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轮盘 > 2514 前仆后继的亡命之击

2514 前仆后继的亡命之击

  《二合一》

  那个人双手向前推了一下,这些激射而来的长枪便全部被崩飞了,咚咚咚的插进了旁边的建筑中。

  “你是谁?”

  梁初音走了出来,趁着脸看向了来人。

  扬戈斯依然处于被束缚的状态,地黄丸在那边倒地不起,陌生人不请自来。

  如果说这样还认为这个人是友好的,那真是脑子有病了。

  只是,也正是因为这些,梁初音等人才没有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

  至于第一批那些飞出的长枪,只是用来阻挡这个人不继续对地黄丸下手的。

  可惜,梁初音的这句话并没有得到回应,这个人反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里三百余红妆卫队成员摆开的阵型。

  “这是……古阵法啊,不错,不错,可惜,可惜。”

  他的话其实声音并不大,显然他只是自己说给自己的,但周围的云顶成员还是听清楚了,心齐齐的向下一沉。

  古阵法认识的人本就非常少,特别是在没有展开对敌的时候,能够一眼认出来的人……

  梁初音等人已经不敢再去想了。

  天空中,被扬戈斯心中骂了十万多次的白龙马和累累鸟出现在了那里,两头大高手级别的战兽此时在空中不安的盘旋,离得近了就会发现,它们的羽毛和鳞片此刻都已经竖起,那是遇到天敌时的表现。

  它们等级更高,比梁初音等人更能直接感受到下面这个人的恐怖。

  突击营从一侧整队而来,站在了红妆卫队的身边,机械鬼才带着它的战兽小队隐隐地在一角露了露头,长虚水族也站在了红妆卫队的身后,高翼举起了他巨大的盾牌,阎王树的皮肤也开始变得干燥起来。

  整个云顶庄园的可战之人,全部汇聚在了这个人的身前。

  那个人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一点都不紧张,只有当白龙马和累累鸟出现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其他时候,只是就看看着前方,好像在等这里所有的战力全部出现。

  梁初音没有说什么让人退走之类的话,因为这没有意义,如果这个人想说,他自然会说,如果他不想说,问了也只是让己方显得更加懦弱。

  这个时候,每个人心中其实都已经有了一些猜测,甚至很多人觉得这种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梁初音深吸一口气,知道今天必须要做出一些决定,之后再做出一些事情了。

  她本是站在最前,当她的身体微微弓下的时候,整个云顶的队伍气势陡然一变。

  既然不说什么,那么便是打了。

  高翼向前迈出了一步,身体开始膨大,盾牌随着变化。

  他放弃了最为平衡的刀盾状态,只负责防御,高翼也希望,他能够防御的住,哪怕,只有几秒钟也可以。

  身体上的金色龙气注入到了盾牌之间,还有两条围绕着他的身体周围。

  双眼越过盾牌的上端,这位避役的行动队长发出了一身震天的怒吼。

  巨大的声音在云顶庄园之中回荡,巨人一样的高翼,顶着盾牌,冲向了那个站在那里动也没动,却生生压过了整个云顶系气势的人。

  盾牌的前面,猛然爆出了金色的光芒。

  他的身后,梁初音已经高高跃起,浑身精品莱尼级的她把手中的球绣带舞起,从高翼身体的周围如同花瓣绽开似的突击了出去。

  再后面,便是突击营和红妆卫队错落的战阵。

  在高翼和那个人接触之前,数道光芒罩了他的身上,那是长虚水族的水链。

  那个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轻笑了一声,左脚在地面一跺,周围的一大片地方变成全部凝固成了一片实地!

