却下意识地缩了缩,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一白,手臂张开,战刀向着地面掉落。

  章嘉额头鼻子出全是鲜血,双眼出现了短暂的迷茫,但架起的双手落下,一只手本能去握住了没有束缚的战刀。

  兵器,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