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对策商议

第二百一十五章 对策商议

  “喂!!限制的行动,你可以的吧!”

  高声呼喊着,询问白井月是否可以做到。

  白井月点了点头,虽然始解状态的他依旧杀不了,但是限制巨大海魔他还是可以做到的,就像之前用冰霜覆盖的工房一样,现在不过是将巨大海魔的躯体覆盖罢了,顶多是多了个水下的部分,现在的白井月依旧是可以做到的。

  随着白井月将冰轮丸插入河面,冰霜就以冰轮丸为起点开始扩散,如同大海魔的恢复力一样,冰霜蔓延的速度也是肉眼可见,不消一会,这一片河水连带着巨大的海魔全部被冰封在冰块里面。

  刹那间,充满魔雾的河川被被寒冰笼罩,这样的力量让人惊愕。

  和韦伯之前在的旧工房见过,所以倒并不是太吃惊,但是其他几个都是为这样的力量感到震撼。

  想必如果不是巨大海魔超强的恢复力的话,一个人就能解决掉吧。

  肯尼斯有些担忧,虽然说的【破魔的红蔷薇】比较克制,但是如此大的范围,也顶多做到自保,而他和索拉两个人相对于其他组合来说实在是太弱小了。现在看来,他所谓的天才般的将魔力来源由另一人支付的手段,实在是弊大于利。

  一旦自己的被拖住,其他任何一个都可以将自己击败。

  相对于可没有阻挡这样强大的冰霜力量的能力,到时候就只能靠【风王结界】或者【誓约胜利之剑】拼一把了。

  而在左手被封印的情况下对上这样的敌人,实在是太过艰辛。

  空中的也有些惊讶,在第一次见到白井月始解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就确认了,白井月手中的宝具不但是他宝库中没有的宝物,而且其等级也仅仅是在自己的【EA】之下,所以这个来历不明的王者应该是可以解决掉.

  不过现在白井月确仅仅是冰封,如果说藏拙,这样的力量已经不属于藏拙的范围了。所以吉尔伽美什不是惊讶白井月的力量强大,而是惊讶白井月的力量竟如此弱小。

  这一边在限制了海魔的行动后,几个重新回到岸上,商讨接下来的打算。

  “我先说好,这只是在魔物的表面覆盖了一层冰而已,能阻挡多久我可不清楚。”

  “那怎么办?,是你想出这个办法的吧?”

  “不知道!”对于的疑问,干脆的回应。

  “不管怎么说都要争取时间,而接下来要怎么做就要看你们了。我的【王之军势】也可以拖延几分钟,但是还是消灭不了这个家伙。”

  “怎么办?虽然我们争取到了一些时间,但是如果我们不想个办法的话,结果还是于事无补啊!那么······r还有爱因兹贝伦,你们有什么主意吗?”

  肯尼斯看了看眼前这个有些变化的学生,虽然刚刚韦伯喊他的时候有些犹豫,但是最后还是以r来称呼,这无一不说明了韦伯的变化。

  “韦伯·维尔维特······我承认现在的你,是我的敌人了。”对于这样的学生,这样的承认或许更好一些吧,不过也因此,他将真的视韦伯为一个敌人,用全力去打倒!

  韦伯被着突然而来宣言吓了一跳,不过他仍未理解肯尼斯的意思,只是以为肯尼斯声明要杀了他而已,不过因为在自己身后让韦伯没有多少惧怕,倒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肯尼斯。

  “很遗憾,的宝具是对人宝具,对于那样的巨兽没有什么办法。爱因兹贝伦呢?”

  爱丽丝菲尔刚想回应,一阵电话的铃声从她怀中传出。

  白井月看到这个电话,明白即将发生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着,那传说中的光辉,他也很想看到呢。

  因为爱丽丝菲尔忘记了电话如何使用,所以最后由韦伯代接。

  “是爱丽么?”

  电话另一头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子的声音。

  “不,我不是······”

  “这样啊。你是r吧。”

  “你是什么人?”

  “这并不重要。帮我转告在场的。就说的左手上有对城宝具。”

  “哈?”

  摸不着头脑的韦伯忍不住反问道,但对方已经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出什么事了么?”

  看到韦伯奇特的反应,疑惑地问道。

  “对方有话要我转达给你。说是‘的左手上有对城宝具’什么的······”

  十分愕然,而也是窘迫异常,两人的表情同时大变。

  “他说的是真的么?。”

  沉着脸,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件宝具能在一击之下解决那头怪物吗?”

  “可以的。”

  又点了点头,用坚定地眼神直视着枪之英灵,继续说道。

  “,我的剑的重量即是荣誉的重量。与你的一战所负之伤,对我来说是一种荣誉,而不是枷锁。如果这左手能换来迪卢木多·奥迪那前来助阵的话,那才真是价值万军。”

  只是笑了笑:“呐,。我不能原谅那个。”

  “他因众人的绝望而愉,以散布恐怖为乐,赌上骑士的誓言,那是不能容忍的【恶】!”

  把右手的红枪插在地上,转身向着自己的君主肯尼斯,双手捧着黄枪,跪下了。

  “请主君允许。”

  所有人都领悟到了想要做什么,但是想要做的事情无疑会降低自己的战斗力而让肯尼斯获得圣杯的几率再次降低,对于骑士来说,【骑士道】很重要,而那里面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忠诚】。

  对于来说,虽说一开始有些不愉,但是在令咒用光后和肯尼斯这位新君主相处地很好,在肯尼斯在场的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自作主张将黄色的魔枪折断。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了,冰层断裂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河川传来,依旧跪在地上,等待着自己主君的回应,无论是同意亦或是拒绝。

  肯尼斯则是在思考,本来在理解想要做什么的时候肯尼斯是非常生气的。但是看了一眼注视着这边的白井月,还有不远处被冰封的海魔,肯尼斯沉默了。

  【骑士道】,这是肯尼斯以前鄙视的东西,但是现在的肯尼斯能够活下来都是因为注重【骑士道】的从白井月手里救下了他,并且一直侍奉他至今。

  而且,就算的黄枪不折断,面对那种规格外的rker,他真的能够胜利?就算自己去攻击其他······那个小女孩就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好吧?

  就在肯尼斯思索再三,准备松口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

  “算了,还是我来解决吧。”

看过《魔禁之万物冻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