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龙牙 > 疯魔的阎立本

疯魔的阎立本

  皇后叹了一口气:“世上的人哪个不知道钱是好的,您之前让妾身轻简宫中用度,用于补充国库。妾身确实是下令了,也确实节省了不少钱。结果查账时发现宫中用度却依旧未变,您猜怎么着?

  皇宫采买太监替皇宫采购之时,都是威逼商人后低价买的。一个价值不菲的檀木椅子,居然只掏一贯钱!妾身下令后,就成了五百文。商人苦不堪言之余,那节省下来的五百文倒有一半进了那阉人的手里。

  您说说,这都是什么事儿!”

  李世民指着铜钱说:“‘利’之一字害人啊!这种行为,置皇家信誉于何地?朕虽贵为天子,为了三文钱的信誉也要干大半天的力气活。这些人,哼!”

  皇后安抚了一下皇帝说:“您别生气,那个宦官已经被妾身处置了。跟您说一声就是想让您想想办法,怎么挽回。”

  李世民果断地说:“降旨安抚受欺压的商人,之前所欠款项尽皆补偿。”

  ……

  相比较于皇帝皇后的糟心,冷锋和刘淑雯就悠闲得多,一人弹琴,一人听曲,好不自在。

  在长安城外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夜游,长安城日落以后,住户就不能再出门,坊市门也会紧闭。街道上不时有巡夜的武侯和金吾卫军士,遇到行人就会堵住查验身份。

  天下庄园这里自然不会有人不让出门,阎立本拿着书本来造访,见冷锋在听琴,只能在一边等待。

  一曲终了,阎立本立刻走到冷锋面前问:“楼主,第一卷书我已经看完,物质的变化虽然稀松平常,却也神妙无比。但是,学生却发现您对高空中的云也有研究,您是登过泰山,还是……曾上过天?”

  冷锋没想到阎立本能从字里行间推断出自己“上过天”的猜想,实在是忍不住给他个目标,就说:“上是上过的,现在却是没法上天了。不过……如果你的工科副院办好了,在你有生之年,没准就能上天呦。”

  阎立本从来都不敢想自己有一天也能上天、自由飞翔,就接着问:“您能说说到底是怎么上天的吗?学生实在是想不出人怎么能飞上天空。”

  如果说人能够肉身飞翔,阎立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按他推断,冷锋既然能知道轴承,知道摩擦力,多半飞天也是借助了工具。

  古时鲁班制飞鸟,飞翔三日不落,怎奈这种技艺并未传承下来。可悲可叹啊!

  冷锋起身,从书架上又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阎立本:“之前给你的书,是最浅显的物质变化规律的书,很多都是常识。但是从这一本开始,就需要你投入很多的心力了。”

  阎立本接过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万有引力”。

  “果树上的果实成熟后为何会跌落地上,而不是飞到空中?人为何行走坐卧都是贴紧地面座椅床板,而不是悬浮起来?……”

  看到这一段引子,阎立本感觉自己仿佛推开了一扇新的学识大门,扑开了盘古开天辟地时激起的迷雾。

  当一个求知欲旺盛的人,遇到了他从未遇到过的知识时,就会陷入疯魔。

  就像阎立本。

  沉醉于宅居生活的冷锋实在受不了阎立本连番的深夜求问,特意写了个牌子:“阎立本与狗不得进入”,每到太阳落山就要让老李把牌子立在门前。

  有些疑问没法解惑,阎立本就只能靠实验来证明。

  “下坠的物体,从它坠落开始到落地的时间,与它坠落的高度有关,与它的重量无关。”

  看到书上的这句话,阎立本大笑,这样的“定理”还好意思叫定理?

  为了验证这个定理是错的,他特意爬上了墙头,一手拎着两块绑在一起的砖另一手拎着单独的一块砖,同时松手。

  一块落地?

  不信邪的阎立本又找了一处高楼,在楼顶做实验,结果依然如故。

  邪门了!

  就在高楼上,阎立本打开了冷锋写的书。

  “……既然时间与高度有关系,那么可以探求时间与高度之间的关系。经探求,高度(100寸为单位)等于五倍的时间(息)的二次方。”

  可以计算?

  不顾楼下游人的指指点点,阎立本坐在高楼楼顶,看着书上的公式陷入了沉思……

  张文得到惊雷箭已经很久了,唐军与西突厥经常发生摩擦,可是谁也不敢率先开战。

  于是早就期盼着能来一箭的张文只能走到哪里都带着惊雷箭,希望能够出现让他试试惊雷箭的机会。

  现在好了,部分大军回境换防,同时也有剿灭边境盗匪的职责。

  敢于和大军叫板大战的盗匪在这个世上存在,可是敢于和唐军试试的还没生出来!

  李靖预料中的一年的时间变成了两个月,皇帝已经下旨,突厥新收国土的管理工作交给赵国公长孙无忌,李靖回京主持天下武院的建设。

  盗匪集聚的山寨,防御工事建造得颇为不错。想要强行突破寨门,至少需要五千精兵。

  可是在这个大战已去、即将回家的时候,李靖实在是不想再造成伤亡。

  “张文,你不是一直打算试试惊雷箭吗?机会来了,我试试能不能劝降他们,不能的话,就看你的了。”

  张文攥着箭杆不满地说:“还劝什么,这些人就是悍匪,手里不少人命,不论怎样都不可能成为顺民的。都杀了岂不是正好给将士们捞点功劳!”

  李靖嘿嘿地笑道:“先前咱们逼降突厥兵马那么多,斩杀的却没有多少。为此我特意向皇帝上表,皇帝说了,今后俘虏也算人头。”

  “既然如此,那你就试试吧。不行的话我再放箭!”

  给将士们找功劳,是统帅、将军们最大的职责,只顾自己的功劳,不管将士的将军,从来都不会有拥护者。

  李世民军中拥有莫大的声望,将士们遵从秦王的命令甚至优先于遵从皇帝的命令,就是这个道理。

  李靖对一个亲卫耳语了几声,那个亲卫就策马跑到寨门前高声呼喊:“元帅有命,尔等负偶顽抗,必杀无赦。若是投降……”

  “嗡!”

看过《大唐龙牙》的书友还喜欢