  云顶庄园分为三期工程,在二期而三期,地面是有土地在的,而在一期,也就是核心的位置,全部都是金属地面,这里,就是核心的边缘,周围是漂亮规则的纹路金属地面。

  那个人的一脚下去,那边地方的金属瞬间液化之后又重新凝固,上面本来的纹路消失,变成了一片光滑的平板金属。

  于是周围立刻有些光芒消失了。

  “这个阵法,我懂的。”

  这是那个人主动和云顶这边说的一句话,随之而来的,还有他双手对着前方的两道挥斩。

  距离他身前数米的地方,两道淡绿色的能量斩出现,闪电般的划向了云顶一方,一道,目标是高速而来的高翼,另外一道,却是天空中正在以速度优势打算袭来的累累鸟。

  至于高翼发出的那道带有精神属性的怒吼,对这个人竟然全无效果。

  当!噗!

  第一道光斩命中了高翼的盾牌,精品莱尼级又被高翼本身能力加持过还发出了一个技能的盾牌,顷刻间被劈成了两半,前面发出的金光散掉,高翼那巨大的身体也沉闷又痛苦的哼了一声,向着后面飞了出去,还在空中的时候,身形就已经缩小到了本来的样子。

  盘古血统自然还没有到时间,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高翼已经死亡,要么他完全失去了意识。

  无论哪种,都代表着高翼退出了这次的战斗。

  整个云顶庄园现在防御力最高的一个人,竟然连一秒都没有坚持住。

  可是,没有一个云顶人的脸上,出现哪怕一丝波动。

  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他进来的时候,明明听见若隐若现的聚会声音,这说明这些人哪怕不是互相信任的战友,也至少也是朋友。

  但看到一个朋友生死未卜,竟然一丝波动都没有,继续做着刚才的事情,继续对着这边发动着攻击。这些人……拥有怎样的战斗意志?才会心中毫无波澜?

  或者有,却完美的压抑住了。

  几道影子从侧面扑来,在第二道光斩命中了累累鸟的同时,那个人一只手伸向了这边,咚的声音,一道无形的能量柱冲了过来,那几台机械战兽立刻被死撑了金属碎块,远处的机械鬼才身体猛然抖动了一下,直接坐在了地上,他的眼睛嘴巴耳朵鼻子里,全部流出了鲜血。

  一击吗?

  机械鬼才看着对面这个人,有些难以置信。

  累累鸟的鲜血这个时候洒了下来,这位大高手级别的战兽身体朝着庄园的一角掉落,只是在身体翻滚之间,它猛然尖叫,双目之中射出了两道射线,轰中了那个恐怖的男人。

  几乎连在一起的声音响起,第一声是累累鸟坠地的声响,另外一声,是那个人单手挡住了两道射线的身影。

  之后,他向后退了一步。

  那是他今天退后的第一步。

  整个云顶的气势,在这一刻又拔高了一截。

  还以为你……无敌呢!

  虽然这一步,是一个大高手级别的累累鸟退出战场为代价的,可是云顶的这些不管。他们的战斗理念就是——你既然退得出第一步,就退得出第二步!以至于无数步。

  而云顶,在十几年的征战中,从未退过!

  梁初音本来因为高翼被斩飞而被延误的攻击到了。

  那一边,阎王树化为了完全体,无数的枝条无风摆动,上面凝结出一片片锋利无比的[书趣阁 ]叶子,她的天下自然准备好了。

  不是她不想要作为辅助帮助大家进攻,而是那个人把地面变成了金属平面之后,她发现,她的藤条刺不破那里。

  并且阎王树对战场的把握很准确,她知道,即便是能够如同新手战场那样对大家进行辅助又能如何,那些藤条树枝之类,必然控制不住这个人。

  那么就进攻吧,把所有的攻击能力,都倾泻在这个人身上。

  完全树木形态的阎王树把根系深深的刺入了云顶庄园的地面之中,因为她被阵法的容纳性,所以很顺利的触碰到了一些阵法纹路,此时的阎王树,毫无顾忌的开始吸取阵法的能量,整个云顶庄园都在这个瞬间震动了一下。

  那个人看了过来,竟然笑着点点头。

  阎王树体内的年轮在这一刻被疯狂的吸收消化着,不,确切地说,是它被强行的人融化,化为庞大的能量,这些能量全部向着那些叶子集中,使得上面发出了亮晶晶的光彩,仿佛琉璃做的一般。

