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万界最强之光 > 第五百零六章 为救母 宇文入魔!

第五百零六章 为救母 宇文入魔!

  宇文拓的心,不受控制,砰砰跳动了起来。

  由于自小的经历,可谓饱尝人情冷暖。

  再加上后来从军的缘故,故而宇文拓看起来,是比较冰冷的。

  无论如何,他都是个活生生的人。

  是人,就不可能没有弱点。

  对于宇文拓而言,或许唯一的弱点,便是这血脉至亲。

  意念顺着血脉的躁动,开启了一个不知通往何处的幽暗通道。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宇文拓没有任何顾忌,踏步而入。

  “这是什么地方?”

  阴森幽暗的大殿,宇文拓手中紧握轩辕剑。

  他相信,既然邀请自己到此,必有接待。

  “这是一个活人不可能来,死了也不一定能来的地方。”

  哈哈笑声中,黑雾涌动,魔君显露出了身形。

  “欢迎来到魔界,伟大的魔君,唯一的主宰!”

  “洪荒远古,魔君第一?”

  手中黄金轩辕剑,直接扬起。

  “这实在是一柄好剑!”

  “如果是这柄剑曾经的主人,一剑挥出的锋芒,恐怕是我都不愿意硬抗的。”

  “但现如今的你,实在是太弱了。”

  看着宇文拓手中的轩辕剑,魔君眸中闪过一抹寒芒。

  “有没有用,总得试过才知道。”

  宇文拓神色冷峻,剑锋指着魔君。

  他自然清楚,以单纯修为而言,绝不是魔君的对手。

  手中的这柄轩辕剑,便是唯一的依凭。

  “你虽出色,你虽稳重,终究却还是年轻人,难免冲动本色。”

  “见过这个人之后,本皇相信你会非常冷静。”

  随手一招,大周皇后便出现在了魔君手中。

  看到大周皇后的那一瞬间,宇文拓眼角不受控制抽搐了起来。

  没有任何的言语,那份儿来自血脉深处的悸动,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了假。

  “这么多年,你都不曾见过给予了生命的亲生母亲,实在是大大的不孝。”

  “如今本皇仁慈,让你母子得以重逢,你该感激本皇的大恩大德才是。”

  宇文拓依旧神情漠然,不曾有丝毫的神色变化。

  至于内心的情绪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看来,你有些不适应,不领情。”

  “不过没关系。”

  “天底下,除了无情的魔之外,还没有母亲不认儿子的。”

  在魔君的控制下,大周皇后,宇文拓的娘亲,苏醒了过来。

  朦朦胧胧中,映入眼帘一位身材高大,英俊无双的青年。

  大周皇后的嘴唇儿,瞬间悸动抽搐了一下。

  血脉至亲,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可能作假。

  “你把我抓来见这个年轻人做什么?”

  按耐着内心波澜起伏的心情。

  大周皇后冷冷道。

  出于母性本能,她真的很想将儿子抱在怀里。

  但她终究不是一个普通的平凡女人。

  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与儿子相认。

  无疑是逼着儿子做出选择。

  从大意而言,她不愿意儿子出卖人界。

  以私情而言,她不愿意儿子如此为难。

  心,哪怕疼痛的流血。

  漠然不知,却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自己,早在大周破碎的那一刻,便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已然如同死人般,形容枯槁,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

  知道了儿子活着,还很好。

  她还有什么牵挂与不舍呢?

  “有点儿意思!”

  “想了念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你居然不认?”

  魔君皮笑肉不笑哼声道。

  这女人,果然不愧经历过一些事情。

  不能以常规女子的角度看待。

  “我的儿子,早在大周灭亡的那一天,就已经死了。”

  一抹光芒眸中瞬间闪烁。

  大周皇后狠下了心肠。

  大周灭亡的那一天,为了儿子的安全,她将儿子交给了最为信任的人带出了皇宫。

  并且找了一个与儿子体型相貌差不多的孩子,做为替身。

  无情灭亡于乱局之中,故而天底下,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宇文拓,就是北周正统皇族。

