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呆客 > 272.虐心却得喜

272.虐心却得喜

  杜不听完明汐母亲一阵叹息后,马上又问了句:

  “伯母,我听明汐告诉我,他当时不是亲眼看到柏世亲王把你杀死了吗?怎么你会到这无人荒岛之上了?”

  玉莲冷笑了下,说道:

  “我倒希望当时那畜牲把我杀死倒好了!”

  然后对杜不忘讲起了柏世假杀自己之事。

  原来当时柏世本来打算杀死玉莲,可是心想玉莲毕竟给自己生了个女儿明汐,便没有下重手,刀并没有刺入了玉莲的心脏中。

  柏世杀玉莲时,自然也被突然进来的明汐看到了,柏世也不愿让明汐再看到他母亲玉莲,便悄悄的当着明汐面把他娘玉莲葬了。

  后来又派人来把玉莲挖出来,准备送回扶桑让人看守起来,结果船只在海上遇难,而玉莲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漂浮在了这个小岛上。

  玉莲因为心里想着明汐,为了再见自己女儿明汐一面,在岛为了活了下来,自然什么都得吃了,由于长时间如此,身上肌肤都开始腐烂了,头发也因思女变白,所以才成了这般模样。

  杜不忘便对着玉莲说道:

  “伯母,我这次一定带你回去中原见你女儿明汐!”

  玉莲回了句:

  “那谢谢杜公子你了!”

  这时杜不忘正准备叫席思琪和伏天辰帮自己扶伯母回船上,却发现俩人早已离开,自己一个人扶着伯母玉莲回到了船上。

  杜不忘想到了刚才那火山岛温泉处水说不定能治玉莲伯母的伤,便吩咐船只走回了岛上,然后叫船上侍女们带着玉莲去温泉处沐浴了下,换上了身新衣服,才回到船上。

  这时杜不忘正准备来伏天辰房间找他聊天之时,却发现伏天辰此时居然在房间中与自己夫人席思琪抱在一起。

  杜不忘心中突然一阵不可思议的难受,但是也只得忍了下来,这时只听见里面席思琪首先开口望着伏天辰说了句:

  “伏大哥,我们这样好吗,万一要是被不忘知道了该怎么办?”

  伏天辰回了一句: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忘不了你啊,尤其是大战的那天,你突然哭着跑我怀里抱住了我,我当时想拒绝,可是根本拒绝不了,后面那一晚之后,我们才发现我们俩人在一起是如此的开心快乐!”

  杜不忘听到了,不禁握紧了拳头。

  只听到席思琪又对着伏天辰说了句:

  “伏大哥,他在外面那么风流,我虽然不说,但是我心里也受不了,直到他说出他又与那明汐之间事情后,我便已经彻底对他失望了,可是我又不知道如何跟他去说!”

  伏天辰回了句:

  “思琪,这事我们还是回中原再谈吧!”

  席思琪又说了句:

  “可是我想你了!”

  然后主动吻住了伏天辰。

  杜不忘见此,便头也不回的走到船头之上,坐下来,一个人在此苦笑了起来。

  毕竟自己与席思琪这十年感情可不是其它女人能比的,而自己也想了想,自己确实也太过风流了,总以为席思琪能包容自己,没想到,居然自己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杜不忘就这样一直在船头傻坐到了深夜。

  直到这时,突然有人拿来一件衣服给自己披上,杜不忘扭头一看正是席思琪。

  一时之间自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呢,只听席思琪说了句:

  “天凉了,船头风大,别着凉了,早些回去歇息吧!”

  杜不忘便回了句:

  “你先回去睡吧,我想多看看天上月亮和星星!”

  然后抬头看上了天空。

  这时席思琪说了句:

  “你是真想看天上月亮和星星吗?”

  杜不忘说道:

  “是的!”

  然后手指着天上星星说道:

  “思琪,你看,牛郎织女星又要相会了?”

  席思琪也看了看天空的牛郎织女星说道:

  “是啊,马上又是七夕了!”

  杜不忘这时苦笑着说了句:

  “可惜今年牛郎星或许要换人了!”

  席思琪便看着杜不忘说了句:

  “不忘,你这话什么意思!”

  杜不忘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然后起身把自己身上衣服又披回到了席思琪身上,说道:

  “晚上风大,你也别着凉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席思琪又问了:

  “那不忘你呢!”

  杜不忘说道:

  “我也回去睡了!”

  船行一直到了中原,杜不忘与席思琪的关系也一直如此微妙起来,不知道俩人是否都早已察觉,不愿说破而已,还是其他原因,总之俩人已经渐渐走远了。

  杜不忘与伏天辰虽然也还是无所不谈,但是俩人之间好兄弟关系似乎也不像当初那样了。

  这日,几人在天津卫下船后,几人商议了一番,杜不忘便带着伯母玉莲先去京师找明汐了,而有意让席思琪与伏天辰一起带着船上的晴子和他爹,还有十美女和侍女们一起南下行船去蕲州找李神医帮忙治晴子的病了。

  杜不忘与玉莲到了京师后,便让人传信给明汐,明汐便以出宫到天坛祭祀求福的机会在天坛大殿处一偏房见到了杜不忘与他亲生母亲玉莲。

  此时明汐腹中子胎儿已有五个月了,见到俩人后,流着泪就过来紧紧抱住了他娘玉莲。

  杜不忘也不方便打扰俩人重聚,便悄悄的退了出去,没想到这时却撞到了一个人,只听一个太监对着杜不忘喊了一句:

  “大胆!”

