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清妾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尔芙见状,也没有多留毓秀姑姑说话了,笑着叮嘱了两句,便让毓秀姑姑跟着乌雅赫赫去秋雨楼那边儿当差了。

  她目送着毓秀姑姑和乌雅赫赫等一行人消失在正院中庭,招手唤过诗兰,低声道:“这些日子,咱们院里的事儿就需要你多上心些了,另外有事不明白就去找秦嬷嬷商量,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过去打扰毓秀姑姑,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奴婢明白,奴婢保管约束好院里的婢仆杂役,不让人往秋雨楼那边走动。”

  尔芙闻言,如同一个深谙宅斗之道的睿智女人般,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摇了摇,提醒道:“好了,有些事,你心里有数就是,不必非要说出来,这点不好。”说完,她就伸着懒腰往旁边的暖阁里走去。

  她暗道:这回打发了乌雅格格,应该不会有人打扰她休息了吧!

  只不过她到底小看这府里众女的阴险程度了。

  表面上,好像在尔芙去宫里请安的时候,各院女眷就已经达成了阵线同盟,但是没有人会嫌弃自个儿的盟友多,尤其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强有力盟友,所以就在乌雅格格领着毓秀姑姑离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后,这往日可以用门庭冷落来形容的正院就迎来了第二位客人。

  李荷茱李侧福晋。

  ——这个来自番邦属国的公主童鞋,虽然知道自个儿的位置特殊,轻易不会被废,却也不愿意和四爷之间就剩下面子情,所以为了自个儿能够增加安全,也为了自个儿能够有更多小伙伴帮助,她借着尔芙曾指点她如何更好照顾小五阿哥的情分就直接找上门来了。

  对此,尔芙心里就只有无数句MMP送上了。

  她昨夜心事繁重没睡好,又进宫去给德妃娘娘请安,去前门外和白娇闲聊,好不容易将心里那块大石头都落了地了,回到府里安排好各处需要调整的问题,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睡上一觉,但是接连被人从炕上叫起来,这心情怎么可能好的起来呢!

  可惜,她是府里宽厚仁和的嫡福晋,总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

  脸上写满了无奈二字的尔芙,不得不重新梳妆,不得不穿起待客的外袍,努力打起精神地来到了堂屋里应付过来卖好的李荷茱李侧福晋了。

  李荷茱为了更好的和尔芙套近乎,还特地将小五阿哥都抱了过来。

  尔芙瞧着被李荷茱养得白白胖胖的小五阿哥,脸上倒是显露出几分慈母般的笑容,柔声问道:“呦,这么些日子没见,咱们小五阿哥都长这么大了,会说话了吧!”

  说完,她还走到近前,伸手摸摸小五阿哥嫩呼呼的小脸。

  小五阿哥的眉眼和已逝的吴格格很是相似,他穿着一身大红滚白色风毛的大襟小袄袍,虎头虎脑得透着股机灵劲儿,也不怕生,瞧着尔芙过来,张开双臂就嚷着要抱抱,倒是可爱得很。

  “今个儿怎么得空过来了!”尔芙笑着抱起颇有些分量的小五阿哥,笑着问道。

  “妹妹贸然登门,怕是打扰了姐姐休息吧!”李荷茱李侧福晋瞧着尔芙微红的双眸和那头明显才刚梳好的发髻,柔声说道。

  说完,她满脸写满了宠爱地瞧着赖在尔芙怀里的小五阿哥,接茬道:“这不是么,妹妹领着小五去花园里散步,他在假山上远远地瞧见了姐姐院里明黄色的琉璃瓦顶,便闹着要过来,妹妹实在拗不过他,便只好随了他的心意啦!”

  “你倒是宠着他,也不怕宠坏了他,不过也没有打扰我,我正闲着没事呢!”尔芙闻言,笑着将小五阿哥往腿上一放,低头蹭了蹭小五阿哥光溜溜的脑门,柔声说道。

  她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人,还不至于驳了李荷茱的面子,愣是要将李荷茱李侧福晋上门示好这层窗户纸捅破,而且她也喜欢和孩子们亲近,相比起府里这些大人的人心叵测,还是这些孩子的天真无邪更可爱些。

  说完,她就吩咐诗兰去后面取了些蜜饯、果茶过来,给小五阿哥嚼零嘴儿,同时她也没有忘记吩咐宫婢给自个儿和李荷茱李侧福晋上茶,这也是待客的标准流程了。

  李荷茱瞧着赖在尔芙怀里不动地方的小五阿哥,心里有些泛酸,却又不好说什么,强作笑脸的询问道:“姐姐今个儿去宫里,不知道娘娘那边儿可有什么吩咐?”