  虽然宇文乃是北周皇族之姓。

  但天底下姓宇文的,不一定都是北周皇族。

  比如大隋曾经的左卫大将军——宇文巢。

  他跟北周皇族,可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宇文拓的身子,在瞬间微不可察颤抖了一下。

  来自血脉情缘的悸动,是做不了假的。

  但是对于这个应该是他母亲的女人话语,宇文拓也是懂得。

  “好!既然这样的话,你对本君便毫无意义可言了。”

  魔君没有暴怒,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宇文拓与大周皇后。

  嘴角扬起一抹游戏般的戏谑。

  “为了将你顺利带回魔界,本君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

  “就这么让你死了,实在是有些可惜。”

  “虽然没什么用了,但本皇也不介意,你发挥最后的一点儿价值。”

  一点黑光落在了大周皇后身上,森然魔火将大周皇后重重包裹。

  直达灵魂深处的痛苦,让大周皇后瞬间变了脸色。

  看了看站在那里,不断颤抖的儿子。

  眸中瞬间闪过一抹坚毅。

  由内而外,剧烈的疼痛,让大周皇后的脸色瞬间发白,额头青筋直跳。

  紧紧咬着后槽牙,嘴角都出血了,依旧不曾喊叫一声。

  哪怕是一声闷哼。

  “够能忍耐的,如果再加一点儿威力怎么样呢?”

  看着那不断颤抖的宇文拓,魔君嘴角笑容,更为玩味。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怒斥声中,一道黄金剑气,直劈而出。

  身为人子,眼看着娘亲遭受大难。

  纵然如清冷如宇文拓,也不禁难受到了极点。

  清冷是他经历人世之后,为自己不受伤害的保护。

  又不是真的冷酷无情。

  “本皇已经说过,在你手中,这柄剑的威能,折扣实在太厉害了。”

  抬手间,那道剑气便被轻松磨灭。

  “本皇预料的果然没错,情义二字,果然是最大的弱点。”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紧握手中轩辕剑,宇文拓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以及无助。

  “本皇要做的,其实很简单······”

  随手一招,一枚散发着无尽黑暗气息的果实,出现在了魔君手中。

  “吞下它,你将是我最为衷心的下属,而伟大的魔君,将是唯一拯救你痛苦的主。”

  “拓儿,不要!”

  魔火中咬牙坚持的大周皇后,忍着强烈的痛苦,发出了呐喊之声。

  她甘心忍受魔火灼身的痛苦,就是为了儿子不成为出卖人界的罪恶之人,堕落成魔。

  如今儿子为了自己,却要忍受威胁。

  早知道,还不如死了干脆一些。

  心中念头一起,咬舌自尽,是目前唯一能够做到的。

  “本皇已经说过,没有本皇的同意,即便是死,也不在你的掌控之中。”

  一挥手,自杀的动作,便被完全的禁止。

  痛楚的感念,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

  “宇文拓,做出决定吧。”

  “你是要忠心,还是你自己的母亲。”

  魔果进一步递到了宇文拓面前。

  看着魔火中无尽受苦的母亲,宇文拓颤抖着抬起了手。

  这么多年,他都没有深刻体会过血脉亲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单纯情感而言,义父杨素待他如亲子一般。

  这种感情,却依旧超不过那种来自血脉深处的亲缘。

  “他可以两个都要!”

  一道轻柔中带着无限杀念的声音,响彻魔界。

  一道手中拖着一枚血红色珠子的靓丽女子,现身魔界。

  玉手一抬,魔火连同魔火之中的大周皇后,便被收拢而去。

  “退!”

  动手的同时,一道催促意念浮现宇文拓耳旁。

  而宇文拓的反应,自然也是不慢。

  “混账!”

  怒喝一声,魔君一个抬手,扣住了后退宇文拓的肩膀。

  用力一捏,骨骼清脆碎裂声中。

  性情坚毅如宇文拓,依旧忍不住张开了嘴巴。

  魔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手中魔果,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宇文拓口中。

  入口即化的魔果,刹那间起了作用。

  重重黑雾包裹,出现了魔气森然,无比妖异的宇文拓。

  被握在手中的轩辕剑,自我震动,想要脱离宇文拓的手中。

  神器有灵,岂容自己落入魔的手中。

  “混账!”