  杜不忘赶紧抬头一看,这不正是皇帝吗?

  这时朱厚熜也认出来了杜不忘,便对着身后刚才说话的太监说了句:

  “没事,你下去吧!”

  待这太监走后,朱厚熜便对着杜不忘说了句:

  “大哥,是你带明汐他娘来的?”

  杜不忘说道:

  “是啊,怎么二弟你也来了?”

  朱厚熜说道:

  “汐儿现在正身怀我的骨肉,肚子都大了,我怎么能放心能放心他一个人出来呢!”

  然后又说了句:

  “你跟汐儿之前的事,汐儿都告诉我了,其实大哥你早跟我说,我当时也不会夺大哥你所爱呢!”

  杜不笑了下,说道:

  “这事都过去了,你看你汐儿跟着你可是享尽了荣华富贵,比跟我到处流浪好多了,只要你们过的好,我心里才是最开心的!”

  朱厚熜便说道:

  “那就借大哥你吉言了,不管我们兄弟如何,在我朱厚熜心里,你杜不忘永远都是我的大哥!”

  杜不忘也说了句:

  “你在我心里何尝又不是我唯一的二弟呢!”

  俩人一阵寒暄后,杜不忘突然想起了信件的事,便从怀中拿出大内义隆信件递给了二弟朱厚熜。

  朱厚熜看完后,说了一句:

  “邵国师,对我忠心耿耿,倒是不至于如此,我得回去后一定会好好惩治阐教这些其它人,让东南沿海也做好防御!”

  杜不忘说道:

  “既然信件送到二弟这了,我也无事,我该离开了!”

  玉莲拉着明汐早已走了出来,明汐一见朱厚熜来了,倒是惊了一下,又见杜不忘与他俩人聊的甚欢,也不好打扰俩人,直到杜不忘说要走,明汐才说了句:

  “杜公子且慢!”

  杜不忘便问着明汐:

  “伯母我帮您带来了,贵妃您还有其他事吗?”

  明汐便说着:

  “我娘想让你带他去见见真的普惠大师!”

  杜不忘说道:

  “好!”

  这时朱厚熜说了句:

  “那就有劳大哥了,这事我也不好出面,希望大哥你带我岳母大人去见了那普惠大师后,能带我岳母大人再回来,我好颐养他天年!”

  杜不忘便回了句:

  “这事我当然会办到的!”

  然后与两人作别后,带着玉莲出了京城,又马不停蹄赶往蓬莱岛去了。

  再途中,一茶铺歇息时,玉莲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给杜不忘来看,杜不忘一看这书信中,写的乃是明汐肚中胎儿的生辰八字。

  玉莲见杜不忘一时惊住了,便对着杜不忘说了句:

  “这是真的,明汐所怀胎儿其实是你的,而宫中记载的明汐怀胎时日也正是你好友仙儿代明汐侍寝皇帝的时间,所以皇帝当然认为明汐所怀是自己的皇子了!”

  杜不忘这时赶紧拉着玉莲说道:

  “伯母……不是,应该是岳母大人,我们现在赶紧回去救明汐好吗?”

  玉莲笑了下,说道:

  “你现在就算救出了明汐又有何用?明汐怀着皇太子在宫中锦衣玉食,可比跟你在外四处流浪安全多了。”

  杜不忘说了句:

  “可是让我的夫人和孩子在别人那里,我心里始终不放心啊!”

  玉莲笑着说了句:

  “你就放心吧,还是赶紧先带我去见见普惠,我想跟他好好道歉一番,不然我这一辈子就算死了,心里都是亏欠他的!”

  杜不忘说道:

  “也是!”

  这时茶铺中突然走过来了一群和尚,杜不忘仔细一看,这群和尚为首的那个不正是大圣法师吗?没想到他居然来到了这青州之地,而一旁和身后之人正是慧宁和尚和大圣法王那几个弟子。

  杜不忘此时自然怕被几人认出来,赶紧低下了头。

  只见大圣法王与慧宁和尚等人在茶铺远离杜不忘和玉莲的另外几个桌子上坐下来后,杜不忘这才松了口气。

  只听大圣法王说了句:

  “我们千里迢迢又来此,真是够累的了,还得帮那柏世亲王去夺回蓬莱岛,都不知道有什么好处!”

  一旁慧宁和尚说道:

  “师兄,你相信我夺回蓬莱岛后,柏世一定不会亏待我们的,听说柏世还会降低以前跟我们的合作条件呢!”

  大圣法王说道:

  “上次他那条件,我兄长根敦嘉措都不愿意答应呢,你们那次谈判可气死我兄长了!”

  慧宁和尚又说道:

  “这次柏世亲王已经说好了,到时候他们会先命人进攻大明东南沿海,牵制大明主力,而鞑靼国更是出兵攻打大明北方,而让我们*活佛有机会清除大明在我们藏地所施的影响,进而再攻取大明滇黔川之境。”

  大圣法王说了句:

  “希望如此吧,不过我倒听说那个真普惠大师武功可是厉害的很,不好对付呢,你也知道你师兄我可不是主修武学的呢!”

  慧宁和尚说了句:

  “师兄不用担心,这次鞑靼国五虎将也来了,再加上柏世亲王和他手下近千死士,我相信那真惠普就算武功再高也逃不出我们手心的!”

看过《呆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