  “娘娘那边儿还是老生常谈,无非是让我督促着诸位妹妹替咱们四爷开枝散叶,不过这诞育子嗣这种事,到底还是要随缘,所以娘娘也没有多说什么,另外也赏了点东西给秋雨楼那边的乌雅格格,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儿,妹妹不必太在意了。

  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早就将诸位妹妹叫过来了!”尔芙很是随意地用银签子扎着蜜饯凑在小五阿哥嘴边喂着,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地随口答道。

  说完,她笑着抬头瞧了瞧李荷茱李侧福晋。

  尔芙有些后悔自个儿的心直口快了,想想李荷茱进府这么长时间,侍寝的机会也不少,但是就是肚子没有动静,她这话一出口,难免有些扎心了!

  好在李荷茱李侧福晋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并没有尔芙想象得那般敏感。

  随后,两人的话题就从现下的时兴首饰,扯到了后花园新培育出来的早春桃花,又从大厨房新研究出来的小点心,扯到了针线房新设计的花样,话题之广、之杂,便是尔芙都不知道这些跨越度颇大的话题是怎么顺利过渡过去的,但是倒是一直都没有冷场,加之小五阿哥时不时不甘寂寞地闹腾一会儿,气氛也还算是比较和谐。

  约莫有一个时辰,尔芙满脸是笑地将李荷茱李侧福晋和小五阿哥送出了门口。

  “得空就领着小五过来玩,正好和米团互相做伴了!”太过和谐友爱的氛围影响,让尔芙情不自禁地给李荷茱李侧福晋送了把梯子过去。

  李荷茱李侧福晋本就希望能够和尔芙达成一种阵线上的联盟,有了尔芙先递出来的梯子,她肯定不会推辞啊,简直可以用迫不及待来形容她的急切心情了,登时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待到李荷茱李侧福晋高高兴兴地离开,尔芙很是后悔地跺了跺脚。

  “你们怎么就不拦着我呢,我怎么就没管住嘴呢,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回到堂屋,尔芙挥手打发了正在收拾李荷茱李侧福晋用过的那套茶具的小宫女,满是羞恼地冲诗兰和诗情发泄道。

  “主子,您不喜欢她,等她再过来,奴婢想法子将她拦下就是了,您就别气了。”

  尔芙当然知道诗兰等人可以替她将人拦在外面,但是她根本就不是为了自个儿给李荷茱递过去顺杆爬的梯子懊恼,她懊恼的原因是自个儿管不住嘴,这在大宅门里生活,这要是有个心直口快的毛病,那基本上就是在作死,所以她才会如此烦恼。

  她瞧着根本不能领会自个儿中心思想的诗兰和诗情二人,苦着脸道:“不是那么回事,不是那么回事,我是在生气我怎么就没有管住嘴呢,该不会是她故意坑我吧!”

  “又不是什么大事,主子不必太在意了!”瞧着如此痛苦的尔芙,诗兰安慰道。

  “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尔芙也知道再后悔都不可能将自个儿之前说的话都抹净擦平,而且她也知道她现在的状态,其实更像是小孩子想睡觉时候的哭闹,说白了就是没有睡好,这心里头不舒坦,所以她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带着几分无奈的叹气道。

  说完,她就吩咐诗兰去给自个儿取杯浓茶过来醒醒神儿。

  尔芙也算是看明白了,她今个儿是甭打算在白天补补觉啥么的了,这乌雅格格和李荷茱李侧福晋就如同商量好似的接连登场,之后肯定还会有人过来主动示好,与其自个儿一趟趟地折腾,还不如就踏踏实实地坐在堂屋里等着这些情敌登场呢!

  一杯加了三份茶叶的浓茶,苦之又苦。

  她拿出喝苦药汤的勇气,一口气将一碗茶都喝进了肚,又吃了两块点心,便直接挪步到了厢房小米团的房间里去卖呆了。

  冯嬷嬷,也就是小米团的奶嬷嬷。

  她瞧着靠在墙角和小米团两对面玩木头人的自家福晋,有些好奇地挪到了诗兰身边儿,低声问道:“咱们主子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被李侧福晋欺负了吧?”

