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龙牙 > 第四章 聚贤堂

第四章 聚贤堂

  无知的人总是快乐的。

  李承乾的生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自由,没有长胡子的老儒板着脸整日教他之乎者也,没有严厉的礼官让他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每天上午跟着士兵们训练,下午跟着老师学习。老师偶尔对他的夸奖令他兴奋,因为在长安,不论他有什么成就老师都会认为是理所当然。每隔一天的下午,他会拿起师父用白石给他做的粉笔,在锅灰涂过的石头墙上写字,教导士兵识字。在士兵们衷心地感谢过后,他总能获得巨大的满足。

  有一天他带着亲卫打猎,救了两个被老虎袭击的流民,并带回营地救治,收获了流民的感谢,也收到了师父的夸奖。当天晚上他就尝到了师父亲自下厨做的名为“红烧肉”的美食,那味道让他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去。

  三个月后,冷锋在李承乾的殷勤帮忙下,又做了一大锅红烧肉。原因无他,尉迟恭这家伙来了。

  自从败于冷锋之手,和冷锋喝过酒之后,尉迟恭就觉得跟冷锋已经很熟了,这一天带着程咬金、牛进达、秦琼联袂拜访,号称是来混吃混喝的。

  冷锋却知道,这肯定是李世民安排的,打算大用的手下,怎么也要和他认识一下。

  武人之间就简单的多,认识了以后就开大。除了秦琼比他的兄弟们多打了四五招以外,余下的都被三招放倒。

  红烧肉端上来,就让几位吃的满嘴流油,大呼痛快。高度酒摆上桌,更是让哥几个癫狂,除了秦琼牛进达还能保持镇定,程咬金和尉迟恭干脆就要和冷锋斩鸡头、拜把子。就为了能得几坛好酒。

  “兄弟们说这话就见外了,我的不就是你们的,兄弟我打算在长安开家酒楼,到时候只要兄弟们来捧场,要喝多少就有多少!”

  “这可是你……额……说的,到时候哥哥一定去。”程咬金已经喝的直打嗝。

  四个月过去了,一百二十人的队伍训练的已经不错了。冷锋给两个队命名为“迅”和“猛”,两队队长分别是二狗子和李二牛。

  再好的队伍没经历过实战也是不合格的,所以冷锋不满足于秦岭了,所以他把目光盯在了黑帮上。

  黑社会古时也有,而且专门经营私盐、奴隶等暴利买卖。官府无论怎么禁止、打压,这个组织总能死灰复燃。

  边疆无战事,所以只能在国内找找目标。长安居之不易,怎么也要弄些零花不是?

  修德坊的包含三层楼的一个院子被人买走了,随后这个地方就开始了装修。

  半个月过去了,酒楼才对外开放。只见三楼挂着一个牌子:“聚贤堂”的牌子,二楼挂着“书香阁”的牌子,一楼挂着“豪雄榜”的牌子。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楼前竖立着一个“天下楼”的石碑。

  太嚣张了!敢用天下命名,难道酒楼东家就不怕皇室问罪吗?

  满长安的人等着皇帝发威,砍了酒楼楼主的脑袋时,李承乾带着贺礼到了……

  随后尉迟恭、程咬金、秦琼、牛进达等人也如约而至,每人都带了不菲的贺礼,最后醉醺醺地走了。

  自古不乏胆大的人,一个游侠仗着身手了得,第一个进了天下楼。几分钟过去了,这家伙鼻青脸肿地出来了。

  围观的人立刻上前询问里面怎么样。

  游侠苦笑道:“俺是一个粗人,不能去二楼,那里是读书的相公才能去的地方。一楼确实是豪雄榜,榜上的都是身手惊人的汉子。俺可丢人了,豪雄榜上排名最末,也就是第一百的一个瘦弱汉子,上来就把我打倒了,按在地上就是揍啊。不过不虚此行啊,在里面饮了一壶绝世佳酿,虽然贵了点,足足五贯钱,不过那滋味……啧啧!下次省下余钱,定要好好喝一顿!”

  长安人恍然大悟,原来一楼是练武人的榜单,不过既然这酒楼也卖酒,还是好酒,这个……得见识一下!

  有几个富商结伴而入,进时昂首挺胸,出来时摇摇晃晃,浑身散发着醉人的酒香,大呼不虚此行!

  从此,天下楼一楼人满为患。

  所谓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总有觉得自己武艺了得的,想要去试试,因为天下楼发话了:凡是在榜武人,在天下楼酒费全免!