  这样很浪费,非常的浪费,可以说,这会让阎王树未来的进步速度变得很慢,可是,她别无选择,过不去今天,还有什么未来。

  嘣!梁初音的球绣带全部在这个人的身体附近炸开,里面冒出了墨绿色的浓雾,而不是之前的叠弓机关。

  那个人眉头紧皱,对着这些烟雾扇了两下,巨大的风流出现,把烟雾吹散了些,但依然有很多留在了周围。

  这说明烟雾并不是普通之物。

  在这些烟雾之上,白龙马轰然而下。

  它没有明显的属性,所依仗和擅长的,便是身体,变态的身体。

  力量、速度、防御、恢复、抗性、锋利……白龙马无一不擅长,在进阶大高手的时候,更是出现了庞大的异象,证明了它的天赋异禀。

  此刻,它来了,而它,是在来之前,云顶人简单到粗糙的交流后,定下的第一个主攻点。

  随着白龙马而来的,是数十道凝成了一股的能量,合和极其数十位长虚水族人同时接近了战场的中心,齐齐发出了水链,这些水链融合在一起,最后套在了白龙马的身上。

  这是长虚水族的合技,更加强大的防御辅助能力,也是云顶现在的战斗方面为数不多隐藏起来的东西,现在,顾不得许多了,用在了白龙马的身上,为的,就是让目前来看是云顶最强战力的这个叛龙族,可以证明抵住这个恐怖的入侵者。

  烟雾之中,有青色的光芒和白色的影子翻动。

  巨大的碰撞声和龙吟不断的响起,周围的空气也随之震动。

  哪怕云顶的队伍已经逼近上来,但里面的酣战也依然为停。

  大家是看得出来的,白龙马正处于完全的劣势。

  交战五秒后,长虚水族的人齐齐的跌倒崩溃,套在白龙马身上的水链破碎的反噬,被传递了回来。

  交战十秒后,因为白龙马身体巨大,半数的身体露在了外面,其他人已经看到了上面一道道恐怖的伤口,漂亮而坚固不亚于精品莱尼级的鳞片如同纸张一样被切碎,龙吟之中,也从开始的愤怒变为痛苦。

  交战十三秒,白龙马整个身体骤然飞出了烟雾,身体划出了一道弧线,撞踏了一处建筑,被埋在了废墟之下。

  烟雾散去,天下自然到来。

  从阎王树发出这个能力开始,无数道晶莹的白线就和目标连在了一起,那其实只是琉璃一样的叶片速度太快,残影穿在了一起造成的视觉效果。

  但不得不说的是,天下自然做为阎王树最强的攻击手段,在吸取了年轮的力量之后,此时,竟然第一次把那个人压制在了原地。

  他撑开双手,不断的划着圆,两道绿色的光影挡在了身前,天下自然的叶子一片片的撞在上面,碎掉,之后又是第二片第三片第四片。

  撞击的声音已经让周围陷入了巨大的噪音之中。

  突击营和红妆卫队这个时候一左一右包了过来,突击营那边,每个人对着前方挥刀,一柄巨大的能量刀悬浮在他们的头顶。红妆卫队那边,戴芝做为箭头,承受了每个同伴力量的传递,在一种玄妙的状态中,把自己的兵器以及能力,挥向了这个人。

  那是一头仿佛燃烧这冰焰的冰晶凤凰。

  也依然是在这一刻,整个云顶的防御体系动了,它在最关键的时刻,在战场的上空凝集了两块耀眼的光斑,在变得足有数米大小之后,化为了两道光芒,一道,印入了突击营的那柄能量刀上,一道,印入了飞翔的冰晶凤凰体内。

  两个能量体此刻的威力骤然提升,气势在瞬间超过了刚才发动的天下自然。

  砰!砰!

  巨刀,斩在了这个人的身体上,冰晶凤凰,撞在了这个人的身体上。

  云顶准备好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有计划的并且借助了阵法力量的攻击,在这样的声音之中,在很多人的期待之中,看似……成功了!

看过《末日轮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