  一道浩大意念,自不断震动的轩辕剑,投射到了赤贯妖星,魔君的大本营之上。

  “用你的意念,守住自我!”

  在化身为魔的宇文拓耳边留下一句话,这道意念化身无尽风暴。

  将入了赤贯妖星的几人,通通包裹带离。

  “噗!”

  大型皇宫,一道气息降落,化身为一个魅力无双的女子。

  神情变色间,忍不住张嘴吐出了一口血。

  “正如魔君不能随意进入人界一般,那地方,果然不是我们能够随意踏入的。”

  一口血吐出,气息不可避免的瞬间低迷。

  不过整体而言,倒也不至于伤害太大的。

  “你还是先好好自我调息吧!”

  一只手,摁在了肩膀上。

  温柔话语,携带着极其温暖的气息,忍不住昏昏欲睡。

  看着陷入调息状态的佳人,随手一挥,大周皇后便躺在了一旁的床上。

  周身笼罩的魔火,已然消失不见。

  经历这么一次魔火的燃烧,想要恢复,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安排好后宫的事儿,身形一踏,便入了御书房。

  彰显皇者霸气的龙袍,袖子一挥,一道魔气森然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大隋皇帝的御书房中。

  霎时间,人道气息震动。

  皇朝气运金龙咆哮,似要冲入御书房,将那魔气森然的存在镇压!

  “拓儿!”

  越国公府邸,正在读书中的杨素,霎时间神情一变,身子一闪便冲向了皇宫。

  那魔气森然的气息,分明有他极为熟悉的气息。

  “陛······下!”

  神情无尽挣扎中,重重迷幻。

  断断续续的话语,自魔化的宇文拓口中而出。

  “记得朕告诉你的话,全心守住你自己的意念。”

  “只要你意念坚定,魔果的力量便没那么容易侵蚀。”

  “至于剩下的,就交给朕吧!”

  道道气息,龙吟虎啸声声,向着魔化宇文拓镇压而去。

  “陛下,老臣杨素求见!”

  纵然心急火燎,杨素也没有胆子直闯御书房。

  “越国公不必忧心,在外守关,任何人不得打扰。”

  清晰话语自御书房传出,杨素火烧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陛下亲自出手,却是比自己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老臣遵旨!”

  没有多余的废话,杨素直接盘膝坐在了御书房门口。

  全副武装的禁军,迅速行动,将御书房左右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

  “越公,敢问出什么事儿了?”

  史万岁身为禁军统领,宫中骤起的变化,自然瞒不过他。

  不敢有任何怠慢,直接来到御书房见驾。

  被盘膝坐在御书房门口的杨素给挡住了去路。

  史万岁心中是相当震惊的。

  究竟出了什么事儿,能让杨素如此不讲究,直接坐在了御书房门口。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

  “域外魔君对拓儿动手了!”

  一句话,就让史万岁的神色,蹦到了极致。

  “当初他就曾对我动手,只是我机缘巧合,遇到了一位老前辈,方才躲过了他的计算。”

  “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对拓儿动手,实在是防不胜防!”

  “好在陛下察觉的早,已然动手清理祸患了!”

  史万岁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站在了那里,陪着杨素守着御书房。

  心中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

  一位又一位察觉到不对劲儿的朝中重臣,前来御书房见驾,尽数被挡在了门外。

  默然气息,一直维持到那紧闭的房门开启。

  一道身影,踏步而出。

  “陛下!”

  众大臣瞬间反应了过来,尤其是几个深知内情的,态度都无比的紧张。

  “没什么事儿了!”

  淡淡一句话,让众大臣高悬的心,落了下来。

  “不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恐怕无法做回自我了。”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杨素的心,再一次高悬了起来。

  “那颗魔果的力量,不容小视。”

  “纵然是我,也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其彻底清除。”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受到魔果感染的恶念元神封印。”

  “这样一来,宇文拓便不是过去那个单纯自我的宇文拓。”

  “想要恢复自我,还得经历一些磨难才是。”

  “杨素,他是你的义子,如何安排,那是你自己的事儿。”

  有禁军踏入御书房,抬出来了一道沉睡身影。

  :。:

看过《万界最强之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