  和尔芙在一块待得时间久了,这正院的婢仆都多了些调皮作死的八卦精神。

  诗兰闻言,微微摇摇头,低声道:“主子没睡好,困着呢,又不敢睡,怕又有其他院的主子们过来请安,这不喝了浓茶就过来了,估计还没有过困劲儿呢,一会儿就好,嬷嬷要忙,你就忙自个儿的去吧,这边有咱们伺候着就是了!”

  “成吧,那我先去院里活动活动筋骨儿,小阿哥有事,你直接在门口招呼我就行,我就在这厢房旁边那块空地走动走动。”冯嬷嬷闻言,回头瞧瞧和尔芙凑在一块,显得格外安静的小米团,舒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了,这天天带着小六阿哥,愣是折腾得她腰酸背疼的。

  说完,她就蹑手蹑脚地溜出了门口。

  再说厢房里,尔芙靠在包着软垫的墙上,靠着靠着就打起了瞌睡,她将还坐得标标溜直的小米团往怀里一搂,也不管自个儿还坐在地上呢,便这样枕着一个布老虎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

  “主子到底还是睡着了!”诗兰瞧着渐渐躺平的尔芙,撞了撞诗情的肩膀,笑道。

  “还笑呢,快去暖阁取锦被过来,你总不能让咱们主子就这样睡吧,还是你打算让咱们主子盖冯嬷嬷的被子……”诗情闻言,无语地翻着白眼说道。

  说完,她就迈步走到一旁的婴儿床旁,将小米团的小被子从婴儿床上拿了下来,暂时搭在了尔芙的腿上,免得尔芙这样睡着冻坏了身子,同时她还很是仔细地摸摸地上铺着的毡毯,生怕地下有寒气往上窜。

  好在这厢房的地上铺了两层毡毯,中间还有每日都特别晾晒过的棉被做夹层。

  这也是诗情多虑了,小米团不睡觉的时候就在厢房到处爬,尔芙怎么可能会吝啬几块毡毯,自然是铺得越厚越好了,也省得小米团练习走路的时候磕碰了胳膊腿儿的,不然尔芙也不敢这么随随便便地就躺下睡过去了。

  一会儿工夫,诗兰也从暖阁取了锦被过来,还不等她将被子盖到尔芙身上,外面伺候的小宫女就跑过来了。

  “你留在这里照顾主子,我去瞧瞧!”诗兰见状,忙将怀里抱着的锦被塞给诗情,压低声音的说道,同时快步往厢房门口走去,她可不想让这个冒冒失失的小宫女吵醒了尔芙的好眠。

  昨个儿是她在上房里值夜的,别人不知道尔芙没有睡好,她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外面,诗兰拉着小宫女来到距离厢房有三五米远的位置上,这才开口问道:“什么事儿啊,你不好好在前面当差,怎么跑过来了?”

  “诗兰姐姐,前面陆格格和荿格格抱着绣品过来,说是她们特地给乌雅格格挑选的几块屏风,自个儿不好做主,想来求咱们主子给拿个主意!”小宫女苦着脸答道。

  其实她也不想这会儿往后院跑,这在正院当差的人,谁不知道自家主子每次进宫请安回来都要窝在房间里补觉,但是那是两个格格啊,一个还是养着小四阿哥的陆格格,她不敢私下里做主啊。

  “我过去瞧瞧吧!”诗兰也知道这事儿是小宫女不能做主的事儿,笑着说道。

  说完,她还安慰似的拍了拍小宫女的肩膀,毕竟自个儿刚才的语气也是有些生硬,别再吓坏了这个一副哭腔的小宫女了。

  小宫女闻言,登时流露出了笑容,笑呵呵地引着诗兰往前面走去。

  她就知道这在自家主子跟前儿当差的几个姐姐里,数诗兰姐姐的性格最好,不然她也不敢收下陆格格塞过来的银锞子,替陆格格传这个话啊。

  陆格格和荿格格二人,这会儿已经坐在前面厢房里喝茶,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抬头看去,瞧见诗兰那身招牌似的淡紫色宫女袍,便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一个宫女而已,还不值得她们不顾身份地凑上前迎接。

看过《清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