  自从那几个富商成了天下楼的常客后,天下楼在商贾眼中就成了会客的最佳场所。

  天下楼一楼左侧是演武厅,中央的擂台全部被麻布、羊皮垫了厚厚的一层,如果有人兴起打算打一架,那里是最好不过的地方。

  右侧是一个个的小隔间,隔音效果很好。最适合会客商谈。

  更不要说天下楼的酒可是绝世佳酿,五贯一壶,二十贯一坛。这样的高价并没有打消来客的热情。因为天下楼的酒只能在天下楼喝,外边是绝对没有的。

  天下楼一楼和豪雄榜已经被人探索出来了,可是二楼书香阁却还没有人进去。可惜二楼只招待读书人,让长安的好奇人士抓耳挠腮之余只能等读书人进去一探。

  海大富是国子监的学生,为人最为大方,听说天下楼的美酒等闲难得一尝,顿时来了兴致。一楼就算了,目不识丁的武夫而已,耻之为伍!既然二楼是给读书人开设的,那就二楼!

  几个学生潇洒至极地上了楼,表明身份后,堵在楼梯口的守卫才放行。

  二楼不同于一楼那样嘈杂,装饰反而典雅得很,桌案之上笔墨纸砚齐备,都是上品。

  纱帐轻拂之下,露出了挂在柱子上的一副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海大富急忙看向另一边的柱子:“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妙极!写这个对子的人一定是饱读诗书的,而且你看他的书法,字字如刀,锋锐之气直逼双眼!竟是自成一派,真想与这作者一见!”

  送上点心的侍者开口道:“这字便是我家楼主的,不过可惜,我家楼主只招待三层的客人。”

  海大富大喜:“不知如何才能上得了这三层楼?”

  侍者回答道:“我家楼主认为可以登上三层楼的,自然可以上去。不过公子若想上去,也不是没有捷径可走。”

  说着,侍者从窗边的柜子中取出了一个卷轴,递给了海大富:“这是登上三层楼的捷径之一,只要公子对上这上联,便可上三层楼。”

  海大富打开卷轴,只见卷轴下方为空白,上方写着:“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

  一样杀气淋漓的字,想来也是这楼主的亲笔。

  海大富搜肠刮肚之下,也对不出这气势磅礴的上联,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几个同窗,见他们沉默不语,想来也对不上。

  海大富合上卷轴,恭恭敬敬地递还,道:“倒是学生自大了,想来这三层楼不是我等庸人可上的。”

  侍者道:“公子倒不必自诽,也不是非要今天对上才能上去。二层楼与一层楼不同,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里没有什么榜单,不过作为二层楼的首客,我们天下楼还是要请公子留下一副字。作为回报,今日各位公子的消费全免如何?”

  海大富挥了挥手:“免掉酒费就不必了,若能在这天下楼留下字迹可是荣幸之至。”

  随即也写了一副上联:“天下楼内天下客”,又留言:“待同窗对之。”

  海大富醺醺而返,在天下楼遇到楼主的上联铩羽而归,而且也留下了上联的消息不胫而走。国子监的学生听说同窗对对子落败,也想去看看是怎样的对子让海大富这样的精英也落败。弘文馆的学生却励志破了楼主的对子,压国子监一筹。

  顿时,天下楼二楼也只得限制进入人数。

  相比较热闹的天下楼,冷锋就悠闲得很,天下楼后面是一个大庭院,为了安置迅猛两队的队员,冷锋又出资买下了两边的宅院,打通后合为一体,冷锋就专心致志地改造庭院。

  按理说这样的宅院是违制的,可是礼部的官员却接到了太子的命令:“不许打扰天下楼!”

  一百二十个队员派出去伪装成黑帮分子,然后夺权、掌控黑帮。期间自然免不了厮杀。

  冷锋没有教他们什么武术,教给他们的都是军队的搏杀术,没有固定的套路,却是怎么狠怎么来,讲究一击必杀。四个月的训练到底是有成效的,虽然连番战斗免不了受伤,但是没有危及生命的。

  用惯了冷锋一开始发给他们的短刀,二狗子干脆找铁匠打造冷锋手里的军刺,自己的队伍人手一把,每个人都耍的出神入化。李二牛却恰恰相反,六十人一起配备了实心狼牙棒,冲杀起来就像是野蛮人。

  放下手里的子弹,冷锋不得不起身去三层楼会客。

  因为来的人是杜如晦,“房谋杜断”的杜如晦。

看过《大唐龙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